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茗泉邮驿

茗泉邮驿(运泉人),中国大陆现代第一个为茶人提供运送泉水的服务者。

历代凡与运泉相关之人,无不身份显达,身居高位。其中有朝中重臣,还有富可敌国的文人商贾。

茗泉邮驿是 文人雅士、名流茶客、权贵商贾必须拥有的服务。

字林峰,书法家、画家、诗人、通晓音律,偶为辞章。河北沧州人,祖籍山东即墨,于氏十六世,1983年生于呼伦贝尔,2000年入伍,现为中国石齐艺术研究会画家,中国画家协会会员等。自幼爱好绘画,师从石齐,花鸟、人物、山水兼工,以花鸟为长,书法自幼研习,先师历代诸家,以行书为长。部分作品被国内外收藏界人士收藏。

无论你喝哪个地方的茶,需要哪里的水都会及时送到你的府邸。

喝的不仅是水,是健康;品的不仅是泉,是文化;观的不仅是色,还是修养;嗅的不仅是香,更是品味。

私人:艺术家、明星艺人、商业富豪…… [1]

商业:高端茶馆、高端酒店、私人俱乐部及会所……

以及岛主、私人飞机与私人游艇等

茗泉邮驿的客户将会得到著名紫砂工艺大师新手制作的品水器。

1、水养生与健康

2、泉文化及现状

3、养水选器与养水技能

1、《红楼梦》中曾提过“梅花上的雪水”,或者“隔年的天泉”。

2、《煎茶水记》中部分名泉,比如:“天下第一泉谷帘泉”。

3、冰川上的冰雪融化的冰川水。

4、喝哪里的茶,就运哪里的泉。

1、 一定的物质基础

2、一定的文化修养

3、一定的社会地位

4、有实际的施善行为

1、有一定的品牌信誉

2、有稳定的客户

3、有一定商业规模

4、服务水平有一定的高度

唐朝之后“水驿”之事已有,当时“水递”从千里之外由驿站转至盛京专供唐朝宰相李德裕。皮日休有诗云:丞相常思煮茗时,群侯催发只嫌迟。吴国去国三千里,莫笑杨妃爱荔枝。

明朝万历年间浙江嘉兴人李日华撰有《运泉约》其以每三文银一次,由惠山泉够水从水路送至嘉兴。

1987年,池宗宪老先生曾说过,台湾仍有“运泉之人”,负责运水、找泉、并相传“五月端午”午时之水 双倍价钱,立秋之后泉水甚是甘甜可口。

至今,在中国大陆“运泉”行业已经消失300余年。

茗泉邮驿整合了几乎历代所有关于泉水的文化、地理位置信息及健康养生祛病理念。包括《水经注》、《煎茶水记》、《食物本草》等名著。

2011年6月开始运营。

唐朝陆羽能评水,宋朝王安石能评水,清乾隆皇帝能识水……

元和九年春,予初成名,与同年生期于荐福寺。余与李德垂先至,憩西厢玄鉴室,会适有楚僧至,置囊有数编书。余偶抽一通览焉,文细密,皆杂记。卷末又一题云《煮茶记》,云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维扬,逢陆处士鸿渐。李素熟陆名,有倾盖之欢,因之赴郡。至扬子驿,将食,李曰:“陆君善于茶,盖天下闻名矣。况扬子南零水又殊绝。今日二妙千载一遇,何旷之乎!”命军士谨信者,挈瓶操舟,深诣南零,陆利器以俟之。俄水至,陆以勺扬其水曰:“江则江矣。非南零者,似临岸之水。”使曰:“某棹舟深入,见者累百,敢虚绐乎?”陆不言,既而倾诸盆,至半,陆遽止之,又以勺扬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骇,驰下曰:“某自南零赍至岸,舟荡覆半,惧其鲜,挹岸水增之。处士之鉴,神鉴也,其敢隐焉!”李与宾从数十人皆大骇愕。李因问陆:“既如是,所经历处之水,优劣精可判矣。”陆曰:“楚水第一,晋水最下。”李因命笔,口授而次第之:

庐山康王谷水帘水第一;

无锡县惠山寺石泉水第二;

