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428年

竺道生北魏神鹿元年(公元428年)始筑白马城(今山西临汾),因魏刑白马祭祀天地神灵筑城而名。

公元428年,罗什的弟子竺道生因为提倡“阐提成佛说”而被逐出建康,转入虎丘、庐山。

十六国时期夏系赫连昌、赫连定兄弟俩,先后称帝,分别当了四年皇帝。先后被北魏生俘。赫连昌被俘后,北魏很客气,封其为秦王。

南朝宋元嘉五年

北魏神一年

北燕太平二十年

胡夏胜光一年

北凉承玄一年

中国大事件

公元428年,大夏国被北魏拓跋氏所灭,并入北魏版图。

公元428年

2月,北魏安颉活捉赫连昌,占领上。赫连定继位,迁都平凉。

3月,北魏奚斤追击赫连定中埋伏被俘。

5月,西秦王乞伏炽磐病死,太子乞伏暮末即位。

6月,北凉进攻西秦,两国混战不绝。

崔浩北魏史官崔浩于太武帝(拓跋焘)神鹿二年(公元428年),与其弟崔览及高谠、邓颍、晁继、范亨、黄辅等人,奉诏修国史,最后由崔浩定编成《国书》。

公元428年,当刘昌被俘失国的时候,他的五弟刘定在平凉(今甘肃省平凉市)称帝,改元“胜光”,成为匈奴刘氏夏国的第三任皇帝。

公元428年,谢灵远再次归隐始宁。

欧洲大事件 康士坦丁堡

尼斯多留当叙利亚的牧师和修道士。公元428年皇帝见他有口才,便派他为康士坦丁堡的主教。他本来恨恶各样的邪道;作了主教,仍是一样。他接任那天,就向皇帝说:“皇帝啊!求你赐给我一个无邪道的地方,我就给你天堂之赏赐。求你帮助我剪除邪道,我就帮助你消灭波斯人!”(那时波斯是罗马的大仇敌)。不久,尼斯多留手下一位牧师,想扑灭那邪道,说不可称马利亚为神之母。尼斯多留很赞成这说法,并说可称马利亚为基督之母。他的意思,以基督有神人二性,虽有分别但不混乱。亚历山大主教极力反对这样的说法,说我们可以称马利亚为神之母。罗马的主教也反对,在西方召开一个会议定尼斯多留之罪。

公元428年,阿夏库尼王朝灭亡。

景教,源自大秦,故又名大秦景教,是基督教的聂斯脱里派,为叙利亚人尼斯多留于公元428年所创。因尼斯多留所提倡的见解与罗马传统教义有冲突,为东罗马皇帝驱逐出国,于是逃往波斯,另创新教,此后,景教被传到中亚细亚等地。

第一次康士坦丁堡宗教大会确立三位一体学说之后,基督论成为争论的焦点。从公元428年内斯托留派争论到451年查尔西登公会的召开,是一个发生危机的时期,也是基督论发展的重要转折点。

在伊朗安息王朝的晚期,帝室的一支被分封到属国亚美尼,这一亚美尼亚的安息王朝一直统治到公元428年,因此,当萨珊家族推翻安息家族在伊朗的统治后,安息的正统便转移到了亚美尼亚。

公元428年,亚美尼亚王子被波斯人放逐,依撒格也被迫离开教区,退隐僻乡。

(1)春,正月,辛未,魏京兆王黎卒。

(1)春季,正月,辛未(初二),北魏京兆王拓跋黎去世。

(2)荆州刺史、彭城王义康,性聪察,在州职事修治。左光禄大夫范泰谓司徒王弘曰:“天下事重,权要难居。卿兄弟盛满,当深存降挹。彭城王,帝之次弟,宜征还入朝,共参朝政。”弘纳其言。时大旱、疾疫,弘上表引咎逊位,帝不许。

(2)刘宋荆州刺史、彭城王刘义康,生性聪明,详察下情,他在荆州,凡是职权范围内的事都办得很好。刘宋左光禄大夫范泰对司徒王弘说:“国家大事,责任很重,权要的地位,也很难久居。你们兄弟的权力和地位,已经达到了顶峰,应该深深地想到要谦虚谨慎。彭城王刘义康是皇上的二弟,最好征召他回京,共同参与处理朝廷大事。”王弘接受了范泰的劝告。当时,刘宋境内正遭受严重的旱灾,瘟疫流行,王弘上疏引咎自责,请求解除自己的职务,宋文帝刘义隆没有批准。

