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阙特勤碑

“阙”是人名,“特勤”是突厥贵族子弟的称号。19世纪末俄国学者发现于今蒙古国呼舒柴达木湖畔。碑文记述后突厥汗国创立者毗伽可汗与其弟阙特勤的事迹。阙特勤碑是突厥与唐友好关系的历史见证。至今存于蒙古人民共和国。

阙特勤碑Stele of Kl-tegin

唐朝时期,活跃在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突厥人,曾于公元7-10世纪在漠北竖起多座石碑以记功铭业。其中,内容最丰富和影响最大的即是本文所述的《阙特勤碑》与《毗伽可汗碑》。阙特勤与毗伽可汗为兄弟,在新、旧《唐书》中有记载。《阙特勤碑》立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是毗伽可汗为纪念其弟阙特勤所立。

“阙”是人名,“特勤”是突厥贵族子弟的称号。19世纪末俄国学者发现于今蒙古国呼舒柴达木湖畔。碑文记述后突厥汗国创立者毗伽可汗与其弟阙特勤的事迹。碑正面及左右侧刻突厥文,背面为中国唐代玄宗皇帝亲书的汉文,汉文内容为唐玄宗悼念已故突厥可汗阙特勤的悼文。史载毗伽可汗在位期间,与唐修好,尊唐玄宗为父亲。唐玄宗也遵已故的突厥可汗阙特勤为儿子。突厥与唐有大规模互市贸易。

《阙特勤碑》的突厥和汉文的铭文前所未有的戏剧性对比,真实反映了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短暂和平时期的诡谲关系。

《阙特勤碑》碑圭首上镌刻"故阙特勤之碑"楷书汉字,碑文为唐玄宗御制御书,字体为隶书,十四行,行卅六字,工整而法度森严。在碑文中,唐玄宗首先追述了唐与突厥历代的友好关系,然后强调双方自玄宗朝确定父子关系后,即呈现了新的和平,碑文所?quot;受逮朕躬,结为父子,使寇虐不作,弓矢载橐,尔无我虞,我无尔诈。"对于唐与突厥的关系,玄宗在碑文结尾以诗为颂:"沙塞之国,丁零之乡,雄武郁起,于尔先王,尔君克长,载赫殊方,尔道克顺,谋亲我唐,孰谓若人,网保延长,高碑山立,垂裕无疆。"碑阴侧三面为突厥文,碑文是以毗伽可汗的口气写的,表现了毗伽可汗与其弟的深厚感情,文中写道:"如阙特勤弗在,汝等悉成战场上的白骨矣。今朕弟阙特勤已死,朕极悲惋。朕眼虽能视,已同盲目,虽能思想,已如无意识。"

1892年,俄国出版了碑文图录照片。1894年,丹麦人汤姆森宣布释读出双碑,译文刊于《鄂尔浑和叶尼塞碑文的解读》中。此后,中国学者展开了对《阙特勤碑》的研究和拓印。王国维在《观堂集林》卷20《九姓回鹘可汗碑跋》中,对这个过程有详细记载。文中介绍了清驻蒙古乌里雅苏台将军志锐,遣人赴现场拓印了《阙特勤碑》,其上有志锐将军的题跋,称这里的生活很豪迈,"短衣射猎,与蒙人为伍,毡房吃羊,均来得及。"此为《阙特勤碑》的第一份拓本,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宣统年间,清驻库伦(今乌兰巴托)大臣三多拓印200份《阙特勤碑》,分赠友好,并著长篇跋文发表,从此,深藏于草原的突厥名碑渐为世人知晓。1935年11月,中国蒙古史学者韩儒林先生在《国立北平研究院院务汇报》第6卷第6期上,发表了《突厥文特勤碑译注》一文,使我国学术界知悉了《阙特勤碑》的突厥文内容。

岁月悠悠,一千多年过去了,中国文物专家,以及自称突厥后裔土耳其国的专家,都对这阙特勤碑十分关注。 [1]