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

峡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泄水独清冷,状如龟形,俗云虾蟆口水,第四;

苏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

庐山招贤寺下方桥潭水第六;

扬子江南零水第七;

洪州西山西东瀑布水第八;

唐州柏岩县淮水源第九,淮水亦佳;

庐州龙池山岭水第十;

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十一;

扬州大明寺水第十二;

汉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水苦;

归州玉虚洞下香溪水第十四;

商州武关西洛水第十五;未尝泥。

吴松江水第十六;

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

郴州圆泉水第十八;

桐庐严陵滩水第十九;

雪水第二十,用雪不可太冷。

王安石老年患有痰火之症,虽服药,难以除根。太医院属饮阳羡茶,并须用长江瞿塘中崃水煎烹。因苏东坡是四川人,王安石曾相托于他:“倘尊眷往来之便,将瞿塘中峡水携一瓮寄与老夫,则老夫衰老之年,皆子瞻所延也。”

不久,苏东坡亲自带水来见王安石。王安石即命人将瓮抬进书房,亲以衣袖拂拭,纸封打开。又命僮儿茶灶中煨火,用银铫汲水烹之。先取白定碗一只,投阳羡茶一撮于内。候汤如蟹眼,急取起倾入,其茶色半晌方见。

王安石问:“此水何处取来?”东坡答:“巫峡。”王安石道:“是中峡了。”东坡回:“正是。”王安石笑道:“又来欺老夫了!此乃下峡之水,如何假名中峡?”

东坡大惊,只得据实以告。原来东坡因鉴赏秀丽的三峡风光,船至下峡时,才记起所托之事。当时水流湍急,回溯为难,只得汲一瓮下峡水充之。

东坡说:“三峡相边,水一般样,老太师何以辨之?”王安石道:“读书人不可轻举妄动,须是细心察理。这瞿塘水性,出于《水经补注》。上峡水性太急,下峡太缓,惟中峡缓急相半。太基官知老夫中脘变症,故用中峡水引经。此水烹阳羡茶,上峡味浓,下峡味淡,中峡浓淡之间。今茶色半晌方见,故知是下峡。”东坡离席谢罪。

清代陆以《冷庐杂识》记载,乾隆每次出巡,常喜欢带一只精制银斗,"精量各地泉水",精心称重,按水的比重从轻到重,排出优次,定北京玉泉山水为"天下第一泉",为宫廷御用水。先秤北京玉泉山之水,斗重一两。继秤各处名泉;济南珍珠泉斗重一两二厘;扬子江金山泉斗重茶道茶具一两三厘;无锡惠山泉、杭州虎跑泉,各重一两四厘;平山重一两六厘;清凉山、白沙、虎丘及西山碧云寺诸泉,各重一两一分,都没有轻于玉泉山泉的。泉水是清轻好,还是厚重佳,古人的熟悉也不一致。然宋徽宗同此说,"水以轻清甘洁为美。"乾隆故定玉泉山泉水为天下第一泉。同时,他还对雪水进行了测定,以为雪水最轻,可与玉泉媲美,但雪水不属于泉水,所以没有列进品位。通过银斗丈量后,乾隆每次出行,都是用玉泉水随行。但是,随身携带的玉泉水经过长途颠波,滋味总不免有所下降。乾隆便采用了以水洗水之法,来"再生"玉泉水。他的方法是,用一大器皿,放上玉泉水,做好刻度记号,再加进其它同样量的泉水,搅拌,待搅定之后,有些不洁之物沉淀水底,而上面的水,清澈明亮。由于其它泉水比玉泉水重,所以,在上者就是玉泉水,倒出之后,仍然有一种新鲜感,而下层之水,弃往。据说,用这个以水洗水的方法来使泉水"复活"的效果还挺不错呢?

