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蘅芜苑

《红楼梦》里大观园中一处建筑物,匾额题为“蘅芷清芬”,为薛宝钗的居所。宝钗亦因此得诗号“蘅芜君”。

蘅芜苑离正殿不远,在沁芳池边,是一所外则“无味”,内藏“清雅”的处所。作者通过欲扬先抑的手法,暗喻了宝钗外表藏愚守拙,内在天然可爱,并且亲近佛道的思想性格。 [1]

在《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中,因其院内许多异草,“味香气敷,非花香之可比”,宝玉因之题匾额“蘅芷清芬”,对联则为: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

元春游幸之后,赐名“蘅芜苑”。命宝玉做五言律诗一首:

《蘅芷清芬》

蘅芜满静苑,萝薜助芬芳。【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助”字妙!通部书所以皆善炼字。】

软衬三春早,柔拖一缕香。【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刻画入妙。】

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甜脆满颊。】

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 [1]

第十七回:

池边两行垂柳,杂着桃杏,遮天蔽日,真无一些尘土。忽见柳阴中又露出一个折带朱栏板桥来,度过桥去,诸路可通,便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

贾政道:“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因而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摇,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气馥,非花香之可比。贾政不禁笑道:“有趣!只是不大认识。”有的说:“是薜荔藤萝。” 政道:“ 薜荔藤萝不得如此异香。”宝玉道:“果然不是。这些之中也有藤萝薜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兰,这一种大约是清葛,那一种是金簦草,这一种是玉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想来《离骚》《文选》等书上所有的那些异草,也有叫作什么藿姜荨的,也有叫什么纶组紫绛的,还有石帆、水松、扶留等样,又有叫作什么绿荑的,还有什么丹椒、蘼芜、风连。如今年深岁改,人不能识,故皆象形夺名,渐渐的唤差了,也是有的”未及说完,贾政喝道:“谁问你来!”唬的宝玉倒退,不敢再说。

贾政因见两边俱是超手游廊,便顺着游廊步入。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贾政叹道:“此轩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香矣。此造已出意外,诸公必有佳作新题以颜其额,方不负此。”众人笑道:“再莫若‘兰风蕙露’贴切了。”贾政道:“也只好用这四字。其联若何?”一人道:“我倒想了一对,大家批削改正。”念道是:

麝兰芳霭斜阳院,

杜若香飘明月洲。

众人道:“妙则妙矣,只是‘斜阳’二字不妥。”那人道:“古人诗云:‘蘼芜满院泣斜阳’句,众人道:“颓丧,颓丧”又一人道:“我也有一联,诸公评阅评阅。”因念道:

三径香风飘玉蕙,

一庭明月照金兰。

贾政拈髯沉吟,意欲也题一联。忽抬头见宝玉在旁不敢则声,因喝道:“怎么你应说话时又不说了?还要等人请教你不成!”宝玉听说,便回道:“此处并没有什么‘兰麝’、‘明月’、‘洲渚’之类,若要这样着迹说来,就题二百联也不能完。”贾政道:“谁按着你的头,叫你必定说这些字样呢?”宝玉道:“如此说,匾上则莫若‘蘅芷清芬’四字,对联则是: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荼蘼梦亦香。

贾政笑道:“这是套的‘书成蕉叶文犹绿’,不足为奇。”众客道:“李太白‘凤凰台’之作,全套‘黄鹤楼’,只要套得妙。如今细评起来,方才这一联,竟比‘书成蕉叶’尤觉幽娴活泼。视‘书成’之句,竟似套此而来。”贾政笑说:“岂有此理!” [1]

第四十回:

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他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贾母摇头道:“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精致的还了得呢。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很离了格儿。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若很爱素净,少几样倒使得。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没有这些闲心了。他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的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他们还不俗。” [1]

曹雪芹作《红楼梦》用了诸多文学艺术手法,其中谐音法是整本书的亮点之一。如“甄英莲”谐音“真应怜”,“冯渊”谐音“逢冤”,“元迎探惜”四姐妹谐音“原应叹息”等等。“蘅芜苑”三字连音是跟“恒无怨”相同的,表示宝钗对于和宝玉同甘共苦以及最后劝导宝玉返回大荒山等事,无一后悔。

甲戌本第8回标题诗(七绝古鼎新烹凤髓香)明确说:“莫言绮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脂批也说:“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看过后文则知矣。” [1]

匾额

“蘅芷清芬”,宝玉题,后元春赐名“蘅芜苑”,为薛宝钗居住地。

蘅,香草名。

芷,香草名,但结合前后文来看,应是指香味似芷的蘼芜。

清芬,清香芬芳,喻高洁的品格。晋陆机《文赋》:“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 唐黄滔《书怀寄友人》诗:“常思扬子云 ,五藏曾离身,寂寞一生中,千载空清芬。” 唐李白《赠孟浩然》:“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宋梅尧臣《读范桐庐述严先生祠堂碑》诗:“至今存清芬,赫耀图史。” 元周德清 《满庭芳韩世忠》曲:“闲评论,中兴宰臣,万古揖清芬。”

