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绮楼重梦

《红楼梦》的续书之一。《绮楼重梦》又名《红楼续梦》,1805年坊刻本,作者署名兰皋主人。兰皋主人不知何许人也,只从序言中的“吾家凤洲先生”推测出原本姓王。

这部续书,作者自言乃“由衰而盛,梦之祥者”,描写贾宝玉转世,成为自己的遗腹子小钰,文武双全,出将入相,最后与转世为湘云之女的黛玉联姻。小珏锐意仕宦,全不似宝玉当年的厌恶官场,于是宝玉在这部续书中俨然变成了自己的不肖子。不过,续书最出奇之处在于对小珏情爱经历的描写。作者在情色方面流露出一种奇特的恋物癖,这种恋物癖并不以三寸金莲或者身体某一部位为迷恋对象,更不同于原著中宝玉“爱红的毛病儿”,而是特别针对处于污秽状态的女性身体无论是呕吐,行经,大小便,或者烫伤。小钰的怜香惜玉表现为不顾腌,对这些因为处于特殊生理情况而软弱无助的女性身体予以照管和爱抚。这样的癖好,在古典小说里还是仅此一见。

《绮楼重梦》,(清.兰皋居士著 光绪聚珍堂藏本)警幻仙追述红楼梦,月下老重结金锁缘,补续《红楼梦》以此为最,是书有淡如,瑞香,玉卿,犹《金瓶梅》中有潘金莲,李瓶儿、林太太,然其结局,令人有美人黄土之叹。 [1]

第一回 警幻仙追述红楼梦 月下老重结金锁缘

第二回 连理同生樗蒲淫赌

第三回 晴雯婢借尸还魂 鸳鸯姐投胎作女

第四回 荡妇怀春调俊仆 孽儿被逐返家门

第五回 宁荣府二次抄家 珍琏儿三番听审

第六回 获重谴囚徒发配 感旧游美妇联诗

第七回 燕语莺声创兴家塾 红香绿艳齐起闺名

第八回 学中属对舜华为魁 园里吟诗优昙独异

第九回 获丑擒渠略施武艺 怜香惜玉曲效殷勤

第十回 梅碧箫病谈前世 贾小钰梦读天书

第十一回 镇东伯初平海寇 明心师新整庵规

第十二回 白云山兼谈命相 红药院闲讲经书

第十三回 玉皇阁小儿角力 杏花村孤女完姻

第十四回 召神兵小钰演法 试飞刀碧箫逞能

第十五回 十万倭兵重作乱 九重恩旨特开科

第十六回 文武状头双及第 雌雄元帅共兴兵

第十七回 特典崇隆登坛受印 仁心恺恻掩骼施财

第十八回 荡妖寇大显神通 受皇恩荣膺宠锡

第十九回 闺内吟诗堂前问卜 环儿南窜淑贞北来

第二十回 圣恩浩荡薄海同春 帅德汪洋灾黎乐业

第二十一回 医病符偶然戏谑 限体诗各自推敲

第二十二回 平海府大营甲第 凝香殿慎选贤媛

第二十三回 身居事外款款论题 情切局中皇皇待报

第二十四回 晓开蕊榜题名氏 日丽螭坳谒圣明

第二十五回 待年册立居私邸 衣锦荣旋宴画堂

第二十六回 分院宇点景铺陈 派丫头更名服役

第二十七回 甄小翠避妖来贾府 叶琼蕤逃难入王园

第二十八回 逗春情淡如入学 膺赦诏蓉儿还乡

第二十九回 彩笺结社 画册题诗

第三十回 会同年花园玩景 乘良夜雪阁开樽

第三十一回 赏春灯凭肩献媚 窃香履度足调情

第三十二回 老尼携徒弟募化 倭王率妻子来朝

第三十三回 琼蕤赠一股金钗 岫烟送两丸丹药

第三十四回 香雪秘传妙术 传灯别倡宗风

第三十五回 留香居重来住客 中元节追荐情人

第三十六回 钟情人幽怀沉结 无耻女使酒猖狂

第三十七回 三枝神箭穿杨柳 一阕新词缔凤鸾

第三十八回 翡翠帐中揉雪乳 鸳鸯被底拥香躯

第三十九回 花袭人因贫卖女 贾佩荃联谱认兄

第四十回 交址女子随贡使来京 扬州道姑关生魂入腹

第四十一回 浸水芙蓉窥玉体 临风杨柳度纤腰

第四十二回 四女将出征东粤 五学士被黜西清

第四十三回 五美同膺宠命 四艳各配才

第四十四回 巧姐初返外家 淡如错招老婿

第四十五回 细雨孤灯回噩梦 清樽皎月感秋声

第四十六回 婢女戏编茜字谜 美人争谱竹枝词

第四十七回 怜香成死别 惜玉感生离

第四十八回 圆大梦贾府成婚 阅新书或人问难

由来词客,雅爱传奇;不是痴人,偏工说梦。卖不去一肚皮诗云子曰,何妨别显神通;听将来满耳朵俚谚村谣,只和合同鬼诨。何况悠悠碧落,蚁自聚于槐柯;浩浩黄舆,鹿且埋于蕉下。

将廿一史掀翻,细数芝麻账目;直把十三经搁起,寻思橄榄甜头。颠倒着即色即空之公案,描摹就忽啼忽笑之情形。

且也,证明因果,石自能言;打破横关,草堪蠲怨。去年人面,休烦崔护题诗;再世婚姻,仍遣韦皋作婿。飞枕边之蝴蝶,创开百代勋猷;携篮内之樱桃,幻作一场富贵。胡天胡帝,要须在无何有之乡;如云如荼,不过比将毋同之例。贾原是假,甄亦非真。曾参何处杀人,问去不声冤屈;郑綮今朝作相,算来好象应该。彻犀角之七层,弯弓妙手;贯明珠之九曲,穿缕精心。悲欢离合,通呼吸于鼻孔之间;将相王侯,看安排于手掌之上。纵使爱眠宰我,会心处不觉伸腰;便令不笑包公,得意时也劳捧腹。

嗟乎,一枝斑管,谱成金玉良缘;百幅芸笺,写出绮罗艳事。三千界苍茫银海,原属寓言;十二重缥缈红楼,仙客重记。

嘉庆乙丑(1805)年季夏重编。

清代山樵在《补红楼梦自序》中说道,《红楼复梦》《绮楼重梦》两书荼毒前人,其谬相等。更可恨者,绮楼重梦,其旨宣淫,语非人类,不知那雪芹之书所谓意淫的道理,不但不能参悟,且不相背谬,此正夏虫不可以语冰也。

诚然,文人相轻,自古有之,但从另一方面看,他的评价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1] 纵观绮楼全书,书中一大部分是写了宝玉转世投胎化为小钰后与大观园其他转世的姐妹们极尽欢娱之情、风月之事,文中语言描绘真可与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相比肩,作者在他的续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其弊端


相关文章推荐:
红楼梦 | 红楼梦 | 贾宝玉 | 遗腹子 | 湘云 | 黛玉 | 恋物癖 | 红楼梦 | 金瓶梅 | 李瓶儿 | 白云山 | 玉皇阁 | 杏花村 | 崇隆 | 汪洋 | 大营 | 宗风 | 韦皋 | 无何有之乡 | 曾参 | 郑綮 | 包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