(3)秦商州刺史领浇河太守姚浚叛,降河西,秦王炽磐以尚书焦嵩代浚,帅骑三千讨之。二月,嵩为吐谷浑元绪所执。

(3)西秦国商州刺史兼浇河太守姚浚反叛,投降了北凉。西秦王乞伏炽磐任命尚书焦嵩任商州刺史兼浇河太守,并率领三千人讨伐姚浚。二月,焦嵩被吐谷浑汗国酋长慕容元绪擒获。

(4)魏改元神。

(4)北魏改年号为神。

(5)魏平北将军尉眷攻夏主于上,夏主退屯平凉。奚斤进军安定,与丘堆、娥清军合。斤马多疫死,士卒乏粮,乃深垒自固。遣丘堆督租于民间,士卒暴掠,不设儆备,夏主袭之,堆兵败,以数百骑还城。夏主乘胜,日来城下钞掠,不得刍牧,诸将患之,监军侍御史安颉曰:“受诏灭贼,今更为贼所困,退守穷城;若不为贼杀,当坐法诛,进退皆无生理。而诸王公晏然曾不为计乎?”斤曰:“今军士无马,以步击骑,必无胜理,当须京师救骑至合击之。”颉曰:“今猛寇游逸于外,吾兵疲食尽,不一决战,则死在旦夕,救骑何可待乎!等于就死,死战,不亦可乎!”斤又以马少为辞。颉曰:“今敛诸将所乘马,可得二百匹,颉请募敢死之士出击之,就不能破敌,亦可以折其锐。且赫连昌狷而无谋,好勇而轻,每自出挑战,众皆识之。若伏兵掩击,昌可擒也。”斤犹难之。颉乃阴与尉眷等谋,选骑待之。既而夏主来攻城,颉出应之。夏主自出陈前搏战,军士识其貌,争赴之。会天大风扬尘,昼昏,夏主败走;颉追之,夏主马蹶而坠,遂擒之。颉,同之子也。

(5)北魏平北将军尉眷,围攻夏王赫连昌所在的上,赫连昌退到平凉据守。北魏大将奚斤率领军队抵达安定,与娥清、丘堆率领的大军会师。奚斤军中的战马染上了温疫,大批死亡,士卒又缺乏粮饷,所以只好深挖沟堑,营造堡垒固守。奚斤派遣丘堆率军队到乡村征粮逼租,北魏的士卒残暴无端,大肆抢掠,对敌人未加防备,夏主赫连昌乘机进攻,丘堆的军队大败,只带着几百名骑兵逃回安定。赫连昌乘胜追击,每天到城下抢掠,北魏的军队得不到粮秣,将领们深感忧虑。监军侍御史安颉说道:“我们接受朝廷的诏命是要消灭敌寇,而如今我们却被敌人包围,困守孤城,即令不被敌人杀戮,也要受到军法的惩罚,无论是进、是退都没有生路。而各位王公还安稳地坐在那里,就没有克敌制胜的计谋吗?”奚斤说:“现在我们的军士没有马匹,用步兵来进攻骑兵,断然没有取胜的可能。只有等朝廷派救兵和战马赶来救援,内外夹击敌人。”安颉说:“现在强敌在城外示威,我们城内的士卒精疲力尽,粮食又已经吃完,如果不立刻与敌人决战,我们早晚之间就会全军覆没,救兵怎么能够等到呢?同样是去死,决一死战不也是可以的吗?”奚斤又以战马太少为理由,推辞不肯决战。安颉说:“现在我们把各个将领的坐骑集中起来,可以凑到二百匹,我请求招募敢死的士卒,冲出城去打击敌人,即使不能击破敌人,也可以打击他们的锐气。况且,赫连昌急躁无谋,却轻率好斗,常常亲自出阵挑战,军中的士卒都认识他的模样。如果设伏兵突然袭击他,一定能生擒赫连昌。”奚斤仍然面有难色。安颉于是与尉眷暗中谋划,挑选精骑等待时机。不久,赫连昌果然又来攻城,安颉出城应战。赫连昌亲自出阵与安颉交锋,北魏的士卒都认出他的面貌,争相围攻赫连昌。正值狂风突起,尘沙飞扬遮天蔽日,白天如同黑夜一样昏暗,赫连昌抵挡不住,打马逃走,安颉在后紧追,赫连昌的坐骑突然栽倒,赫连昌坠马倒地,于是被安颉生擒。安颉是安同的儿子。