《阙特勤碑》,唐玄宗御制御书。事见《唐书突厥传》(按:手稿作,盖传之重文,原钞、别钞及《大儒沈子培》附录,皆误作一。)云:“默啜既为拔曳国残卒所杀,骨咄禄子阙特勤合故部攻杀小可汗及宗族略尽,立其兄默棘连,是为毗伽可汗。默棘连本蕃称小杀,性仁友,自以立非己功,让于阙特勤,特勤不敢受,乃嗣位。开元四年,以特勤为左贤王,专制其兵。开元八年,败拔悉密兵,又败凉州都督杨敬述,突厥遂大振。九年,天子东巡,强说议调兵备边,裴光庭不可,说曰:突厥虽请和,难以信结也。其可汗仁而爱人,阙特勤善战,暾欲谷愈老愈智,李靖、世绩流也。十九年,阙特勤卒,使金吾将军张去逸、都官郎中吕向奉玺诏吊祭,帝为刻辞于碑,仍立庙像,四垣垣图战阵状,诏高手工六人往,绘写精肖,共国以为未尝有(曾植眉注云:“《旧唐书》阙特勤卒于开元二十年,毗伽即于是年被弑。又云:‘上自为碑文,刻石为像。’”),默棘连视之心(按:曾植此跋手稿、原钞、别钞俱作“必”。《大儒沈子培》附录此跋作“心”。)悲哽。未几,(按:二字非《新唐书》原文,曾植节略原文后,加此二字),默棘连卒,帝遣宗正李为立庙,诏史官李融文其碑。”(按:原引《新唐书突厥传》止于此。中有节略。)不若待阙特勤之优渥矣。

碑在鄂尔昆河侧,元之和林路,而《辽史太祖本纪》所谓古回鹘城之地。耶律铸《双溪醉隐集取和林》诗注云:“和林城,伽可汗之故地也。太宗于此起万安宫。城西北七十里有伽可汗宫城遗址。城东北有唐明皇开元壬申御制书《阙特勤碑》。唐新旧书书特勤皆作衔勒之勒,误也。诸突厥遗俗,犹呼 其可汗之子弟为特勤、特谨字。”按:突厥语无可考,而蒙古口语,历久相沿,可敦之为哈屯,达干之为答尔罕,叶护之为详稳为桑昆分想昆,旧语班班可相证合。然则古之所谓特勤,即《元史》之的斤,亦即今蒙语所谓台吉矣。阙特勤树立毗伽,专其兵柄。开元十年以后,北边无警,实赖其功,故玄宗待之,恩礼优隆,迥逾恒等。《全唐文》录玄宗《吊突厥可汗弟阙特勤书》,有“追念痛惜,何可为怀,今申吊赙,并遣致祭”之语,盖即吕向等所奉玺书。而此碑不传,独耶律双溪一人见之耳。此碑为考据和林之坚证,得此碑而和林所在,异说纷纷,不待攻而自破矣

