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苻丕

苻丕(354年—386年),字永叔(一作永叙 [1] ),氐族,略阳临渭(今甘肃秦安)人,前秦宣昭帝苻坚庶长子 [2] ,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苻坚在位时,被封为长乐公,先后奉命镇守襄阳、邺城。为人无大略,但宽厚能笼络部下。太元十年(385年),苻坚去世,苻丕登基,大赦境内,改元太安,设置百官。太元十一年(386年),因猜忌苻纂,担心会被苻纂所杀,于是率几千骑兵南奔东垣,被东晋扬威将军冯该击败并斩杀,谥号哀平皇帝。

升平元年(前秦永兴元年,357年),苻坚称天王,封苻丕为长乐公。 [3] 苻丕从小聪慧好学,博览经史。苻坚与他谈论用兵的谋略,很嘉许他,命邓羌教他兵法。文武才干不如叔父苻融,率兵善于收取士卒之心。 [4]

太和三年(前秦建元四年,368年),苻坚攻灭叛乱的雍州刺史苻武等人后,以苻丕为雍州刺史。 [5] 咸安元年(前秦建元七年,371年),苻丕被任命为使持节、征东大将军、雍州刺史。 [6]

太元三年(前秦建元十四年,378年)二月,苻坚派时任征南大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守尚书令、长乐公的苻丕,与武卫将军苟苌、尚书慕容率领七万步、骑兵进犯东晋的襄阳,让荆州刺史杨安率领樊州、邓州的兵众作为前锋,征虏将军、始平人石越率领一万精锐骑兵出鲁阳关,京兆尹慕容垂、扬武将军姚苌率领五万兵众出南乡,领军将军苟池、右将军毛当、强弩将军王显率领四万兵众出武当,会合攻打襄阳。 [7]

四月,前秦军队抵达沔水以北,东晋梁州刺史朱序认为前秦军队没有舟船,未作防备。等到石越率领五千骑兵顺流渡过汉水,朱序惶恐惊骇,固守中城。石越攻克了他的外城,缴获了一百多艘船只,用来接运其余的兵众。苻丕统领众将领攻打中城。苻丕想要急攻襄阳,苟苌说:“我们的兵众十倍于敌人,储备的粮食堆积如山,只要逐渐把汉水、沔水一带的百姓迁徙到许昌、洛阳,阻塞他们转运的通道,断绝他们的援军,他们就如同坠入罗网的鸟,还怕抓不到他们吗?何必要以将士们过多地伤亡为代价,而急切地求取成功呢!”苻丕听从了他的意见。慕容垂攻下了南阳,抓获太守郑裔,与苻丕在襄阳会合。 [8]

同年十二月,前秦御史中丞李柔进上弹劾奏章说:“长乐公苻丕等人拥兵十万,围攻小城,每天耗费万金,但久围而不见功效,请求召回送交廷尉加以追究。”苻坚说:“苻丕等人大量耗费,不见成效,确实应该被贬责斩杀。只是军队出征已久,不能无功而返,特别地宽恕他们一次,让他们以成就战功来赎罪。”苻坚派黄门侍郎韦华持符节严厉地责备苻丕等人,并赐给苻丕一把剑,说:“明年春天还不能取胜的话,你就可以自杀,不要再厚颜来见我了!” [9]

太元四年(前秦建元十五年,379年)正月,苻丕等人见到诏令后十分惶恐,就命令各路部队协力攻打襄阳。东晋派冠军将军、南郡相刘波率领八千兵众救援襄阳,刘波畏惧前秦,不敢前进。朱序屡屡出战,攻破前秦军队,秦兵逐渐远退,朱序不再设防。二月,襄阳督护李伯护秘密地派他的儿子到前秦去表示忠诚,请求作为内应。苻丕命令各路部队进攻襄阳。二月戊午日,攻克了襄阳,抓获了朱序,把他送至长安。 [10]

太元五年(前秦建元十六年,380年),苻丕为都督关东诸军事、征东大将军、冀州牧 [11] ,并到邺城镇守,东夏得以安定。 [12]

