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蘅芜院

蘅芜院为曹雪芹所著《红楼梦》大观园中的一处建筑。“苑”本指帝王的院囿,而大观园这座以“苑”命名的院落,则是以各种香草仙藤而著称,是薛宝钗的住所。

在《红楼梦》中有关蘅芜院的具体描述为:“(贾政)因而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飘,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因见两边俱是抄手游廊,便顺着游廊步入,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更比前几初清雅不同。”

从描述中可见,该院院外是两行垂柳间着桃花,附近有个折带朱栏板桥,院门口是一翠樾棣河堤,有云步石梯通沁芳溪。整个院落是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石砖墙,清瓦花堵。

元春省亲时曾对此处颇为喜爱,赐名“蘅芜院”。宝玉为其题的匾是“蘅芷清芬”,对额为“吟成豆蔻诗尤艳,睡足荼蘼梦亦香。”并题诗“蘅芷清芬”描绘所见景致:“蘅芜满净苑,萝薜助芬芳。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

《红楼梦》中匾额。宝玉提。后元春赐名“蘅芜院”。为薛宝钗大观园居住地。蘅,香草名。芷本亦香草名,但结合前后文来看,应是指香味似芷的蘼芜。清芬,谓清香芬芳。典出王夫之湘西草堂的楹联:芷香沅水三闾国,芜绿湘西一草堂。

宝玉为其作的对联是:“吟成豆蔻诗尤艳,睡足荼蘼梦亦香。”荼蘼,植物名,晚春至夏才开花, 传说荼蘼开后无花,故宋王琪《春暮游小园》有句“开到荼蘼花事了”。这对联影射宝钗。上联赞宝钗诗才。下联述其性情:宝钗于“花事了”之时,犹能“睡足”,“梦亦香”,足见其镇定、淡然。

元春赐名“蘅芜院”,典出晋王嘉《拾遗记五前汉上》:“帝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著衣枕,历月不歇。帝弥思求,终不复见,涕泣洽席,遂改延凉室为遗芳梦室。”指汉武帝与怀念已故的李夫人的事迹。

后元春要求作诗。宝玉作的《蘅芷清芬》云:“蘅芜满净苑,萝薜助芬芳。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末二句典出谢灵运《登池上楼》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人谓灵运此二句得于梦中,因此二句清新自然,又蕴蓬勃生机,历来诗论家交口赞赏。宝玉这样作,也与他自己为蘅芷清芬题的对联“睡足荼蘼梦亦香”相呼应。

在大观园中,黛玉的居所是“潇湘馆”,正名“有凤来仪”。宝钗的居所是“蘅芜苑”,正名“蘅芷清芬”。而按照脂砚斋的说法,作者写“有凤来仪”,运用了“双关暗合”之法;写“蘅芷清芬”,则运用了“未扬先抑”之法!

按小说第17回的描述,黛玉的“有凤来仪”,真是个清幽的所在。此处有森森万竿,苍翠夹路。“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好一个“竹中精舍”、“月下读书之地”(贾政语)!然而,正所谓“修篁时待凤来仪”,这“有凤来仪”四字的定名,却使得这一清幽之所,带上了浓厚的皇权意识的色彩,且看下面一段文字:

宝玉道:“这是第一处行幸之处,必须颂圣方可。若用四字的匾,又有古人现成的,何必再作。”贾政道:“难道‘淇水’‘睢园’不是古人的?”宝玉道:“这太板腐了。莫若‘有凤来仪’四字。”众人都哄然叫妙。(第17回)

这里,小说讨论的正是“有凤来仪”之名的由来,脂砚斋于此处有批云:

果然,妙在双关暗合。(庚辰本第17、18合回双行夹批)

何谓之“双关暗合”?一方面,这是指元妃的临幸。大观园本就为元春省亲而建,现在有皇妃驾幸,自然可谓是“有凤来仪”。另一方面,作者不也正借此暗示了潇湘馆主人黛玉那种渴望恩赏、积极入世的心理状态么?这与普通人家门前常挂的什么“金玉满堂”、“富贵长春”,还有旧时读书人家门前常挂的什么“帝德乾坤大”、“皇恩雨露深”,亦有异曲同工之妙呵!果不出其然,至第18回,黛玉在元妃省亲的时刻,写下的就是“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这样竭力颂圣奉迎的文句!如此便巧妙地嵌入了作者的一个观点:黛玉虽雅,却仍然是皇权世俗范围内的雅!

