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前秦

前秦(公元350年394年)是东晋十六国时期的政权之一。公元350年氐族人苻洪占据关中,称三秦王 [1] ,共历六主,享国四十四年。

氐族将领苻洪在石虎去世后投降东晋,在后赵内讧时意图夺下关中,但遭人毒死。公元352年苻健称帝,定都长安(今陕西西安),与东晋断绝。 [2] 东晋屡次派褚裒、殷浩、桓温等率军伐之,苻健都成功抵御,国势渐固。苻生继立,他淫杀无度,苻坚杀而代之。苻坚崇尚儒学,奖励文教。由王猛辅政,得以集权中央,经济提升,国势大盛,史称“关陇清晏,百姓丰乐”。前秦强盛后,苻坚有意一统天下。 [3] 当时前燕混乱,公元369年慕容垂投奔前秦。苻坚趁势派王猛、慕容垂率军于隔年成功灭燕,取得关东地区。 [3] 370年,前秦灭前燕,擒慕容。371年,灭仇池氐杨氏。373年,西南夷邛、、夜郎皆归附于秦。公元376年,灭前凉。同年,进兵灭代。前秦统一北方。 [3]

东北、西域各国都遣使和前秦建立关系,只有东南一隅的东晋与他对峙,当时朝鲜半岛由高句丽、百济、新罗割据,都接受前秦册封,北方外族有柔然、库莫奚、契丹及高车,西有吐谷浑及白兰。盛时疆域东起朝鲜,西抵葱岭,南并川蜀,北逾阴山,前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北方的少数民族政权。

因其所据为战国时秦国故地,故以此立国号。前秦之称最早见于《十六国春秋》,后为别于其他以“秦”为国号政权,而袭用之。

西晋末年,西晋政权颠覆之际,略阳氐族推出贵族苻洪为首领。前赵刘曜在长安称帝,以苻洪为氐王。后石勒灭前赵,苻洪降于石勒。

333年,石虎徙关中豪杰及羌戎至关东,以苻洪为流民都督,居于枋头(今鹤壁市浚县)。石虎死,苻洪遣使降晋,接受东晋官爵

350年,苻洪在枋头(今河南省鹤壁市浚县)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不久为石虎旧将麻秋所毒死,其子苻健代统其众。苻健自枋头而西,关中氐人纷起响应,苻健进入长安,据有关陇。 [5]

351年,苻健自称大秦天王、大单于。

352年,改称皇帝,国号秦,史称前秦 [3]

起初苻健知道中原“民心思晋”,在枋头时,打着晋征西大将军、都督关中诸军事、雍州刺史来作号召;抵达关中之后,遣使向东晋称臣,以缓和关中地区的矛盾,直到他称帝后,才和东晋断绝关系。

354年,东晋大将桓温亲率大军四万攻秦,因苻健采清野政策,晋军在给养问题遇到困难,只好撤退。

355年苻健死,子苻生继位,因淫杀过度,357年,苻健弟苻雄之子苻坚杀死苻生自立 [3] [2]

苻坚在登位以前,就听见王猛的名声,并约见王猛,谈得十分投契。即帝位,任王猛以政。王猛采取政治改革,加强中央集权,抑制贵族势力发展来强化中央力量,并兴修关中水利,前秦国力逐渐增强。

370年,前秦灭前燕,擒慕容;

371年,灭仇池氐杨氏;

376年,灭前凉张氏;同年,乘鲜卑拓跋氏衰乱之际,进兵灭代;

382年,命吕光驻西域。 [2] [6] [7]

在统一北方前,苻坚也开始入侵东晋,于373年攻下东晋梁益二州。五年后派苻丕攻下襄阳,俘虏朱序;派彭超围攻彭城,但被谢玄击败。

383年派吕光西定西域,这是自东汉之后再度占据西域。前秦统一北方后,四周诸国遣使通好,此时只剩东晋,苻坚有意伐之。鲜卑慕容垂与羌将姚苌皆尽力支持苻坚,但王猛与苻融等氐族大臣则强烈反对。这是因为苻坚将诸胡迁入关中以便控制,又将氐族势力置于国内要冲,以巩固势力,此法却使京师空虚。而且他为人宽宏,亡国君臣皆授官位,但任其率领旧部,造成隐忧。 [9]