太元八年(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年),苻坚在淝水之战中被晋军打败,率败军回到长安,苻丕被慕容垂逼迫,从邺城奔往枋头。太元十年(前秦建元二十一年,385年),苻坚去世,苻丕又进入邺城,想到赵、魏收集兵力,向西赴长安之难。正好幽州刺史王永、平州刺史苻冲频频被慕容垂部将平规等打败,派昌黎太守宋敞焚烧和龙、蓟城的宫室,率军三万进据壶关,派使者招苻丕。苻丕就离开邺城,率城中男女六万多人进到潞川。骠骑将军张蚝、并州刺史王腾迎接他,入据晋阳,这时才知道苻坚的死讯,在晋阳举哀,三军皆穿白色丧服。王永留下苻冲守壶阗,率骑兵一万与苻丕会合,劝苻丕称帝,苻丕同意,于是在晋阳南部即皇帝位。立苻坚的行庙,在境内大赦,改元太安。设置百官,任张蚝为侍中、司空,封上党郡公;任王永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尚书令,进封清河公;任王腾为散骑常侍、中军大将军、司隶校尉、阳平郡公;任苻冲为左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西平王;任俱石子为卫将军、濮阳公;任杨辅为尚书右仆射、济阳公;任王亮为护军将军、彭城公;任强益耳、梁畅为侍中,徐义为吏部尚书,都封为县公。其他的人封赐任命各有等差。 [13]

当时安西吕光从西域回兵,到了宜禾,苻坚的凉州刺史梁熙想封闭边境抵御他。高昌太守杨翰对梁熙说:“吕光刚刚平定西方各国,兵强气锐,他的锋芒不可抵挡。推测他的意图,必然有异谋。而且现在关中混乱,京都的存亡还无法预测,从黄河往西直到沙漠,地广万里,甲兵十万,鼎足之势确实现在就要形成。如果吕光从沙漠进兵,形势很难预料。高梧谷口,是水险的要塞,宜先守住那里夺取他的水源。他们缺水非常干渴,自然会放下兵戈。如果因为太远难守,伊吾之关也可以据以抵御。如果他过了这两处险要,即使有张良的良谋,也难以策划了。有的地方是必须要争夺的,这确实是关键呀。”梁熙不听。 [14]

美水县令、犍为人张统劝说梁熙说:“主上倾国出动南征,大败而回。慕容垂在黄河北独揽兵权,慕容泓、慕容冲侵犯京城,丁零小民族,在关、洛跋扈飞扬,州郡中横行不法的豪猾之人,到处煽动,国家的法纪败坏,人人只考虑私利。现在吕光回兵,将军用什么办法与他抗拒呢?”梁熙说:“确实很忧虑,不知用什么办法好。”张统说:“吕光勇猛果敢坚毅,谋略遇人,现在凭着扫荡西域的威势,拥有回师的锐气,其锋如烈火燎原,不可抵挡。将军世代蒙受大恩,早就以忠诚著称,为王室立大功,就在今天。行唐公苻洛,是皇上的堂弟,勇冠当时。为将军考虑,不如奉他为盟主,以吸引众望,推行忠义以统率群豪,那样吕光就不会有异心了。利用他的精锐,东面带上毛兴,联合王统、杨璧,集中四州之众,到诸夏扫荡凶逆,到关中安定帝室,这是桓、文之举。”梁熙又不听。在西海杀了苻洛,任子梁胤为鹰扬将军,率军五万到酒泉抵御吕光。敦煌太守姚静、晋昌太守李纯率郡投降吕光。梁胤与吕光在安弥交战,被吕光击败。武威太守彭济捉住梁熙迎接吕光,吕光杀了梁熙。建威、西郡太守索泮,奋威、督洪池以南诸军事、酒泉太守宋皓等都被吕光杀了。 [15]

同年(385年),苻坚的尚书令、魏昌公苻纂从关中来投奔苻丕,拜任太尉,进封东海王。任史山太守王宠为平东将军、平州刺史、阜城侯,苻定为征东将军、冀州牧、高城侯,苻绍为镇东将军、督冀州诸军事、重合侯,苻谟为征西将军、幽州牧、高邑侯,苻亮为镇北大将军、督幽、并二州诸军事,都进爵为郡公。苻定、苻绍据守信都,苻谟、苻亮原先据守常山,慕容垂围攻邺城时,他们都向慕容垂投降,听说苻丕称帝,派使者谢罪。王兖固守博陵,与慕容垂相持。左将军窦冲、秦州刺史王统、河州刺史毛兴、益州刺史王广、南秦州刺史杨璧、卫将军杨定,都据守在陇右,派使者招苻丕,请求征讨姚苌。苻丕大喜,任杨定为骠骑大将军、雍州牧,窦冲为征西大将军、梁州牧,王统为镇西大将军,毛兴为车骑大将军,杨璧为征南大将军,都为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王广为安西将军,都进位为州牧。 [16]

