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狩野永德

狩野永德(1543年~1590年),日本画家。名州信,通称源四郎。1543年1月13日生于山越国(今京都),卒于1590年9月14日。他的传世作品还有《唐狮子屏风》、《桧图屏风》及《洛中洛外图屏风》等。

狩野永德是日本画家。名州信,通称源四郎。1543年1月13日生于山越国(今京都),卒于1590年9月14日。祖父狩野元信、父亲狩野松荣都是幕府御用画师,永德9岁就获得机会随父辈参加障壁画创作,1566年初露头角,所作16面花鸟图和8面琴棋书画图,一洗过去因袭模仿风气,转向描绘社会生活,获得好评。之后名望迅速上升,先后主持了安士城、聚乐第和正亲町院御所、天瑞寺、东福寺法堂等处的障壁画、藻井画的创作,使始自狩野元信的大型装饰画得到创造性的发展,奠定了豪华壮丽的桃山障壁画的基础,被称为集障壁画之大成者,其影响超越了狩野画派的门阀界线。他的传世作品还有《唐狮子屏风》、《桧图屏风》及《洛中洛外图屏风》等。

狩野永德(1543年~1590年)金碧辉煌的安土桃山时代,在美术层面表现最为出色的莫过于障壁画,而集障壁画之大成者则是开一代师风的狩野永德。他是一位以独创的画风、杰出的艺术成就与长谷川等伯并称为安土桃山画坛双璧的天才型绘师。

天文十一年(1543),永德降生于山城国京都的幕府御用画师狩野家。作为家长的祖父狩野元信大喜过望,亲自赐名给这个可爱的长孙“源四郎”的幼名,代表了祖父元信(幼名四郎次郎)对他所抱持的期望是多么大,“好像这个长孙才是自己最优秀的血统继承人。”(医学上称为“隔代遗传”)

源四郎的父亲狩野松荣直信是个并不十分出色的画师,在历史上留下名号更多的也因为他是狩野画派第三代继承人的关系。但狩野派却是日本绘画史上最大的画派,从十五世纪后期创始,历四百多年长青不倒,一直持续到十九世纪末,对日本画坛的影响极为深远。创始人可以追溯到小粟宗湛,奠基人为狩野正信,他是一位承先启后的画家,汉画与大和绘的功底都相当深厚。以此为基础,他得以将各种技法与通俗的题材相结合,除去旧观念,从视觉效果出发,使绘画完全适应日本障壁画的形式。其子狩野元信通称大坎助,后世称为“古法眼”。据说他与土佐画派首领土佐光信的女儿成亲,使他在狩野派汉画的基础上又习得了土佐派世代相传的密奥义--大和绘技法。他的作品第一次被记录在文献中,是在1513年绘制的《鞍马寺缘起》。三年后,当他向足利幕府敬献扇子时,可能已经取得了御用绘师的职位,而到长孙源四郎出生时,他正担任着禁中袄绘的制作仕事,由此可见他与朝庭、幕府的关系都很深厚。

天文十三年(1545),狩野元信获赐绘师的最高段位“法眼”,年幼的源四郎在一家的欢庆中度过了他的两周岁。

自天文七年到天文十四年的七年间,元信与弟子们在石山本愿寺不懈的制作障壁画,同时,又率领众多门人绘制扇面画,适应了包括市民在内的各阶层的需求,时人将狩野派的扇面绘推为“极品”。元信积极的摄取中国宋、元、明各代绘画的诸种样式,熟悉大和绘的手法,融会贯通,脱离了佛教美术观对他创作的束缚,创造出清新淡雅的装饰式障壁画风格。这种风格成为了狩野派学习的典范,也成为了安土桃山时代障壁画的原型。这些突出的成就使他无愧为一个开创新时代的重要画家。大德寺大仙院的袄绘《花鸟图》和妙心寺灵云院袄绘《花鸟图》均是元信风格的代表作。此外还有《潇湘八景》(现藏于京都妙心寺东海庵)、《清凉寺缘起绘卷》(现藏于京都清凉寺)等传世佳作。