374年(前秦建元十年五月),张育自称蜀王,与杨光起兵二万人,联兵巴獠酋长张重、尹万的一万多人,进围前秦拥有的成都。前秦天王苻坚派镇军将军邓羌率军五万讨伐,张育派使者向东晋请求援军,东晋的益州刺史竺瑶、威远将军桓石虔率军叁万攻垫江,打败姚苌。六月,张育改元为黑龙。七月,张育、张重等人争权,内讧。前秦杨安、邓羌打败张育、杨光,退守绵竹。八月,邓羌在涪西打败晋军。九月,杨安在成都以南打败了张重、尹万,斩首士兵二万三千人,张重战死。另一方面,张育、杨光被邓羌攻杀于绵竹,益州又归前秦所有。 [10-11]

382年九月,车师前部王弥、鄯善王休密驮入朝于秦,请为乡导,以伐西域之不服者,因如汉法置都护以统理之。秦王坚以骁骑将军吕光为使持节、都督西域征讨诸军事,与凌江将军姜飞、轻车将军彭晃、将军杜进、康盛等总兵十万,铁骑五千,以伐西域。阳平公融谏曰:“西域荒远,得其民不可使,得其地不可食,汉武征之,得不补失。今劳师万里之外,以踵汉氏之过举,臣窃惜之。” [12] 不听。 [13-15]

383年正月,苻坚命吕光从长安发兵西域,以鄯善王休密驮、车师前部王弥为乡导。 [16]

378年,前秦征南大将军苻丕等率领步骑兵七万人,攻击东晋所属的襄阳,东晋梁州刺史朱序死守近一年,城池陷落被俘。

379年,前秦右将军毛当、强弩将军王显,率二万人自襄阳出发,跟后将军俱难、兖州刺史彭超会师,攻击东晋淮河以南各城池,攻陷盱眙,包围三阿。东晋兖州刺史谢玄出兵救援,四次击败秦军,俱难、彭超向北逃走,仅保住一命。 [17]

前秦统一北方后,苻坚自恃强盛,不断对东晋发动进攻,战事主要在东线徐州一带和西线襄阳一带进行。379年前秦攻占东晋战略重镇襄阳,而进攻淮南的行动受阻,进攻江陵的军队也被击退。苻坚遂决定重新部署,全力发动对东晋的进攻。382年十月,召集群臣,提出亲率百万大军一举灭晋。 [18] 臣僚多不赞成,有的还极力谏阻,但他执意不从。383年下诏进攻,八月以苻融为前锋都督,率步骑二十五万先行,九月苻坚亲统步兵六十余万、骑兵二十七万为后继。益州、凉州、河北等地的秦军也纷纷出动。东晋谢安当国,命谢石为征讨大都督、谢玄为前锋都督,率水陆八万迎敌。十月,两军会战于淝水(今安徽寿县瓦埠湖一带)。

东晋王朝在强敌压境,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以丞相谢安为首的主战派决意奋起抵御。经谢安举荐,晋帝任命谢安之弟谢石为征讨大都督,谢安之侄谢玄为先锋,率领经过7年训练,有较强战斗力的“北府兵”(在北方的流亡移民当中选拔精壮者,加以严格训练培育出的一支军队,为东晋时期战力最强的主力军)8万沿淮河西上,迎击秦军主力,派胡彬率领水军5千增援战略要地寿阳(今安徽寿县),又任命桓冲为江州刺史,率10万晋军控制长江中游,阻止秦巴蜀军顺江东下。 [4] [19-20]

383年10月18日,苻坚之弟苻融率秦前锋部队攻占了寿阳(今寿县),俘虏晋军守将徐元喜。与此同时,秦军慕容垂部攻占了郧城(今湖北郧县)。奉命率水军驰援寿阳的胡彬在半路上得知寿阳已被苻融攻破,便退守硖石(今安徽凤台西南),等待与谢石、谢玄的大军会合。苻融又率军攻打硖石,苻融部将梁成率兵5万进攻洛涧(在今安徽淮南东),截断淮河交通,阻断了胡彬的退路。胡彬困守硖石,粮草用尽,难以支撑,写信向谢石告急,但送信的晋兵被秦兵捉住,此信落在苻融手里。苻融立刻向苻坚报告了晋军兵少,粮草缺乏的情况,建议迅速起兵,以防晋军逃遁。苻坚得报,把大军留在项城,亲率8千骑兵疾趋寿阳。 [21-22]

