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骁果军

骁果军是隋朝的骁卫御林军,“骁果”之名取骁勇果毅之意。隋炀帝大业九年(613年),募民为“骁果”,为新的禁卫兵,在左右备身府中设折冲郎将、果毅郎将(均左右各三人)以领之, 左右备身府改称左右骁卫府。

大业九年(613年),炀帝为了扩充军队,除征发府兵外,又招募新军。这批新军多是关中人,他们身强力壮,骁勇善战,称为骁果。大业十二年(616年),炀帝下江都时,以虎贲郎将司马德戡统领一万余骁果为禁卫军随行,并屯于江都东城。

《资治通鉴》卷182《隋纪六》:炀帝大业九年(613)“春正月丁丑,诏征天下兵集涿郡,始募民为骁果,修辽东古城以贮军粮”。据此可知,“兵”为“征”,“骁果”为“募”,一为征兵制(义务兵),一为募兵制(雇佣军),两者的征集方式截然不同。“骁果”之名取骁勇果敢之意。

由于瓦岗军已逼近东都,炀帝无意西归,但骁果却思家心切。后炀帝便以江都寡妇和未嫁女子强配给骁果,使其在江都成家,但骁果仍不愿留在江都,由是往往逃亡。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由于骁果军多为关中人,思念家乡。在司马德戡等的策划下推宇文化及为首,煽动骁果军兵变,并夜半闯入宫内,弑逆炀帝。事发时炀帝问究竟是何人主谋,叛贼司马德戡道“普天同怨,何止一人”。隋炀帝居然死于御林军的兵变,炀帝既崩,宇文化及率骁果十万人西归,李密的地盘是宇文化及必经之地,宇文要想西行,与李密一战在所难免。

这支悍军走到洛阳东边的滑台(今滑县)时,军粮吃尽,就向瓦岗军占领的黎阳粮仓发起攻击,于是就和前来营救的李密大军在淇水两岸摆开了战场。

留守洛阳的皇孙越王杨侗在炀帝被弑后,已即帝位改元皇泰。皇泰帝为了坐收渔翁之利,就派人招降李密,让李密全力攻打宇文化及的骁果军。李密也怕洛阳隋军在背后夹击自己,就立即应招,在童山下展开战斗。

李密知宇文军粮将尽,于是使出花招,假意与宇文和谈,并许诺借粮给宇文。宇文化及信以为真,大喜之下,允许部队放开吃喝,也许还举行聚餐之类,结果本来就所剩无几的军粮迅速耗尽。李密的计划是到宇文消耗完全部军粮后才翻脸,不料有部下叛变,把李密的花招告诉了宇文。宇文当然大怒,又知道军粮已无法支持,于是全军向李密进攻。

七月,双方在童山大战。归心似箭的骁果军与义军之冠瓦岗军苦战一天,瓦岗军几乎不支,李密本人也中流矢受伤,如果不是秦叔宝拼死保护,几乎被宇文军生擒。李密拼尽全力,才勉强击退了宇文的这次进攻。虽然童山之战没有能击溃骁果军,但李密还是胜利了,因为骁果已没有军粮,无法再与瓦岗军相持,童山之战后不久,骁果自行崩溃,将领陈智略、樊文超(是当年守洛阳战杨玄感的大将樊子盖之子)、张童儿等纷纷投降李密,宇文化及只剩下两万人,逃奔魏县去了。精锐的骁果军没有输在战场上,却败在了宇文化及的无能指挥。

童山之战,死拼整整一天,把宇文化及这支最强的军队击败了。宇文化及只好逃到魏郡(今安阳)去。然而,这两支劲军殊死的决斗,几乎是两败俱伤。瓦岗军的劲卒良马也死伤甚重。途中内讧,司马德戡等被宇文化及所杀,其统率的骁果亦星散。

