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濮水

濮水,古代水名。流经古菏泽区域的一条重要河流,是雷夏泽和巨野泽的水源之一。 [1] 濮阳、濮州都从濮水得名。

流经春秋卫地,即所谓“桑间濮上”之濮。一称濮渠水。上下游各有二支:上游一支首受济水于今河南封丘县西,东北流;一支首受河(黄河) 于今原阳县北,东流经延津县南;二支合流于长垣县西。东流经县北至滑县东南,此下又分为二:一支经山东东明县北,称北濮水,东北至鄄城县南注入瓠子河;一支经东明县南,又东经菏泽牡丹区北注入雷夏泽,又东入巨野泽。 [1] 历代上下游各支时或此通彼塞,时或此塞彼通,故《汉书·地理志》、《左传》杜预注、《水经注》、《元和志》等书所载经流不尽相同。后因济水涸竭,黄河改道,故道渐堙。明清之际余流犹残存于长垣东明一带,俗称普河。

《春秋》隐公四年(公元前719年):“卫人杀州吁于濮”;杜预注:“陈地水名。”《水经·渠水注》:“沙水东注,即濮水也,俗谓之欠水也。”即今安徽芡河上游。

《水经注》云,濮水 “又东经浚城南,西北去濮阳(即今濮阳县西)三十五里。城则有塞泉冈,即《诗》所谓爰有塞泉,在浚之下。濮水故道过濮阳南者也。” “濮水又东,经济阴离狐故城南”。 “又东经句阳县西,句渎出焉”。 [1]

又《水经注》载:“濮水枝渠(古北水)又东北,经句阳县小成阳东、垂亭西,而北入瓠河。”按《水经注瓠子河》篇,小成阳与都关县为左右,中间以瓠子河(羊里水)相隔。都关即今鄄城县城,小成阳即鄄城之南九里、尧陵所在地,今鄄城富春乡国营林场是其故址。北濮水从其东,北流,经垂亭西,北入羊里水 [1]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

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 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宁其生而曳尾涂中乎?”

二大夫余曰:“宁生而曳尾涂中。”

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子玉率军急进,依托丘陵险阻扎营,两军对峙于城濮(今山东菏泽市鄄城县西北)。晋文公退避三舍,既是报答以前楚成王给予的礼遇,也是运用"卑而骄之"、"怒而挠之"的诱敌之计,子玉上钩了。

楚子玉派大将斗勃向晋文公请战说:"请与君之士戏,君凭轼而观之,得臣(子玉名)与寓目焉,"晋栾枝答词却相当谦恭:"寡君闻命矣。楚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为大夫退,其敢当君乎?既不获命,敢烦大夫谓二三子:戒尔车乘,敬尔君事,诘朝相见。"城濮交战时双方的阵容是:晋三军,即先轸为元帅,统率中军,溱辅佐,狐毛统率上军,狐偃辅佐。栾枝统率下军,胥臣辅佐。楚国也是三军,即令尹子玉以若敖之六卒统率中军。子西(斗宜申)统率左军。子上(斗勃)统率右军。楚的仆从国郑、许军附属楚左军,陈、蔡军附属楚右军。

四月六日,晋军在城濮严阵以待楚军。子玉狂傲声称:"日必无晋矣。"当两军接触之时,晋下军佐胥臣率所部用虎皮蒙在马身上,首先冲击楚右翼的陈、蔡军,陈、蔡军惊骇逃散,楚右军溃败。楚子玉、子上见右军溃败,怒火中烧,加强对晋中军和上军的攻势。晋右翼上军狐毛设将、佐二面旗帜,令二旗后退,引诱楚军。晋下军栾枝所部也以车辆曳树枝奔驰而伪装后退。楚子玉以为晋右翼败退,令楚左军追击,所以对陈、蔡及右翼军溃败并未理会。楚左军追击晋上军时,侧翼暴露,晋先轸、溱率中军拦腰截击,狐毛、狐偃率上军夹攻楚左军,楚左军溃败。楚子玉见左、右军皆败,遂下令中军停止进攻,得以不败。子玉率残兵退出战场,晋军进占楚军营地,休整三日后,胜利班师。


相关文章推荐:
菏泽 | 雷夏泽 | 巨野泽 | 濮州 | 鄄城 | 河南 | 原阳县 | 山东 | 东明县 | 鄄城县 | 东明县 | 菏泽 | 牡丹区 | 雷夏泽 | 巨野泽 | 汉书 | 左传 | 水经注 | 黄河 | 明清 | 春秋 | 濮阳 | 济阴 | 离狐 | 句阳县 | 句阳县 | 成阳 | 都关县 | 瓠子河 | 鄄城 | 尧陵 | 富春乡 | 庄子 | 濮水 | 城濮 | 菏泽市 | 鄄城县 | 斗勃 | 先轸 | 下军 | 令尹 | 子西 | 斗宜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