苻坚一到寿阳,立即派原东晋襄阳守将朱序到晋军大营去劝降。朱序到晋营后,不但没有劝降,反而向谢石提供了秦军的情况。他说:“秦军虽有百万之众,但还在进军中,如果兵力集中起来,晋军将难以抵御。现在情况不同,应趁秦军没能全部抵达的时机,迅速发动进攻,只要能击败其前锋部队,挫其锐气,就能击破秦百万大军。”谢石起初认为秦军兵强大,打算坚守不战,待敌疲惫再伺机反攻,听了朱序的话后,认为很有道理,便改变了作战方针,决定转守为攻,主动出击。 [23] [24-25]

11月,谢玄派遣勇将刘牢之率精兵5千奔袭洛涧,揭开了淝水大战的序幕。秦将梁成率部5万在洛涧边上列阵迎击。刘牢之分兵一部迂回到秦军阵后,断其归路;自己率兵强渡洛水,猛攻秦阵。秦军惊慌失措,勉强抵挡一阵,就土崩瓦解,主将梁成和其弟梁云战死,官兵争先恐后渡过淮河逃命,1.5万余人丧生。洛涧大捷,极大鼓舞了晋军的士气。 [4]

由于秦军紧逼淝水西岸布阵,晋军无法渡河,只能隔岸对峙。谢玄就派使者去见苻融,用激将法对他说:“君悬军深入,而置阵逼水,此乃持久之计,非欲速战者也。若移阵少却,使晋兵得渡,以决胜负,不亦善乎?”秦军诸将都表示反对,但苻坚认为可以将计就计,让军队稍向后退,待晋军半渡过河时,再以骑兵冲杀,这样就可以取得胜利。 [27] 苻融对苻坚的计划也表示赞同,于是就答应了谢玄的要求, [28] 指挥秦军后撤。但秦兵士气低落,结果一后撤就失去控制,阵势大乱。谢玄率领8千多骑兵,趁势抢渡淝水,向秦军猛攻。朱序则在秦军阵后大叫:“秦兵败矣!秦兵败矣!”秦兵信以为真,于是转身竞相奔逃。苻融眼见大势不妙,急忙骑马前去阻止,以图稳住阵脚,不料战马被乱兵冲倒,被晋军追兵杀死。失去主将的秦兵越发混乱,彻底崩溃。前锋的溃败,引起后续部队的惊恐,也随之溃逃,行成连锁反应,结果全军溃逃,向北败退。秦军溃兵沿途不敢停留,听到风声鹤唳,都以为是晋军追来。晋军乘胜追击,一直到达寿阳附近的青冈。秦兵人马相踏而死的,满山遍野,充塞大河。苻坚本人也中箭负伤,逃回至洛阳时仅剩10余万。 [23]

晋军收复寿阳,谢石和谢玄派飞马往建康报捷。当时谢安正跟客人在家下棋。他看完了谢石送来的捷报,不露声色,随手把捷报放在旁边,照样下棋。客人知道是前方送来的战报,忍不住问谢安:“战况怎样?”谢安慢吞吞地说:“孩子们到底把秦人打败了。”(“小儿辈已破贼!”) [29] 客人听了,高兴得不想再下棋,想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别人,就告别走了。谢安送走客人,回到内宅去,他的兴奋心情再也按捺不住,跨过门槛的时候,踉踉跄跄的,把脚上的木屐的齿也碰断了。这是著名的典故“折屐齿”的来历。 [4] [30-31]

秦军大败。溃散的秦军饥饿寒冻,死亡十之七八。苻坚中箭,仓皇逃至淮北,沿途收集残兵,到洛阳时有众十余万。年底,回到长安。 [6] [32]

淝水之战后,原先归附前秦的其他民族,纷纷乘机独立,黄河以北又再陷入分裂的状态。 [32]

383年,前燕降将、鲜卑族的冠军将军慕容垂,奉命攻击在新安起兵的丁零部落首领翟斌,途中屠杀副将苻飞龙及一千人的氐人部队。 [33] 384年,慕容垂自称“燕王”,废除前秦年号,建立后燕,并进攻驻守邺城的前秦长乐公苻丕。前秦北地长史慕容泓(前燕帝慕容的弟弟),听到叔父慕容垂攻邺的消息,投奔关东集结数千鲜卑人,自称大将军、济北王,建立西燕。 [34]