如此深厚的家学渊源,使得后世的研究者们不禁要对永德写下“携着五彩画笔出身”这样并不抱有恶意的评语来,而且,永德的绘画天才很早就显露了出来,幼年时即常常的跟随祖父、父亲,侍候于画案旁感受长辈(特别是祖父)的熏陶。

天文二十年(1552),幕府将军足利义辉返回京都,元信携带孙儿源四郎向将军问候新年,这使源四郎在年纪还很小时就能够获得一些重要的创作机会。祖父元信在他幼年时的苦心载培让他终身都无法忘怀,即使到了中年也常常向人提起。

永禄二年(1559),源四郎已改名为州信(狩野家世代以“信”为通字),号永德。元信对画技已趋纯熟但却远未挖掘完全的爱孙下了这样的评价,“狩野派的前途,就要看对永德的培养和造就了。”也是在当年,元信去世。失去了在前面引导的祖父,永德以后只能一个人摸索前行了。

永禄九年(1566),他随父亲狩野松荣直信参加了大德寺聚光院障壁画的制作,才华初露,颇获好评。其父直信担当了虎图壁画和猿图隔扇画,而永德却担当了十六面花鸟图和八面琴棋书画图。对于这样的安排,想来直信也很明白自己比不上儿子永德的才华吧。好在直信是牛而非虎,有舔犊之情却无食子之意,儿子的成就即是狩野派的成就,门派的兴盛是第一重要的。永德一洗过去因袭模仿的守旧风气,从以往宗教或文学中的程序性绘画处理,向着通俗性的描绘社会生活方面发展。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画中的文人高士已从已往的中心人物转变成了仅仅具有特征的点景人物。

在时代的风云儿织田信长入京后,永德凭借幕府御用画师的身份拜见了这位乱世的豪雄,他那气魄豪迈的作品让信长为之倾倒(这就是为何历代《太阁立志传》将永德设定为京的职人的原因了)。

天正二年(1574)六月,信长将永德所绘的《洛中洛外图》屏风做为外交礼物馈赠给上杉谦信。这是一件有力的显示永德画风并具有新时代感的作品(当时京之町人的写实生活,《信长的野望岚世纪》里的城池画面即是以此为蓝本),它正好与信长的审美趣味合拍一致。因此,当两年后信长开始修造安土城障壁画时,就让永德率一门众担当了此项仕事。通过这一大型障壁画的制作,奠定了豪华壮丽的安土桃山障壁画的基础。之后,永德的名望迅速飚升。他也广范的结交得势的武家权贵,画名之盛一时无二。

在本能寺之变后,永德很快的又取得了羽柴秀吉的庇护,金碧辉煌的排场实在是太适合秀吉的需要了,所谓的“一拍即合”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天正十三年(1585),永德受命制作规模宏伟的大阪城障壁画。次年,又担当了聚乐第和正亲町御所两处障壁画的制作仕事。一切都那么顺利,一切都那么完美,相对于那些饱经人生坎坷而满腹怨气的绘师们来说,永德的命运一定让他们嫉妒得发狂吧。

天正十六年(1588),修复天瑞寺障壁画,接着,他完成了东福寺法堂的藻井画。次年,又以其极旺盛的创作力率领门人完成了许多大型的障壁画。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同时代的绘师们所无法比拟的。他使始自狩野元信的大型装饰画得到了创造性的发展,融合了富于生命表现力的画面和装饰性手法而确定了永德画风。这种画风适应了当日武家政权对自己威势的炫耀,而金碧辉煌的装饰性手法奠定了日本障壁画样式的基础,其影响远远超过了画派的门阀界线,波及了安土桃山时代以及后来的众多画家。因此,称永德为“障壁画的宗师”是非常贴切的。他传世的主要作品还有《唐狮子屏风》、《松图屏风》(一级国宝,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等。

