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茕兔

茕:qióng 在这里是指单独,有形只影单的意思。 《古艳歌》(《太平御览》卷六百八十九):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这首诗的前两句即以动物起兴,兴中兼含比喻。写弃妇被迫出走,犹如孤苦的白兔,往东去却又往西顾,虽走而仍恋故人。后两句是规劝故人应当念旧。

夏达的一篇短篇漫画,刊登于2008年4月漫友《科幻画报可爱100》。为《游园惊梦》中的一个篇章。

凉凉(江南桃花)家汉服,齐胸襦裙+大袖衫

茕茕白兔

东奔西顾

衣不如新

人不如故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最初见于《太平御览》卷六百八十九,题为《古艳歌》,无作者名氏。明、清人选本往往作窦玄妻《古怨歌》。《艺文类聚》卷三十记窦玄妻事云:“后汉窦玄形貌绝异,天子以公主妻之。旧妻与玄书别曰:‘弃妻斥女敬白窦生:卑贱鄙陋,不如贵人。妾日已远,彼日已亲。何所告诉,仰呼苍天。悲哉窦生!衣不厌新,人不厌故。悲不可忍?怨不自去。彼独何人,而居是处。’”并不曾提到窦玄妻作这首歌。今仍从《太平御览》。这首诗是弃妇诗,上二句比喻自己被出而终恋故人,下二句是说服故人也应该念旧。

(一)作者:木之本雪

“还不走?”一位皇子(昭华)救了一只快被狐狸吃掉的白兔,“大胆的兔子。”

白兔殷红的双眼紧盯着昭华皇子,身边狐狸的血染红了一片。

昭华皇子轻轻搓了搓手上的粘留的血,“人哪……可比野兽可怕多了。”

茕兔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生命中短暂的一个瞬间,却何其难以忘怀……

题记

茫茫雪原中,一个人躺在雪地上,身体里不断地有殷红的血流出,显然已是个垂死之人,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微微睁着眼睛,也许是眼花了吧,风雪中,一个白发赤瞳的美貌少女正向他走来……

“美轮美奂……倾国倾城已经难得,更何况举止高雅,才艺双绝……”皇宫里,皇上听着一女子的琴声赞赏道,“贤弟以为如何?”

身处一旁的昭华皇子答道:“蕙姬凤姿玉质,无愧陛下赞赏。”

“是啊……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朕的凤仪殿也空待太久了。”

数日,昭华皇子与蕙姬在亭中小憩。

“妾意殿下岂能不知?”蕙姬低下头,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泪水,“若殿下不弃蒲柳之质,蕙姬愿事君终老……哪怕柴门耕织,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

昭华皇子望着眼前的女子,变得语重心长,“凤不栖朽木……昭华无德;蕙姬错爱了。”

“为何……若君有意,得天下如探囊取物,竟留不下区区一女子么?”

“蕙姬即将入住凤仪殿,望慎言。”

“蕙姬明白了……”忽然,她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原来世间女子诸般痴情不过是棘手的包袱罢了……如君所愿,蕙姬将进宫侍主。蕙姬存活一日,必将与君共享炼狱之火,殿下意下如何?”

话音刚落,昭华皇子便被惊醒,这还好是个梦。昭华皇子不知被何人所救,已昏迷了数日,而今竟躺在一张床上,身边围满了几只如雪般的玲珑白兔。

“……”昭华皇子抱起白兔,像是从中发现了什么似的,但没有说话。

屋外的腊梅已开了花,花下,一个白发赤瞳美貌少女正在叹气,突然,一只大手映入少女的眼帘。

“承蒙关照。”昭华皇子面对眼前的这个少女一点也不惊奇。

两人慢慢地向客房走去,“绝对不可以走出这个院子哦。”少女开口说道。

“哦?”

“因为你的伤还没好……出去会死的嘛。”

“……”昭华皇子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少女,没有说话。

“你不喜欢这里吗?”少女又问道。

“当然不会。”

“阿皎也只出去过一次呢,妈妈以前说过,外面好危险……那天阿皎差点就回不来了,还好遇见了那个人……可是啊,从那天起阿皎就不想回来了……一直都想再去那个世界看看呢。”

昭华皇子闭上了双眼,“外面的世界啊……大概你不会喜欢。”说完便讲起了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个皇子喜欢一位贵族女子,喜欢到连多想想都是罪恶,就这么远远的看着,直到有天她来求他带走自己,可是……那是深宫中最珍贵的一株兰草,皇子又怎舍得让她去经历逃亡的风霜,于是她嫁给了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不到一年,皇子就因为‘谋逆’被逐出领地,四处逃亡……”

“那后来呢?”