如唐代的陆羽在《茶经》中指出:"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明代陈眉公《试茶》诗中的"泉从石出情更冽,茶自峰生味更圆"。都以为试茶水品的优劣,与水源的关系甚为密切。

如北宋苏东坡《汲江煎茶》诗中的"活水还须活火煎,自临钓石取深清"。宋代唐庚《斗茶记》中的"水不问江井, 要之贵活"。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中的"茶非活水,则不能发其鲜馥"。明代顾元庆《茶谱》中的"山水乳泉漫流者为上"。凡此等等,都说明试茶水品,以"活"为贵。

如北宋重臣蔡襄《茶录》中以为: "水泉不甘,能损茶味"。明代田艺蘅在《煮泉小品》说: "味美者曰甘泉,气氛者曰香泉"。 明代罗廪在《茶解》中主张:"梅雨如膏,万物赖以滋养, 其味独甘, 梅后便不堪饮"。夸大的宜茶水品在于"甘",只有"甘"才能够出"味"。

如唐代陆羽的《茶经.四之器》中所列的漉水脑冬就是作为滤水用的,使煎茶之水清净。宋代"斗茶",夸大茶汤以"白"取胜,更是注重"山泉之清者"。明代熊明遇用石子"养水",目的也在于滤水。上面说的都是一个意思,宜茶用水,以"清"为本。

如清代乾隆天子一生中,塞北江南,无所不至,在杭州品龙井茶,上峨眉尝蒙顶茶,赴武夷啜岩茶,他一生爱茶,是一位品泉评茶的行家。据清代陆以《冷庐杂识》记载,乾隆每次出巡,常喜欢带一只精制银斗,"精量各地泉水",精心称重,按水的比重从轻到重,排出优次,定北京玉泉山水为"天下第一泉",作为宫廷御用水。以上诸荚冬对宜茶水品选择,都有一定道理,但不乏片面之词。而比较全面评述的,要数宋徽宗赵佶,他在《大观茶论》中提出:宜茶水品"以清轻甘洁为美"。清人梁章钜在《回田锁记》中指出,只有身进山中,方能真正品尝到"清香甘活"的泉水。在中国饮茶史上,曾有"得佳茗不易,觅美泉尤难"之说。多少爱茶人,为觅得一泓美泉,着实花费过一番功夫。

1、山泉水山泉水大多出自岩石重叠的山峦。山上植被繁茂,从山岩断层细流汇集而成的山泉,富含二氧化碳和各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而经过砂石过滤的泉水,水质清净晶莹,含氯、铁等化合物极少,用这种泉水泡茶,能使茶的色香味形得到最大发挥。但也并非山泉水都可以用来沏茶,如硫磺矿泉水是不能沏茶的。另一方面,山泉水也不是随处可得,因此,对多数茶客而言,只能视条件和可能往选择宜茶水品了。

2、江、河、湖水它属地表水,含杂质较多,混浊度较高,一般说来,沏茶难以取得较好的效果,但在阔别人烟,又是植被生长繁茂之地,污染物较少,这样的江、河、湖水,仍不失为沏茶好水。如浙江桐庐的富春江水、淳安的千岛湖水、绍兴的鉴湖水就是例证。唐代陆羽在《茶经》中说: "其江水,取往人远者"。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唐代白居易在诗中说:"蜀水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以为渭水煎茶很好。唐代李群玉曰: "吴瓯湘水绿花",说湘水煎茶也不差。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更进一步说:"黄河之水,来自天上。浊者土色,澄之即净,香味自发"。言即使浊混的黄河水,只要经澄清处理,同样也能使茶汤香高味醇。这种情况,古代如此,现代也同样如此。

3、雪水和天落水古人称之为"天泉",尤其是雪水,更为古人所推崇。唐代白居易的"扫雪煎香茗",宋代辛弃疾的"细写茶经煮茶雪",元代谢宗可的"夜扫冷英煮绿尘",清代曹雪芹的"扫将新雪及时烹",都是赞美用雪水沏茶的。至于雨水,一般说来,因时而异:秋雨,天高气爽,空中灰尘少,水味"清冽",是雨水中上品;梅雨,天气烦闷,阴雨绵绵,水味"甘滑",较为逊色;夏雨,雷雨阵阵,飞砂走石,水味"走样",水质不净。但无论是雪水或雨水,只要空气不被污染,与江、河、湖水相比,总是相对洁净,是沏茶的好水。可惜,近代不少地区,特别是产业区,由于受到产业烟灰、气味的污染,使雪水和天落水也变了质,走了样。