天正十八年(1590),永德以四十八岁之龄病逝于京都的家中,在战国这个大时代的天空中划过了一道最炫目的痕迹。

在安土桃山时代(公元1563~1615 年),日本的封建专制君主的权力意志十分强烈。这表现在利用宗教,建立神权一体的新政治等上面。如丰臣秀吉死后,敕封他的神号为丰国大明神,并在京都东山建丰国寺,让百姓把他当作神来膜拜;宠臣富田知广让狩野山乐等画家为其画肖像,以传后世。因而肖像画十分盛行。此外,装饰在达官贵人的客厅里的屏风画或作为门扉的?扇画也十分流行。这种画摆设在上层官僚特别是武士将领的府邸大厅内,其题材也受到制约,目的也是为了显示其权力意志。屏风画《松鹰图》就是典型的一例。《松鹰图》的绘制者是日本著名的屏风画家狩野永德。他是狩野派画族始祖元信的孙子。狩野派是日本流行四个世纪(15~19世纪)之久的一个宗族画派。差不多日本的主要画家都来自这个宗派。这一画派在当时主要为将领武士与官僚阶层服务。就该派所画的作品题材与画法技巧来看,虽属中国画传统,但实际上的表达方式与艺术风格是日本式的。画面最初以前后两个层次来表现,后来又变为一个层次。画风比较粗犷,有的用大扫帚作画笔,以大面积色块来处理;线条较为流畅明快,有别于我国宋代山水画的表达方法。另外,画面的明暗关系也不复杂,但装饰性很强,这是由屏风的用途或双面?扇作门扉的建筑部位决定的,它一般只供远处观看。狩野派的首倡人是狩野景信。他原是武士阶层中的一位业余画家。其子狩野正信被公认为是这一画派的第一代画人。但真正自成体系的时代,是在正信的儿子狩野元信(1476~1559年)之后。

狩野永德作为元信的孙子,创造了一种以金地、浓彩为特色的屏风画。它以水墨勾勒作轮廓。屏风画从整体看富丽堂皇,构图虽不复杂,却气势磅礴,为室内平添一种精神气氛。桃山时代的武将为了炫耀其宅第的豪迈与威严,常喜欢在屏风上画雄鹰、凤凰、龙虎、狮子、犀牛、麒麟等猛禽异兽形象,用以象征主人的权势。在武将法制中有所谓威慑庶民之说。这种题材的屏风画可算是这种武权政治的精神反映了。《松鹰图》是永德应最高统治者织田信长之命绘制的。画面以金地为衬,一棵巨松虬结盘曲,上立一头侧面凝视的雄鹰。姿态凶猛,睥睨一切。背景还有潺潺碧水,险崖峻岭,云石铺陈,气概非凡。此类屏风画,在狩野永德的创作中还有多幅,但据说存世不多。其中有画在六扇折叠屏风上的《唐狮子图》(日本皇室藏)、京都天球院十六扇上的《山水与花卉》以及画在京都南禅寺墙壁上的《二十四孝图》,可被视为亲笔珍品。这幅原作现藏东京艺术大学内。


相关文章推荐:
画家 | 越国 | 京都 | 狮子 | 越国 | 京都 | 松鹰图 | 狮子 | 越国 | 京都 | 狩野元信 | 野松 | 狩野元信 | 画派 | 长谷川等伯 | 京都 | 狩野元信 | 野松 | 画派 | 画派 | 狩野正信 | 狩野元信 | 法眼 | 画派 | 土佐光信 | 狩野元信 | 法眼 | 京都 | 京都 | 永禄 | 永禄 | 野松 | 天正 | 画面 | 天正 | 天正 | 狩野元信 | 画面 | 画派 | 天正 | 京都 | 京都 | 屏风画 | 屏风画 | 松鹰图 | 屏风画 | 宗族 | 画派 | 画派 | 画面 | 画面 | 狩野正信 | 画派 | 狩野元信 | 屏风画 | 屏风画 | 凤凰 | 狮子 | 麒麟 | 屏风画 | 松鹰图 | 画面 | 屏风画 | 京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