夏大将军、领司徒、平原王定收其馀众数万,奔还平凉,即皇帝位,大赦,改元胜光。

夏国的大将军、领司徒、平原王赫连定,收集夏军残部数万人,一路奔走,逃回平凉。赫连定即皇帝位,下令实行大赦,改年号为胜光。

三月,辛巳,赫连昌至平城,魏主馆之于西宫,门内器用皆给乘舆之副,又以妹始平公主妻之;假常忠将军,赐爵会稽公。以安颉为建节将军,赐爵西平公;尉眷为宁北将军,进爵渔阳公。

三月,辛巳(十三日),赫连昌被押解到平城,北魏国主拓跋焘在西宫为赫连昌安排了客舍,房间里的日常用具都跟皇帝使用的一样,又把自己的妹妹始平公主嫁给他,给他常忠将军头衔,并封为会稽公。拓跋焘任命安颉为建节将军,封为西平公;尉眷为宁北将军,晋封他为渔阳公。

魏主常使赫连昌侍从左右,与之单骑共逐鹿,深入山涧。昌素有勇名,诸将咸以为不可。魏主曰:“天命有在,亦何所惧!”亲遇如初。

拓跋焘常常让赫连昌侍从在自己身边,两人单独打猎,两马相并追逐麋鹿,深入高山危谷。赫连昌一向享有勇猛的威名,拓跋焘手下的将领们都认为拓跋焘不可这样做。拓跋焘却说:“天命自有定数,有什么可畏惧的呢!”所以对赫连昌仍然亲近,跟当初一样。

奚斤自以为元帅,而昌为偏裨所擒,深耻之。乃舍辎重,赍三日粮,追夏主于平凉。娥清欲循水而往,斤不从,自北道邀其走路。至马髦岭,夏军将遁,会魏小将有罪亡归于夏,告以魏军食少无水。夏主乃分兵邀斤,前后夹击之,魏兵大溃,斤及娥清、刘拔皆为夏所擒,士卒死者六七千人。

奚斤自以为是元帅,但夏王赫连昌却被他手下的偏将活捉了,因此深感羞耻。于是他命令军队舍弃辎重,只带三日粮秣,进攻赫连定据守的平凉。娥清建议沿着泾水而行,奚斤不同意,坚持走北道以便截击赫连定的退路。北魏军走到马髦岭,夏国军队正要逃走,正巧北魏军中的一名小将因为犯罪投降了夏军,把北魏军中缺粮少水的窘况都报告了赫连定。赫连定于是分兵几路拦载奚斤的军队,前后夹击,北魏军顿时溃败如潮,奚斤、娥清、刘拔等将领都被夏军活捉,士卒中也有六七千人战死。

丘堆守辎重在安定,闻斤败,弃辎重奔长安,与高凉王礼偕奔蒲阪,夏人复取长安。魏主大怒,命安颉斩丘堆,代将其众,镇蒲阪以拒之。

北魏大将丘堆在安定城留守,看管军用物资,他听说奚斤战败的消息,立刻放弃辎重逃往长安,又与高凉王拓跋礼一道放弃长安,逃奔蒲阪,夏国的军队又重新占据了长安城。拓跋焘闻知大怒,命令安颉斩丘堆,代替他统领他的部众镇守蒲阪来抗拒夏军。

(6)夏,四月,夏主遣使请和于魏,魏主以诏谕之使降。

(6)夏季,四月,夏王赫连定派使臣到北魏国,请求和解。北魏国主拓跋焘下诏命令赫连定投降。

(7)壬子,魏主西巡,戊午;畋于河西;大赦。

(7)壬子(十五日),北魏国主拓跋焘向西巡察。戊午(二十一日),拓跋焘在河西打猎;下令大赦。

(8)五月,秦文昭王炽磐卒,太子暮末即位,大赦,改元永弘。

(8)五月,西秦王乞伏炽磐去世,太子乞伏暮末继承王位,大赦天下,改年号为永弘。

(9)平陆令河南成粲复劝王弘逊位,引从之,累表陈请。帝不得已,六月,庚戌,以弘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9)刘宋平陆县令、河南人成粲再度劝司徒王弘退位,王弘采纳了他的建议,一再上疏,坚决请求辞去职务。刘宋文帝不得已,六月,庚戌(十四日),调任王弘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10)甲寅,魏主如长川。