南面 (南 1 )我,象天一般的,以及由天所生的突厥毗伽可汗,此时继承了君主之位。你们得完全听从我的话,首先是你们这些人,我的兄弟们,我的孩子们,以及我的族人和普通民众,还有你们,右方的失毕们、伯克们,左方的达干们、梅录们和伯克们,还有你们,三十……(南 2 ) 以及你们,九姓乌古斯与普通民众。务必好好地记住我的这些话,专心地听着!向东到达日出之处,向南到达日中之处,向西远抵日落之处,向北到达午夜之处,在此范围之内的所有人们(均臣属于我)。这许多民族,(南 3 ) 我业已将其完全组织起来。这些民族如今并不反叛。只要突厥可汗在于都斤山实施统治,境内便无忧患。我曾向东征伐,直至山东平原,我几乎抵达大洋;我向南征伐,直至九曲,我几乎达到吐蕃;向西方,(南 4 ) 我曾征伐到珍珠河外的铁门;向北方,我则曾征伐到拔野古之居地。我曾率军到达所有这些地方。没有任何地方方比于都斤山更好。能够最有效控制诸部的地方即是于都斤山。正是待在这里,我与汉人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南 5 ) 他们给予我们大量的金子、银子和丝绸。汉人的话语始终甜蜜,汉人的物品始终精美。利用甜蜜的话语和精美的物品进行欺骗,汉人便以这种方式令远方的民族接近他们。当一个部落如此接近他们居住之后,汉人便萌生恶意。(南 6 ) 汉人不让真正聪明的人和真正勇敢的人获得发展。如若有人犯了错误,汉人决不赦免任何他人,从其直系亲属,直到氏族、部落。你们这些突厥人啊,曾因受其甜蜜话语和精美物品之惑,大批人遭到杀害。啊,突厥人,你们将要死亡!如果你们试图移居到南方的总材山区及吐葛尔统(南 7 ) 平原,突厥人啊,你们便将死亡!那些恶意的人会作这样有害的劝说:“人们如若远离(汉人)而居,便只供给粗劣物品;人们如若靠近而居,则会供给珍贵物品。”这些恶意之人作出了这种有害的劝说。听了这些话后,愚蠢的人便去接近(汉人),因而遭到大量杀害。(南 8 ) 如果你们前赴这些地方,突厥人啊,你们便将死亡!如果你们留在于都斤山地区,从此派遣队商,你们便将无忧无虑。如果你们留在于都斤山,便能主宰着诸部,永远生活下去!突厥人啊,你们总认为自己是饱足的!你们从未考虑饥饿或饱足的问题,你们一旦饱足,便不再想到饥饿。正因为如此,(南 9 ) 你们四散开来,而没有征求曾经养育你们的可汗的意见。你们彻底地毁灭在那些地方,幸存下来的人筋疲力尽,流浪四方。由于上天的仁慈,由于我被赋予了幸运,我继承了王位。践祚之后,(南 10) 我将所有穷困潦倒的人招聚起来。我使穷苦人变富,使少数人变多。我的这些话有什么虚假之处吗?突厥的诸首领和普通民众,听着!你们应该如何生活和治理诸部,我已记录在此;你们将如何因不忠诚(于你们的可汗)而遭灭亡,我也记录在此。(南 11) 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都已记录在此不朽之石上。请阅读这些文字,并从中获得教益!忠诚的突厥大众与首领们,始终服从君主的伯克们,你们会背叛吗?我镌刻了此碑。我遣人从汉人可汗那里招请画师,要他们装饰陵墓。(汉人可汗)并未拒绝我的请求,(南 12) 派来了汉人可汗的宫廷画师。我令他们建造了一座非凡的陵墓,在(陵墓的)内外都装饰了精妙的绘画与雕刻。我使之镌刻此石,我令记录下我的肺腑之言。……你们所有的人,从(十箭部落的)子孙到其塔特人,都应阅读这些文字,并从中获得教益。我令此碑得以(南 13) 镌刻。由于这里是个(核心?)地区,并是人们往来频繁之处,因此我令此碑建于这一常有人迹之地。阅读此碑,并了解它的内容。我(镌刻?)此石……。铭记这些文字的,是其侄夜落纥特勤。

