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奚啸伯

奚啸伯(1910--1977),字承桓,满族,1910年出生于北京。京剧老生,后四大须生之一。祖姓喜塔腊氏,满族正白旗人,祖籍北京大兴县。其祖父裕德是前清文渊阁大学士,后入阁拜相。父熙明,曾任度支部司长,善于绘画书法。

奚啸伯(19101977)北京人。满族。自幼爱好京剧。青年时代常出入北京票房,唱老生,宗谭派。曾得言菊朋赏识,授以《打鼓骂曹》等剧。二十一岁正式搭班演出,先后辅佐杨小楼、尚和玉、尚小云。1935年加入“承华社”,在上海为梅兰芳配演。经梅等提掖,艺事益精。回京后自组“忠信社”,与张君秋、侯玉兰等合作,在京、津、沪等地演出。他缺乏严格幼功训练,但能刻苦自励,认真实践,博采众长,融会贯通,终享盛名。表演上着重刻画人物,唱法上长于喷口吐字,讲究口劲,特别对京剧老生“衣欺”辙的运用,有系统的研究。代表作有《白帝城》、《宝莲灯》、《清官册》、《苏武牧羊》、《法门寺》等;与筱翠花合演的《乌龙院》一剧,尤为著名。为“四大须生”之一。解放后上演新戏《范进中举》,现代剧《白毛女》、《红云崖》等,颇获好评。历任北京市京剧四团团长、石家庄地区京剧团副团长。

奚啸伯自幼喜爱书法绘画艺术,并对京剧产生了浓厚兴趣。四大须生之一言菊朋与奚家素有往来,言的二哥向奚的父亲学习绘画,奚啸伯也常到言家听言菊朋调嗓,8岁时从手摇留声机学会《朱砂痣》、《探母》。

1921年他11岁那年,他参加了一次聚会,即席清唱《斩黄袍》,博得在场的言菊朋的赞许,遂正式拜言为师,学了不少谭派(谭鑫培)戏。后又向余叔岩问艺,如《群英会》中的鲁肃,就是余叔岩所亲授。他还吸收高庆奎、时慧宝、王凤卿等各家之长。

奚啸伯与京剧有不解之缘,在小学、中学期间,坚持学剧,文戏请老生名贾吕正一指点,武戏向杨派(杨小楼)名票于冷华求教。平时则在放学后悄悄跑到票房学艺,有时则去姑父关醉禅家串门学剧。每日清晨必到后门(地安门)喊嗓,即使刷牙漱口,也利用点滴时间耗腿。奚啸伯高中毕业后在故宫博物院当录士,抄写白折,熟读史书,习练书法,积获酬金,奉献老师。他还常和票友秦古乐、樊子期等人票演。

1929年正式下海。下海后改乳名“小白”为“啸伯”,意为爱唱的人,以志夙愿实现。

奚啸伯下海后,广泛接触教授、学者、画家,以增长知识。二十二岁时,在天津先搭尚和玉所组的玉成班唱二牌老生,成为专业演员。1933年后又搭杨小楼、尚和玉、马德成、新艳秋、小翠花、章遏云、李香匀、雪艳琴、金友琴、胡碧兰等班社唱二路老生。

1933年应尚小云之约与其合作《御碑亭》,与程砚秋合作《法门寺》,与荀慧生合作《胭脂虎》。

1935年梅兰芳提携他进入“承华社”,应梅兰芳之约以二牌老生身份去武汉、香港与梅兰芳同台演出《宝莲灯》、《三娘教子》、《打渔杀家》等剧。

在与“四大名旦”合作的过程中,奚啸伯深受薰陶,在艺术上颇获裨益。他喜爱靠把戏,曾对挚友说:“《定军山》我一辈子不唱也得会。”他真的学会了,并与徐元珊试演,他饰老黄忠,一个转身上马、甩髯、倒蹉步,使同仁咋舌不已。