(10)甲寅(十八日),北魏国主拓跋焘抵达长川。

(11)葬秦文昭王于武平陵,庙号太祖。秦王暮末以右丞相元基为侍中、相国、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以镇军大将军、河州牧谦屯为骠骑大将军,征安北将军、凉州刺史段晖为辅国大将军、御史大夫,叔父右禁将军千年为镇北将军、凉州牧,镇湟河,以征北将军木弈干为尚书令、车骑大将军,以征南将军吉毗为尚书仆射、卫大将军。

(11)西秦国在武平陵安葬了文昭王乞伏炽磐,庙号太祖。西秦王乞伏暮末任命右丞相乞伏元基为侍中、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等职务;同时任命镇军大将军、河州牧乞伏谦屯为骠骑大将军;征召安北将军、凉州刺史段晖为辅国大将军、御史大夫;任命叔父、右禁将军乞伏千年为镇北将军、凉州牧,镇守湟河;又任命征北将军乞伏木弈干为尚书令、车骑大将军;任命征南将军乞伏吉毗为尚书仆射、卫大将军。

河西王蒙逊因秦丧,伐秦西平,西平太守承谓之曰:“殿下若先取乐都,则西平必为殿下之有;苟望风请服,亦明主之所疾也。”蒙逊乃释西平,攻乐都。相国元基帅骑三千救乐都,甫入城,而河西兵至,攻其外城,克之;绝其水道,城中饥渴,死者太半。东羌乞提从元基救乐都,阴与河西通谋,下绳引内其兵,登城者百余人,鼓噪烧门;元基帅左右奋击,河西兵乃退。

北凉河西王沮渠蒙逊利用乞伏炽磐去世的机会,进攻西秦所属的西平,西平太守承,对前来攻城的沮渠蒙逊说:“殿下如果能够先攻取乐都,那么西平一定会归附殿下。假如我望风而降,英明君主也看不起这样的守将。”沮渠蒙逊于是放弃西平,改变方向去进攻乐都。西秦的相国乞伏元基率领骑兵三千人救援乐都。乞伏元基的援兵刚刚进城,沮渠蒙逊的大军也开到了城下,开始攻击,很快就攻陷了乐都外城;切断了乐都城的水源,城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死于饥渴。东羌部落酋长乞提原来跟随乞伏元基救援乐都,却暗中与城外的北凉军队勾结,从城上抛下绳索,从内部牵引北凉士卒登城,很快登城的北凉军士达百余人,他们大声呐喊,纵火焚烧城门,乞伏元基率领左右亲军奋力抗击,北凉的军队才被打退。

初,文昭王疾病,谓暮末曰:“吾死之后,汝能保境则善矣。沮渠成都为蒙逊所亲重,汝宜归之。”至是,暮末遣使诣蒙逊,许归成都以求和。蒙逊引兵还,遣使入秦吊祭。暮末厚资送成都,遣将军王伐送之。蒙逊犹疑之,使恢武将军沮渠奇珍伏兵于扪天岭,执伐并骑士三百人以归。既而遣尚书郎王杼送伐还秦,并遗暮末马千匹及锦银缯。秋,七月,暮末遣记室郎中马艾如河西报聘。

最初,文昭王乞伏炽磐重病时,曾对太子乞伏暮末说:“我死以后,你能够保住国土不失,就已经不错了。沮渠成都一向得到沮渠蒙逊的信任和重用,你应该把他送回国去。”这时,乞伏暮末遣使来到沮渠蒙逊的营中,答应归还沮渠成都,请求和解。沮渠蒙逊接受了西秦的建议,撤军回国,随即又派遣使臣赴西秦吊丧。乞伏暮末用厚重的礼物,送沮渠成都回国,并派将军王伐护送。沮渠蒙逊对西秦的做法仍深怀疑虑,就派恢武将军沮渠奇珍,在扪天岭设下埋伏,擒获王伐及其三百骑兵回国。不久,又派尚书郎王杼护送王伐返回了西秦,并送给乞伏暮末战马一千匹以及其他锦缎绫罗。秋季,七月,乞伏暮末派遣记室郎中马艾前往北凉回访。

