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嬉子湖

嬉子湖位于肖店西部,是桐城市唯一的天然内陆湖泊,接纳境内龙眠河、挂车河两大河流及其流域地表水,下游与菜子湖连体而汇入长江,总流域面积960平方千米。

从嬉子湖驾舟绕菜子湖东行十余里,便来到菜子湖与白兔湖交汇的怀抱松山湖。

“桐城好,最好是松湖,贾船帆挂千秋月,渔艇灯明两岸芦,一望水平浦。”岁月的沧桑,环境的变迁,诗人姚兴泉笔下的“松湖落雁”如今虽不复存在,但却演绎出另一番全新的景象。松山湖,烟波浩淼,绿水常蓝;水漠松涛,云海层障;鸟去雁来,千帆云集;至若春和景明,山花烂漫,好似人寰千里,海市蜃楼。而中秋月色,如水似银;月下听松,夜泊小舟,如入人间仙境;冬雪茫茫,千里平湖,不尽瘦水寒山。自古皆因秀色可餐而被文人雅士所歌咏。

笔架山,泊松山湖南岸,海拔119米,是嬉子湖镇的制高点,南隔菜子湖与大、小龙山相望,相距约30华里。

康熙初年,青年时期的张英,跟随父亲张秉彝常嬉戏于嬉子湖 [1] 丰厚的地域文化熏陶和哺育了当朝一代名臣,还有张廷玉老家老庄旧址,明代大师方以智祖母墓坊,明代四川按察使余珊墓一级太平天国时期铸币山庄遗址,气势磅礴。今日嬉子湖渔歌唱晚,游艇驰骋,水欢鱼跃,美景有加,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生态家园。

嬉子湖波心雄踞着一树木葱笼、鹭鹤千群的仙岛嬉子墩,无论湖水涨落终不被淹没,远看似出水芙蓉,近观若睡猫卧于湖中。嬉子墩中心有一古墓,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墓主系明代四川按察使司余珊。余珊,明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进士,一生耿直善谏,因揭发宦党受陷入狱。明世宗及位,应诏奏“十渐”,计万余言,俱中时弊。后升其江西佥事,迁四川威茂兵备副使、四川按察使司。墓前的石马、石翁仲距今已有五百年历史。

嬉子墩和它的石人石马还有着一段神奇的传说。

从前这墩上住着户打鱼人家,家里豢养只黑狗,据说那黑狗乃是嬉子墩的守护神,它象团黑云将嬉子墩遮罩了起来,什么样的敌人也发现不了这块宝地。那一年冬天,嬉子墩上来了位地师爷,这人过于迂腐、谨慎多疑,倒是这家男女主人热情、豁达善良,每天鸡鸭鱼肉、杯茶碗酒地象自家亲人似的盛情款待。再说那狗下了屋顶,只要见到那地师爷就不住狂叫,弄得这位异客自觉窝囊尴尬,心里气愤不已,就本能地对狗充满了恶感。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转眼,水暖花开,古怪的地师爷也自觉得该要离开这人好水甜的地方了。可他心里一直在嘀咕,这几天吃的鸡怎不见鸡肫,八成是人家留着自己吃了,哪有真心待他的呢?越想越不是滋味。临走一番惜别之际,猛然那黑狗从屋顶上跳下,不住的狂咬乱叫,弄得这位地师爷老羞成怒,便对两主人吩咐道:“这孽畜非除不可,不然日后要有灾难啊!”他心里却明明知道,这是一条神狗,万杀不得。善良的主人一边听着一边塞给他一只沉甸甸的盛菜的竹筒,嘱咐路上好用。走了几里路,地师爷自然打开竹筒盖瞧瞧里面是甚,一看是一只只卤得红香发亮的鸡肫。他良心发现,觉得幸遇这对恩人,却骗人家除掉那条神犬。不行,得赶紧回去改口。等这位地师爷三步两步折回,见门前摊着一张血淋淋的狗皮,顿觉晚了,急得心脏病发作就倒了下去。那竹筒里的鸡肫散落一地。 刹时,乌云翻卷,雷声隆隆。原来嬉子墩失出“狗影”的遮护暴露了一方宝地,朝廷发兵前来掠夺,刀光剑影之处,鸡鸣鹤唳,树倒花落。令人惊奇的是,嬉子墩上那一片片竹林,血流成河,原被刀剑砍倒的竹节里都有三个人形模样的生命,未被砍倒的竹杆全部爆裂,里面都是如此。统军的将领惊骇万状,他用刀指着一个个血淋淋的小人对手下的士兵说,那红脸的是未登基的皇上,而黑白两脸的分别是武将和文臣,他们惊呼,灭了整整一个即将产生的朝廷和军队。 忽然一阵狂风暴雨,碧浪滔天,那班耀武扬威的军队被湖水卷得无影无踪,一切都恢复了宁静。那一层层竹节里爆出来三个小人,化作三对石人石马永远立在嬉子墩上,如今忠实地守卫在余珊墓前两侧。