与黛玉“有凤来仪”的儒家皇权意识相对,宝钗“蘅芷清芬”的“清芬”二字,却独得了道家的风韵。作者写此处胜景颇费了一番周折。小说第17回交代,大观园建成后,贾政带上宝玉,率一群清客入园观玩。一路题咏,过“沁芳亭”、“有凤来仪”、“杏帘在望”三处,来到了后来的“蘅芜苑”附近。“但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贾政道:“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然而,及进苑门,却见此处山石插天,异草盘环,那些奇藤仙葛,“或如翠带飘飘,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可比”。贾政不禁笑道:“有趣!”再进入里院,“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贾政叹道:“此行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名香矣。此造化已出意外,诸公必有佳作新题,以颜其额,方不负此。”

在贾政道:“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处,脂砚斋有批云:

先故顿此一笔,使后文愈觉生色,未扬先抑之法。盖钗、颦对峙有甚难写者。(庚辰本第17、18合回双行夹批)

及至贾政笑道:“有趣”,又批云:

前有“无味”二字,及云“有趣”二字,更觉生色,更觉重大。(庚辰本第17、18合回双行夹批)

最后,脂砚斋以此对比前面“沁芳亭”、“有凤来仪”、“杏帘在望”三处,也感叹说:

前三处皆还在人意之中,此一处则今古书中未见之工程也。(庚辰本第17、18合回双行夹批)

中国道家文化历来强调以“清虚”为美,强调在平淡无奇的外表中,见出真精神、真境界。成语“别有洞天”,这“洞天”一说,就是这种哲学、美学思想的具体化、形象化的表述。神仙或者世外高人居住的地方,乃是“洞”中有“天”。其入口或许只是一个狭窄、晦暗的山洞,里面却别有一片广阔灿烂的云天!读者试想,此刻,曹雪芹之写“蘅芷清芬”的景观,是不是也同样展现了这样一种“别有洞天”式的美呢?初看“无味”,再看“有趣”,而“愈觉生色,愈觉重大”,最后方悟得此一处乃“今古书中未见之工程”!什么叫“豁然开朗”?什么叫“否极见泰”?观蘅芜苑是情是景,此二语皆可谓也。再进一步,作者用以描绘蘅芜苑景观的“未扬先抑”之法,又何尝不是其刻划宝钗人物的惯用手段呢?与黛玉慕势之“雅”相反,宝钗之雅,却是大雅若俗。俗为其表,雅为其里。解读这个人物形象,如果你看到的只是什么“世故”、“圆滑”,或者仅仅是觉着她“古板”、“无味”,那么,对不起,你就不免如同贾政初及蘅芜苑时的情形一样张口即错,结果是连门也没有进入!惟有经过悉心的体会,从所谓“世故”、“圆滑”的背后,看到她的“清洁自励”和愤世嫉俗;透过所谓“古板”、“无味”的外表,品味出“淡极始知花更艳”,你才算是实实在在地懂得了曹公赋予这个人物的气质和内涵!脂砚斋说,包括“杏帘在望”和“有凤来仪”在内的三处景观,“皆还在人意之中”;惟独“蘅芷清芬”一处,“则今古书中未见之工程也”。毫无疑问,这也正是小说中李纨、黛玉诸人同宝钗在精神境界的层次上高下有别的写照。前者或端雅贞静,或幽怨自傲,后者那“藏愚”、“守拙”背后的孤高与激愤,体现出了另一种超越凡尘而绝不苟同于流俗的品格!


相关文章推荐:
曹雪芹 | 红楼梦 | 大观园 | 大观园 | 薛宝钗 | 蘅芜院 | 红楼梦 | 红楼梦 | 蘅芜院 | 贾政 | 抄手游廊 | 五间 | 朱栏 | 芳溪 | 蘅芜院 | 宝玉 | 蘅芷清芬 | 荼蘼 | 蘅芷清芬 | 蘅芜 | 冷翠 | 红楼梦 | 宝玉 | 蘅芜院 | 薛宝钗 | 大观园 | 蘼芜 | 王夫之 | 宝玉 | 荼蘼 | 荼蘼 | 晚春 | 春暮游小园 | 花事了 | 花事了 | 蘅芜院 | 李夫人 | 蘅芜 | 李夫人 | 宝玉 | 蘅芷清芬 | 蘅芜 | 谢灵运 | 宝玉 | 蘅芷清芬 | 荼蘼 | 大观园 | 有凤来仪 | 蘅芜苑 | 蘅芷清芬 | 脂砚斋 | 有凤来仪 | 蘅芷清芬 | 有凤来仪 | 月下读书 | 贾政 | 有凤来仪 | 宝玉 | 贾政 | 淇水 | 睢园 | 宝玉 | 有凤来仪 | 有凤来仪 | 脂砚斋 | 双行夹批 | 大观园 | 有凤来仪 | 潇湘馆 | 金玉满堂 | 何幸 | 有凤来仪 | 蘅芷清芬 | 大观园 | 贾政 | 宝玉 | 沁芳亭 | 有凤来仪 | 杏帘在望 | 蘅芜苑 | 贾政 | 贾政 | 贾政 | 煮茶 | 贾政 | 脂砚斋 | 贾政 | 脂砚斋 | 沁芳亭 | 有凤来仪 | 杏帘在望 | 清虚 | 别有洞天 | 曹雪芹 | 蘅芷清芬 | 别有洞天 | 蘅芜苑 | 蘅芜苑 | 贾政 | 蘅芜苑 | 淡极始知花更艳 | 曹公 | 脂砚斋 | 杏帘在望 | 有凤来仪 | 蘅芷清芬 | 守拙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