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溧水话

溧水话指南京市溧水区当地居民所使用的方言,属吴语-宣州片。溧水大部分地区属吴语区(说吴语的人口和面积比例均超过70%),北边个别城镇属南京官话区,同时全区又零星分布着中原方言。由于受到南京官话、太湖吴语毗陵片和宣州吴语以及中原方言的共同影响,溧水方言在吴语基础上又有了一些变异。

南京市溧水区东北邻句容、东南邻溧阳,南邻高淳,西邻当涂、北邻江宁。溧水大部分地区当属吴方言区(说吴语的人口和面积比例均超过70%),北边个别城镇属南京官话区,同时全区z又零星分布着中原方言。由于受到南京官话、太湖吴语毗陵片和宣州吴语以及中原方言的共同影响,溧水方言在吴语基础上又有了一些变异。

如分布图所示,溧水北边的柘塘镇、东屏镇大部、永阳镇一部属于南京官话区。南边的永阳镇一部,东屏镇小部,石湫镇、白马镇、洪蓝镇、晶桥镇、和凤镇均属吴方言区。白马镇北部,原共和乡以中原方言为主,同时在其他乡镇也有零星分布,尤以溧水东部地区为甚。其中吴方言是结合了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和宣吴方言的特点,与典型的太湖吴语片有一定的区别。东南的晶桥镇、白马镇属于典型的毗陵片吴语,南部的和凤镇方言与高淳话相近,石湫镇则接近宣吴话,溧水中部洪蓝镇和永阳镇一部的话是典型的吴语溧水话,结合了各处吴语的特点。

此处特别提及永阳镇,该镇为溧水区城区,解放后传统意义上是南京官话为主,近年来由于南部各乡镇的大批居民涌入县城,说官话的和说吴语的人数基本持平,交流无碍,双方居民也杂居各处,并没有明显的区域分界线。所以县城基本属于吴淮混杂地带。

溧水方言声母的各种不同发音,反映了过度地带的混杂现象。官话地区阳调类塞音、塞擦音声母读为清音,即所谓的“浊音清化”,而在比较纯粹或典型的吴语地区则发为浊音或者说带浊流的辅音。溧水的混杂过度地带,常能听到一个很清楚的清音送气带浊流。以下是一些典型的溧水话的说法:

滚水开水

精肉瘦肉

胡蜂子蜜蜂(马蜂)

哈(第三声)鬼坏蛋

呕痞耍赖

落水下雨

滂湿了

困告睡觉

小妹头小女孩

小囡小男孩

舌哒婆爱唠叨的人

格么这么

哪么怎么

ue ue或 ua ua (正字待考)叔叔

姆妈妈妈

姑ue姑妈

家去回家

恁你

妈妈娘子妇女

老妈妈头老妇女

老爷个老男人

木有没有

挑挑汤勺

黑漆隆冬很黑

癞大鼓癞蛤蟆

小银噶小孩

麻叉(正字待考)很疯的女孩

lei(第三声) dei(第三声)非常

马马老婆

颈古脖子

作孽可怜

刷瓜点快点

门朝明天

今朝今天

后朝后天

咸盐盐

困觉睡觉

来势(南京话中的莱斯)发达

等一朝朝(等哈子)等一会儿

辰光时候

吃夜饭,吃蛮蛮吃晚饭

家公外公

家婆外婆

瞎呷瞎说

嫩噶(嫩带)你们

偶噶(偶带)我们

候西西(候候着)蚯蚓

糊鬼敷衍了事

颈古脖子

累死着疲倦

腿膝波波膝盖

噶膀拐子手肘

歇歇盼休息

啊呦法(语气词)疼痛

测的嫩骂人

恩则啦疑问

撒出哩惊讶

没话找话无聊

瞎蛆胡扯

冲军乱逛

哈吧古子下巴

冲等发呆

糖米灰尘土

啊是询问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在普通人的印象中,最难改变的是“乡音”。然而,南京晓庄学院人文学院高级讲师郭骏博士在对老家溧水的方言进行20多年跟踪调查后发现,溧水县城的方言是一直在变化中的。而且这个变化并不符合“向大中城市靠拢或中心城市的方言靠拢”的普遍规律,溧水方言没有向南京话靠拢,而是越来越倾向于普通话。

郭骏的调查对象是溧水县政府所在城区(原在城镇,现永阳镇)的方言,当地居民称为“街上话”。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郭骏就发现当时的“街上话”存在着大量的一字两读或多读现象。当他把这些字逐一收集起来,并对其中元音变异情况作详细分析时,吃惊地发现当地方言新出现的元音始终围绕着普通话元音来发音,和南京话发音的共同点极少。“一字两读或多读现象实际上体现了在城话的新旧交替,而其方向就是不断向普通话靠拢。”郭骏说。

这个发现有违方言学传统理论。学术界的一个传统观点是,方言的发展是向大中城市靠拢或中心城市的方言靠拢。“从理论上说南京话极容易成为在城话仿效的对象。”郭骏说。

溧水话的方言歌曲历来一直有,其中包括一些民歌之类的,前几年,溧水的薛剑茸老师与管仁红老师带着溧水的民歌,受央视的邀请到《民歌中国》栏目做节目,再一次的向全国人民宣扬了溧水的淳朴民歌。

另外,溧水曾有一位网络歌手溧水阿炜用溧水方言翻唱的张震岳的《再见》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溧水阿炜原名邢炜明,1983年6月生,南京市溧水区人,2009年,曾在溧水区联合溧水文联、团县委,成功策划组织了“金陵五月风梅乡歌会暨‘格力空调晨鑫杯’唱响溧水青年歌手大赛”,活动正式启动以来,得到了溧水县青年音乐爱好者的广泛关注,报名人数一路攀升,并且,活动在当地享有一定盛名,曾轰动一时。 [1]

这首溧水话版的《再见》被称作溧水南边话版,2007年,溧水阿炜在家用方言随便录制了这么一首歌曲,随后上传至网络分享,之后溧水阿炜也并未在意这首歌的被关注程度。但是短短几个月之后,他发现很多人下载这首歌曲作为手机铃声,更有人将这首歌曲在当地的一些公共场合播放,特别是在当年的学生的手机里面普遍都有保存,即使5年之后的今天,这首歌曲在网络上还是具备一定的影响力的。 [2]


相关文章推荐:
南京市 | 吴语 | 吴语区 | 南京官话 | 南京官话 | 吴语 | 溧水区 | 南京官话 | 南京官话 | 柘塘镇 | 东屏镇 | 永阳镇 | 南京官话 | 石湫镇 | 白马镇 | 洪蓝镇 | 晶桥镇 | 和凤镇 | 溧水 | 溧水区 | 南京官话 | 浊音 | 南京话 | 南京晓庄学院 | 溧水 | 南京话 | 普通话 | 永阳镇 | 南京话 | 南京市 | 溧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