从嬉子湖水上码头乘快艇南下不到二十分钟,便可来到“五斤花”地陡起敦,它位于双店村木咀头不远。

清顺帝时,有位史地师慕名来到这五斤花地,有一天他领着几个穷人在此挖处荒坟,叮嘱挖至墓下躺埋著的青石就别下手,给位地主老爷葬祖,图个“官(棺)上加官(棺)”。这几个穷人就是不服,偏偏挖开了石碑,没想到顷刻间一对仙鹤从碑底下临空飞出。史地师惊醒过来连忙一仗击去,嘴里还一边骂:“看你劣畜发几家”,可怜一只从半空中落入菜子湖,另一只向江南方向逃去。一夜间,其失足水面处长起一爿立足小岛将伤鹤托起,这就是“陡起敦”的来历。

再说有一年,后来出任安南正使、太常寺正卿的程芳朝寄居陡起墩,贫寒之至竟买不起年肉,就欲求祖籍贵池、在此地做买卖的屠户赊帐,哪知主人不在家,小徒第虽羡慕其才但又不好做主,只好选了个毛糙猪头叫他将就着过年。没料到回家将猪头刚汶着,屠户气凶凶揣门而进,不管三七二十一拎起猪头就走。奚落之下,程芳朝抄起虾宕哆哆嗦嗦下湖捞了点虾子回来。除夕夜,一家人围着碗猪头汤羞愤不已。“妻子莫要泪涟涟,无肉有汤也过年,有朝一日时运转,日日年来日日年。”踌躇满志的程芳朝反复劝妻举筷:“金筷夹银虾!”。没想到正在此时,漆黑的外面象一只仙鹤在鸣叫:“状元出在五斤花”他猛的一惊,注目倾听,还是那句“状元出在五斤花。”,一家蹊饶不已,“五斤花”是啥意思?几天后程芳朝终于弄明白,这五斤花之地无论丰年还是歉年可收五斤棉花。不久,程芳朝借了些银两买这块五斤花地,千里迢迢将一世祖父母老柩迁安此地。这陡起墩果然是着好地,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程芳朝参加殿试,一举高中一甲二名榜眼。

程芳朝发迹以后第一次出使安南,途径池州,不料官船搁浅于近岸,他传令池州府将城内外大小肉案悉数搬来搭桥,从此池州屠户卖肉无肉案一直沿袭至今。他的“肉案搭浮桥”趣闻轶事,至今还在民间广泛传诵。

走进嬉子湖总让人赏心悦目,情趣盎然。

悠久的地域文化与山水景观融为一体,展示了一幅生生不息的历史长卷,散发着悠远醇厚的气息和妩媚动人的魅力。这里生态优良,湿地连片,丝毫没有都市的浮华与喧嚣,俨然是地球绿肺,一个天然安逸的生态家园。走进这里不仅可以触及一方水土人情,品读千年沉积的丰厚文化与典故,而且还可以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宁静与和谐的浪漫。

有一副对联是这样赞美嬉子湖这个生态家园的:“堤边浪静,水面波平,一片云烟笼岸北;叶醉丹枫,花疏红蓼,几番风景到江南。”

如果我们用市场的观念来审视嬉子湖,更能深切的体会到嬉子湖的魅力是无处不在。随着中部崛起战略的启动实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步伐不断加快,桐城市人民政府围绕“山水文都”的旅游区主题形象设计相应的旅游项目,并依据旅游资源分布特征和旅游发展目标,着力形成“一带三区”的旅游功能区的基本格局,嬉子湖湿地生态旅游区作为重点板块囊括其中。善于捕捉商机的嬉子湖人,果敢开出了一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建设清单《嬉子湖生态旅游区开发总体规划》及《控制性详细规划》,令人欣喜而钦佩的,第一位向清单埋单的是安徽鸿庆实业有限公司的老总们,他们用睿智的眼光理性选择了嬉子湖,本着以规划为龙头,依托厚重的桐城文化,以建设新农村和增加农民收入为宗旨,以生态种养培为基础,逐步将嬉子湖打造成集生态观光、渔业休闲、乡村度假于一体的具有独特魅力的生态旅游景区。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嬉子湖,不仅仅是往日水乡的神韵,更是辉煌灿烂的明天。


相关文章推荐:
肖店 | 桐城市 | 内陆湖泊 | 龙眠河 | 菜子湖 | 长江 | 亚热带气候 | 松山湖 | 张英 | 张廷玉 | 控制性详细规划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