(12)魏主还宫。八月,复如广宁观温泉。

(12)北魏国主拓跋焘回宫。八月,拓跋焘又前往广宁观赏温泉。

柔然纥升盖可汗遣其子将万余骑寇魏边,魏主自广宁还,追之,不及;九月,还宫。

柔然汗国纥升盖可汗郁久闾大檀派他的儿子率领一万多骑兵进犯北魏的边境。拓跋焘从广宁返回首都平城,率兵追击柔然汗国的军队,没有追上。九月,拓跋焘回宫。

冬,十月,甲辰,魏主北巡;壬子,畋于牛川。

冬季,十月,甲辰(初十),拓跋焘到北方巡视;壬子(十八日),到牛川狩猎。

(13)秦凉州牧乞伏千年,嗜酒残虐,不恤政事,秦王暮末遣使让之,千年惧,奔河西。暮末以叔父光禄大夫沃陵为凉州牧,镇湟河。

(13)西秦凉州牧乞伏千年,酗酒暴虐,不理公务。西秦王乞伏暮末派遣使臣责备他,乞伏千年大为恐惧,投奔北凉。乞伏暮末任命他的叔父、光禄大夫乞伏沃陵为凉州牧,镇守湟河。

(14)徐州刺史王仲德遣步骑二千伐魏济阳、陈留。

(14)刘宋徐州刺史王仲德派遣步、骑兵二千人进攻北魏所属的济阳、陈留。

(15)魏主还宫。

(15)北魏国主拓跋焘回宫。

(16)魏定州丁零鲜于台阳等二千余人家叛,入西山,州郡不能讨;闰月,魏主遣镇南将军叔孙建讨之。

(16)北魏定州丁零部落酋长鲜于台阳等率两千余家背叛了北魏,进入西山;地方州郡都无力讨伐他们。闰月,拓跋焘命镇南将军叔孙建前往征讨。

(17)十一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17)十一月,乙未朔(初一),出现日食。

(18)魏主如西河校猎;十二月,甲申,还宫。

(18)北魏国主拓跋焘前往西河,举行围猎。十二月,甲申(二十一日),回宫。

(19)河西王蒙逊伐秦,至磐夷,秦相国元基等将骑万五千拒之。蒙逊还攻西平,征虏将军出连辅政等将骑二千救之。

(19)北凉河西王沮渠蒙逊再次讨伐西秦,北凉军开到磐夷,遇到西秦相国乞伏元基率领骑兵一万五千人阻击。沮渠蒙逊率军回攻西平,西秦征虏将军出连辅政等率领骑兵二千人赶赴救援。

(20)秘书监谢灵运,自以名辈才能,应参时政;上唯接以文义,每侍宴谈赏而已。王昙首、王华、殷景仁,名位素出灵运下,并见任遇,灵运意甚不平,多称疾不朝直;或出郭游行,且二百里,经旬不归,既无表闻,又不请急。上下欲伤大臣意,讽令自解。灵运乃上表陈疾,上赐假,令还会稽;而灵运游饮自若,为法司所纠,坐免官。

(20)刘宋秘书监谢灵运,自以为他的才能、名望和辈分,都足以有资格参与朝政。可是刘宋文帝只看重他的文才,只是常常让他参加宴会,跟他谈论和欣赏诗文而已。王昙首、王华、殷景仁的名望和地位,一向居于谢灵运之下,他们都得到了重用,并被委以国家机要大事,谢灵运因此愤愤不平,经常声称有病,不参加朝会;有时出城游玩旅行,走出二百里,十余日也不回来,即不上疏奏报,也从不请假。刘宋文帝不愿伤害大臣的面子,婉转地让他自己辞职。谢灵运于是上书,声称自己有病。刘义隆批准他休假,让他返回会稽养病。谢灵运回会稽后,仍然游乐欢宴,被法司纠举,于是被免除了官职。

