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狻猊宝鉴

《狻猊宝鉴》,是由逸空馆主根据豫剧《二下南京》为蓝本的改编剧目。

西凉夏国进宝,名唤狻猊宝鉴,有甲子年通灵之神奇。天官周承储宝,后携宝归乡无锡。甲子年,孙家淦进谏,唐邈贪污横行,乾隆微服私访寻宝察官,入南京御豹酒馆。周顺卿应其母之命进京献宝,至南京御豹酒馆。唐邈命侠盗葛金龙入御豹酒馆,葛金龙盗取狻猊宝鉴离去,献于唐邈。乾隆闻周顺卿失宝之事,回朝命郭英寻宝。侠盗葛金龙与郭英有金兰之谊,向其说明盗宝之事。唐邈投宝于其叔父唐清,郭英搜府未成。后刘墉回京,定计与郭英同搜唐府。郭英搜得狻猊宝鉴,欲打唐清,西宫阻拦欲求情。后郭英得乾隆允可,锤打奸臣。

比如剧情前半部分参考了京剧马派《遇龙封官》等情节,后半部分参考了豫剧《打唐清》,但剧情绝及人物非照搬原剧。唱词方面,参考了京剧《十道本》,见乾隆的两个大唱段。对于原来豫剧原版本,保留了“谏宝”(改吴能为孙家淦)、“访宝”(改刘延清为乾隆)、“回朝”(刘墉回京,加乾隆回朝情节)、“搜府”。人物则变动很多,改葛金龙为中面人物,剧情亦是如此等等。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唱功戏,各行当都有。

乾隆:老生,黑三,武生巾带后兜,黄团龙箭蟒,彩裤,软带,厚底,挎宝剑。

刘墉:老生,黑三,忠纱,文阳,浅驼色蟒,风帽,斗篷,紫官衣,红彩裤,厚底。

郭英:小生,紫金冠,白龙箭衣,大带,白开氅,红彩裤,厚底。

周顺卿:小生,如意巾,学士官衣,绦子,厚底。

周母:老旦,水纱,网子,黪鬓,黄绸条,绦子,香色帔,绿裙,福字履。

孙家淦:老生,相貂,白满,香色蟒,玉带,彩裤,厚底。

唐清:净

葛金龙:武净

唐邈:丑

西宫:旦

《狻猊宝鉴》

乾隆:【二黄三眼】

老王爷登大宝江山有道,

人称赞比尧舜不差分毫。

文仗着孙家淦三朝元老,

武仗着郭信晃干国英豪。

前夜晚梦金龙得此一兆,

宣众卿解此梦细说根苗。

因此上在金殿孤降旨一道,

下江南微服访察官寻宝。

《狻猊宝鉴》

乾隆:【四平调】

真天子离却了凤阁龙楼,

来在了江南地已是深秋。

沿毡帽遮不住贵质一流,

众黎民谁能够相认冕旒?

《狻猊宝鉴》

周母:【二黄原板】

老王爷为国家忠责尽命,

回朝转归故里乐享康宁。

甲子年想起来那狻猊宝镜,

唤娇儿听为娘细说曾经。

《狻猊宝鉴》

乾隆:【西皮摇板】

御豹馆不同那皇宫贵境,

接梨花纵豪情一饮而尽。

真天子坐酒馆留神旁人,

周顺卿:【内西皮散板】

巧拙一时成颠倒,

何偿上天弄煞人?

晋上宝儿无处找,

叫人心急如火烧。

乾隆:【西皮摇板】

哪里的慌忙声送耳孤听?

《狻猊宝鉴》

乾隆:(白)摆驾!

内侍:(白)哦!

