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骊兴府大夫人

骊兴府大夫人(朝鲜语:,1818年1898年),姓闵,是朝鲜王朝后期的王族,兴宣大院君李应之妻,朝鲜王朝第26代君主高宗李熙的生母。本贯骊兴闵氏。1864年,她的次子李熙被过继给朝鲜翼宗为养子,继承朝鲜国王之位,是为朝鲜高宗,她亦获得“骊兴府大夫人”的封号。1866年,在府大夫人的推荐下,闵妃入宫为妃。1882年壬午兵变时曾借出轿子搭救闵妃。她还是一名天主教徒,1896年正式受洗,教名玛利亚(Maria)。1898年先大院君一个多月去世。1907年追尊“纯穆大院妃”。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朝鲜纯祖十八年)二月三日,闵氏生于朝鲜首都汉城(今韩国首尔)。她出身骊兴闵氏家族,是闵致久之女,她还有三个弟弟闵泰镐、闵升镐和闵谦镐,一个妹妹嫁给青松沈家,生下沈相薰。在三个弟弟中,闵泰镐早逝于朝鲜哲宗末年,闵升镐被过继给同族闵致禄为养子,因为闵致禄只有一个女儿(即后来的闵妃)。从宗法来说,闵致久和闵致禄的共同祖先为其五世祖闵维重,闵致久是闵维重之子闵镇永的后裔,而闵致禄则是闵维重另一子闵镇厚的后裔。由于闵镇永的孙子闵百述无嗣,其远亲闵百裕(闵致久之父)被过继给他为嗣,所以从血缘上来说,闵致久和闵致禄的共同祖先要追溯到三百年前的九世祖闵思容。

闵氏一家曾为名门望族,但到闵致久这一辈时只能靠荫叙做一些小官,不过仍然多与王室宗亲联姻,闵氏的母亲全州李氏就是德兴大院君一门的后代。而她的家族中也有一人(闵鼎重嗣玄孙闵景赫之女)嫁给了南延君李球,生下了李应、李最应等四兄弟。等到闵氏14岁时,也就是道光十一年(1831年,纯祖三十一年),她又被许配给李应,成为了他的妻子。其时李应之母病重,他们不择吉日就结婚,而闵氏也很殷勤地伺候她的婆婆并为之送终。 [1-2]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朝鲜宪宗七年),李应被封为兴宣正,闵氏被封为县夫人;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宪宗九年),李应晋封兴宣君,闵氏则获得郡夫人的封号。后来,闵氏又为李应生下了李载冕和李载晃(李命福)两个儿子以及两个女儿。

同治二年(1863年,朝鲜哲宗十四年)十二月八日,哲宗李无嗣而薨,大王大妃赵氏(神贞王后)指定由兴宣君李应嫡次子李命福继承王位,改名李熙,是为朝鲜高宗。高宗本人则被过继给赵大妃做养子,继承朝鲜翼宗的大统。兴宣君晋升为兴宣大院君,代替高宗打理国政,成为了朝鲜的实际统治者;而作为高宗国王生母的闵氏也相应地受封为骊兴府大夫人 [3]

同治三年(1866年,朝鲜高宗三年)二月,大院君欲为高宗拣择王妃,骊兴府大夫人推荐了自己弟弟闵升镐的过继妹妹。据说大院君本来不大情愿,对府大夫人说:“君家升镐于我为妻弟,若以升镐之妹为王妃,则升镐于我子亦为妻兄,父子同妻兄,成何体面?论瓜葛则闵家闺秀于上为诸姨,同姓亦不取,况娶至近之亲乎!”府大夫人仍不断劝告,同时也说服了赵大妃,在赵大妃的劝说下,大院君才最终同意拣择闵氏为王妃,她就是闵妃(明成皇后)。 [4] 闵妃入宫以后,闵氏家族和王室也就亲上加亲了。

骊兴府大夫人温柔贤淑,和兴宣大院君感情甚笃。她被封为府大夫人以后,经常邀请外命妇来府邸云岘宫作客。而这些夫人们被大院君看见以后,诱发了他的色性,选择其中漂亮的公然淫乱,这当中有的无耻的妇女还借机向大院君讨要其夫或子的官位,“朝野皆目之”。但府大夫人对这些竟毫不在意。 [5]

