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686年

686年,垂拱二年(六八六)正月,则天还政于皇帝。睿宗知太后非诚心,奉表固让,太后复临朝称制。

太后复称制

垂拱二年(六八六)正月,则天还政于皇帝。睿宗知太后非诚心,奉表固让,太后复临朝称制。

置铜匦

垂拱二年(六八六),鱼保宗上书请置匦(谏议箱),以受四方之书。三月八日,则天令铸铜匦四,涂以方色。青匦在东,曰延恩,献赋颂,求官位者投之;丹匦在南,曰招谏,言朝政得失者投之;白匦在西,曰申冤,有冤抑者投之;黑匦在北,曰通玄,言天象灾变及军机密计者投之。每日置之于朝堂,以收天下表疏。因有攻讦阴私和谤讪朝政之表疏,则天遂令正谏、补阙、抬遗官充使监察投状,然后方许进封。此制延续至五代。鱼保宗曾教徐敬业作刀车及弩,人告保宗所作兵器杀伤官军甚多,保宗伏诛。

任用酷吏

则天称制,知宗室大臣人心不服,自徐敬业起兵反,尤疑天下多叛己,垂拱以后,遂大兴告密之风,任用酷吏,诛杀立威。凡有告密者,臣下不得问,皆给驿马、五品食,则天亲自召见,授官爵不等,所言不实亦不罪。于是,四方告密者蜂起。则天将被告交付酷吏,酷吏竞造讯囚酷法以邀功。时有酷吏来俊臣、周兴、丘神绩、索元礼、侯思止、万国俊等。彼等造定百脉、突地吼、死猪愁,求破家等酷刑,被告不胜毒楚皆自诬。酷吏索元礼讯一人,必令诬引数十百人。来俊臣私养无赖数百人,专事告密,欲陷一人,令数处俱告,事状如一。俊臣并与万国俊撰《罗织经》数千言,教其徒诬陷无辜。酷吏本性残忍,即遇赦令,亦令狱卒先杀重囚,然后宣示。则天多次赏赐以张其权,因此,天下惶恐,人人自危。

阿史那斛瑟罗袭继往绝可汗号

垂拱二年(六八六),西域局势紧张,安西四镇危急,唐欲征西突厥十姓部落助守碎叶等镇,时兴昔亡可汗已被遣征东突厥及铁勒部落,稽留于甘、凉州一带,九月十日,唐遂擢西突厥继往绝可汗阿史那步真之子斛瑟罗为右玉钤卫将军,袭可汗号,统率五弩失毕部落,以助唐军。

庆山踊出

垂拱二年(六八六),地壳变动,雍州新丰县(今陕西临潼县东南)东南有山踊出,改新丰为庆山县,四方毕贺。有俞文俊上书,言此乃女主处阳位,反易刚柔,地气塞隔,山变为灾,并非庆事。劝则天修德答天谴。则天怒,流之于岭外。

黑齿常之拒突厥

垂拱二年(六八六),突厥入寇,右鹰扬卫大将军黑齿常之拒之。至两井,遇突厥三千余人。突厥见唐兵,皆下马擐甲,常之以二百余骑冲之,突厥溃奔。日暮又大至,常之令营中燃火,又于东南燃火,突厥疑有唐兵相应,夜遁。

三废安西四镇

调露元年(六七九),唐复置安西四镇后,西域相对平静数年。垂拱年间,西域局势再度紧张,吐蕃大肆侵扰四镇,唐军连连失利。垂拱二年(六八六)十一月三日,则天令废于阗、安西、疏勒、碎叶安西四镇。此乃第三次废四镇。

狄仁杰入朝

垂拱二年(六八六),右台监察御史郭翰巡察陇右道,所至州县,官吏多有不法,唯入宁州(今甘肃宁县)境,百姓歌刺史狄仁杰美德者盈路。翰荐仁杰入朝,征为冬官侍郎。

颁行《兆人本业》

垂拱二年(六八六)四月七日,则天召集文学之士周思茂等撰《兆人本业》,颁行于世。书共三卷,已佚,内容包括农俗农事及四时种莳之法等,供州县官吏指导农民作业之用。唐代曾把每年二月一日进呈《兆人本业》定为制度,对后世劝农制度也有一定影响。按:讳“民”为“人”,故“兆人”即“万民”。

新罗索求礼典词章

垂拱二年(六八六)二月十四日,新罗王金政明遣使来唐,索求《礼记》并杂文章。唐以吉凶要礼及有关规诫词章共五十卷给之。

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下垂拱二年(丙戌,公元六八六年)