苻坚派儿子巨鹿公苻睿当统帅,羌人将领姚苌任参谋,出兵讨伐,在华泽大败,苻睿被斩杀。苻坚大怒,姚苌畏罪逃到渭北,被族人推为盟主。姚苌遂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建立后秦。苻坚死后,镇守邺城的苻丕遭慕容垂长期围攻。前秦哀平帝苻丕败亡后,苻丕尚书寇遗奉丕子渤海王苻懿、济北王苻昶自杏城奔苻登。苻登乃具丕死问,于是为丕发丧行服,三军缟素。关陇氐人拥立苻坚族孙苻登称帝于罕。 [35-36]

385年(前秦建元廿一年、后秦白雀二年)七月,后秦王姚苌骁骑将军吴忠率骑兵包围苻坚。苻坚虽见身边的前秦军都溃散,但亦神色自若,坐着安然等待吴忠。吴忠及后将苻坚送至新平(今陕西彬县),幽禁别室。姚苌派人向苻坚索注传国玺,苻坚目斥责,不给。姚苌又派右司马尹纬去苻坚处,要求禅代,苻坚曰:“禅代,圣贤之事,姚苌叛贼,何得为之!” [37] 并为免姚苌凌辱两名女儿,于是先杀苻宝和苻锦。 [38] [39]

太子宏至下辨,南秦州刺史杨璧拒之。璧妻,坚之女顺阳公主也,弃其夫从宏。宏奔武都,投氐豪强熙,假道来奔,诏处之江州。八月辛丑日(385年10月16日),姚苌命人将苻坚缢杀于新平佛寺(今彬县南静光寺)内,时年四十八岁,张夫人及苻诜亦跟着自杀,是为新平之祸。姚苌为掩饰他杀死苻坚的事,故意谥苻坚为壮烈天王。至此,前秦已名存实亡,但它在河北、关中的残余势力则延续了近十年之久。 [40]

386年九月,苻坚被杀的消息才传到凉州,前秦将领吕光听到噩耗,悲痛欲绝,他命令所部为苻坚披麻戴孝。十月,吕光宣布改元太安。十二月,吕光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凉州牧、酒泉公,建立后凉。 [40] [41-42]

385年九月,吕光自龟兹还至宜禾,秦凉州刺史梁熙谋闭境拒之。高昌太守杨翰言于熙曰:“吕光新破西域,兵强气锐,闻中原丧乱,必有异图。河西地方万里,带甲十万,足以自保。若光出流沙,其势难敌。高梧谷口险阻之要,宜先守之而夺其水;彼既穷渴,可以坐制。如以为远,伊吾关亦可拒也。度此二厄,虽有子房之策,无所施矣!”熙弗听。 [38] [39]

美水令犍为张统谓熙曰:“今关中大乱,京师存亡不可知。吕光之来,其志难测,将军何以抗之?” [37] 熙曰:“忧之,未知所出。” [37] 统曰:“光智略过人,今拥思归之士,乘战胜之气,其锋未易当也。将军世受大恩,忠诚夙著,立勋王室,宜在今日。行唐公洛(苻洛于380年在龙城反叛,现居凉州),上之从弟,勇冠一时,为将军计,莫若奉为盟主以收众望,推忠义以帅群豪,则光虽至,不敢有异心也。资其精锐,东兼毛兴,连王统、杨璧,合四州之众,扫凶逆,宁帝室,此桓、文之举也。” [37] 熙又弗听,杀洛于西海。 [38] [39]

光闻杨翰之谋,惧,不敢进。杜进这时对吕光说:“梁熙文雅有余,机鉴不足,终不能纳善从说也,愿不足忧之。闻其上下未同,宜在速进,进而不捷,请受过言之诛” [43] 。光从之。进至高昌,杨翰以郡迎降。至玉门,熙移檄责光擅命还师,以子胤为鹰扬将军,与振威将军南安姚皓、别驾卫翰帅众五万拒光于酒泉。敦煌太守姚静、晋昌太守李纯以郡降光。于是四山胡、夷皆附于光。武威太守彭济执熙以降,光杀之。 [38] [39]

光入姑臧,自领凉州刺史,表杜进为武威太守,自余将佐,各受职位。凉州郡县皆降于光,独酒泉太守宋皓、西郡太守宋泮城守不下。光攻而执之,让泮曰:“吾受诏平西域,而梁熙绝我归路,此朝廷之罪人,卿何为附之?”泮曰:“将军受诏平西域,不受诏乱凉州,梁公何罪而将军杀之?泮但苦力不足,不能报君父之雠(仇)耳,岂肯如逆氐彭济之所为乎!主灭臣死,固其常也。” [37] 光杀泮及皓。 [38] [39]