同年(385年)十一月,前燕慕容麟在博陵进攻王兖,因粮草、弓箭用尽,郡功曹张猗出城聚众接应慕容麟。王兖在城头上斥责他说:“您是秦人。我是您的长官。聚众接应贼人,还号称义兵,名和实相差多远啊!您兄从前聚集同族乡亲,驱逐城主,为天地所不容,受到极刑。身死不久,您又接着做这种事。您是我的属吏,亲自动用于戈,争当祸首,做你的长官,不也是很难的吗!现在人们可以取消你所有的功劳,但是能忘记你的不忠不孝的事情吗!古人说过,要找忠臣必然出自孝子之家,您母亲在城里,尚且不顾念,怎么能指望你有忠义呢!坏人坏事也是一代接一代不断绝,说的就是你。没想到中原礼义之邦,而你的门风竟是这样。你抛弃老母如同脱掉破鞋子,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久城池被攻破,王兖及固安侯苻鉴都被慕容麟杀了。苻丕又任王永为司徒、录尚书事,徐义为尚书令,加右光禄大夫。 [17]

当初,王广从成都回来,投奔其兄秦州刺史王统。太元十一年(前秦太安二年,386年)正月,长安失守,王广在抱罕进攻河州牧毛兴。毛兴派建节将军、临清伯卫平率他的同族之人一千七百人夜袭王广军,大败王广。王统又派兵援助王广,毛兴于是环城固守。不久袭击王广,击败了他,王广逃奔秦州,被陇西鲜卑匹兰擒获,送到姚苌那里。毛兴打败王广后,就想进攻王统,平定上郑。袍罕诸氐族都因战乱而困窘疲惫不堪,就杀了毛兴,推举卫平为使持节、安西将军、河州刺史,派使者向苻丕请示。不久,征东将军苻定、镇东将军苻绍、征北将军苻谟、镇北将军苻亮都向慕容垂投降。 [18]

同年(386年)六月,苻丕又进升王永为左丞相,苻纂为大司马,张蚝为太尉,王腾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徐义为司空,苻冲马车骑大将军、尚书令、仪同三司,俱石子为卫大将军、尚书左仆射,领官都如旧。王永又传檄州郡说:“从前夏有穷夷之难,少康兴起了;王莽毒杀汉平帝,汉光武帝重新光大汉运;一百零六的厄运,哪个朝代没有!天降下丧乱,羌胡扰乱华夏,先帝在贼营驾崩,京城沦为贼巢,神州衰败凋零,生灵涂炭。上天没有灭亡秦,社稷有主祀之人。主上圣德宏大,德行与光武帝齐同,各地归心,天人依附,必将使中典之功隆盛,恢复与天相配之美。姚苌暴虐,慕容垂凶残,所过之处人烟灭绝,毁坏挖掘坟墓,活人死人都受其毒害,使阴间阳世的人都很悲痛,即使是黄巾在九州的祸害,赤眉在四海的凶暴,与他们相比也不为过。现在秋季将临,是行军作战的好时候,公侯牧守,垒主乡豪,都要为国效力,心向王室,各率所部,在冬季第一个月的上旬到临晋与大驾会合。”于是天水姜延、冯翊寇明、河东王昭、新平张晏、京兆杜敏、扶风马郎、建忠高平牧官都尉王敏等都承檄起兵,各有众数万,派使者响应苻丕。都拜任将军、郡守,封为列侯。冠军将军邓景拥兵五千占据彭池,与窦冲首尾呼应,攻击姚苌的平凉太守金熙。安定北部都尉鲜卑没奕于率鄯善王胡员吒、护羌中郎将梁苟奴等,与姚苌的左将军姚方成、镇远将军强京在孙丘谷交战,大败他们。 [19]

七月,袍罕诸氐族因卫平年老,不能成就事业,商议要废掉他,而害怕他的家族强盛,连日作不了决断。有个叫啖青的氐人,对众将领说:“大事应当决定,东征姚苌,不能反复思量犹豫。一旦事情泄露,反而要受人之害。诸军只管请卫公会集众将领,请让我来为诸君作决断。”众人都认为他说得对。于是大宴众将,啖青抽剑上前说:“现在天下大乱,豺狼充满道路,我们这些人今天可以说是休戚与共,如果不是贤明之主不能度过艰难。卫公已经老朽,不足以成就大事,应该退位,以避让进贤之路。狄道长苻登虽然是王室的远亲,然而才略雄明,请共同拥立他,以奔赴大驾。诸君如有不同意的,就提出意见来。”于是举剑捋袖,要斩杀有异议的人,众人都同意了,没有谁敢抬头看他。于是推举苻登为帅,派使者向苻丕请示。苻丕任苻登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安王、持节及州郡督依据他所称的而授予。又任徐义为右丞相。 [20]

