网站地图
苌从简

苌从简,陈州人也。世以屠羊为业,力敌数人,善用槊。初事后唐庄宗为小校,每遇攻城,召人为梯头,从简多应募焉,庄宗为其勇,擢领帐前亲卫兼步军都指挥使。一日,庄宗领大军与梁军对阵,登高丘而坐,敌人有执大帜扬其武者,庄宗指之谓左右曰:“猛士也。”从简曰:“臣为大王取之。”庄宗虑其不捷,不许。从简退,乃潜领十数骑挺身而入,夺帜以归,万众鼓噪,庄宗壮之,锡赉甚厚。又尝中箭而镞入于骨,使医工出之,以刃凿骨,恐其痛也,良久未能摇动。从简嗔目谓曰:“何不沈凿?”洎出之,左右无不恻然,从简颜色自若,其勇壮皆此类也。

从简所为多不法,庄宗以其战斗多捷,常屈法赦之。赐姓,名曰绍琼。后加竭诚匡国功臣,累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太保、景州刺史,历州团练使。及梁平,典蔡州。同光四年,授许州节度使,会庄宗晏驾,未及赴镇而止。明宗登极,例复本姓,历麟、汝、汾、金四州刺史。(《北梦琐言》云:明宗尤恶贪货,面戒汝州刺史苌从简,为其贪暴。)应顺初,举军伐凤翔,从简亦预其行,会军变,乃东还。道遇张廷蕴,为廷蕴所执,送于末帝。末帝数之曰:“人皆归我,尔何背我而去也?”从简曰:“事主不敢二心,今日死生惟命。”末帝释之。清泰二年,授颍州团练使。高祖举义,末帝将议亲征,诏赴阙,充副招讨使,随驾至孟津,除河阳节度使。及赵延寿军败,断浮桥归洛,留从简守河阳。高祖自北而至,从简察军情离散,遂渡河迎谒高祖。天福元年十二月,授许州节度使,改赐推忠佐运保国功臣。二年秋,移镇徐州。三年,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进封开国公,食邑至一千五百户。受代归阙,授左金吾卫上将军。

文明从简性忌刻而多疑,历州镇凡十余,所在竖棘于公署,才通人行,左右稍违足而忤,即加鞭笞,或至杀害,其意不可测,吏人皆侧行。其烦苛暴虐,为武臣之最。六年秋,随驾幸邺都,遇疾请告,寻卒于乡里,年六十五。赠太傅。


相关文章推荐:
  • 西安碑林博物馆
  • 撸你妹
  • 问津书院
  • 金鹰卡通
  • 评话
  • 向华胜
  • 邵氏电影公司
  • 乔伟(著名法学家、首任山东大学法律系主任)
  • 第六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
  • 迷失的岁月
  • 仙人指路(徐小平著励志书籍)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