骁果军有说号称十万人。亦有说取死囚强壮者捡入,许其生路,这大概是扬州时的事吧,不太可能是在大兴时的事。《隋书》卷八十五有文曰: 是时李密据洛口,炀帝惧,留淮左,不敢还都。从驾骁果多关中人,久客羁旅,见帝无西意,谋欲叛归。时武贲郎将司马德戡总领骁果,屯于东城,风闻兵士欲叛,未之审,遣校尉元武达阴问骁果,知其情,因谋构逆。共所善武贲郎将元礼、直阁裴虔通互相扇惑曰:“今闻陛下欲筑宫丹阳,势不还矣。所部骁果莫不思归,人人耦语,并谋逃去。我欲言之,陛下性忌,恶闻兵走,即恐先事见诛。今知而不言,其后事发,又当族灭我矣。进退为戮,将如之何?”虔通曰:“上实尔,诚为公忧之。”德戡谓两人曰:“我闻关中陷没,李孝常以华阴叛,陛下收其二弟,将尽杀之。吾等家属在西,安得无此虑也!”虔通曰:“我子弟已壮,诚不自保,正恐旦暮及诛,计无所出。”德戡曰:“同相忧,当共为计取。骁果若走,可与俱去。”虔通等曰:“诚如公言,求生之计,无以易此。”因递相招诱。又转告内史舍人元敏、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李覆、牛方裕、直长许弘仁、薛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等,日夜聚博,约为刎颈之交,情相款昵,言无回避,于座中辄论叛计,并相然许。时李孝质在禁,令骁果守之,中外交通,所谋益急。赵行枢者,乐人之子,家产巨万,先交智及,勋侍杨士览者,宇文甥,二人同告智及。智及素狂悖,闻之喜,即共见德戡,期以三月十五日举兵同叛,劫十二卫武马,虏掠居人财物,结党西归。智及曰:“不然。当今天实丧隋,英雄并起,同心叛者已数万人,因行大事,此帝王业也。”德戡然之。行枢、薛良请以化及为主,相约既定,方告化及。化及性本驽怯,初闻大惧,色动流汗,久之乃定。义宁二年三月一日,德戡欲宣言告众,恐以人心未一,更思谲诈以协骁果,谓许弘仁、张恺曰:“君是良医,国家任使,出言惑众,众必信。君可入备身府,告识者,言陛下闻说骁果欲叛,多酿毒酒,因享会尽鸩杀之,独与南人留此。”弘仁等宣布此言,骁果闻之,递相告语,谋叛逾急。德戡知计既行,遂以十日总召故人,谕以所为。众皆伏曰:“唯将军命!”其夜,奉义主闭城门,乃与虔通相知,诸门皆不下钥。至夜三更,德戡于东城内集兵,得数万人,举火与城外相应。帝闻有声,问是何事。虔通伪曰:“草坊被烧,外人救火,故喧嚣耳。”中外隔绝,帝以为然。孟秉、智及于城外得千余人,劫候卫武贲冯普乐,共布兵分捉郭下街巷。至五更中,德戡授虔通兵,以换诸门卫士。虔通因自开门,领数百骑,至成象殿,杀将军独孤盛。武贲郎将元礼遂引兵进,突卫者皆走。虔通进兵,排左阁,驰入永巷,问:“陛下安在?”有美人出,方指云:“在西阁。”从往执帝。帝谓虔通曰:“卿非我故人乎!何恨而反?”虔通曰:“臣不敢反,但将士思归,奉陛下还京师耳。”帝曰:“与汝归。”虔通因勒兵守之。至旦,孟秉以甲骑迎化及。化及未知事果,战栗不能言,人有来谒之者,但低头据鞍,答云“罪过”。时士及在公主第,弗之知也。智及遣家僮庄桃树就第杀之,桃树不忍,执诣智及,久之乃见释。化及至城门,德戡迎谒,引入朝堂,号为丞相。令将帝出江都门以示群贼,因复将入。遣令狐行达弑帝于宫中,又执朝臣不同己者数十人及诸外戚,无少长害之,唯留秦孝王子浩,立以为帝。十余日,夺江都人舟楫,从水路西归。至显福宫,宿公麦孟才、折冲郎将沈光等谋击化及,反为所害。化及于是入据六宫,其自奉养,一如炀帝故事。每于帐中南面端坐,人有白事者,默然不对。下牙时,方收取启状,共奉义、方裕、良、恺等参决之。行至徐州,水路不通,复夺人车牛,得二千两,并载宫人珍宝。其戈甲戎器,悉令军士负之。道远疲极,三军始怨。德戡失望,窃谓行枢曰:“君大谬误我。当今拨乱,必藉英贤,化及庸暗,君小在侧,事将必败,当若之何?”行枢曰:“在我等尔,废之何难!”因共李本、宇文导师、尹正卿等谋,以后军万余兵袭杀化及,更立德戡为主。弘仁知之,密告化及,尽收捕德戡及其支党十余人,皆杀之。引兵向东郡,通守王轨以城降之。


相关文章推荐:
骁卫 | 御林军 | 果毅 | 隋炀帝 | 备身 | | 果毅郎将 | 左右骁卫 | 江都 | 虎贲 | 司马德戡 | 东城 | 资治通鉴 | 瓦岗军 | 江都 | 寡妇 | 司马德戡 | 宇文化及 | 隋炀帝 | 御林军 | 李密 | 滑县 | 瓦岗军 | 黎阳 | 李密 | 越王 | 杨侗 | 宇文化及 | 隋军 | 童山 | 李密 | 瓦岗军 | 秦叔宝 | 童山 | 童山之战 | 杨玄感 | 樊子盖 | 宇文化及 | 魏县 | 魏郡 | 瓦岗军 | 司马德戡 | 大兴 | 李密 | 司马德戡 | 东城 | 武达 | 裴虔通 | 李孝常 | 华阴 | 果若 | 鹰扬郎将 | 牛方裕 | 薛良 | 张恺 | 李孝 | 赵行枢 | 帝王业 | 色动 | 东城 | 江都 | 麦孟才 | 沈光 | 方裕 | 徐州 | 李本 | 王轨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