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湮没的青春

中国电影名,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于1994年,电影根据方家骏小说《渴鸽》改编,在沿海某城市,某省网球队队员罗小绪来游乐场网球部当陪打员。他抱着玩玩的态度与服务员阿清同居,阿清对他却一往情深。小绪逐渐丧失斗志和人格,在陪打中认识了欧太太。欧看中了小绪的青春活力,买了他的包时,长时间的接触,两人发生了关系。欧丈夫回来后,她提出与小绪分开,遭到小绪的不断骚扰。倍受打击的小绪找到阿清也被她拒之门外。小绪忍受着痛苦,坚持奋斗,两年后,终于当上了网球部的经理。

片名:湮没的青春

英文名:Youth In Silence

别名:欲海无情

语言:汉语/普通话

上映:1994年

色彩:彩色遮幅

片长: 2496米、9本

类型:剧情片 [1]

根据方家骏小说《渴鸽》改编。

沿海某开放城市。某省网球队队员罗小绪来这里打工,在游乐场网球部当一名陪打员,陪客人打球,另外,他还在一家酒吧兼职为招待员。

小绪和服装部服务员阿清同居,阿清对小绪一往情深,但小绪始终抱着玩玩算了的态度。罗小绪的表哥因与外国公司谈业务来到这里,他受家人委托来看小绪,他发现,原来办事干脆利落、有志向的小绪完全变了,变得对老板绝对服从、唯唯诺诺,而且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心情很沉重,告诫他正确对待生活。

罗小绪在陪打中认识了欧太太。欧先生的主要业务在欧洲,很少回家,欧太太常年一人在家。欧太太也是10年前大学毕业到这里打工的。她向往优裕的物质生活而嫁给了欧先生,成了欧先生的“花瓶夫人”。欧太太百无聊赖,看中了小绪的青春活力,她有意买了小绪的包时,让小绪陪她玩,陪她购物、打牌、赌博,长时间的接触,两人发生了关系。从此以后,小绪渐渐把阿清淡忘了。

欧太太和小绪的关系本属逢场做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小绪的心理发生了变化,欧先生从欧洲回来了,欧太太向小绪提出停止二人的来往。但罗小绪执意不肯,并不时对欧太太进行骚扰,致使欧太太忍无可忍,令保安把罗小绪强行带走。他去找阿清,被阿清愤怒地赶出门外。

遭此打击,小绪变得心灰意冷,也更为世故。表哥来看他,劝他振作起来,回到家乡去另干一番事业。小绪执意不肯,他要在这里继续奋斗。

两年以后,罗小绪终于当上了游乐场网球部经理。 [1]

导演:胡雪扬

编剧:方家骏 徐正清

摄影:花清

美术:沈立德

作曲:苏隽杰

录音:倪正

剪辑:朱佩佩

编辑:王元

化妆:朱佩珍

服装:赵宝娣

道具:沈春明

照明:刘国华

拟音:张永梅

置景:薛梦龙 孙喜群

烟火:娄永龙

副导演:徐红

摄影:花清 Qing Hua

副摄影:谈维虹

执行导演:胡雪桦

导演助理:宋向阳

制片:谢京

制片主任:石根宝

演奏:上海电影乐团

指挥:娄有辙

出品人:吴贻弓

监制:姜嘉文 汤苏苏

策划:朱永德 王元

洗印加工:珠江电影制片公司洗印车间

拷贝加工:上海电影技术厂 [1]

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人的心灵,在物欲攫取人性的同时,一种特殊的生活群落出现了;各色各样的漂亮少女、性感少妇投入“大款”们的怀抱,在北京称为“傍大款”,在上海称为“波斯猫”,地广州、深圳称为“包妹”,而在40年代的香港则早已被叫作“金丝雀”。

滨海市某度假村就有一位美丽的“金丝雀”欧太太。她正值当妇年华,体太丰腴、气质高雅,大学里学的是建筑,来到开放城市乾的却是打工活,苦熬多年凭着自己的外貌和交际本领,依傍一位富商过起了寄生生活,包了豪华套房天天纸醉金迷,享受高档物质生活,然而精神极端空虚。自从遇上英俊男子罗小绪之后,她才改变了孤独现状。罗小绪是从北方来的打工仔、度假村的网球陪打员,原是极有前途的运动员,为了赚钱来到此地寻觅另一种人生。

他俩相识于网球场上,欧太太见到浑身散发青春活力的罗小绪,不禁春情荡漾。她与欧先生一年未谋面,只能在电话中谈些枯燥话,如今有这样一位棒小伙在面前,她即刻冒出了好主意:用同样的方式把这头“小豹子”包下来,既当她的网球陪打员,又当她的“情人”。