春,正月,太后下诏复政于皇帝。睿宗知太后非诚心,奉表固让;太后复临朝称制。辛酉,赦天下。

二月,辛未朔,日有食之。

右卫大将军李孝逸既克徐敬业,声望甚重;武承嗣等恶之,数谮于太后,左迁施州刺史。

三月,戊申,太后命铸铜为匦,置之朝堂,以受天下表疏铭。其东曰“延恩”,献赋颂、求仕进者投之;南曰:“招谏”,言朝政得失者投之;西曰:“伸冤”,有冤抑者投之;北曰:“通玄”,言天象灾变及军机秘计者投之。命正谏、补阙、拾遗一人掌之,先责识官,乃听投表疏。

徐敬业之反也,侍御史鱼承晔之子保家教敬业作刀车及弩,敬业败,仅得免。太后欲周知人间事,保家上书,请铸铜为匦以受天下密奏。其器共为一室,中有四隔,上各有窍,以受表疏。可入不可出。太后善之。未几,其怨家投匦告保家为敬业作兵器,杀伤官军甚众,遂伏诛。

太后自徐敬业之反,疑天下人多图己,又自以久专国事,且内行不正,知宗室大臣怨望,心不服,欲大诛杀以威之。乃盛开告密之门,有告密者,臣下不得问,皆给驿马,供五品食,使诣行在。虽农夫樵人,皆得召见,廪于客馆,所言或称旨,则不次除官,无实者不问。于是四方告密者蜂起,人皆重足屏息。

有胡人索元礼,知太后意,因告密召见,擢为游击将军,令案制狱。元礼性残忍,推一人必令引数十百人,太后数召见赏赐以张其权。于是尚书都事长安周兴、万年人来俊臣之徒效之,纷纷继起。兴累迁至秋官侍郎,俊臣累迁至御史中丞,相与私畜无赖数百人,专以告密为事;欲陷一人,辄令数处俱告,事状如一。俊臣与司刑评事洛阳万国俊共撰《罗织经》数千言,教其徒网罗无辜,织成反状,构造布置,皆有支节。太后得告密者,辄令元礼等推之,竞为讯囚酷法,作大枷,有“定百脉”、“突地吼”、“死猪愁”、“求破家”、“反是实”等名号,或以椽关手足而转之,谓之“凤皇晒翅”;或以物绊其腰,引枷向前,谓之“驴驹拔撅”;或使跪捧枷,累甓其上,谓之“仙人献果”;或使立高木之上,引枷尾向后,谓之“玉女登梯”;或倒悬石缒其首,或以醋灌鼻,或以铁圈毂其首而加楔,至有脑裂髓出者。每得囚,辄先陈其械具以示之,皆战栗流汗,望风自诬。每有赦令,俊臣辄令狱卒先杀重囚,然后宣示。太后以为忠,益宠任之。中外畏此数人,甚于虎狼。

麟台正字陈子昂上疏,以为:“执事者疾徐敬业首乱唱祸,将息奸源,究其党与,遂使陛下大开诏狱,重设严刑,有迹涉嫌疑,辞相逮引,莫不穷捕考按。至有奸人荧惑,乘险相诬,纠告疑似,冀图爵赏,恐非伐罪吊人之意也。臣窃观当今天下,百姓思安久矣,故扬州构逆,殆有五旬,而海内晏然,纤尘不动,陛下不务玄默以救疲人,而反任威刑以失其望,臣愚暗昧,窃有大惑。伏见诸方告密,囚累百千辈,乃其究竟,百无一实。陛下仁恕,又屈法容之,遂使奸恶之党快意相仇,睚眦之嫌即称有密,一人被讼,百人满狱,使者推捕,冠盖如市。或谓陛下爱一人而害百人,天下喁喁,莫知宁所。臣闻隋之末代,天下犹平,杨玄感作乱,不逾月而败。天下之弊,未至土崩,蒸人之心,犹望乐业。炀帝不悟,遂使兵部尚书樊子盖专行屠戮,大穷党与,海内豪士,无不罹殃;遂至杀人如麻,流血成泽,天下靡然,始思为乱,于是雄杰并起而隋族亡矣。夫大狱一起,不能无滥,冤人吁嗟,感伤和气,群生疠疫,水旱随之。人既失业,则祸乱之心怵然而生矣。古者明王重慎刑法,盖惧此也。昔汉武帝时巫蛊狱起,使太子奔走,兵交宫阙,无辜被害者以千万数,宗庙几覆,赖武帝得壶关三老书,廓然感悟,夷江充三族,馀狱不论,天下以安尔。古人云:‘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伏愿陛下念之!”太后不听。

