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奄蔡

奄蔡国是古代亚洲西北部游牧渔猎民族建立的西域古国, 位于西伯利亚西南部的欧洲和亚洲的交界处,是一个白种人的国家,其名称始见于《史记》。中国史书相继翻译为奄蔡、阖苏、阿兰聊国、阿兰、阿伦等。拜占庭史籍称之为“阿卡齐尔”。

奄蔡国,西域古国,游牧民族所建的政权。史事分别见于《史记》、《汉书》、《后汉书》等。不同时期相继被译为奄蔡、阖苏、阿兰聊国、阿兰、阿伦等。“奄蔡”为该族语言词汇的汉字音译,究其原音,应拟为“A sear”或“A zar”。

奄蔡国为一西域古国,其名称始见于《史记》,司马迁记载其国的概况是:”奄蔡,在康居西北可二千里,行国,与康居大同俗,控弦者十余万,临大泽无涯,盖乃北海云。" [1]

“行国”即游牧民族建立的国家,“控弦”指能使用弓箭的丁壮,“大泽”指咸海。由这段记载可知,奄蔡人是个游牧民族,其风俗习惯大致与康居相同。据同一篇传文记载:“(康居) 与月氏大同俗” [1] ,“(大月氏) 与匈奴同俗” [1] 。康居、大月氏、匈奴都是西迁的东方游牧民族,他们的风俗习惯与西方的游牧民族不同,而奄蔡的风俗习惯却与康居、大月氏、匈奴相同,可见奄蔡人早先也是东方的游牧民族。

因为张骞通西域,到康居国时,即已知道康居西北的邻国为奄蔡,故知奄蔡人的西迁,至迟在秦汉之交。奄蔡有“控弦十余万”,若以五口之家有一“控弦”计算,则知其国约有五十万人口,在西域可算是一个中等国力的国家了。

至西汉后期,奄蔡被改译为“阖苏”。《汉书陈汤传》记载匈奴郅支单于西迁的事迹说:“(郅支单于) 自知负汉,又闻呼韩邪益强,遂西奔康居。康居王以女妻郅支,郅支亦以女妻康居王。康居甚尊敬郅支,欲倚其威以胁诸国。郅支数借兵击乌孙,深入至赤谷城,杀略民人,区攴畜产,乌孙不敢追,西边空虚不居者且千里。郅支单于自以大国,威名尊重,又乘胜骄,不为康居王礼,怒杀康居王女及贵人、人民数百,或支解投都赖水中。发民作城,日作五百人,二岁乃已。又遗使责阖苏、大宛诸国岁遗,不敢不予。” [2]

匈奴郅支单于西迁康居,筑城于都赖水畔,此“都赖水”即今哈萨克斯坦的塔拉斯河。他遣使督责周围诸国的“岁遗”,即指每年向匈奴贡献的税赋。诸国中的大宛在康居国南,阖苏国在康居国西北。此传文中的注解说:“师古曰,胡广云: 康居北可一千里有国名奄蔡,一名阖苏,然则阖苏即奄蔡也。”

可知西汉后期,“奄(e)蔡”的汉字音译改成了“阖苏”,究其原音,应作“hasu r”或者“hesu r”。上古操突厥语的民族,其方言存在前元音带辅音h 和不带h 的差异,例如西汉阿尔泰山的民族“乌揭”,其前元音之前不带h,其突厥语原词“uger”;该民族又译为“呼揭”,其元音之前即带“h”,其突厥语原语为“huger”。“奄蔡”改译为“阖苏”,原因也在于此。

《汉书西域传》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即将奄蔡国并不视为独立的国家,其国的情况只作为康居国的一部分,夹记在康居国的内容中。 [4] 显然,汉朝认定奄蔡国为康居的附庸,所以《汉书》的编者班固才会采用这样的写法。东汉初期,“阖苏”的译名消失了,历史记载中又恢复了“奄蔡”的译名。

数十年后,奄蔡国又改名为阿兰聊国。《后汉书西域传》说:“奄蔡国改名阿兰聊国,居地城属康居,土气温和,多桢松、白草,民俗衣服与康居同”。 [5]

奄蔡国改名为“阿兰聊”,必有其重大原因。其国原来的居民为奄蔡人,故称其国为“奄蔡”; 这时其地一定迁来了很多阿兰聊人,他们的首领甚至成了奄蔡国的统治者,所以其国改名为“阿兰聊”了,“阿兰聊”为汉字音译,拟其原音当作“A lann i”。

“阿兰聊”又译作阿兰,《三国志》卷三十裴松之注引《魏略西戎传》说:“北乌伊别国在康居北,又有柳国,又有严国,又有奄蔡国,一名阿兰,皆与康居同俗。西与大秦,东南与康居接。其国多名貂,畜牧逐水草,临水泽。故时羁属康居,今不属也。” [6]