东面(东 1 ) 当上方蓝天、下方褐土初创之时,人类亦在二者之间生成。在众人之上,我的祖先土门可汗与室点密可汗成为君主。他们成为君主之后,便组织和治理着突厥人的国家与体制。(东 2 ) 天下四方之人均对他们怀有敌意。他们率军远征,讨伐了天下四方的所有民族,从而征服之。他们使高傲的敌人俯首,强大的敌人屈膝。他们令突厥人向东移居到卡迪尔汗山林,向西则远至铁门关。他们治理着(东 3 ) 这两地之间从无部落组织的蓝突厥人。贤明的可汗即是他们,英勇的可汗即是他们。他们的诸梅录确实也是贤明和英勇的。伯克们与普通民众都循规蹈矩。出于这一原因,他们得以将国家置于控制之下,他们建立了国家的统治与法规。他们(东 4 ) 弃世而去了。作为送丧和哀悼的人,来自东方,即日出之方的莫离人,尚有叱利人、汉人、吐蕃人、阿拔人、拂人、黠戛斯人、三姓骨利干人、三十姓鞑靼人、契丹人和地豆于人等。这许多民族前来送丧和哀悼。他们就是如此著名的可汗,嗣后,兄弟们继为(东 5 ) 可汗,以及儿子们继为可汗。但是,弟弟不肖其兄长,儿子不肖其父辈。因此,昏聩的可汗登位,无能的可汗登位。他们的梅录们也昏聩无能。(东 6 ) 由于伯克及普通民众互相不睦,以及汉人的诡谲奸诈,由于他们狡猾地制造了弟兄们之间的分裂,导致了伯克和大众的相互纷争,突厥人遂使他们先前建立的国家走向毁灭,(东 7 ) 使他们先前拥戴的可汗趋于垮台。原来的老爷成了汉人的奴仆,原来的太太成了汉人的婢女。突厥的伯克们放弃了其突厥官衔。在汉人那里的伯克们拥有了汉人的官衔,并听从于汉人可汗,(东 8 ) 为他服务五十年之久。为了汉人的利益,他们向东,即日出之处,一直征战到莫利可汗之地;向西则远抵铁门。为了汉人可汗的利益,他们征服了许多国家。然后,突厥的普通民众(东 9 ) 如此清楚地说道:“我们曾是一个拥有独立国家的民族,但如今我们自己的国家在哪里?我们是在为谁的利益征服这些地方?”“我们曾是一个拥有自己可汗的民族,但如今我们自己的可汗在哪里?我们现在在为哪个可汗效劳?” 他们这样交谈以后,就又成为汉人可汗的敌人。(东 10) 但是,在与他为敌之后,他们未能将自己很好地组织起来,因此再度屈服。汉人根本没有考虑突厥人曾?为之效力甚多,却说道:“我们将杀死突厥人,令其绝种。”突厥人遂有被歼之虞。然而,突厥的上界天神与下界神圣土、(东 11) 水之神采取了如下的行动:为了不使突厥民族毁灭,为了再建独立国家,他们簇拥着我的父亲颉跌利施可汗,以及我的母亲颉利毗伽可敦, 高踞天顶,向上抬起。我父可汗与十七个人离开。(东 12) 在听到(颉跌利施)出发的消息后,城里的人前往山上,山上的人则下山会合,于是聚集了七十个人。由于上天赋予了力量,我父可汗的战士们如狼一般,他的敌人则似绵羊。经过向着前方与后方的征战,他将人们召集起来,总数达到七百人。(东 13) 达到七百人之后,(我父可汗)遵照祖先规章,组织和号令曾经沦为奴婢,曾经丧失突厥体制的人们。他还组织起突利部人和达头部人,(东 14) 封赐一名叶护与一名设。在南方,汉人是敌人,在北方,匐职可汗与九姓乌古斯是敌人,黠戛斯人、骨利干人、三十姓鞑靼、契丹、奚等等全都与我们为敌。我父可汗(征讨?)所有这些(民族?)。(东 15) 他征战四十七次,打了二十仗。承蒙上天的恩宠,他夺取了曾经有国之人的国土,俘获了曾经有可汗之人的可汗,他镇服了敌人。他令强大的敌人屈膝,高傲的敌人俯首。(我父可汗)(东 16) 在创建如此强大的国家,取得权力之后,弃世而去。(我们)为我父可汗设立歼敌石,以匐职可汗石列其首。根据国家法规,我叔继承汗位。我叔可汗任为可汗之后,重新组织和养育突厥大众。他使贫者变富,寡者变多。(东 17) 我叔可汗即位之时,我是达头部的设。与我叔可汗一起,我们向东一直征战到绿河与山东平原,向西征战,则远抵铁门。越过曲漫山,(我们曾征战到黠戛斯人之地。(东 18) 我们总共出征二十五次,打了十三仗。我们夺取了曾经有国之人的国土,俘获了曾经有可汗之人的可汗。我们令强大的敌人屈膝,高傲的敌人俯首。突骑施可汗(及其民众)乃是我们突厥人。(由于他们的愚蠢)(东 19) 以及对于我们的背叛,他们的可汗被杀了,其梅录与伯克们也都被杀。十箭族人遭受极大苦难。为了不让我们祖先曾经统治过的土地与水流没有君主,我们组织起阿热人,使之井然有序。……(东 20) 即是拔塞伯克。是我们给予了他“可汗”的称衔,并将我妹公主嫁给他。但是,他背叛了我们。结果,可汗被杀,人民也成了奴婢。