夏,四月,太后铸大仪,置北阙。

以岑长倩为内史。六月,辛未,以苏良嗣为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韦待价为右相。己卯,以韦思谦为纳言。

苏良嗣遇僧怀义于朝堂,怀义偃蹇不为礼;良嗣大怒,命左右曳,批其颊数十。怀义诉于太后,太后曰:“阿师当于北门出入,南牙宰相所往来,勿犯也。”

太后托言怀义有巧思,故使入禁营造。补阙长社王求礼上表,以为:“太宗时,有罗黑黑善弹琵琶,太宗阉为给使,使教宫人。陛下若以怀义有巧性,欲宫中驱使者,臣请阉之,庶不乱宫闱。”表寝不出。

秋,九月,丁未,以西突阙继往绝可汗之子斛瑟罗为右玉钤卫将军,袭继往绝可汗押五弩失毕部落。

己巳,雍州言新丰县东南有山踊出,改新丰为庆山县。四方毕贺。江陵人俞文俊上书:“天气不和而寒暑并,人气不和而疣赘生,地气不和而阜出。今陛下以女主处阳位,反易刚柔,故地气塞隔而山变为灾。陛下谓之‘庆山”,臣以为非庆也。臣愚以为宜侧身修德以答天谴;不然,殃祸至矣!”太后怒,流于岭外,后为六道使所杀。

突厥入寇,左鹰扬卫大将军黑齿常之拒之;至两井,遇突厥三千馀人,见唐兵,皆下马擐甲,常之以二百馀骑冲之,皆弃甲走。日暮,突厥大至,常之令营中燃火,东南又有火起,虏疑有兵相应,遂夜遁。

狄仁杰为宁州刺史。右台监察御史晋陵郭翰巡察陇右,所至多所按劾,入宁州境,耆老歌刺史德美者盈路;翰荐之于朝,征为冬官侍郎。


相关文章推荐:
睿宗 | 奉表 | 固让 | 临朝称制 | 阿史那斛瑟罗 | 睿宗 | 奉表 | 固让 | 临朝称制 | 铜匦 | 垂拱二年 | 延恩 | 通玄 | 令正 | 补阙 | 投状 | 驿马 | 酷法 | 来俊臣 | 周兴 | 丘神绩 | 索元礼 | 侯思止 | 万国俊 | 突地吼 | 罗织经 | 阿史那斛瑟罗 | 继往绝可汗 | 安西四镇 | 西突厥 | 十姓 | 碎叶 | 东突厥 | 阿史那步真 | 卫将军 | 唐军 | 垂拱二年 | 雍州 | 新丰县 | 临潼县 | 新丰 | 俞文俊 | 阳位 | 塞隔 | 黑齿常之 | 唐兵 | 溃奔 | 安西四镇 | 调露 | 吐蕃 | 于阗 | 疏勒 | 碎叶 | 狄仁杰 | 垂拱二年 | 陇右道 | 刺史 | 冬官 | 侍郎 | 周思茂 | 睿宗 | 奉表 | 固让 | 临朝称制 | 辛酉 | 辛未 | 李孝逸 | 武承嗣 | 施州 | 延恩 | 招谏 | 通玄 | 补阙 | 徐敬业 | 侍御史 | 驿马 | 客馆 | 重足屏息 | 索元礼 | 游击将军 | 周兴 | 来俊臣 | 秋官 | 侍郎 | 御史中丞 | 万国俊 | 罗织经 | 反状 | 酷法 | 突地吼 | 凤皇晒翅 | 陈其 | 麟台 | 徐敬业 | 首乱 | 逮引 | 伐罪吊人 | 疲人 | 威刑 | 暗昧 | 仁恕 | 睚眦之嫌 | 百人 | 冠盖 | 杨玄感 | 樊子盖 | 疠疫 | 古者 | 武帝 | 江充 | 前事 | 岑长倩 | 内史 | 苏良嗣 | 左相 | 韦待价 | 右相 | 韦思谦 | 南牙 | 王求礼 | 弹琵琶 | 给使 | 卫将军 | 雍州 | 新丰 | 俞文俊 | 疣赘 | | 阳位 | 殃祸 | 黑齿常之 | 唐兵 | 弃甲 | 遂夜 | 狄仁杰 | 宁州 | 刺史 | 陇右 | 冬官 | 侍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