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喋血黎明

喋血黎明又名解放贵州,是描述我解放军五兵团攻占贵州,废除了贵州的封建剥削制度,推翻了压在贵州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历经反动统治重压的贵州人民站了起来,当了主人,贵州历史自此揭开了新的一页。

1948年,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国民党政权濒临全面崩溃。为挽回败局,加强西南地区的军政部署,蒋介石采用“黔人治黔”的方法,调遣他认为可依赖的原宪兵司令、安顺人谷正伦为贵州省主席兼全省保安司令,原首都警察厅厅长、安顺人韩文焕为保安副司令,原云南省警备总司令、兴义人何绍周为第六编练司令兼四十九军军长,别动队队长、龙里人刘伯龙为八十九军军长,招兵买马,扩充部队,加强反共部署,企图在贵州作最后的挣扎。

[1]

在上个世纪之初,卢焘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无疑是一位叱咤风云的斗士。他早年先后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讨袁(世凯)护国运动。1921年,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任命卢焘为贵州省省长,兼任黔军上将总司令。后来,他不愿卷入国民党复杂的政治风云,提前退出军界。

同仇敌忾、带头捐枪,表现英雄为维护好社会治安的决心。1949年深秋,卢焘受民众之命出任“贵阳临时治安管理委员会”主任,在人民解放军秘密联络员曾友新、中共贵州地下党工委负责人司元良和年轻新党员杜鹃的领导下,组织“临治会”积极开展护厂、护城、护桥、护路,稳定民心、保障供给、防敌破坏等项工作,社会治安大为改观。然而,坏人仍是有恃无恐,继续乘火打劫,荷枪实弹的刘伯龙89军的官兵们正在发战乱财,他们显然把共产党领导的“临治会”和卢焘看成眼中钉、肉中刺,欲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

此时此刻,为维护贵阳的社会治安日夜操劳的卢老将军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兵荒马乱的年头,仅靠宣传、仅靠我们赤手空拳的民众团体来维持社会秩序,市民仍然不放心,就是我们这些组织者,心里也不塌实啊。”他的几句至理之言提醒“临治会”各位成员,在这非常时期,必须设法筹集一些武器,组织必要的自卫武装,对敌人、对坏人才有威慑力,这才是维持治安的基本保证。

在“临治会”办公室,大伙知道筹集武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可是到哪里去“集”呢?谁会“带”这个头呢?此时此刻,成竹在胸的卢老将军打开抽屉,取出他那支珍藏多年的左轮枪,摆在桌上:“这是孙先生特别嘉奖给我的一件纪念物,今天交给临治会,让它为贵阳民众立一点儿新功吧。”这一举动,立即震惊四座。紧接着,为了解除民众集枪的后顾之忧,卢老提议:“由我和张参议长为集枪者担保,签字盖章。”到底是一名老将军,办事雷厉风行,立即从衣袋里掏出早有准备的一枚印章:“凡送来的枪支,一律打借条,盖上我和张彭年的印鉴,由我们负责,有借有还。”

在卢老带头捐左轮手枪的实际行动影响下,仅一天,“临治会”就筹到各类长短枪支462支,子弹42箱,手榴弹4箱。

“临治会”的自卫武装队伍扬眉吐气了,自信心足了,他们扛上枪巡逻在厂区、街头,给老百姓吃了定心丸,也给图谋破坏厂房、仓库、桥、路的刘伯龙部队造成了威慑和制约,继而才赢得了保卫电厂、保卫弹药仓库等自卫战斗的胜利。

威武不屈,临危不惧,表现了卢焘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剧中有三场戏完美地表现了卢老威武不屈,临危不惧的英雄气节,进一步升华了英雄的品格境界。

刘伯龙妄图按“委座”旨意在垮台之前大肆破坏贵阳的生产、生活设施,大捞财物的阴谋一个个被“临治会”识破并阻挡,他把“临治会”和卢焘看成必须急于铲除的心腹之患,他们直逼临治会办公室向卢焘发难,提出“为我89军筹集二十万银元作军饷”的无理要求,并直冲着卢焘发出挑衅式的言语:“哼,我看就是有人不买账!”“我的枪是经常走火的!”面对上门找麻烦的刘伯龙一而再,再而三的恐吓,卢焘怒眼一睁,像一头发怒的雄狮,一语中的:“这是敲诈!”刘伯龙直言:“老子就是敲诈,,今天非要不可!”瞬间,敌人的几枝枪口对准了卢焘,只见他老先生面不改色,神情镇定,轻蔑地一笑:“吓唬我!?你还年轻了点。娃娃,,我玩枪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更为精彩之处是当刘的帮凶连长将手枪对准卢的脑袋,疯狂地吼道:“我就要开枪了!”卢焘冷静地回头怒视着这位草包连长,喝斥道:“放下你的吹火筒吧!我一个身经百战、从战火硝烟中走过来的老将军,难道还会被你一个无名之徒吓倒吗?”

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把卢老将军不畏强暴、不计安危的英雄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

另一场戏是在组织自卫队保护电厂的战斗中,当炸厂的敌人就要来到,护厂战斗就要打响之时,曾友新和司元良已向卢焘、张彭年公开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卢焘高兴地表示:“我们都听共产党和解放军的。”可当曾友新顾及卢张二位老人的安全,把他们安排在办公室值班时,卢焘不接受这个照顾,,坚决要求上第一线。但是,他还是服从了党组织的安排,激动地在办公室起草发向北京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致敬电。在这临战前的寂静中,卢焘在办公室难以平静,他若有所思地从办公室慢慢走出,他的贴身侍卫彭副官阻拦了他。尽管地下党负责同志司元良再一次向他汇报了战备情况,请他放心回屋。可是他总考虑着护厂战斗的胜负,又一次走出办公室,又一次被彭副官拦住。此时,卢焘大吼起来:“你怕我死,就不怕电厂被破坏掉?再危险也得去!”尽管卢焘没有亲自持枪上阵,尽管他没有亲自动手排除定时炸弹,可他成了这场护厂战斗中的一名高参和勇士。

最后是卢焘被刽子手张立若和张卫民杀害的一场戏。说实话,这是一场惨不忍睹的戏。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员曾友新和司元良,,日以继夜地做好社会治安工作,准备迎接解放军进驻贵阳的卢老将军,就在解放贵阳的头一天,公元1949年11月14日,,被刘伯龙的走卒,刽子手张立若、张卫民以“电厂工人被特务打伤”为名诱骗,将其致死。

面对卑鄙无耻的特务,,卢焘临死不屈。他无比欣慰地正告刽子手:“我……我也告诉你们……人民解放军已兵临城下,你们绝对逃不了正义的处罚!”

卢焘的光荣牺牲及贵阳解放前夕被反动派杀害的革命志士的鲜血,迎来了五星红旗在山城贵阳迎风招展。人们将永远铭记着他们!


相关文章推荐:
卢焘 | 中国 | 孙中山 | 护国运动 | 广州 | 国民党 | 杜鹃 | 刘伯龙 | 共产党 | 雷厉风行 | 张彭 | 解放军 | 张二 | 北京 | 毛主席 | 张卫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