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沐浴子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自称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静宁西南),隋末其先人流寓西域碎叶(唐时属安西都护府,在今吉尔吉斯斯坦北部托克马克附近)。

沐浴子

沐芳莫弹冠,浴兰莫振衣。

处世忌太洁,至人贵藏晖。

沧浪有钓叟⑵,吾与尔同归。 [1]

⑴王琦注:胡震亨曰:《沐浴子》,梁、陈间曲也。古辞:“澡身经兰(浮动),濯发(向)芳洲。”太白拟作,专用《楚辞渔父》事。

⑵“沐芳”五句:概括了《楚辞渔父》中屈原与渔夫的不同处世观点。《楚辞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皆浊,何不(gǔ,搅浑)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bū,吃)其糟而(chuò,饮)其(薄酒)?何故怀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高洁),受物之汶汶(污垢)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又安能以皎皎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渔父莞尔而笑,鼓(yì,船舷,一说船桨)而去,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帽带);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楚辞云中君》:浴兰汤兮沐芳。藏晖,即韬光养晦,掩藏才华和名声。 [2]

沐芳弹冠除灰,浴兰振衣去尘是古人高洁之士的行为准则,现在已不适合时世。

处世切忌太高洁,守志隐逸之士要善于韬光晦迹,深藏不露。

沧浪江有钓鱼翁,不如与他浪迹五湖去。 [3]

此诗以屈原与渔夫的对话为话题,表达了诗人韬光养晦、与世推移的人生观点。“至人贵藏晖”是全诗主旨。

首二句说的是屈原的处世态度过于高洁。中二句直接表达观点。末二句用形象表达观点,说他愿意追随渔夫的思想和行迹,隐居江湖,不露才华。 [2]

幼时随父迁居绵州昌隆(今四川江油)青莲乡。少年即显露才华,吟诗作赋,博学广览,并好行侠。从25岁起离川,长期在各地漫游,对社会生活多所体验。公元742年(天宝元年)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文章风采,名动一时,颇为唐玄宗所赏识,但在政治上不受重视,又遭权贵谗毁,仅一年余即离开长安。公元744年(天宝三载),在洛阳与杜甫结交。安史之乱爆发后,他怀着平乱的志愿,于公元756年参加了永王李的幕府。因受永王争夺帝位失败牵累,流放夜郎(今贵州境内),中途遇赦东还。晚年漂泊东南一带,卒于当涂(今属安徽)。其诗以抒情为主,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人们疾苦表示同情,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想像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李白是屈原之后最具个性特色、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有“诗仙”之美誉,与杜甫并称“李杜”。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30卷。 [5]


相关文章推荐:
王琦 | 胡震亨 | 屈原 | 杜甫 | 安史之乱 | 诗仙 | 李杜 | 李太白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