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incubus

男性梦魔,是指在女子睡觉的时候降临并与之交媾的男妖,一般形象为美男子,会吸取女人的精气。通常情况下十天就可以吸光一个女人的精气。

Succubus

女性梦魔,在男子睡觉的时候降临并与之交媾的女妖,源自中世纪的传说,一般形象为有翼有尾的妖艳女子,会吸取男人的精气。[比如:莉莉丝代表]

Incubus

人在睡觉时,突然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身朦朦胧胧的喘不过气来,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人们感到不解和恐怖,就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身上,再加上配合梦境,就被给了个“形象”的名字鬼压身。其实,这在医学上叫“梦魇”

同做梦一样,梦魇也是一种生理现象。当人做梦突然惊醒时,大脑的一部分神经中枢已经醒了,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经中枢还未完全醒来,所以虽然有不舒服的感觉却动弹不得,这时,如果有人叫醒他 或推他一把,梦魇就会立即消失。

其实这种现象十分普遍。比如,我们刚醒过来时不可能把拳头完全拳起来;有许多人在醒来后还要再缓几分钟,这都是中枢神经不同步工作的原因。

仰卧,盖的被厚或手放在胸口上,日间精神过度紧张,晚饭过饱都是发生梦魇的诱因。如果听众细心,就会发现,那些出现过”鬼压身“的人全部都是仰卧的,如果侧身睡,并避免上述诱因,就不会发生梦魇了。

Incubus是一支成立相当早,但是直到进入新世纪之后才逐渐真正成名的另类金属乐队,他们不仅是商业上最受欢迎的另类金属乐队之一,同时也在评论界拥有良好的口碑。1991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三名高中的同班同学为了音乐走在了一起,分别是歌手Brandon Boyd,吉他手Mike Einziger,以及鼓手Jose Pasillas,其中Brandon Boyd和Jose Pasillas从小学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三个人决定组建一支疯克金属乐队,随后就又从班里拉出来了贝斯手Alex Katunich(又名Dirk Lance),他们的乐队名字就是Incubus,乐队早期受到了the Red Hot Chili Peppers乐队很深的影响,但是在随后的时间里,这四位年轻人收到了包括涅盘乐队(Nirvana),Korn乐队等runge摇滚以及另类摇滚乐的特点开始出现在Incubus乐队的风格中。

当Incubus乐队的这些年轻人从高中毕业之后便开始在南加州的一些夜总会和俱乐部里演出,并把那里当作自己事业的根据地。1995年Incubus乐队添加了说唱歌手DJ Lyfe,并且在当年独立录制并发行了乐队的首张专辑《Fungus Amongus》,由于此前在大大小小的俱乐部的演出为他们积累了相当的人气基础,因而这张专辑在当地一些电台还是引起了相当的注意,这些帮助Incubus乐队开始渐渐的确定自己的独特风格,在不久之后,Incubus乐队赢得了主流唱片公司的青睐,Epic唱片公司的下属公司Immortal与Incubus乐队正式签约。

1997年初,Incubus乐队在Immortal公司发行了乐队的首张EP唱片,六首试音单曲组成的《Enjoy Incubus》。随后的时间里,制作人Jim Wirt对于Incubus乐队的音乐探索和发展给予了极大的帮助,此人也成为了Incubus乐队最主要的合作伙伴。在Jim Wirt的帮助之下,Incubus乐队在1997年的夏天发行了首张正式专辑《S.C.I.E.N.C.E.》,并且在这年里为Primus,Korn,311等大牌乐队的巡演做垫场演出,Incubus乐队随着这些乐队穿越欧洲和北美,很大的提高了自己乐队的知名度。在随后的时间里,他们已经积累到了足够的固定歌迷群体,1998年夏天,Incubus乐队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巡回演出,并且在一些音乐节中得到了参加表演的机会,但是乐队里的DJ Lyfe却不幸去世了,他们不得不找来了新的人选来替代DJ Lyfe的位置。

Incubus乐队随着人员的更迭,迅猛的成长势头也渐渐趋缓,他们在1999年录制并发行了第二张正式专辑《Make Yourself》。在随后的音乐节上以及现场表演的成功,迅速让Incubus乐队的知名度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这张专辑销量也开始逐步的提升,并且首次进入了Billboard 200排行榜前五十名以内,这张专辑对于Incubus乐队来说是具有突破性的,专辑销量最终突破两百万张,专辑中的两首单曲《Stellar》和《Pardon Me》也在单曲榜上崭露头角,另一首单曲《Drive》更是在2001年进入了单曲榜的前十名,正是凭借这首单曲,Incubus乐队真正叫醒了摇滚乐大众歌迷的耳朵。

专辑曲目

1. Privilege

2. Nowhere Fast

3. Consequence

4. The Warmth

5. When It Comes

6. Stellar

7. Make Yourself

8. Drive

9. Clean

10. Battlestar Scralatchtica

11. I Miss You

12. Pardon Me

13. Out From Under

2001年下半年风风光光的《Morning View》真正地让Incubus成为了另类摇滚乐的超级明星,这张专辑销量超过了200万张,然而就在他们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乐队和Sony唱片公司的合同出现了问题,最终闹的双方不欢而散。紧接着,Incubus的麻烦依然不断,但这些并没妨碍Incubus发行他们的第四张专辑《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的目的性非常强,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政治游戏的泡沫化,Boyd在歌中唱尽了他对美国的看法,包括理由牵强的伊拉克战争和传统诗歌等等,还有几首歌是前贝司手Dirk Lance参与创作的,他在Morning View巡演之后就离开了Incubus,接替Dirk的是从前的Roots的成员Ben Kenney,Incubus用这个阵容参加了Lollapalooza音乐节。