1935年始,自行组班任领衔演员,在春和戏院露演。

翌年梅兰芳赴津在中国大戏院演出,邀请他合作,演出剧目有《探母回令》、《汾河湾》、《王宝钏》、《三娘教子》、《法门寺》、《 龙凤呈祥》等。同年,茶商李伯芝家堂会,奚啸伯代余叔岩在《群英会》中扮演鲁肃,由此声名渐起,与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并称为“四大须生”。

1937年自挑大梁,并拜李洪春为带道师,当时合作演出的有李洪春、李德彬、傅德威、赵德钰、金少山、张君秋、张曼君等人,后又邀侯玉兰、高盛麟、裘盛戎等加盟。

他不止一次地对人说:“论嗓子我不如谭富英,论扮相我不如马连良”。但他不甘拜下风,勇于探索,终于积累了以字定腔、以情行腔、错骨不离骨等科学发声方法,把“衣七”、“人辰”辙升华到新高度,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1940年到上海演出,报纸称“奚啸伯吐字是遒而不浊,行腔是新而不俗,戏路是大而不伏,作风是劲而不火,集诸子百家大成,而树一帜”。

解放后,奚啸伯曾担任北京京剧四团团长、石家庄京剧团副团长等职,同时还热心于现代戏的实践和创作。

不幸的是,10年内乱中,奚啸伯因受迫害而半身不遂,于1977年12月10日病逝。

奚啸伯在40年艺术生涯中,以委婉细腻、清新高雅的唱念艺术,气质文静、感情深沉的表演才华,深受观众的喜爱。奚啸伯知识渊博,多才多艺,在历史、文学、书法诸方面都有很高的修养,腹有诗书气自华,舞台表演气质脱俗、清新典雅、文静深沉、委婉细腻,世称奚派。奚派风格着重体现在“唱”上,他的演唱讲究声韵,他用毕生心血积累了一整套“唱”的法则,如“以字定腔”、耍腔耍板,“以情行腔”、“错骨不离骨”、“唱胡琴、让胡琴”、“赶板夺字”、 “唱戏唱气口”等等,可以说他的唱是法度严谨、系统规则的一套学问。他的嗓音音量并不大,但清晰悦耳,韵味醇厚,著名戏曲学家徐慕云先生,形容奚啸伯的演唱有“洞箫之美”。如他在《哭灵牌》、《白帝城》、《李陵碑》、《范进中举》等戏中的演唱,如泣如诉,悲怆凄恻,直如鹤唳九霄,感人肺腑,可谓是“奚派”绝唱。

代表剧目有《范进中举》、《白帝城》、《失空斩》、《杨家将》、《十道本》、《四郎探母》、《空城计》、《上天台》、《击鼓骂曹》、《法门寺》、《白蟒台》、《苏武牧羊》、《二堂舍子》、《红鬃烈马》、《二进宫》、《乌盆记》、《三娘教子》、《白毛女》、《霓虹灯下的哨兵》、《奇袭白虎团》等。