“后来啊……大概已经死了吧。”

“留下来好么?”阿皎偎依在昭华皇子的腿上,“一直一直住下去,陪阿皎看春日朝雾,夏日晴好。”

“阿皎啊……”昭华皇子低下头,轻轻抚摩阿皎雪白的长发。

“一直都希望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谢谢你……这里是很美,只是……美得不似人间呢。”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

“阿皎,在看什么呢?”昭华皇子从亭外徐徐走来。

“有客人哦。”

“客人?”

“对呀,似乎在山上迷路了。”

这时,一位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仙……仙境?”老人吃惊地说了出来。

两只兔子托着一杯热茶到老人面前,“啊呀……原来仙人的传说是真的……”

阿皎弯下纤腰,瞪大了那双纯真的赤瞳,“它们不是仙人,只是兔子呢。”

“……”

昭华皇子望着老人,有些疑惑,“已经隆冬腊月了,老人家还来这种深山?”

“说来话长……前些天山下来了许多官兵,说是有个谋逆的皇子逃到山里,非押着我们进山带路,我惦记家里只有一个老婆子,寻个空当逃了出来,却不想遇见风雪迷了方向,唉……幸亏仙人搭救,要不这把老骨头怕就埋在这里喽。这些日子呀……听说皇上被一个妖女迷得昏头转向,敢说实话的王爷大臣都被杀个精光,那女人怕是上天降下来惩罚咱们国家的吧?”

“这样啊……”昭华皇子凑到老人耳边,“老人家,我教你一个办法吧,若你照做,至少能保全家平安富足,去把官兵带雪原来,他们要找的人在这里。”

“你真的要走?”阿皎变得有些焦急。

“恩。”

“可是走出去你会……”

“我知道的,谢谢你这么多天的照顾,”昭华皇子起身向门外走去,“以后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可别再被狐狸抓住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阿皎纯真的赤瞳湿润了。

“想不知道也难啊。”

阿皎一下扑到昭华皇子怀里,“不要走,你会死的……世界那么大,我才刚刚找到你……”

“别害怕,你和人类的女子不同,我只是你生命中短暂的一个瞬间而已,你还有足够的时间用来遗忘和改变……别害怕,去吧,帮我送那个老人下山……这是我的最后一个愿望。”

外面的世界仍是茫茫雪原,只是多了一行带着血迹的脚印。他终于因体力不支而倒下了,眼角中也渗出斑斑血迹。

不知过了多久,有位少女来到昭华皇子面前。

“你还是来了……”他虚弱地伸出右手,“之前和你说的都是吓唬你的,人间其实是个很美的地方……江南的桃红柳绿,塞北的大漠斜阳,美好的女子,翩跹的少年……替我好好的看看吧。”说完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三)作者:[font color=#261cdc]Di盒籽[/font]

小女子不才.无法读懂狐狸那一部分.= =

茕茕白兔 东奔西顾

生命中短暂的一个瞬间 却何其难以忘怀……

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宛若仙人般的女子将她相救。

“倾国倾城已经难得,更何况举止高雅,才艺双绝。贤弟以为如何?”

皇宫里宁静的院落,两位高贵男子谈笑风生。不远处站着一名女子。

“慧姬[懒惰的我将人名更改了下- -]风姿玉质,无愧陛下赞赏。”另名男子必毕恭毕敬。

“是啊。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朕的凤仪殿也空待了太久……”被称做殿下的男子说完后遍走了。

女子方才将头抬起绝世容颜,倾国倾城。飘逸长发,香气弥漫。

另一名男子无法抗拒如此佳人。

叫做慧姬的女子走到男子面前,弯下腰身,轻柔唤道:“若君不弃蒲柳之质,慧姬愿事君终老。哪怕柴门耕织,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

男子转过身来,轻叹。

“凤不栖朽木。”

女子眼睛里的光彩褪去。“昭华无德。慧姬错爱了。

为何……若君有意,得天下如探囊取物,竟留不下区区一女子么?”