Incubus在新专辑中刻意地收起了他们刚出道时的重型节奏,没有了从前那样一开始就劈头盖脸的音色刺激,这可能会让Incubus损失一些观点片面的歌迷,《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比上一张更加旋律化,编曲也有深度了许多,层次分明,很高兴看见Incubus变得越发地老练,进步不小,《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算是耐听性很高的一张专辑,更让人高兴的是,Incubus并没有走上一般美国乐队不断重复自己的老路。

《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继承了上一张《Morning View》的沉稳内敛和多元化的编排铺衬,把音色的情绪和张力恰倒好处地发挥到每一首歌的骨子里。这张专辑的制作人是Brendan O’Brien,他曾经和Pearl Jam、Rage Against The Machine、Red Hot Chili Peppers、Aerosmith等许多乐队合作过。专辑第一首作品《Megalomaniac》在沉重暴躁的音色中铺天盖地,是首十足过瘾的重摇滚精品,乐队主唱Brandon Boyd是个对政治极端敏感的人,他“Hey megalomaniac,You're no Jesus,Yeah you're no f***in Elvis,Wash your hands clean of yourself baby and,Step down, step down”的歌词针对的就是George W. Bush一伙。阵阵稳重的定音鼓与挑动情绪的贝司线让单曲《Sick Sad Little World》浸染着怒放的摇滚力量,尤其是其中令人惊艳的吉他华彩演奏,让这首长达6分多钟的曲子听起来有种从头到脚的颤抖,它带着Funk节奏的风格也是Incubus他们13年来写的最好的作品,综合了Mike Einziger大气的吉他反复和复杂的鼓击杀手般的贝司以及足够的采样。《Here In My Room》是Incubus突破自我进行探索的外在体现,他们采用了钢琴等乐器来发现一种新的Live感觉。重摇滚专辑中总有几个煽情的片段,舒缓动人的《Talk Shows On Mute》是《Drive》式的清淡悠闲的吉他小品,《Southern Girl》也是一首动人的爱情民谣,Boyd在其中悲伤地唱道:“You're an exception to the rule,A bonafide rarity,You're all I ever wanted,Southern girl,Could you want me?”。《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如同其实用点心思体会就能发现,Incubus在每一张专辑中都呈现出了不一样的表达味道,循序渐进的整体配合是《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这张新专辑带给我们的最大感觉,它好象把之前Incubus所取得的成就熔为一炉,最明显的就是其中第九首歌《Priceless》,它如同重新回到1997年发行《S.C.I.E.N.C.E.》的时候,凶猛迅速,一派彻头彻尾的说唱金属。

约莫在90年代末期,当所谓另类摇滚一词被摒弃,西雅图Grunge音乐或其它英伦势力逐渐消退时,现代摇滚与Nu-Metal这两个新兴起的音乐风格正好接替了前者所遗留出的庞大市场空缺。我们都看到了Modern Rock以强大的年轻队伍与唱片公司大力的宣传下迅速攻占排行榜滩头的威力,跟Hip-Hop、R&B、布鲁斯分庭抗礼,至于Nu-Metal也是凭借快速活力的冲劲得到了不少美国青少年市场。

然而无论听现代摇滚还是Nu-Metal音乐,我们通常会发现,许多卖得好的乐团似乎往往总流于一种商业公式化的创作模式,快速喧嚣的重型吉他,高亢嘶吼的男性主唱,轻快的节奏与旋律都往往是轻易满足青少年消费者最佳的利器,而通过Staind和P.O.D.这样的乐团的成功来看,也许未来这一两年比较主流味道的Nu-Metal势力依然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当看到Staind他们逐渐总在卖弄阴暗诡异的黑暗气氛时,再听到Incubus用比较积极的创作姿态出现时,歌迷不免为Nu-Metal未来的发展方向感到一丝庆幸。因为除了乐团本身编制上仍然是传统摇滚四配件之外,另外一位成员DJ Chris Kilmore更让Incubus的音乐听起来更加丰富多变,这也是他们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因此,这张《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在构思上听得出是有它的完整主题性在行进的,而且在歌曲间的转承上也不同于一般Nu-Metal乐团的一味用极重的吉他音效为主,相对的,我们听到的《Sick Sad Little World》里逐渐加强的双线交叉发展的编曲,或是紧接着在《Here In My Room》里适当的电子背景音效混音与弦乐的润底都让这专辑在情感宣泄和词句上的推敲有了更加清楚的表达。

许多大众化的主流歌迷基本上都是通过《Drive》和《Wish You Were Here》这样的流行摇滚认识Incubus这个乐队的,但也有些另类歌迷对乐队吉他手Mike Einziger的认识夸张到上升至摇滚哲学的地步,因为Mike不止一次的说:“如果我们制作两张完全一样的唱片,即使每个孩子都喜欢它,但对我们自己来说却是失败的。”这次Mike和他的乐队以令人敬佩的创造力带来了这张感觉完全不同的《A Crow Left Of The Murder》。

[1-3]


相关文章推荐:
Succubus | 女妖 | 莉莉丝 | 过度紧张 | 加利福尼亚州 | Nirvana | Korn | 加州 | Immortal | Primus | Korn | Stellar | 伊拉克战争 | 音色 | Priceless | 说唱金属 | 西雅图 | Grunge | 英伦 | Nu-Metal | Hip-Hop | 布鲁斯 | Staind | P.O.D. | Nu-Metal | Nu-Metal | 混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