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奚玉瑾

奚玉瑾,《鸣镝风云录》女主角之一,

梁书中的主角将爱人让来让去,奚玉瑾却不是这样,只是她和谷晓风如此轰动的开始,却是如此黯然的结局,

虽然最后作者以拉郎配的形式又给她配了个赵一行,这是一个让人欣赏的角色,因为她敢于争取自己想要的,但是却不会不择手段。

出处:梁羽生名著《鸣镝风云录》

身份:百花谷少谷主

父亲:奚璞

哥哥:奚玉帆

大嫂:厉赛英

曾喜欢过的人:谷啸风

丈夫:辛龙生(挂名的)、赵一行

贴身侍女:周凤

好友:韩佩瑛,宫锦云,谷啸风,辛龙生,车淇,任红绡,公孙璞,厉赛英

管家:周中岳

情敌:杨洁梅,车淇,韩佩瑛

武功:百花剑法、落英剑法、少阳神功、弹指神通

奚玉瑾和谷啸风两情相悦,然谷自小订有娃娃亲。一日,奚玉瑾救下一女子,并与其相谈甚欢,结为姐妹。然奚玉瑾发现此女乃于谷定亲的女子。为了使韩佩瑛能放弃这门婚事,奚玉瑾在韩佩瑛出嫁途中将其劫持至百花谷,并让其无意中受到奚玉瑾和谷啸风的恩惠,并有他人告知奚、谷二人的感情,意图使其自动放弃这门婚事。最终,奚如愿和谷在一起。 后来传闻谷啸风被杀,奚玉瑾伤心欲绝,恰好碰上追求自己的辛龙生。奚玉瑾私心作祟,贪图武林盟主夫人的荣耀,嫁给了辛龙生。不料辛龙生曾经惹下情债,给杨洁梅在身上下了毒,以至于“洞房枕冷负良宵”。辛龙生更是误入歧途,奚玉瑾不得不与他决裂。最后辛龙生改邪归正,却有了红颜知己车淇,奚玉瑾成全了他们,独自离开。书中末尾出了个龙套赵一行,勉强抚慰奚玉瑾受伤的心灵。

孟霆连忙把镖队的人叫醒,说时迟,那时快,那两个黑点已经渐渐扩大,看得分明,是两个骑着马的女子。

红草是江淮平原上一种奇特的植物,叶背青棕,叶面殷红,长得长的一条红草,扯直了足有六尺多长,高逾人头。这时正是红草成熟的季节,一望无际的荒原,都在茂密的红草覆盖之下,红如泼天大火,红如大地涂朱。

一马当前的那个女子,头上飘着红中,身上穿的是大红衣裙,脚上穿的是红缎绣花鞋,胯下的坐骑也是点点红斑的“汗血桃花马”,朝霞映照之下,红草己是分外鲜明,加上这样的一个红衣女子骑着小红马在红草上飞驰,当真就像一团火似的猎猎烧来。那股气焰,那股泼辣的味道,令得镖队的人无不目瞪口呆。当前的景象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动画”,但美得却是令人惊心动魄!

《鸣镝风云录》第三回 抱病新娘终袖手 拦途好友斗机心

韩佩瑛上前和奚玉瑾相见,蓬莱魔女微笑道:“佩瑛,这位赵大哥你未见过,他是玉瑾的未婚夫婿呢!”韩佩瑛大喜道:“玉瑾姐姐,恭喜你啦!”

金刀雷飙拈须笑道:“今天是元宵佳节,你们年轻人也都是成双成对的在一起,人月同圆,可真是不负团圆佳节了。”

《鸣镝风云录》第一百二十回 狠挥妖氛欣聚义 喜成佳偶庆团圆。

初看《鸣镝风云录》时,极不喜欢奚玉瑾,觉得她是个贪慕虚荣、自私、有心机的女子,可是渐渐地,不知为什么,开始对奚玉瑾喜欢起来,并不是那种因为喜爱人物的性格角色而产生的喜欢,而是一种怜悯、同情和一些叹息夹杂的感情。其实认真想想奚玉瑾的人生,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子,可能就是这种个性才导致了她在这个故事中的悲惨遭遇,并且悲惨到很少有人会同情她,可怜她,没有人会从她的角度来为她考虑,她的所作所为,她的选择究竟是否做错了呢~?