男子竭力掩住悲伤:“慧姬即将入主凤仪殿,望慎言。”

女子深深叹息:慧姬明白了……。

转而,女子猛然抬头:“如君所愿,慧姬将进宫侍主。慧姬存活一日,必将与君共享炼狱之火,殿下意下如何?原来时间女子诸般痴情不过是棘手包袱罢了……”

男子猛然醒来,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身旁趴着几只毛茸茸的白兔。男子起身穿衣。屋外正有一如画中走出女子。

男子朝她走去:“承蒙关照。”

女子莞尔一笑:“我叫阿皎。”

这女子有一头银色长发,有着一双与常人不同的红色眼瞳。

“绝对不可以走出这个院子哦。”

“哦?”男子疑惑。

“你的伤还没好啊。走出去会死掉的嘛。”窗外虽是寒冬,但女子的笑声却如三月春光般明媚。

男子望着阿皎不语。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么?”

“怎么会呢。”

“阿皎也只出去过一次,妈妈给我说过,外面好危险。阿皎一直都想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

“外面世界啊……你大概,是不会喜欢的。”男子苦笑。

男子给女子讲起了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皇子喜欢一位贵族女子。喜欢到连多想都是罪恶。

就这么远远的看着,直到有天她来求他带走自己。

可是……那是深宫中最珍贵的一株兰草,皇子又怎舍得让她经历逃亡的风霜。

于是她嫁给了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

不到一年,皇子就因为“谋逆”被逐领地,四处逃亡。

“后来呢。”女子轻声问道。

“后来啊……”男子停顿片刻,“大概已经死了吧。”

良久的沉默

女子突然扑入男子怀抱:“留下来好么?”

男子一惊。

“一直一直住下去,陪阿皎看春日朝雾,夏日晴好。”

男子爱抚的摸着阿皎的头发:“这里是很美……只是,美得不像人间呢。”

{第二天清晨}

“阿皎,在看什么呢。”

阿皎转过身说:“有客人呢。”

“客人?”

“对啊,似乎是在深山中迷路了的老伯。”

男子将老人扶进屋中。

“已经隆冬腊月,老人家为何还来这种深山。”男子开口问到。

“说来话长……”老伯叹了口气,“前些天山下来了许多官兵,说是有个谋逆的皇子逃到山里,非押着我们进山带路。我惦记家里只有一个老婆子,寻个空当逃了出来,却不想遇见了风雪迷了路。

唉。敢说实话的王爷大臣全被杀了个精光,听说皇上被一个妖女迷了心窍,这日子呀……过不下去了!那女人怕是天上降下来惩罚咱国家的吧……”

“这样啊。”男子紧锁眉头。片刻眉头舒展,“老人家,我教给你一个办法吧。若你照做,至少能保全家平安富足,去把官兵带来。他们要找的人在这里。”

“你真的要走?”女子问道。

“恩。”简短的回答。

“可是你出去回……”

“我知道的。谢谢这么多天来你的照顾。

以后要学着照顾自己……”男子朝门口走去。

“不要走。”女子从男子身后抱住他,“你会死的。世界那么大,我才刚找到你……”

男子转身弯下身子,”别害怕。你和人类女子不同。我只你生命中短暂的一个瞬间而已,你还有足够的时间用来遗忘和改变。别害怕,去吧,帮我送那个老人下山。这是我最后一个愿望。”

男子终倒在风雪中。身上尽是血迹。

阿皎急忙奔来。紧紧握住倒地男子的手。

“你终究还是来了……”男子苦笑,呼吸声越来越微弱,“人间是个很美的地方……江南的桃红柳绿,塞北的大漠斜阳,美好的女子,翩跹的少年……替我好好看看吧。”

女子手中紧握的手滑落了。

茕茕白兔 东奔西顾。

衣不如新 人不如故。

茕兔 作者:子非鱼~

不同的选择 不同的结局 他们的路究竟会如何?

精美珍贵的瓷器摔在地上,声音清脆悦耳。碎片反射着冷光,破碎的纹

饰仿佛嗤笑。

龙袍上腾云的黄龙眼中弥漫着怒火与杀意,龙袍的主人忽然冷笑着说,

“去找皇后,完完整整地带回来。”

这个天下都是他的,这个女人,却一直没有真正为他所有。

得不到的,反而更想拥有。

他那么爱她,他的国家已然岌岌可危,只为了她的一句话,而她还要走。

他不允许。

雪地上,是一串带着血迹的脚印。

披着毛裘的女子沿着脚印跌跌撞撞地前行,厚重的披风挡不住严寒,就

像深深的宫阙挡不住思念。她的眼泪在脸上结成了冰,头发睫毛上凝起了

霜,而她的脸依然美丽,依然动人心魄。

她跌倒在雪地上,又挣扎着爬起来,蹒跚却坚定地沿着脚印继续走。

血迹越来越多,她不敢去思考,心却抽痛起来,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流

淌。

脚印的尽头,她看见了她朝思暮想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她抚上他的脸庞,发现他的皮肤比她的