为了不让曲漫之地继续无君,我们组织了阿热人和黠戛斯人,然后我们回来作战,(东 21) 将(政权?)交还。向东远至卡迪尔汗山以外,我们居住下来,并组织其民众,向西远至康居塔漫,我们居住下来,并组织突厥民众。那时候,奴仆们自己拥有了奴仆,(婢女们自己拥有了婢女。兄弟不认识兄长,儿子不认识父亲。)(东 22) 我们就这样获得了一个良好组织的国家和体制。你们,突厥与乌古斯的伯克们和普通民众,听着!只要上方之天不塌,下方之地不裂,突厥人啊,还有谁能毁灭你们的国家和体制?突厥人啊,忏悔吧!(东 23) 由于你们的无法无天,你们背叛了始终养育你们的英明可汗,背叛了你们那自由独立的美好国家,导致了极坏的后果。哪里有手执武器者来将你们赶走?哪里有手持长矛者来将你们驱散?是你们,神圣于都斤山的民众,自己离开了。想往东方去的人走了,(东 24) 想往西方去的人走了。在你们所去的地方,你们所得的到的只是血流成河,骨积如山。原会成为老爷的男子变成了奴仆,原会成为太太的女子变成女婢。由于你们的愚昧,由于你们的邪恶,我叔可汗去世了。(东 25) 我(为他)设立歼敌石,以黠戛斯可汗石列其首。为使突厥人的名声不坠,上天曾经抬举我父成为可汗,我母成为可敦,赐予他们国家。为使突厥人的名声不坠,(上天)(东 26) 令我成为可汗。我并未成为一个富裕繁荣民族的君主,而是成了一个贫穷凄惨民族的君主,他们内无食物,外无衣衫。我与我弟阙特勤一起商谈,为使我们父、叔为突厥人所嬴得的声誉不坠,(东 27) 以及为了突厥民众的利益,我夜不睡眠,昼不安息。与我弟阙特勤,与我的两位设操劳到几至丧生。我就这样地奋斗,不让民众分裂成水、火(不相容的)两帮。我(即位时,)此前出走四方的民众(东 28) 精疲力竭,无马无衣地回来了。为了养育人民,我率领大军征战十二次,向北攻击乌古斯人,向东对付契丹人与地豆于人,向南则与汉人为敌,(我战斗……次。)(东 29) 此后,由于上天的恩宠,由于我的好运,我将濒于死亡的民众带回了生地,养育了他们。我使贫穷的人变富,使很少的人变多。我使他们优于拥有强大国家和(卓越君主)的那些民族。(东 30) 我征服了(世界四方的)所有民族,使之不再为害。他们全部臣服于我,他们始终为我效力。在如此成功地导致国家强盛之后,我弟阙特勤弃世而去。当我父可汗去世时,我弟阙特勤(年方七岁。在……岁时,)(东 31) 托犹如乌迈女神般的我母可敦之福,我弟阙特勤受成丁之名。在十六岁时,为了我叔可汗的国家,他完成了如下的功业:征伐六胡州。汉人的王都督(率领)五(万人马前来,我们交战了。)(东 32) 阙特勤徒步出击。他俘获了手执武器的都督内弟,并不解除其武装地向可汗献俘。我们在那里歼灭了这支军队。当他二十一岁,我们与沙吒将军(的军队)交战。他首先骑灰马塔地克啜(进击。此马在那里)(东 33) 被杀。第二次,他骑灰马沙钵略奄达进击。此马在那里被杀。第三次,他骑披甲栗色马叶勤悉利进击。此马在那里被杀。他们将一百多枝箭射中他的甲胄与战袍,(但是他未让)一箭射中脸部或头部。(东 34) 突厥的伯克们,你们都知道他们射在他的……。我们在那里歼灭了这支军队。此后,逸拔野古的大俟斤开始反对我们。我们驱散之,并在突吉雅尔贡湖畔击溃了他们。大俟斤带着少量人遁逃而去。当阙特勤(二十六)(东 35) 岁时,我们征讨黠戛斯。在一矛深的积雪中开道前进,我们翻过曲漫山,乘黠戛斯人尚在睡梦中时冲杀下去。我们与其可汗战于松迦山林。 阙特勤骑(花公马)拔曳古(东 36) 进击。他用箭射杀一人,并刺穿两人的大腿。在那次进攻中,敌人击中花公马拔曳古白马,折断了它的大腿。我们杀死了黠戛斯可汗,征服了其国土。当年,我们进军突骑施,越过金山,(东 37) 并渡过曳河。我们袭击尚在睡梦之中的突骑施人。突骑施可汗犹如烈火狂风般地从博勒济赶来,我们交战了。阙特勤骑白头灰马进击。白头灰马……(东 38) 他自己俘获了两人。又冲入敌阵,亲手抓获了阿热人的都督,是为突骑施可汗的梅录。我们在那里杀死了他们的可汗,夺取了他们的国土。黑姓突骑施人全部臣服于我们,我们将这些人安置在塔巴尔。(东 39) 为了治理粟特人,我们渡过珍珠河,率军远至铁门。在此之后,黑姓突骑施发生反叛,前往投奔康曷里。我们的军马体弱力竭,军队给养也已告罄,(我们的人)处境很糟……(东 40) (此外,)攻击我们的人十分骁勇。我们召集(军队),派遣阙特勤率领少量人马前往。他打了一次硬仗。他骑白马乙毗沙勒支进击。他杀死和降服了黑姓突骑施人。征讨……