也许,人长大了,便开始理解人世的种种无奈,所以,开始慢慢能够了解奚玉瑾她的心境了吧。所以,不知何时,对奚玉瑾便开始有了感情,对她的喜爱开始有些漫过对韩佩英的了。

奚玉瑾的性格应该是介于厉胜男和云蕾之间的(允许我用梁羽生书中的两个典型女性形象来作个比较),一方面,她出身于武林世家凤凰山百花谷,传统礼教对她依然影响深重,另一方面,奚玉瑾又有厉胜男身上那种敢于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性格,并且颇有心计。某些方面我觉得她可能更接近上官飞凤(《剑网尘丝》的女主角),可是偏偏命运又没有上官飞凤好。

奚玉瑾的心计体现在:一出场,她就极有目的性地接近韩佩英,首先主动与她结交,然后又在韩佩英出嫁时,截花轿,将韩佩英及她父亲带回百花谷,让她的哥哥为韩疗伤。她做这些的其实是因为:她和韩佩英的未婚夫谷啸风早已情投意合了,所以希望施恩于韩佩英,并也希望她的哥哥可以赢得韩的芳心,以求皆大欢喜的结局。

她的贪幕虚荣则在于:当她以为谷啸风死了之后,在十分被动的情况下接触了辛龙生,辛龙生对她一见钟情,产生爱慕,于是主动追求,奚玉瑾一则为辛龙生的追求所动,另一方面,她自己也承认,是因为辛龙生乃江南武林盟主的徒弟,未来可以当上武林盟主的宝座,而武林盟主夫人的地位对她是个吸引,所以她嫁给了辛龙生。

的确,任何人在看了这些情节后都很难会喜欢奚玉瑾,但是,换个角度想想:

首先,奚玉瑾追求自己所爱并没有错。一开始谷啸风可是真心喜欢奚玉瑾的,对韩佩英一点感情也没有,只是和她早指腹为婚了而已,奚玉瑾是自由恋爱的崇尚者,她的精神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应当大大地赞扬了。如果她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与自己相爱的人娶了别人,那么结果显然是痛苦三个人。她安排自己的哥哥接触韩佩英,其实也是为韩佩英着想的,因为其时韩佩英对谷啸风除了有些很朦胧的印象外,也只是知道那是她未婚夫而已,可以说对谷啸风并没有什么感情的,如果奚玉帆可以和韩佩英真的产生感情,也是很好的事,虽然这么做刻意了点。另外就是我很想问一下,谷啸风跑到哪里去了?我不太记得书中是否有提到谷啸风是否支持奚玉瑾如此做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在他该面对的时候,他却躲在一边,让奚玉瑾出面解决感情纠纷,最后的恶名却要奚玉瑾承担,对奚何尝公平呢?

至于对辛龙生的未能拒绝,奚玉瑾毕竟是个女子啊,在得知所爱的人已死的消息下,她已经饱受打击了,心灵的创伤显然是远远大于韩佩英的,在这个时候,一个看来同样优秀的男子出现了,对她细心体贴,又主动追求,任何一个普通女子都是很难不感激的,因感激而产生感情也是很自然的,只是这种感情连她自己都以为是夹杂着私心的想做武林盟主夫人可是其实,如果辛龙生不是武林盟主的徒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同样关爱奚玉瑾,也许奚还是会对他感激而产生感情的,只是她没有这个机会来证明自己并没有那么虚荣吧!

其实奚玉瑾一直是自省的,从她对韩佩英的行为以及后来嫁给辛龙生,她自己都是暗自在内心质疑过自己的,因为她毕竟不是历胜男,她有着自己的家教传统,她是名门正派的淑女,只是她依然有着反叛的精神,她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追求所爱没有错,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也没有错(大多数女人都会这样做吧!),难道要因为爱自己的人身份高就要为了显示自己不虚荣而不嫁给他么?那样反倒是虚伪的。