手更冰冷。

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她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在脸上肆意地流淌,她徒劳地

摇晃着他,喃喃地说,不要走,不要再走了。

她摸索着想找他的手时才发现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她擦了好几次眼泪

才看清那个白发红眸的美貌少女。

女孩也在哭。

她抽噎着问:“你……你是……”

女孩抹着眼泪说:“他救过我……他是好人……我不能让他死……”

她呆呆地看着女孩哭着把一颗泛着奇异光芒的珠子塞进他嘴里,她似乎

明白了一些,把目光转向他。她感觉他的胸口传来微弱的震动,然后他发

出低低的咳嗽声,她失神地望着他。

他嘶哑着声音,抚上她的脸庞,说:“我在做梦吗?”

她一下子搂住他,失声痛哭。

她哭了很久,他问:“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她这才发现,那个白发女孩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她告诉他,是那个女孩救了他,但是女孩不见了。

他说,那是阿皎,希望阿皎能过得幸福。

她也希望这样。

他说,死过一次后他懂得,爱要自己去争取。他问她后悔吗,后悔放弃

皇后之位,过流亡的日子吗?

她搂紧了他的腰,笑着说,不后悔,和爱的人在一起,是什么都比不上

的幸福。

他笑了,说,他只要她幸福,他以为让她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会幸福,

现在才知道,在爱的人身边的她才是幸福的。

她被他拉着跑过集市,穿过河流,躲进树林,她的脑袋里一片茫然。

五年,追捕没有停过片刻,他们也没有停过片刻。她几乎习惯了这样突

然发生的追逐,习惯了不知道下一顿饭和明天在哪里的日子,几乎。

这五年,过得无比漫长,有仿佛一眨眼。

她的美貌变成了累赘,但风餐露宿、担惊受怕的生活让这个负担越来越

轻,她却没有因此高兴。

所有女人都不会为此高兴的。

他生气了,因为她对其他男人越来越多的刻意亲近,这个行为已经接近

勾引。

他愤怒地朝她喊,你后悔了,你后悔放弃皇后之位了。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他,她的记忆里,他一直对她百依百顺,她一下子回

忆起皇宫里的另一个他来。

同样是百依百顺,为了她荒唐的一个要求,皱着眉却毫不犹豫地下旨。

她哭了,她说她只是想确定自己还没有老丑,她害怕。

他心软了,把她搂紧,说,在他心里,她永远是最美的。

有的东西一旦开头就会越来越频繁,比如他的愤怒,她的担忧,他的猜

忌,她的思念。

还有悄悄萌芽的。

争吵让他们都疲倦,以至于好几次差点被捉住。

他说她是故意的,她想回到宫里去。

她说他不可理喻,他越来越不如宫里的那个人。

她想,如果当初没有跟着他流亡,现在她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雕梁

画栋,锦衣玉食,朱颜如故……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对自己说,她爱他,没有他她会活不下去……

活不下去吗?

她惊恐地看他,看见他冷淡的眼神,爱,已淡了吗?

心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身后又传来追兵的声音。

天空中的阴云突然散开,耀眼的天光印入眼中,她只觉得眼前白茫一片,

接着声音也消失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白茫。

恍惚间耳边传来风雪的呼啸,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伏在他身上,而他的

身体依然冰冷。

是梦?

她坐起身,看见那个叫阿皎的白发女孩在她对面,眨着泪湿的红眸,问

她:“怎么了?”

她失神地站起来,说:“没什么……只是梦吧……”

她转过身,朝来的方向走了。

她的身影消失在风雪里。


相关文章推荐:
太平御览 |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 夏达 | 漫友 | 昭华 | 之子于归 | 凤仪 | 蒲柳之质 | 甘之如饴 | 探囊取物 | 凤仪 | 世界那么大 | 斑斑血迹 |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 毕恭毕敬 | 之子于归 | 蒲柳之质 | 甘之如饴 | 莞尔一笑 | 眼瞳 | 子非鱼 | 黄龙 | 他的国 | 毛裘 | 继续走 | 抽噎 | 锦衣玉食 | 累赘 | 风餐露宿 | 如果当初 | 朱颜 | 风雪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