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娈童

娈童专指与男人发生性行为的男童和少年,“娈”字本意形容“美好”,部首为“女”,即“相貌美丽的女子”。南北朝开始,娈字与童搭配,意指被达官贵人当作女性玩弄的美少年。 [1]

南朝 梁简文帝《娈童》诗:

娈童娇丽质,践董复超瑕。

羽帐晨香满,珠帘夕漏赊;

翠被含鸳色,雕床镂象牙。

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

袖裁连壁锦,床织细种花。

揽裤轻红出,回头双鬓斜;

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

怀情非后钓,密爱似前车,

定使燕姬妒,弥令郑女嗟。

诗的头两句点题,接下来四句写所居环境,一派女性意味,第七八句,写少年年貌美,接下来用六句细描娈童的衣着和姿态,最后四句刻画情怀,表示其与女子并无异样。

《北史齐 本纪废帝纪》里,国子助教许散愁自称:“散愁自少以来,不登娈童之床,不入季女之室,服膺简策,不知老之将至。”从反面看出当时的达官贵人中“登娈童之床”、“入季女之室”的不在少数,否则散愁不会专提出此点来回答宣帝的问话。

姚雪垠《燕辽纪事》:“他对妓女和娈童一类的人向来只作为玩物看待,认为他们是生就的杨花水性,最不可靠。”

这里可看出,人之所以当娈童,是受人“势劫利饵”,即威势所胁利物所诱,加之蓄意地造成他们心理变态所致。而男性之所以恋童,除了古书上所说的他们与女子的容貌、性情并无二致之外,还有图新鲜、跟风的原因。

蒲松龄《聊斋志异》卷八《男生子》中记载道:“福建总兵杨辅有娈童,腹震动。十月既满,梦神人剖其两胁去之。及醒,两男夹左右啼。起视胁下,剖痕俨然。儿名之天舍、地舍云。

异史氏曰:“按此吴藩未叛前事也。吴既叛,闽抚蔡公疑杨欲图之,而恐其为乱,以他故召之。杨妻夙智勇,疑之,沮杨行,杨不听。妻涕而送之。归则传齐诸将,披坚执锐,以待消息。少间闻夫被诛,遂反攻蔡。蔡仓皇不知所为,幸标卒固守,不克乃去。去既远,蔡始戎装突出,率众大嗓。人传为笑焉。后数年,盗乃就抚。未几蔡暴亡;临卒见杨操兵入,左右亦皆见之。呜呼!其鬼虽雄,而头不可复续类!生子之妖,其兆于此耶?”

明朝淫狎娈童的风气转盛。明武宗南幸至杨文襄家,有歌童侍焉,帝问其名,歌童回答说是杨芝;帝赐名曰“羊脂玉”,命从驾北上。臧晋叔因与红衣娈童相狎而被罢官,张岱《西湖七月半》描写当时的社会风气“亦船亦楼,名娃闺秀,携及童娈,笑啼杂之,环坐露台,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实不看月者”。李渔《肉蒲团》内记家童书笥、剑鞘,“两个人物都一样妖姣,姿色都与标致妇人一般。”沈德符认为晚明的同性恋风气是“盛于江南而渐染至中原”。是以明人多称男风为“南风”,有时亦称男妓卖淫场所为“南院”。

清代淫狎娈童的风气更盛,没有禁忌,几乎是公开同性性行为。郑板桥的小童王凤性敏貌美、深得郑板桥喜爱,优伶王稼长得“妖艳绝世,举国趋之若狂”。《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三》:“有书生嬖一娈童,相爱如夫妇。” [2]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二上说:“凡女子淫佚,发乎情欲之自然,娈童则本无是心,皆幼而受给,或势劫利饵耳。”接着纪晓岚便举了一个例证:“相传某巨室喜押狡童,而患其或愧拒,乃多买瑞丽小儿,未过十岁者,与诸童戏,时使执烛侍侧,种种淫状,久而见惯,视若当然,过三四年,稍长可御,皆顺流之舟矣……”

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三》:“有书生嬖一娈童,相爱如夫妇。” [2]

在日本江户时代武士中娈童之风相当盛行,蔓延到庶民社会中,男色则成为一种雅癖。最突出的男色现象即众道,那些充当将军、大名乃至武士身边的侍童(即小姓)的少年,其不少实质地位就是男宠,或用中国古代的说法就是“娈童”。

据说这种风气是日本僧侣来大唐取经时,从大唐学去的。十二世纪末期镰仓幕府树立起了武士中央集权制,当时娈童癖还只是山门(即僧侣特权阶级)、贵族公卿间的上流时髦玩意,是一件“风雅”的事物,可说是某种身份象征;普通武士是玩不起的,上层阶级享有实际上的专利权。由于当时的男人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战场上度过的,而女眷不被允许带去参战,金戈铁马之际性欲的解决很大程度上转嫁到了身边的娈童身上,这是当时男风发生的一个很实际的客观条件。

同时,为了构建一个牢不可破的武士集团,武士之间、主仆之间的礼义忠贞观念被空前强调。娈童已经成为了主将身边最亲近的侍卫,也可以说是最后一道防线。倘若两军对垒、白刃加身之时,能誓死护卫主将的,只有身边的娈童了,这就要求娈童们必有“视死忽如归”的勇迈与决绝,而平时的宠幸之恩情、鱼水之欢愉,怕都要在这一刻得到最激烈的体现。所以战国时代的娈童和早期流行于公卿山门身边的娈童不同,还要求有高超的武艺。

于是在战国时代,娈童之风可说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株万株菊花开”,娈童之风极普遍到了大名身边甚至有十几、二十个娈童也不希奇,德川四天王里就有两个(井伊直政和本多忠胜)嗜好此调。

这种作为娈童的侍童,身份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战争中获得战功从而提升为武士甚至战将的事例也并不少见。娈童只是身份的一个阶段罢了,并不妨碍升迁、成家立业。

“娈童”与“恋童癖”常常被互相混淆,恋童者是指只对孩童产生性欲的人。而古代的娈童者则是因为未发育出第二性征的少年男童与女子相差不大,所以才与男童发生关系,待男童发育出男性特征之后,年长的一方就会选择分手,成年的男宠、男妓也几乎都是万里无一的貌若女子之人。

更重要的一点是,即便是常年玩弄男童或嗜好男风的人,也不妨碍他们对成年美女同样兴趣满满,可以说古时的龙阳之风最基础的条件就是男生女相,和现代的男同性恋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群体,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喜爱“男色”,而是喜爱“拥有女色的男人”。

一开始仅仅是在某些达官贵族、皇亲国戚之间流行,众所周知宫廷生活和官场政治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以及奇闻异事是很容易让人心理畸形的,再加上平日里的阅女无数,让这些贵人们不仅口味奇重,且新鲜感薄弱,也因此娈童之风十分盛行。后来传至民间,要知道当时的老百姓是很爱跟风的,尤其以皇室为重点,而且任何“风”效仿起来都很猛,裹脚也是这么来的,所以娈童之风也在民间盛行了起来。 [1]


相关文章推荐:
性行为 | 美少年 | 梁简文帝 | 北史 | | 姚雪垠 | 蒲松龄 | 明武宗 | 杨芝 | 臧晋叔 | 张岱 | 李渔 | 肉蒲团 | 沈德符 | 中原 | 郑板桥 | 王稼 | 阅微草堂笔记 | 纪晓岚 | 纪昀 | 阅微草堂笔记 | 小姓 | 恋童癖 | 女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