北面(北 1 ) 他与……交战,并与哥舒都督交战,他杀死了所有这些人。他锱铢不遗地取走了他们的所有财物。当阙特勤二十七岁时,葛逻禄人成为敌人,他们开始不受拘束和毫无恐惧地行动。我们交战于塔末纥圣峰。(北 2 ) 这次战役进行时,阙特勤三十岁。他骑白马乙毗沙勒支突袭。他刺穿两人的大腿。我们杀死葛逻禄人,并降伏之。在此同时,阿热人开始与我们为敌。我们战于黑湖。当时阙特勤三十一岁。他骑白马乙毗沙勒支(北 3 ) 突袭。他俘获了阿热人的颉利吐发。阿热人被消灭在那里。当我叔可汗之国动荡时,当民众与统治者对立时,我们与思结人交战。阙特勤骑白马乙毗沙勒支(北 4 ) (突袭)。马在那里仆倒。思结人遭败绩。九姓乌古思乃是我们自己的族人。由于天地失序,他们背叛了我们。我们在一年中交战五次。第一次,我们战于咄姑城。(北 5 ) 阙特勤骑白色阿兹曼(马)进行突袭。他用长矛刺杀六人。在肉搏战中,他用剑砍杀第七人。第二次,我们在库沙曷与阿跌人交战。阙特勤骑着他那深褐色的马阿兹突袭。他用长矛刺杀一人,(北 6 ) 并击得九人四散奔逃。阿跌人在那里遭败绩。第三次,我们在……与乌古斯交战。阙特勤骑阿兹曼白马进击,并用长矛刺杀敌人。我们击败其军队,征服其国土。第四次, 我们在楚施峰交战。突厥(北 7 ) 人阵脚不稳,行将被击溃。阙特勤将他们前来攻击的军队驱散。我们在同俄特勤墓地包围并杀死了由十名斗士组成的一队同罗兵。第五次,我们在伊思勤提喀地斯与乌古斯交战。阙特勤(北 8 )` 骑深褐色的马阿兹进击。他刺杀了两人,并将他们扔入泥(?)中。这支军队在那里被歼灭。我们在奄贺庄园度过冬天之后,于春天率军出征乌古斯。我们下令军队奔袭,同时留下阙特勤坐镇大营。敌对的乌古斯人突然袭击汗庭,阙特勤(北 9 ) 骑上其白色马驹,刺杀了九人,终使汗庭未曾失陷。我母可敦、我的诸庶母、我的姊姊们、我的媳妇们、我的公主们,这么许多人都有可能活着的沦为奴仆,遭杀的弃尸营地和大道,(北 10) 假若没有阙特勤的话,你们都会被杀害。我弟阙特勤弃世而去了。我悲痛至极。我那始终明亮的眼睛变得仿佛瞎了一般,我那始终聪慧的心灵变得似乎麻木鲁钝。我悲痛万分。天神主宰寿命,人类全都为死而生。(北 11) 我是如此的悲痛:泪水从眼中淌出,我勉强忍住;哀情从心底流露,我勉强抑制。我深深地悲悼。我担心两位设、我的兄弟们、我的儿子们、我的伯克们以及我的民众都将因哭泣而毁了眼睛和眉毛。作为吊唁者,代表契丹人和地豆于人的(北 12) 乌达尔将军来了。从汉人可汗那里则来了拾遗吕向,他带来了大量珍宝金银。从吐蕃可汗那里来了一位论。从西方日落之处的粟特之阿拔柘羯以及布哈拉人居地的居民那里来了伊捺将军与乌姑勒达干。(北 13) 从我的十箭子孙那里,从突骑施可汗那里,来了掌印官摩诃罗支与掌印官乌古斯毗伽。从黠戛斯可汗那里,来了达头伊难珠啜。汉人可汗的皇姨弟张将军,则来建造陵墓,处理雕刻、绘画事宜,以及置备铭文石碑。