奚玉瑾的悲剧在于:她嫁错了人,辛龙生是个狭隘、自私、追求权利地位的人,虽然他在最后还是改邪归正了,但是他在和奚玉瑾在一起时,他所能带给奚玉瑾的除了一开始的热情,就是无止的耻辱和有苦难言。其实这不是奚玉瑾的错,辛龙生是怎样的人,她无法控制,但是她却甚至无法后悔,因为那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选择的苦酒,她心中的伤痛又能与谁说呢?当她发现原来深爱的谷啸风并没有死,一直只是自己的丈夫为了得到她而刻意骗她的真相时,当她看到那个曾对她海誓山盟的谷啸风回到了韩佩英身边,当她发现她的丈夫不过是个卑鄙小人,并且在于她之前还有别的女子时,她心中的痛,又有谁能明白,所有人都说那是她自找的呢!可是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呢?她开始承认自己的虚荣,自私,只是,也许她只有在肯定自己做错了之后,才有勇气接受命运的不公吧!至少她可以对自己说,是自己做错了,所以要受到老天的惩罚。可其实她真的错了吗?

这个可怜的女子,最终还是在梁先生好心的安排下,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归宿,只是那曾经有过的伤痛真的可以简单的放下么?那曾经有过的誓言真的可以那么容易地不以为然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她的最初的感情将永远伴随着她,或许生活的美满可以冲淡一些东西,时间的流逝可以洗刷一些痕迹,但是,她内心深处,这个结永远难解。

从好友手中抢夺爱人,这到底是对是错?梁公没有给我们答案,只是让奚玉瑾,那个冰雪聪明,敢做敢为的女子,一生都与深爱过的人相离。她爱谷啸风,绝不在韩佩瑛之下,想想韩又为谷啸风做过什么呢?再说谷啸风这人立场也太不坚定了……不过,梁公这一笔确实很出彩,谁在读此书时能想到主角们最后的结局竟是这样的呢?这也让那句说梁公作品毫无新意,剧情闭着眼睛都能背下来的话无地自容了。奚玉瑾,被聪明所累,如果她不那么聪明的做那些事,也许她会很幸福,哎,世界聪明的女子为何都没有好的结局呢?命运,生离,让她与另一个悲情人物辛龙生相遇,他们的结合,又是一个悲剧,一个童话式的悲剧,带给奚玉瑾的,是第二次生离。面对着两重打击,最后出场的赵一行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了,我不信奚玉瑾真能打心底爱上他,也许是梁公也开始怜惜这个可怜的女子了吧,才给她这么一个结局。无论怎样,奚玉瑾的一生都充满了悲伤,她为了得到真爱,却失却了一切,包括她所爱的和爱她的。

节选自碧漪玄霜的《悲绝,生离之伤,那遥远的距离》

奚玉瑾在营救韩大维的整个章节充分表现了她细致的心思、过人的见识、不俗的谈吐,征服了孟七娘、辛龙生,甚至毒辣过人的辛十四姑在一定程度也为之所折服。

奚玉瑾则是表现出特有的心机及带有几分常人难以避免的虚荣。如为韩佩瑛疗伤迫使她自动退出情场,又想当然的想撮合韩与其兄的婚姻等等,内心深处流露于自逞聪明而摆布他人的想法。其机智及心机在营救韩家父女,周旋于孟七娘和两大魔头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接受辛龙生的爱意又有一点虚荣心作怪,而最终吞下了苦酒,未尝不是她之过于聪明,过深的心机所造成。

节选自 天山游龙 《宋代风云之二》


相关文章推荐:
鸣镝风云录 | 黯然 | 拉郎配 | 南宋 | 扬州 | 凤凰山 | 梁羽生 | 鸣镝风云录 | 百花谷 | 奚玉帆 | 谷啸风 | 辛龙生 | 赵一行 | 韩佩瑛 | 宫锦云 | 任红绡 | 公孙璞 | 厉赛英 | 杨洁梅 | 车淇 | 落英剑法 | 少阳神功 | 弹指神通 | 两情相悦 | 武林盟主 | 龙套 | 红草 | 江淮平原 | 红中 | 红缎 | 绣花鞋 | 桃花马 | 小红马 | 蓬莱 | 金刀 | 贪慕虚荣 | 心机 | 厉胜男 | 云蕾 | 梁羽生 | 世家 | 上官飞凤 | 剑网尘丝 | 花轿 | 情投意合 | 名门正派 | 狭隘 | 海誓山盟 | 曾经沧海难为水 | 除却巫山不是云 | 冰雪聪明 | 敢做敢为 | 毒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