及坚为姚苌所杀,385年九月,乞伏国仁谓其豪帅曰:“苻氏以高世之姿而困于乌合之众,可谓天也。夫守常迷运,先达耻之;见机而作,英豪之举。吾虽薄德,藉累世之资,岂可睹时来之运而不作乎!” [44] 以孝武太元十年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建元曰建义(西秦建义元年)。以其将乙旃音为左相,屋引出支为右相,独孤匹蹄为左辅,武群勇士为右辅,弟乾归为上将军,自余拜授各有差。置武城、武阳、安固、武始、汉阳、天水、略阳、川、甘松、匡朋、白马、苑川十二郡,筑勇士城以居之。 [45]

385年(西燕更始元年)十月,西燕皇帝慕容冲派遣尚书令高盖率众五万,征伐后秦。两军在新平之南展开激战,结果西燕大败,高盖的养子杨定逃奔陇右,重新聚集旧部。杨定,氐人,其先居于武都郡(今甘肃成县附近),苻坚以女妻之。 [46-47]

385年(前秦建元廿一年、前秦太安元年)十一月,杨定徒居历城,自称龙骧将军、仇池公,并派使者向东晋称藩。后来又攻取天水、略阳(今陕西天水市东),自称秦州刺史,陇西王。 [17]

394年,七月,前秦帝苻登在马毛山以南跟后秦帝姚兴交战,废桥之战为后秦尹纬击溃,被生擒后斩首,太子苻崇投奔湟中继承帝位。十月,苻崇被西秦首领乞伏干归驱逐,投奔陇西王杨定,两人于攻击西秦时被西秦凉州刺史乞伏轲弹斩杀,前秦到此灭亡。 [2]

中原地区尽为前秦版土之下,史称“东极沧海,西并龟兹,南包襄阳,北尽沙漠”。 [48-49] 东北、西域各国都遣使和前秦建立关系,只有东南一隅的东晋与他对峙。前秦盛时疆域东至海,西抵葱岭,北极大漠,东南以淮、汉与东晋为界。 [17]

苻坚统治时,重用汉人王猛,实行抑制氐族贵族豪强、扩大皇权的政策。在政治、经济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巩固统治的措施。他恢复魏晋士籍,承认士族特权,吸收汉族士人参加政权,扩大胡汉联合统治的阶级基础。提倡儒学,兴立学校,培养统治人才。注重农桑,兴修水利,修立亭驿,发展工商。消灭前燕后实行徙民政策,将关东被征服的鲜卑、乌桓、丁零等族十万户徙至关中,充实近畿,便于控制;又将关中的氐族十五万户移至关东,分置于各要镇,用以加强控制新征服地区的人民。前秦此时,政治较为清明,社会相对安定,国力达于鼎盛。但自淝水战败后,迅速走向衰落和瓦解,北部中国再度陷于分裂。 [2]

京畿附近的始平,有很多从枋头返回来的贵族,这些人目无王法,横行霸道。而始平的治安也一塌糊涂,老百姓苦不堪言。苻坚于是任命王猛为始平令,让他去治理这个让人棘手的地方。王猛刚到任,便申明法纪,明辨善恶,压制地方不法豪强。这些豪强与地方里的官吏勾结以久,霸道惯了,哪里会把王猛放在眼里,照例恣意妄为。王猛言出即行,当即把一个作奸犯科的恶吏鞭杀。这些豪门见状,赶忙怂恿这个恶吏的狐朋狗友上书“诉冤”。不久,苻坚深感用人之务关系政务兴衰,于是罢免了不称职的尚书左丞程卓,改任王猛为尚书左丞,咸阳内史。辅佐他处理朝政。 [51-52]

首先,王猛“举异才,修废职”,唯有人才才真正知道人才的重要性,这一点毫不夸张。王猛深知人才对于治政的重要性,不断向苻坚推举贤能参与国政。在王猛的推荐下,苻融,任群、朱彤等一批贤才得到重用,而那些尸位素餐之徒,则纷纷被王猛弃用。同时他帮助苻坚创立了荐举赏罚制度和官吏考核新标准。其主要内容是:由地方官长分科荐举名为孝悌、廉直、文学、政事的人才,上报中央,朝廷对被荐者一一加以考核,合格者分授官职;凡所荐人才名实相符者,则荐举人受赏,否则受罚;凡年禄百石谷米以上的各级官吏,必须“学通一经,才成一艺”,其不通一经一艺者统统罢官为民。 [53]