故阙特勤碑 御制御书

彼苍者天,罔不覆焘。天人相合,寰宇大同。以其气隔阴阳,是用别为君长。彼君长者,本□ □四(按:曾植录本 “四”字傍加乙,盖原碑之第一行也) 裔也。首自中国,雄飞北荒。来朝甘泉 ,愿保光禄,则恩好之深旧矣。洎 我高祖,肇兴皇业(按:曾植乙在此。以字救计,第二行当止 于 “太”字 。太宗之遂荒帝载,文教施于八方,武功成于七德。彼或变故相革,荣号迭称。终能 代咩□□,□(按:录本作“行化□”,曾植乙去后,复于“行化”两字旁加角,不知何故,姑阙 待证)。□□□,按:曾植乙在此。依字数计,第三行当止于第一阙匡)各(按:此字曾植乙去, 别钞本有)修边贡,爰逮朕躬,结为父子,使寇患不作,弓矢载 ?。尔无我虞,我无尔诈。边鄙□ 不□□□之(按:曾植乙在此。依字数计,第四行当止于第三阙字)赖欤?君讳阙特勤,骨咄禄可 汗之次子,今伽可汗令弟也。孝友闻于远方,威□(曾植自注:下半微露石形,疑略字)摄□□ 俗(曾植于此加乙,为第五行)。斯岂由曾祖伊地米驼匐积厚德于上,而身克终之,祖骨咄禄颉斤 行深仁于下,而子□□之(按:曾植于此加乙,为第六行),不然,何以生此贤也?故能承顺友爱 ,辅成规略,北眩之境,西邻处月之郊,尊撑之□□(按:曾植于此加乙,为第七行),受 屠耆之宏任,以亲我有唐也。我是用嘉尔诚绩,大开恩信。而遥图不骞,促景俄尽,永言悼惜(按 :曾植于此加乙,为第八行),疚于朕心。且特勤,可汗之弟也,可汗,犹朕之子也。父子之义, 既在敦崇;兄弟之亲,得无连类。俱为子(按:曾植乙在此。依字数计,第九行多止于俱字)爱, 再感深情。是用故制作丰碑,发挥遐徼,使千古之下,休光日新。词曰:

沙塞之国,丁零之乡。雄武郁起,于尔先□。尔君克长,载赫殊方。尔道克顺,谋亲我唐。孰谓若 人(按:曾植于此加乙,为第十一行),罔保延长。高碑山立,垂裕无疆。

大唐开元廿年岁次壬申十二月辛丑朔七日丁未书(曾植自注:似建字)。


相关文章推荐:
| 蒙古国 | 后突厥汗国 | 阙特勤 | 阙特勤 | 毗伽可汗碑 | 蒙古国 | 后突厥汗国 | 突厥文 | 悼文 | 隶书 | 王国维 | 观堂集林 | 乌里雅苏台将军 | 北京故宫博物院 | 乌兰巴托 | 突厥文 | 骨咄禄 | 左贤王 | 开元八年 | 拔悉密 | 天子 | 裴光庭 | 暾欲谷 | 李靖 | 金吾将军 | 都官郎中 | 玺诏 | 吊祭 | 庙像 | 悲哽 | 新唐书 | 宗正 | 突厥语 | 可敦 | 达干 | 叶护 | 详稳 | 桑昆 | 九姓乌古斯 | 突厥人 | 土门可汗 | 室点密 | 突厥人 | 铁门关 | 叱利 | 吐蕃人 | | 黠戛斯 | 三姓 | 骨利 | 鞑靼人 | 地豆于 | 突厥人 | 突厥人 | 颉利 | 叶护 | 九姓乌古斯 | 黠戛斯 | 骨利 | 鞑靼 | 汗位 | 黠戛斯 | 突骑施 | 突厥人 | 乌古斯 | 突厥人 | 黠戛斯 | 突厥人 | 可敦 | 乌古斯人 | 地豆于 | 手执武器 | 拔野古 | 俟斤 | 黠戛斯 | 突骑施 | 曳河 | 黑姓 | 粟特人 | 珍珠河 | 突骑施 | 黑姓 | 伊思 | 乌古斯 | 吐蕃 | 突骑施 | 乌古斯 | 黠戛斯 | 达头 | 骨咄禄 | 颉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