府大夫人闵氏虽然如愿将自家的女孩选入宫中为自己的儿媳,但这个女孩也就是闵妃却是一个拥有极强权力欲和野心的女人,她与她的公公大院君围绕王储问题逐渐对立,并伺机夺权。而府大夫人闵氏的弟弟闵升镐、闵谦镐等人为了扩大骊兴闵氏家族的势力,也联合闵妃反对大院君,甚至连她的儿子高宗李熙也偏向闵妃。同治十二年(1873年,高宗十年)十一月,闵妃发动宫廷政变,逼退了大院君,结束了他十年的摄政。至此以后,闵妃和大院君关系恶化,一年后发生了闵升镐在家中被炸弹暗杀的事件。在此期间,府大夫人的母亲李氏在大院君下野十余日后去世、父亲闵致久也在闵升镐被炸死十余日后伤心而死,可以想象府大夫人在当时经历着多大的煎熬与痛苦。

光绪八年(1882年,高宗十九年)六月九日,朝鲜发生了反对闵妃集团的壬午兵变,大院君暗中引导和指挥,使变乱军民在次日迅速攻破王宫昌德宫,四处追杀闵妃。在追杀闵妃的同时,府大夫人闵氏另一个弟弟闵谦镐也在变乱中被杀,同时被杀的还有闵昌植、金辅铉、李最应(兴寅君,大院君胞兄)等人。府大夫人不忍继续看到公公杀害媳妇的人伦惨变,因此在乱军搜寻闵妃时立刻入宫,秘密地将自己的轿子借给化装成宫女的闵妃,助她逃出宫廷。 [6] 大院君则再度摄政并宣布闵妃已死。不久后,清朝出兵朝鲜并逮捕了大院君,将他押往中国,此后府大夫人“夜必斋沐露祷,风雨不废” [7] ,直到光绪十一年(1885年,高宗二十二年)大院君回国为止,府大夫人喜出望外,与大院君置酒相庆,大院君赋诗曰“屋中谋酒评春月,可喜瘦妻诗语发”。 [8]

光绪十八年(1892年,高宗二十九年)春,云岘宫先是发生了刺客行刺事件,既而发生炸弹爆炸事件,大院君侥幸逃过两次劫难。这两次谋杀大院君的行动被认为是闵妃集团所为。府大夫人进宫向高宗哭诉,然而高宗只对她“熟视而已”。 [9]

开国五百四年(1895年,高宗三十二年),大院君之孙李由于企图夺取王位和谋杀金鹤羽的罪名而被逮捕审判,当时的内部大臣朴泳孝、法部大臣徐光范等人秉承闵妃的旨意,准备将李处以死刑。当时大院君和府大夫人一起跪坐在法院门口痛哭,府大夫人又亲自入宫,准备在高宗和闵妃面前上吊,于是高宗下令特赦李,将他流放到乔桐岛。 [10]

光武元年(1897年)秋以后,大院君卧病不起,府大夫人当时还算健康,每夜祈祷以身代死、为夫续命。 [11] 翌年1月8日(阴历十二月十六日),府大夫人果然先于大院君逝世,享年八十岁。高宗本欲前往云岘宫致哀吊丧,但被大臣赵秉世以“日寒甚酷,冒寒动驾,恐方大圣”为由谏阻,于是只在宫中大猷斋举哀,高宗的丧服为齐衰不杖期。 [12] 一个半月后,大院君也撒手人寰了。隆熙元年(1907年)8月26日,朝鲜纯宗李为其祖母骊兴府大夫人闵氏上尊号为“大院妃”,9月13日定谥号为“纯穆 [13-14] ,与其夫大院君合葬于坡州兴园。

骊兴府大夫人信仰天主教,她受到了高宗的乳母朴召史(朴马大)的影响下皈依了天主教,开始诵读日课,甚至在高宗即位时在云岘宫公开做了一次感恩弥撒。在妻子信仰天主教的情况下,兴宣大院君本来也不反对天主教,他摄政以后,还准备联合天主教徒防范俄国的南下。但他毕竟是封建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加上朝中以大王大妃赵氏(神贞王后)为首的势力向他试压,最后还是发动了“丙寅邪狱”,大规模镇压朝鲜的天主教徒。8000名天主教徒被屠杀,就连高宗的乳母朴召史也没能幸免于难,在同治七年(1868年,高宗五年)被捕并处决。府大夫人作为大院君的妻子而法外开恩,逃过一劫,但她不敢公开信仰天主教了。