(21)是岁,师子王刹利摩诃及天竺迦毗黎王月爱皆遣使奉表入贡,表辞皆如浮屠之言。

(21)这一年,师子国王刹利摩诃以及天竺迦毗黎王月爱都派遣使臣前往刘宋进贡。他们奏章上的辞句都类似佛经上的语言。

(22)魏镇远将军平舒侯燕凤卒。

(22)北魏镇远将军、平舒侯燕凤去世。

(23)乞伏炽磐,西秦王逝世


相关文章推荐:
临汾 | 建康 | 赫连定 | 皇帝 | 赫连昌 | 秦王 | 北凉 | 承玄 | 大夏国 | 赫连昌 | 赫连定 | 平凉 | 奚斤 | 乞伏暮末 | 北凉 | 崔浩 | 拓跋焘 | 范亨 | 刘定 | 平凉 | 胜光 | 罗马皇帝 | 依撒格 | 拓跋黎 | 彭城 | 彭城 | 王弘 | 王弘 | 刘义隆 | 河西 | 秦王 | 北凉 | 秦王 | 乞伏炽磐 | 年号 | 尉眷 | 平凉 | 奚斤 | 娥清 | 赫连昌 | 尉眷 | 尉眷 | 赫连昌 | 奚斤 | 丘堆 | 奚斤 | 奚斤 | 赫连昌 | 赫连昌 | 奚斤 | 赫连昌 | 赫连昌 | 奚斤 | 尉眷 | 赫连昌 | 赫连昌 | 赫连昌 | 安颉 | 王定 | 胜光 | 赫连定 | 平凉 | 赫连定 | 年号 | 胜光 | 赫连昌 | 安颉 | 尉眷 | 渔阳 | 赫连昌 | 拓跋焘 | 拓跋焘 | 尉眷 | 渔阳 | 拓跋焘 | 马相 | 赫连昌 | 拓跋焘 | 拓跋焘 | 赫连昌 | 奚斤 | 平凉 | 娥清 | 娥清 | 奚斤 | 平凉 | 娥清 | 奚斤 | 赫连定 | 赫连定 | 奚斤 | 娥清 | 奚斤 | 高凉 | 拓跋焘 | 拓跋焘 | 赫连定 | 河西 | 拓跋焘 | 拓跋焘 | 河西 | 永弘 | 乞伏暮末 | 年号 | 永弘 | 王弘 | 弘为 | 卫将军 | 开府仪同三司 | 王弘 | 开府仪同三司 | 拓跋焘 | 右丞相 | 相国 | 都督 | 录尚书事 | 大将军 | 骠骑大将军 | 段晖 | 镇北将军 | 凉州牧 | 征北将军 | 车骑大将军 | 征南将军 | 尚书仆射 | 乞伏炽磐 | 乞伏元基 | 相国 | 都督 | 录尚书事 | 大将军 | 骠骑大将军 | 段晖 | 御史大夫 | 镇北将军 | 凉州牧 | 征北将军 | 车骑大将军 | 征南将军 | 尚书仆射 | 河西 | 蒙逊 | 河西 | 河西 | 北凉河西王 | 沮渠蒙逊 | 沮渠蒙逊 | 乞伏元基 | 乞伏元基 | 沮渠蒙逊 | 乐都城 | 乞伏元基 | 北凉 | 蒙逊 | 蒙逊 | 蒙逊 | 蒙逊 | 尚书郎 | 河西 | 乞伏炽磐 | 乞伏暮末 | 沮渠蒙逊 | 乞伏暮末 | 沮渠蒙逊 | 沮渠蒙逊 | 乞伏暮末 | 沮渠蒙逊 | 尚书郎 | 乞伏暮末 | 乞伏暮末 | 北凉 | 广宁 | 拓跋焘 | 拓跋焘 | 广宁 | 柔然汗国 | 郁久闾大檀 | 拓跋焘 | 柔然汗国 | 拓跋焘 | 拓跋焘 | 牛川 | 凉州牧 | 秦王 | 河西 | 凉州牧 | 凉州牧 | 乞伏暮末 | 凉州牧 | 拓跋焘 | 叔孙建 | 拓跋焘 | 叔孙建 | 拓跋焘 | 河西 | 蒙逊 | 北凉河西王 | 沮渠蒙逊 | 乞伏元基 | 沮渠蒙逊 | 王昙首 | 王华 | 殷景仁 | 王昙首 | 王华 | 殷景仁 | 刘义隆 | 镇远将军 | 镇远将军 | 乞伏炽磐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