典出王夫之湘西草堂的楹联:芷香沅水三闾国,芜绿湘西一草堂。

对联

宝玉为其作的对联是:“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

此对联套的是“书成蕉叶文犹绿,吟到梅花句亦香”。

上联赞宝钗诗才。

荼蘼,植物名,晚春至夏才开花,传说荼蘼开后无花,故宋王琪《春暮游小园》有句“开到荼蘼花事了”。这对联影射宝钗。宝钗于“花事了”之时,犹能“睡足”,“梦亦香”,足见其镇定、淡然。

院名

元春赐名“蘅芜苑”。

典出晋王嘉《拾遗记五前汉上》:“(汉武)帝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著衣枕,历月不歇。帝弥思求,终不复见,涕泣洽席,遂改延凉室为遗芳梦室。”

诗作

后元春要求作诗,宝玉作的《蘅芷清芬》云:“蘅芜满净苑,萝薜助芬芳。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

末二句典出谢灵运《登池上楼》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人谓灵运此二句得于梦中,因此二句清新自然,又蕴蓬勃生机,历来诗论家交口赞赏。宝玉这样作,也与他自己为蘅芷清芬题的对联“睡足荼蘼梦亦香”相呼应。 [1]

景观

作者在带领读者观察这一人物的时候,就更使用了一种塑造多层次形象的视角转换技法。事实上,早在《红楼梦》第17回写大观园刚刚建成的时候,曹雪芹就已经巧借贾政等人参观“蘅芷清芬”一事,向读者暗点了对宝钗的思想性格当作多层次解读的重要性。

我们看到,当初贾政在第一眼望见日后宝钗所居住的蘅芜苑时,从主观心态上看,他是颇不以为然的。当时,他只看见此处“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便说道:“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这里面全是轻视和不屑的语调。可及进内院,里面的奇景却一下子给他带来了震撼的感觉:“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摇,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原先对此处景观颇为瞧不起的贾政,至此也不禁笑道:“有趣!”再向内走,里面景色的清雅更是超乎贾政们的想象:“贾政因见两边俱是超手游廊,便顺着游廊步入。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贾政更不禁要点头赞叹,告诫随行的众人:“此轩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香矣。此造已出意外,诸公必有佳作新题以颜其额,方不负此。”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道家小说在写到神仙之境时,常常会有意制造一种“别有洞天”景观和意象:表面上看,是山野间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直到有缘人偶然闯入到了内部,才发现里面自有一番天地,或山清水秀、柳暗花明,或琼楼玉宇、流光溢彩。这里宝钗的“蘅芷清芬”,跟这些神仙、高人的居所,不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么? [1]

极少主义是一个艺术流派,是一种非表现性的艺术,其简单至极的形体所传达的不是抽象,而是绝对。这就使得其作品摆脱了与外界的联系。极少主义是一种带有批判色彩的艺术,以理性甚至冷漠的姿态来对抗浮躁,这同密斯的“少就是多”的名言是有着内在共通性的。

作为《红楼梦》一书中对于蘅芜苑(薛宝钗的居室)内部陈设的精彩描述,文字虽不多,但给读者的印象却是十分深刻的。书中第四十回是这样描写的:

“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著书者了了数笔,就使蘅芜苑室内独特的风格凸现在读者面前。从这段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薛宝钗的居室内的陈设可谓极其精简,在大片白墙的衬托下,只有一案,一床等有限的家具点缀其中,只有“花中隐者”菊花独吐芬芳,与之相伴。其这“大色空”的冷僻的室内风格也正是居者薛宝钗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的外在反映,也是其命运的孤寂守寡的暗示和征兆。这与后世流行的极少主义设计风格可谓不谋而合,淡泊、冰冷,以静默的冥想表达质朴而又意蕴丰富气质。


相关文章推荐:
红楼梦 | 大观园 | 薛宝钗 | 蘅芜君 | 蘅芜 | 蘅芷清芬 | 红楼梦 | 大观园 | 金陵 | 薛宝钗 | 荣国府 | 贾政 | 曹雪芹 | 红楼梦 | 谐音法 | 甄英莲 | 冯渊 | 四姐妹 | 原应叹息 | 蘅芜 | 七绝古鼎新烹凤髓香 | 莫言 | | 玉郎 | 颇有 | 宝玉 | 蘼芜 | 王夫之 | 宝玉 | 荼蘼 | 荼蘼 | 晚春 | 春暮游小园 | 花事了 | 花事了 | 李夫人 | 蘅芜 | 宝玉 | 蘅芜 | 冷翠 | 谢灵运 | 宝玉 | 蘅芷清芬 | 荼蘼 | 艺术流派 | 色彩的艺术 | 红楼梦 | 蘅芜 | 薛宝钗 | 贾母 | 岸上 | 贾母 | 云步 | 蘅芜 | 累垂 | 雪洞 | 土定瓶 | 蘅芜 | 薛宝钗 | 薛宝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