光绪二十年(1894年,高宗三十一年)7月,正值甲午中日战争前夕,府大夫人联系上了天主教朝鲜教区主教、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传教士闵德孝(Gustave-Charles-Marie Mutel),并询问她的夫君能否在乱局中生存下来。此后府大夫人多次派人联系闵德孝,对一些政治问题提出咨询,如询问她的孙子李被捕和丈夫大院君被软禁的理由、在李获释后希望闵德孝帮忙将李送到法国留学、俄馆播迁前夕告诉闵德孝高宗有意依靠俄国并询问闵德孝对此的意见、请求闵德孝帮忙修复因乙未事变而在大院君与高宗间产生的裂痕,等等。同时,她也积极为正式入教做准备,从开国五百四年(1895年,高宗三十二年)春开始将家事托付给媳妇,以避免天主教所不认可的迷信行为。建阳元年(1896年)10月11日,闵德孝终于同意为府大夫人进行洗礼,受洗仪式在云岘宫的一个李姓女仆(天主教徒)家里秘密展开,受洗教母正是朴马大之女元苏珊娜。府大夫人了却多年夙愿后,甚至想劝大院君也受洗入教,但闵德孝不同意。不过大院君显然也在府大夫人的影响下逐渐改变了对天主教的敌视态度,甚至在建阳二年(1897年)7月30日专程去探望闵德孝的病情,这与他三十年前对法国传教士大开杀戒形成鲜明对比。府大夫人死后,为了让府大夫人举行天主教葬礼,闵德孝将府大夫人受洗的消息告诉高宗,但大院君和府大夫人还是在当年5月按儒家仪式举行了葬礼。 [15]

《大院君》(1968年韩国电影),李龙男饰

《朝鲜王朝500年-大院君》(1990年韩国电视剧),严侑信饰

《灿烂的黎明》(1995年韩国电视剧),金昌淑饰

《明成皇后》(2001年韩国电视剧),李德姬饰

《时空侠医》(2012年韩国电视剧),申素美饰


相关文章推荐:
朝鲜语 | | 朝鲜王朝 | 兴宣大院君 | 李应 | 李熙 | 骊兴闵氏 | 朝鲜翼宗 | 养子 | 朝鲜国王 | 朝鲜高宗 | 闵妃 | 壬午兵变 | 天主教 | 受洗 | 汉城 | 首尔 | 外命妇 | 天主教 | 闵妃 | 朝鲜纯祖 | 汉城 | 首尔 | 骊兴闵氏 | 闵升镐 | 闵谦镐 | 沈相薰 | 朝鲜哲宗 | 过继 | 闵致禄 | 养子 | 闵妃 | 闵维重 | 荫叙 | 全州李氏 | 德兴大院君 | 南延君 | 李球 | 李应 | 李最应 | 朝鲜宪宗 | 郡夫人 | 李载冕 | 朝鲜哲宗 | | | 大王大妃 | 赵氏 | 神贞王后 | 李熙 | 朝鲜高宗 | 朝鲜翼宗 | 兴宣大院君 | 朝鲜 | 统治者 | 朝鲜高宗 | 闵升镐 | 明成皇后 | 兴宣大院君 | 外命妇 | 云岘宫 | 大院君 | 淫乱 | 朝野 | 闵妃 | 闵升镐 | 闵谦镐 | 骊兴闵氏 | 李熙 | 宫廷政变 | 摄政 | 炸弹 | 壬午兵变 | 昌德宫 | 闵谦镐 | 金辅铉 | 李最应 | 兴寅君 | 人伦 | 轿子 | 宫女 | 朝鲜 | 中国 | 云岘宫 | 熟视 | | 朴泳孝 | 法部 | 徐光范 | 闵妃 | 死刑 | 法院 | 上吊 | 乔桐岛 | 阴历 | 赵秉世 | 齐衰 | 隆熙 | 朝鲜纯宗 | | 尊号 | 谥号 | 坡州 | 天主教 | 乳母 | 马大 | 日课 | 云岘宫 | 弥撒 | 兴宣大院君 | 俄国 | 统治者 | 大王大妃 | 赵氏 | 神贞王后 | 丙寅邪狱 | 朝鲜 | 甲午中日战争 | 法国 | 巴黎外方传教会 | | 俄馆播迁 | 俄国 | 乙未事变 | 洗礼 | 云岘宫 | 大院君 | 朝鲜王朝500年 | 严侑信 | 金昌淑 | 明成皇后 | 李德姬 | 时空侠医 | 申素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