乾隆:【西皮慢板】

金乌东升玉兔坠,

景阳钟三响把王催。

明室末年遭颠沛,

满朝俱是梦生酒醉。

李自成率众起下反意,

【转西皮二六】

兵困北京要夺社稷。

那崇祯煤山自缢,

可怜一命落泥灰。

内侍臣摆驾九龙里,

【西皮摇板】

如今乐享太平日。

《狻猊宝鉴》

乾隆:【二黄摇板】

猛听得朝臣宣来了刘墉,

【二黄快三眼】

乾隆君迈虎步忙下九重。

掺爱卿再莫受那风吹寒冷,

王的不是你莫记在心中。

离金阙与卿家九龙站定,

叫一声孤的皇兄刘爱卿。

为疆闳又何曾略得安静,

为疆闳东荡西杀南征北战未享安宁。

孤赔情叫一声刘爱卿,

你本是擎天柱一根。

为社稷君臣们一番争论,

为社稷顾不得自己残生。

为社稷卿甘受南京上任,

为社稷你放大胆敢权衡你把南京城贪官污吏一一清。

真乃是擎天柱保定乾坤,

万古年留美名你清廉传颂,卿光耀汗青。

刘墉:【西皮原板】

谢君王念刘墉感怀至深,

为的是我主爷保定乾坤。

从今后主休听宫闱谗本,

普天下众黎民享乐太平,都道你是海不扬波,是一位有道明君。

《狻猊宝鉴》

刘墉:【西皮快板】

一见老贼跪地川,

不由本宫火冲天。

在朝官高爵位显,

瞒上欺下行不端。

国家王法在眼前,

定叫老贼命归天。

刘墉:【西皮散板】

我有心为国除奸臣,

还恐万岁不依行。

刘墉:【西皮摇板】

转身看过郭贤弟,

御锤打死老东西。

郭英:【西皮散板】

一句话我郭英如梦方醒,

执御锤打奸臣直伸忠愤。

《狻猊宝鉴》

刘墉:【西皮慢流水】

唐娘娘挡臣把情讲,

且听为臣说衷肠。

汉王起兵与楚抗,

无有能将立家邦。

也曾险会鸿门上,

保驾多亏樊哙与张良。

多亏张良背剑访,

得遇那从天而降紫金梁。

摆下了大小战场乾坤掌,

只逼得霸王乌江命丧。

他朝有个萧丞相,

后宫有个吕皇娘。

三宣那韩信进未央,

到后来九月十三雪花从天降,忠良无久长。

扭转回头我与贤弟讲,

【西皮摇板】

告职归林辞君王。

刘墉:(白)臣刘墉辞驾。

《狻猊宝鉴》

乾隆:【西皮散板】

孤王为难昭阳宫,

爱妃容美龙心宠。

【转西皮二六】

唐清犯法理不容,

孤王求情为哪宗?

一家皇亲,一家元戎,

孤王我袒护国亲理不通。

【西皮散板】

这时间何必行无用,

孤的乾坤是千斤重,

叫爱妃莫要纠缠孤穷。

豫剧《狻猊宝鉴》

刘墉:(念)

德薄承天命,登荣十七年。

可怜有道君,误国是谗奸。

去冠发覆面,缢死在煤山。

尸体遭碎裂,百姓苦垂怜!

刘墉:(白)万岁,你可知臣刚才言道的乃是何人?

乾隆:(白)朕一时想不起来了,爱卿,你刚才言道的是何人啊?

刘墉:(白)万岁,臣说的乃是前朝的亡国之君,崇祯呐。那明朝先祖洪武皇帝,创下天下传留已遍。传到了那末代崇祯,承继了那大明的江山。崇祯孤登基以来,灭却了专宫太监。并非是他朝中无有能贤,最可叹那周遇吉身带乱箭,满门忠烈的死了。可叹栋梁臣与之共大难。到后来么,那崇祯纵是有泪,哭也枉然,是箭刺心穿啊。明朝传留一十六帝,末一帝,就是有道无福的崇祯。崇祯登了大宝,遇到十八载荒旱,是各地民不聊生。南方的苗蛮造了反,安南高丽又打来了战表。陕西造反有个李自成,那闯王造反倒有一十八载。后来大队人马,杀到了北京城内。崇祯无奈,只好将御玺放在龙书案,送与了他人。满朝文武这个时节,是尽都弃之不顾。崇祯无奈,杀宫奔向煤山,聊了残生。君王并非无道,嚯,却坐了亡国之君呐。

乾隆:(白)卿家!

乾隆:【二黄三眼】

卿的话使孤王顿时懵醒,

叹崇祯末位君好不惨痛。

众百姓反朝堂他雪夜离宫,

文武臣丧天良袖手不问。

一君王生和死寄托他人,

却最终臣赶君来才识本性。

自古道皇家女掌上珠明,

此时刻不如那农家女安宿山村。

众皇子生就的也是无运,

【转二黄原板】

一个个利剑下速赴了幽冥。

只剩下皇后两泪淋,

她自断了章程剑向粉颈。

崇祯帝并非那无道昏庸,

祖宗业锦江山化为灰尘。

满朝中俱都是馋臣奸佞,

一个个谋私心苦害百姓。

这也是君有道臣无德无济于用,

叫孤王回想起也后怕十分。

你父子也算的操劳不尽,

小郭英凭胆略一身血性。

卿家你秉忠正难忍奸臣,

为的是锦世界安享太平。

你今为国除奸佞,

寡人戒欲不再任性,这江山有道君担承。

孤封你吏部大堂代管那都察院,

从今后莫要再离孤身旁。

左手拉定刘爱卿,

右手拉定将郭英。

叫一声孤的臂膀将郭英。

刘爱卿、串宫侯、孤的爱卿,

你那里放宽心,大着胆,一步一步随定寡人。


相关文章推荐:
十道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