荐举赏罚制度和选官新标准的规定,改变了当时士族豪门垄断朝廷的局面,有利与有才有德的寒门之士与到国家的政治生活中,也否定了自从西晋永嘉之乱以来许多胡族军阀统治者迷信武力、蔑弃文化知识的落后观念,有效地提高了前秦各级官僚的智能素质,“才尽其用、官称其职”的新局面日益形成,社会风气和社会治安也为之一变。 [53]

注重教育,注重教化百姓,以期培养人才,改善社会风气。永嘉之乱后,中原大地不时陷入战火,乱世之际,大家都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没有几个人重视教育德化的,以至太学被夷为废墟,原来的教育制度在中原也废弃了很久了。而王猛则深深明白到“马上可以得天下,却不能治天下”的道理。他主政后,向苻坚建议恢复太学和地方各级学校,修缮学舍,请名士讲习儒学,并要公卿的后代必须入太学学习。苻坚自己就饱通儒学,因此在欣然接受了王猛的建议外,还决定每月亲临太学三次,考问诸生经义,品评优劣,并与博士等教官讲论学问,以督察学校教育,扩大号召力和影响力。在兴办教育外,王猛还“礼百神,旌节义,继绝世”,弘扬德化,教化百姓,通过这些举措,社会风气为之一新,竞学之风气也与日俱盛。 [53]

前秦僚属

王猛

苻苌

苻菁

强平

梁楞

段纯

吕婆楼

段龛

王永

敌方降将

姚苌

慕容垂

慕容

张天锡

王擢

刘库仁

己方叛将

慕容垂

慕容泓

姚苌

乞伏国仁

朱序

慕容冲

关中经久战乱,经济残破,前秦面对这种局面,制定了“课农桑,恤困穷”,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保障百姓的生产生活活动,加强农业生产,增加国家财富。通过凿山起堤,疏通沟渠,构筑梯田、改造盐碱地、召纳流民、减租减税,奖励耕种等途径改善农业生产环境,发展农业生产。通过这些手段,关中平原的经济得到了恢复发展,前秦的国库得到了充实,前秦的国力大大增强了。 [53]

前秦还重视生产,遇上天旱不但曾下令节俭及开山泽资源与民共享,亦督导百姓耕种,自己更亲身躬耕藉田,让苟皇后亲身养蚕,以示对农业的重视。后又征集王侯以下及豪门富户的家僮奴仆共三万人开通泾水上流,引水灌溉解决关中水旱问题。 [53]

前秦留心儒学。苻坚曾下令广收学官,郡国学生只要通晓一经或以上就获授职,亦表彰有才德和努力营田之人,令人们都望得朝廷劝励,崇尚清廉正直,物资亦丰盛。苻坚更每月亲临太学考拔学生,消灭前燕后更在长安祭祀孔子。而王猛亦助苻坚整顺风俗,令全国学校渐兴。在苻坚治下的关陇地区丰盛安定,地区回复秩序,工商业兴盛,一片繁华景象。及至后来王猛去世后,苻坚仍然尊崇儒学,不但命太子、公侯和官员之子以及中外四禁、 [54] 二卫、四军长上 [55] 的将士都要受学,连带后宫亦设有典学,教宫内宦官及宫婢经学。

另亦严厉禁止老庄以及图谶学说。后来西域大宛献马,苻坚效法西汉汉文帝送还进贡的千里马,更加命群臣作《止马诗》送到西域,以示没有取千里马的欲望,最终共有四百多人献诗。 [56]

苻前秦在多民族组成的国家其实没有作出融合的措施。如陇西鲜卑首领乞伏司繁投降后,只迁乞伏司繁到长安,仍留其部众在陇西地区;前燕鲜卑族人除了慕容氏皇族及部分关东豪族被迁至关中地区外,尚有大部分留在前燕故地,另亦迁原居中山的丁零族人到新安(今新安县);消灭代国后,苻坚虽然由北方匈奴族人代领代国遗众,但仍居北方。在苻洛叛乱被平定后,苻坚则为更好的管理关东以至各地民族,于是从原集中于关中的氐族人分出十五万户,各由宗亲率领出镇,如古分封诸侯般管治地方。 [57] 然而此举却分散了氐族的民族力量,影响对各地的军事影响力,而移居关中的各少数民族更成前秦的心腹大患。 [58]