八月,苻丕留下王腾守晋阳,杨辅戍守壶关,率军四万进据平阳。九月,王统以秦州投降姚苌。慕容永因苻丕到了平阳,恐怕难以保全自己,就派使者请求借路东回,苻丕不同意。派王永及苻纂进攻他,任俱石子为前锋都督,与慕容永在襄陵交战。王永大败,王永和俱石子都战死。 [21]

当初,苻纂投奔苻丕时,部下有壮士三千多人,苻丕对他很猜忌。到王永战败时,担心被苻纂所杀,于同年十月,率几千骑兵向南奔往东垣。东晋扬威将军冯该从陕地截击,打败苻丕,并斩首了苻丕,抓获他的皇太子苻宁、长乐王苻寿,送到京都建康,东晋朝廷赦免了他们不杀,把他们送到苻宏那里。苻纂及弟苻师奴率苻丕的残兵数万,奔往杏城据守。苻登称帝,谥苻丕为哀平皇帝。 [22]

房玄龄等《晋书》:①“苻丕承乱窃,寻及倾败,斯可谓天之所废,人不能支。” [23] ;②“丕、登假,沦胥以亡。” [23] ;③“少而聪彗好学,博综经史。” [23]

蔡东藩《两晋演义》:“苻丕嗣坚称帝,不二年而即亡,其材之庸劣可知。” [24]

《晋书卷一百十五载记第十五》 [23]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 [25]

《十六国春秋别本卷四前秦录》 [26]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 [27]

《资治通鉴卷一百三》 [28]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 [29]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 [30]

曾祖父:惠武帝苻洪

祖父:文桓帝苻雄

父亲:宣昭帝苻坚

皇后杨氏(杨皇后),杨膺之妹,苻丕死后为慕容永所纳,立为上夫人,但杨氏反抗并以剑谋杀慕容永,失败被杀。

皇太子苻宁 [31]

长乐王苻寿 [31]

平原王苻锵 [31]

勃海王苻懿 [31]

济北王苻昶 [31]


相关文章推荐:
略阳 | 秦安 | 苻坚 | 前秦 | 宽厚 | 太安 | 冯该 | 升平 | 永兴 | 苻坚 | 邓羌 | 苻融 | 建元 | 苻武 | 太元 | 苟苌 | 慕容 | 石越 | 鲁阳关 | 慕容垂 | 姚苌 | 苟池 | 毛当 | 朱序 | 汉水 | 许昌 | 廷尉 | 进攻 | 太元 | 淝水之战 | 枋头 | 王永 | 平规 | 和龙 | 蓟城 | 壶关 | 张蚝 | 太安 | 侍中 | 司空 | 使持节 | 车骑大将军 | 尚书令 | 散骑常侍 | 司隶校尉 | 左光禄大夫 | 杨辅 | 护军将军 | 徐义 | 吕光 | 梁熙 | 杨翰 | 伊吾 | 张良 | 慕容泓 | 慕容冲 | 丁零 | 苻洛 | 毛兴 | 王统 | 杨璧 | 关中 | 鹰扬将军 | 索泮 | 奋威 | 宋皓 | 苻纂 | 太尉 | 王宠 | 苻定 | 苻谟 | 苻亮 | 信都 | 博陵 | 窦冲 | 王广 | 姚苌 | 开府仪同三司 | 慕容麟 | 苻鉴 | 王统 | 太安 | 大司马 | 太尉 | 仪同三司 | 少康 | 王莽 | 汉平帝 | 汉光武帝 | 赤眉 | 姜延 | 王昭 | 张晏 | 金熙 | 姚方成 | 苻登 | 慕容永 | 冯该 | 苻宁 | 苻寿 | 建康 | 苻宏 | 房玄龄 | 晋书 | 蔡东藩 | 两晋演义 | 魏书 | 十六国春秋 | 资治通鉴 | 苻洪 | 苻雄 | 苻坚 | 杨皇后 | 慕容永 | 苻宁 | 苻寿 | 苻懿 | 苻昶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