4、井水属地下水,悬浮物含量少,透明度较高。但它又多为浅层地下水,特别是城市井水,易受四周环境污染,用来沏茶,有损茶味。所以,若能汲得活水井的水沏茶,同样也能泡得一杯好茶。唐代陆羽《茶经》中说的"井取汲多者",明代陆树声《煎茶七类》中讲的"井取多汲者,汲多则水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明代焦ff的《玉堂丛语》,清代窦光鼐、朱筠的《日下回闻考》中都提到的京城文华殿东大庖井,水质清明,滋味甘洌,曾是明清两代皇宫的饮用水源。福建南安观音井,曾是宋代的斗茶用水,如今犹在

5、自来水自来水它含有用来消毒的氯气等,在水管中滞留较久的,还含有较多的铁质。当水中的铁离子含量超过万分之五时,会使茶汤呈褐色,而氯化物与茶中的多酚类作用,又会使茶汤表面形成一“锈油”,喝起来有苦涩味。所以用自来水沏茶,最好用无污染的容器,先贮存一天,待氯气散发后再煮沸沏茶,或者采用净水器将水净化,这样就可成为较好的沏茶用水、纯净水现代科学的进步,采用多层过滤和超滤、反渗透技术,可以将一般的饮用水变成不含有任何杂质的纯净水,并使水的酸碱度达到中性。用这种水泡茶,不仅由于净度好、透明度高,沏出的茶汤晶莹透澈,而且香气滋味纯正,无异杂味,鲜醇爽口。市面上纯净水品牌很多,大多数都宜泡茶。除纯净水外,还有质地优良的矿泉水也是较好的泡茶。

“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乃得十分之茶;十分之茶遇八分之水,乃得八分之茶耳。”自唐朝陆羽以后,不胜枚举的文人雅士研茶寻泉,如:王安石、苏东坡等等。不仅如此,有颇多的“茶典”流传于世。几千年中茶与泉渊源不解,才有“千里水递”与“运泉约”。无论是“运泉”还是“水递”颇有争议。有人说:“运泉买水煮香茗”,又有人说:“喝茶应遵循陆羽之俭德”。千里水递乃是劳民伤财之举,而茶客却乐此不疲,不惜跋涉千里,品得名泉为其不可久得而兴叹。或许应从哲学高度高度辩证的分析此事。


相关文章推荐:
邮驿 | 泉水 | 文人雅士 | 名流 | 茶客 | 邮驿 | 雁峰 | 邮驿 | 运泉 | 泉水 | 运泉 | 富可敌国 | 邮驿 | 文人雅士 | 名流 | 茶客 | 书法家 | 呼伦贝尔 | 石齐 | | 品味 | 艺术家 | 岛主 | 私人飞机 | 邮驿 | 紫砂 | | 红楼梦 | 天泉 | 天下第一泉 | 谷帘泉 | 冰川水 | 文化修养 | 唐朝 | 水驿 | 宰相 | 李德裕 | 皮日休 | 丞相 | 常思 | 杨妃 | 荔枝 | 明朝 | 李日华 | 运泉 | 运泉 | 泉水 | 运泉 | 邮驿 | 泉水 | 唐朝 | 李德 | 余偶 | 李季卿 | 鸿渐 | 李素 | 扬子 | 陆君 | 泉水 | 泉水 | 丹阳县 | 泉水 | 太医 | 长江 | 煨火 | 王安石 | 东坡 | 乾隆 | 玉泉 | 珍珠泉 | 扬子江 | 惠山泉 | 虎跑泉 | 泉水 | 宋徽宗 | 泉水 | 天下第一泉 | 泉水 | 泉水 | 泉水 | 水洗 | 泉水 | 泉水 | 泉水 | 陆羽 | 苏东坡 | 唐庚 | 蔡襄 | 田艺蘅 | 罗廪 | 茶经 | 泉水 | 泉水 | 泉水 | 泉水 | 茶客 | 许次纾 | 天泉 | 雨水 | 雨水 | 井水 | 窦光鼐 | 朱筠 | 斗茶 | 氯气 | | 多酚类 | 泉水 | 唐朝 | 文人雅士 | 王安石 | 苏东坡 | 茶典 | 运泉 | 运泉 | 颇有 | 运泉 | 茶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