引文中的“别”字,当是“列”的误写。“北乌伊列国”应为北匈奴伊蠡王率部西迁至奄蔡国东境而建立的政权,“乌伊列”即为“伊列”的异译,隋唐时的“伊丽”,明清时的“伊犁”,皆由伊蠡王北匈奴部西迁建国于此河北畔而得名。匈奴人因聚居于匈河(即蒙古高原中部的鄂尔浑河) 而得名,西方的希腊、罗马人记其族名为“hunn i”,中国史籍始用汉字音译为匈奴。后来,西方人又简称之为“hun”(匈人) ,我国南北朝、隋、唐也简称之为“浑”,它也是“hun”的汉字音译,可是“hun”是词根,“n i”是表示人性的后缀成分,翻译时可以省略不译。两汉时期的匈奴在南北朝时期遗留在蒙古高原的人数已不多,他们被简译为“浑”,已经转化为铁勒族人的一支。

“阿兰聊”(A lann i) 又称阿兰(A lan) ,其原因与“匈奴”又称“匈人”和“浑”相同,显然“A lan”为词根,“n i”为表示人性的后缀成分,翻译时可省可不省,全译为“阿兰聊”,省译则为“阿兰”。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相当于公元2~ 3 世纪,正是北匈奴由天山以北逐渐向西亚和东欧迁徙的时期,阿兰人很可能像伊蠡王部一样,为北匈奴部落西迁时留居在奄蔡国的。

据《魏书》卷一○三《高车传》记载,高车十二姓中有“阿仑”氏 [7] ,当是“阿兰”的异译。该部原为匈奴,后转化为鲜卑或丁零(南北朝前期称高车,南北朝后期称“铁勒”)。而作为北匈奴一部于东汉后期西迁的阿兰部,则在奄蔡定居下来,其首领且成了奄蔡人的统治者,终至奄蔡国改名为“阿兰”或“阿兰聊”了。

《北史》中说:“粟特国,在葱岭之西,古之奄蔡,一名温那沙,居于大泽,在康居西北,去代一万六千里。先是,匈奴杀其王而有其国,至王忽倪,已三世矣”。

但粟特国并不是奄蔡,也不符合“居于大泽,在康居西北,去代一万六千里”的条件,奄蔡却符合。《北史》中那段记录的是该国遣使节到北魏。匈奴灭其国的“已三世矣”即西元75年,而遣使节到北魏为西元445年,正好为西元370年左右,与欧洲记录一致。

在公元5世纪东罗马帝国(395~1453)的拜占廷历史文献中,经常提到一个名叫阿卡齐尔的民族。法国学者哈密顿(J am es Ham ilton) 在他的论文《九姓乌古斯和十姓回鹘考》一文中说:拜占廷史料在(公元) 448 年首次提到阿卡齐尔人(A katzir、A k t ir、Kat ir、A gazir) ,而且还认为这是一些居住在黑海以北、亚速海附近的部落,他们是阿提拉匈奴人(Hun s A t t ira) 的盟友。在466 年之后的史料中,就不再提及这些民族了,因为在这一年,他们为远征波斯而途经通向高加索的大道的时候,受到了萨拉胡尔人的攻击。但是,据我认为,拜占廷史料中的阿卡齐尔人,实际上几乎肯定就是白哈兹尔人(A k Q azir ) ,很可能指可萨突厥人(Khazar) 的先祖,至少是部分可萨突厥人的先祖。以后一个世纪开始,曾有大量史料记载过该地区的这一个民族。 [8]

法国学者哈密顿的观点是正确的,东罗马人所说的阿卡齐尔人,实际上就是“阿克阖苏”(A k2hasu r)和“阿克奄蔡”(A k2alzir)。“阿克”(A k) 是突厥语词,为“白色”之意,阖苏、奄蔡即是国族名称。上古咸海以北地区的主体居民为高加索类型的白色人种,而秦汉之际因匈奴的排挤而西迁的奄蔡人,很可能为黄色的蒙古人种,与当地土著居民相比,他们显然是少数,他们很快与土著居民通婚、融合,一二百年后,体形和面貌迅速发生变化,与后来西迁的“阿兰聊”奄蔡人的体形和面貌大不相同。于是,东罗马人将先前西迁至黑海以北的“奄蔡人”称为“阿卡齐尔人”意为“白奄蔡人”或“白阖苏人”,以别于后来迁至咸海以北的“阿兰聊”奄蔡人。


相关文章推荐:
西伯利亚 | 欧洲 | 白种人 | 史记 | 阖苏 | 拜占庭 | 西域 | 史记 | 汉书 | 后汉书 | 阖苏 | 康居 | 康居 | 咸海 | 月氏 | 大月氏 | 匈奴 | 张骞 | 阖苏 | 汉书 | 陈汤传 | 匈奴 | 郅支单于 | 呼韩邪 | 乌孙 | 哈萨克斯坦 | 匈奴 | 汉书 | 班固 | 后汉书 | 三国志 | 裴松之 | 魏略 | 伊列 | 鄂尔浑河 | 铁勒 | 魏书 | 阿仑 | 鲜卑 | 丁零 | 高车 | 北史 | 粟特国 | 温那沙 | 北魏 | 东罗马帝国 | 拜占廷 | 黑海 | 亚速海 | 阿提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