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抟风

抟风,典故名,典出《庄子集释》卷一上〈内篇逍遥游〉。“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扶摇,旋风。后因称乘风捷上为“抟风”。后亦指旋风。 另我国传统建筑的亭、台、楼、阁、庙宇、宫殿屋檐角端翘起的部分也叫”抟风“,或叫飞檐。

词目:抟风

解释:(1).称乘风捷上为“抟风”。(2).旋风。(3).屋翼。

指乘风捷上。
  《庄子逍遥游》:“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扶摇,旋风。后因称乘风捷上为“抟风”。
  《艺文类聚》卷二七引 南朝 梁简文帝 《阻归赋》:“蹑九枝而耀景,六翮而抟风。”
  唐 钱可复 《莺出谷》诗:“抟风翻翰疾,向日弄吭频。”
  宋 文莹 《玉壶清话》卷八:“纵辔诚亏於远到,抟风勉屈於卑飞。”
  明 张四维 《双烈记寇逸》:“夹攻里外施英勇,看他鹏翮怎抟风?”
  

旋风
  唐 元稹 《赋得春雪映早梅》:“抟风飘不散,见忽偏摧。”
  宋 王安石 《寄李秀才兄弟》诗:“怒水抟风雪高,乱流追我只鱼。”
  

屋翼。
  我国传统建筑的亭、台、楼、阁、庙宇、宫殿屋檐角端翘起的部分。也叫飞檐。
  《仪礼士冠礼》“直于东荣” 郑玄 注“荣,屋翼也” 唐 贾公彦 疏:“荣,屋翼也者,即今之抟风。”抟,一本作“ 搏 ”。

《庄子集释》卷一上〈内篇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乌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惠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北方的大海里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做鲲。鲲的体积,真不知道大到几千里;变化成为鸟,它的名字就叫鹏。鹏的脊背,真不知道长到几千里;当它奋起而飞的时候,那展开的双翅就像天边的云。这只鹏鸟呀,随着海上汹涌的波涛迁徙到南方的大海。南方的大海是个天然的大池。《齐谐》是一部专门记载怪异事情的书,这本书上记载说:“鹏鸟迁徙到南方的大海,翅膀拍击水面激起三千里的波涛,海面上急骤的狂风盘旋而上直冲九万里高空,离开北方的大海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方才停歇下来”。春日林泽原野上蒸腾浮动犹如奔马的雾气,低空里沸沸扬扬的尘埃,都是大自然里各种生物的气息吹拂所致。天空是那么湛蓝湛蓝的,难道这就是它真正的颜色吗?抑或是高旷辽远没法看到它的尽头呢?鹏鸟在高空往下看,不过也就像这个样子罢了。再说水汇积不深,它浮载大船就没有力量。倒杯水在庭堂的低洼处,那么小小的芥草也可以给它当作船;而搁置杯子就粘住不动了,因为水太浅而船太大了。风聚积的力量不雄厚,它托负巨大的翅膀便力量不够。所以,鹏鸟高飞九万里,狂风就在它的身下,然后方才凭借风力飞行,背负青天而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遏它了,然后才像这样飞到南方去。寒蝉与小灰雀讥笑它说:“我从地面急速起飞,碰着榆树和檀树的树枝,常常飞不到而落在地上,为什么要到九万里的高空而向南飞呢?”到迷茫的郊野去,带上三餐就可以往返,肚子还是饱饱的;到百里之外去,要用一整夜时间准备干粮;到千里之外去,三个月以前就要准备粮食。寒蝉和灰雀这两个小东西懂得什么!小聪明赶不上大智慧,寿命短比不上寿命长。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清晨的菌类不会懂得什么是晦朔,寒蝉也不会懂得什么是春秋,这就是短寿。


相关文章推荐:
乘风 | 逍遥游 | 旋风 | 赋得春雪映早梅 | 屋翼 | 庄子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