姓名

表字

庙号

追谥

爵号

生卒及在位年月

备注

苻洪

广世

太祖健追崇

惠武帝健追

三秦王

285-350

苻健父

苻雄

元才

文桓帝坚追

东海敬武王

苻坚父

表字

生卒

在位时间

年号及使用时间

建业

317355

351(正)355(六)

皇始

永固

338385

357(六)385(八)

永叔

?386

385(八)386(十一)

太安

文高

343394

386(十一)394(七)

太初

394(七)(十)

延初

年号

起讫时间

使用时间

建昌

352(正)~(五)

5个月

黑龙

374(六)~(九)

4个月


相关文章推荐:
东晋十六国 | 氐族 | 苻洪 | 关中 | 东晋 | 后赵 | 苻健 | 褚裒 | 殷浩 | 桓温 | 苻生 | 苻坚 | 王猛 | 前燕 | 慕容垂 | 关东 | 慕容 | | 夜郎 | 前凉 | | 朝鲜半岛 | 高句丽 | 百济 | 新罗 | 柔然 | 库莫奚 | 契丹 | 高车 | 吐谷浑 | 白兰 | 朝鲜 | 葱岭 | 川蜀 | 阴山 | 战国 | 秦国 | 十六国春秋 | 西晋 | 前赵 | 刘曜 | 石勒 | 石虎 | 麻秋 | 苻健 | 枋头 | 雍州 | 苻雄 | 仇池 | 鲜卑 | 拓跋氏 | 吕光 | 苻丕 | 朱序 | 彭超 | 谢玄 | 姚苌 | 苻融 | 张育 | 杨光 | 张重 | 邓羌 | 竺瑶 | 桓石虔 | 垫江 | 杨安 | 绵竹 | 车师 | 鄯善 | 姜飞 | 彭晃 | 杜进 | 康盛 | 襄阳 | 朱序 | 毛当 | 王显 | 彭超 | 淮河 | 盱眙 | 谢玄 | 江陵 | 苻融 | 益州 | 凉州 | 河北 | 谢安 | 谢石 | 谢玄 | 寿县 | 瓦埠湖 | 北府兵 | 胡彬 | 寿阳 | 桓冲 | 寿县 | 郧县 | 硖石 | 梁成 | 洛涧 | 项城 | 刘牢之 | 洛水 | 梁云 | 青冈 | 建康 | 黄河 | 新安 | 丁零 | 翟斌 | 苻飞龙 | 后燕 | | 慕容泓 | 西燕 | 巨鹿 | 苻睿 | 华泽 | 后秦 | 寇遗 | 苻懿 | 苻昶 | 杏城 | 苻登 | 苻登 | | 尹纬 | 杨璧 | 武都 | 强熙 | 彬县 | 凉州 | 后凉 | 龟兹 | 梁熙 | 杨翰 | 张统 | 苻洛 | 龙城 | 毛兴 | 王统 | 杜进 | 卫翰 | 酒泉 | 乞伏国仁 | 西秦 | 慕容冲 | 高盖 | 后秦 | 杨定 | 武都郡 | 马毛山 | 姚兴 | 尹纬 | 苻崇 | 湟中 | 乞伏干归 | 士族 | 儒学 | 乌桓 | 程卓 | 咸阳 | 永嘉之乱 | 王猛 | 苻苌 | 苻菁 | 强平 | 梁楞 | 段纯 | 吕婆楼 | 段龛 | 王永 | 姚苌 | 慕容垂 | 慕容 | 张天锡 | 王擢 | 刘库仁 | 慕容垂 | 慕容泓 | 姚苌 | 乞伏国仁 | 朱序 | 慕容冲 | 苟皇后 | 泾水 | 太学 | 孔子 | 老庄 | 图谶 | 大宛 | 西汉 | 汉文帝 | 乞伏司繁 | 中山 | 丁零 | 代国 | 苻洪 | 苻雄 | 苻健 | 皇始 | 苻生 | 寿光 | 苻坚 | 永兴 | 甘露 | 建元 | 苻丕 | 太安 | 苻登 | 太初 | 窦冲 | 元光 | 苻崇 | 延初 | 十六国春秋 | 资治通鉴 | 晋书 | 天王 | 段龛 | 张琚 | 建昌 | 张育 | 黑龙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