于是,这对不太相称的男女开始了奇妙的感情历程。欧太太开小车送罗小绪到酒吧,让其上台唱一曲《东方明珠》,博得满堂喝彩,她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自足。来到桌球房,她要他教打桌球,二人相依相偎、手把手地将彩球击得象天女散花般,乐得她开怀大笑。走进精品屋,她化大钱为他购置高档时装,把其打扮得英俊潇洒;然后进入高档交际圈;在柔情的乐曲中翩翩起舞。他俩优美的舞姿令在场的“大款”“大腕”们刮目相看。欧太太故意将脸贴近小绪的肩膀,一双柔软的手顺势从肩膀摸到颈背处;小绪心领神会,心中涌动莫名的兴奋,他的手也充满挑逗在欧太太的腰背部象弹琴般拨动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蠕动抚摸。二人对视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场倾盆大雨,把他俩逼进一个小旅馆。那扇不上锁的门终于打开了,两颗病态的心撞到了一块儿,他们互为慰藉,激情难抑。两对湿润的眼睛里满溢着渴求的热…….随即是长长的炽烈的吻,美丽的青春漂没在狂躁与失落中……...

从此,他俩频频幽会于一幢海边的木屋,沉浮于奇妙而畸形的欲海中。

然而,这一切并没逃过欧先生的眼睛,因为他既然花大钱包了欧太太,当然不允许“金丝雀”投入别人的怀抱,他早已雇人监视欧太太的行动,故而他急匆匆赶回滨海市。

欧先生的到来搅乱了欧太太与罗小绪刚刚编织起来的“爱之梦”。欧太太要罗小绪暂避风头,以消除心狠手辣的欧先生的嫌疑。而此时的罗小绪却已跌入感情的泥沼不能自拔。他不能没有这个风骚、极富魅力的女人,一到晚上即无法入睡,与欧太太作爱的情景象魔影始终笼罩着他。他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想到此刻的欧太太正与那个腰缠万贯却浅薄庸俗的欧先生在调情,无法抑止如乾柴爆烈的欲火,即刻上门去找欧太太。罗小绪的突然出现使欧太太十分难堪,但欧先生是想以此让罗小绪在欧太太面前出出洋相,以显露陪打员的低下地位;可罗小绪哪肯就范,他使出高超技艺,大力发球,拼命扣杀,打得欧先生毫无招架之力,败得落花流水。罗小绪的陪打员职务当场被取消,可他心里挺舒坦,觉得自己争得了面子。

罗小绪全然错了,他一贫如洗,怎可能在情场上是赢家?欧太太特地宴请罗小绪,先是夸这个“北方佬”强健、聪慧,接着劝他“不必走老远在此求个低下的职位,还是回北方去寻求事业的发展在自己家乡当个总经理什么的,总比龟缩在这个地方好。时光过去出就过去了,人生就象掷骰子,下注前该善为己谋,把结果料想清楚了。”说着,甩出一大笔钱给罗小绪,意即打发他离开欧太太。

罗小绪哪里肯依,他置身于茫茫欲海,简直有种被强奸的感觉。他全然不顾欧先生的淫威与财势,一心想与欧太太在一起。他这种狂热的情感,是欲还是爱?连他自己也难以分清。

他俩终于又想见在罗小绪的小木屋,但这不是幽会而是诀别。罗小绪觉得这场感情游戏挺可笑,可他要弄明白二人如此情投意合,究竟算什么?因而他一定要欧太太回答:“你爱我吗?”欧太太紧闭双眼,唯恐暴露内心的变异,她不置一言,内心却涌丰感情的波澜。罗小绪以为她动心了,一把搂住她,要她跟着他一块离开这鬼地方,远走高飞。欧太太似乎积蓄了很大的力量,用力推开这个曾经使她得到快活的英俊男子,眼光尖锐而深刻地吐出了肺腑之言:你以为我会跟你走吗?你以为我们真的会相爱?你太天真了!我要是跟你走,摆脱了欧先生我还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了,到那时候,我就什么也不值得你爱了!小绪,你糊涂着的,正是我早已看透了的;你走的路,都是我曾经走过的……...

罗小绪如梦初醒,眼里闪出奇异的火花,他也说出了明白的话:事实上我们之间最终就是这种关系,刚认识时,我心里其实特清楚,可后来我整个给搞糊涂了.....纯粹的自欺欺人!说完,他放纵大笑,泪水夺眶而出。

在金钱的诱惑下,同时也在金钱的逼迫下,他俩终于分手了。

那幢海边小木屋,在熊熊大火中被烧成灰烬,可刻在罗小绪心上的那道印痕,会不会被彻底抹去呢? [1]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电影制片厂 | 胡雪扬 | 萨仁高娃 | 杨明 | 杨晓雯 | 俞洛生 | 胡雪扬 | 花清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