入室弟子有:刁元礼、韩治安、苏承龙、欧阳中石、孟筱伯、张宗南、张荣培、孙宝成、章共鸣、赵菊扬、王韵声、赵履中、朋菊庵、金福田等

奚派传人有:李伯培、杨志刚、张建国、张建峰、王小婵等。

1921年,农历辛酉年:言菊朋收奚啸伯为徒

1936年,农历丙子年,秋:1936年李伯芝夫人寿辰堂会

1936年5月28日,农历丙子年四月初八日:梅兰芳三次赴武汉演出

1937年,农历丁丑年:奚啸伯自组忠信社

1937年,农历丁丑年:奚啸伯拜李洪春为师

1949年4月,农历己丑年:天津军事管制委员会文教部文艺处召开梨园界座谈会

1956年9月1日,农历丙申年七月廿七日:北京市京剧界为成立“北京市京剧工作者联合会”举行义演第一天

1956年9月2日,农历丙申年七月廿八日:北京市京剧界为成立“北京市京剧工作者联合会”举行义演第二天

1956年9月3日,农历丙申年七月廿九日:北京市京剧界为成立“北京市京剧工作者联合会”举行义演第三天

1956年9月4日,农历丙申年七月三十日:北京市京剧界为成立“北京市京剧工作者联合会”举行义演第四天

1962年12月1日,农历壬寅年十一月初五日:石家庄专区京剧团

1962年赴沪演出

1963年,农历癸卯年:石家庄专区京剧团

1963年赴武汉演出

奚啸伯艺术风格的重点是“唱”,他用毕生心血积累了一整套“唱”的系统法则,如“以字定腔”、“以情行腔”、“错骨不离骨”、“唱胡琴、让胡琴”、“赶板夺字”、“唱戏唱气口”等等,可以说,他的“唱”是法度严谨、有系统、有规则的一套学问。他在辙口的运用上,也下了极深的苦功,“衣齐”辙是老生演唱的一个难点,他经过努力,对“衣齐”辙发音的运用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方法,后来“衣齐”辙几乎成了他专擅的辙口。他嗓音音量并不大,但清晰悦耳,韵味醇厚,著名戏曲音韵学家徐慕云先生形容奚啸伯的演唱有“洞箫之美”。

奚啸伯对字的四声音韵,吞吐收放,能准确、适度地进行艺术处理,对于“吐字”的“喷”、“擦”、“弹”、“切”各有法度,既细致又讲究。所以他的念白不仅清楚明晰,字字入耳,而且铿锵成节、入情入微。


相关文章推荐:
四大须生 | 正白旗 | 大兴县 | 文渊阁大学士 | 度支部 | 谭派 | 言菊朋 | 杨小楼 | 尚和玉 | 尚小云 | 梅兰芳 | 张君秋 | 侯玉兰 | 白帝城 | 清官册 | 苏武牧羊 | 法门寺 | 筱翠花 | 乌龙院 | 四大须生 | 四大须生 | 言菊朋 | 朱砂痣 | 斩黄袍 | 谭派 | 谭鑫培 | 余叔岩 | 群英会 | 鲁肃 | 高庆奎 | 时慧宝 | 王凤卿 | 杨派 | 杨小楼 | 地安门 | 尚和玉 | 玉成班 | 杨小楼 | 马德成 | 新艳秋 | 章遏云 | 李香匀 | 雪艳琴 | 金友琴 | 胡碧兰 | 尚小云 | 御碑亭 | 程砚秋 | 法门寺 | 荀慧生 | 胭脂虎 | 梅兰芳 | 宝莲灯 | 三娘教子 | 打渔杀家 | 四大名旦 | 定军山 | 徐元珊 | 黄忠 | 汾河湾 | 王宝钏 | 三娘教子 | 法门寺 | 龙凤呈祥 | 余叔岩 | 群英会 | 鲁肃 | 马连良 | 谭富英 | 杨宝森 | 四大须生 | 李洪春 | 李德彬 | 傅德威 | 金少山 | 张君秋 | 张曼君 | 侯玉兰 | 高盛麟 | 裘盛戎 | 现代戏 | 奚派 | 徐慕云 | 哭灵牌 | 白帝城 | 李陵碑 | 范进中举 | 范进中举 | 白帝城 | 失空斩 | 杨家将 | 十道本 | 四郎探母 | 空城计 | 上天台 | 击鼓骂曹 | 法门寺 | 白蟒台 | 苏武牧羊 | 二堂舍子 | 红鬃烈马 | 二进宫 | 乌盆记 | 三娘教子 | 白毛女 | 霓虹灯下的哨兵 | 奇袭白虎团 | 李伯培 | 杨志刚 | 张建国 | 言菊朋 | 军事管制委员会 | 梨园 | 徐慕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