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K-1(搏击比赛)

K-1是国际性站立式格斗赛事品牌,K为Kickboxing踢拳的首字母,这些项目均为一定规则下的搏击项目,1为第一、顶级之意,合在一起的含意为顶级搏击大赛。

1993年由日本正道会馆馆长石井和义创办,2012年1月被香港K-1 Global Holdings 公司全盘收购。

K-1是1993年创办的国际性站立式格斗赛事品牌。比赛只能在站立状态下进行。

K-1 Grand Prix (简称K-1GP):无差别级K-1赛事 (1993年举办了第一届)K-1目为世界最高水平的站立技格斗赛事。K-1在比赛形式上突破了传统体育比赛的单调模式,迎合现代观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追求时尚的心理,大胆借鉴现代流行音乐和流行歌曲演唱会的表现方法,将最先进的灯光、音响、舞美、音乐导入比赛之中,进行了成功的结合。

从某种意义上讲,K-1的成功是现代体育与现代表演艺术结合的成功。K-1给传统武技导入了一种全新的表现形式,冲击了传统武技固有的许多观念。

第1条

比赛场地为7.2X7.2平方米,围绳4根的拳台

第2条

选手须戴举办者提供的合乎规定的拳套,须戴护裆、护齿。不可戴护足、护胫、护膝。不可戴隐形眼镜出场。各级别使用拳套规定如下:

蝇量级 50.80kg以下 6oz(安士)

雏量级 53.50kg以下 6oz

羽量级 57.15kg以下 6oz

轻量级 61.23kg以下 8oz

轻中量级66.68kg以下 8oz

中量级 72.57kg以下 8oz

重中量级76.20kg以下 10oz

次重量级79.38kg以下 10oz

轻重量级86.18kg以下 10oz

重量级 86.18kg以上 10oz

第3条

比赛方法如下:

1.比赛在原则上

a、单场赛为每回合3分钟,共5回合,或3分3回合

b、淘汰赛3分3回合,也有3分5回合的。考虑到选手的安全,一日总回合数不能超过15回合

2.在击倒时主裁判读秒过程中,到了一回合结束时间的时候,按以下处理:

a、除最终回合外,即使计时员作出回合结束的信号,裁判仍须继续读秒,读秒到10判为KO

b、最终回合时,即使读秒正在进行,计时员作出回合结束信号,比赛即告结束(仅限最终回合)

第4条

比赛的得分,在符合下列项目的基准上作评价、计算:

1.确认为通过拳、脚等有效技作出的准确、有效的打击,根据有否作出相应伤害来判定

2.记分优先顺序为:

a、击倒次数

b、有否给予对手伤害

c、Clean Hit次数

d、根据进攻积极性计算分数,通常优势方可得从劣势方扣除的10分

第5条

比赛判定分类如下:

1.判定 在不能由击倒、技术击倒、失格(丧失比赛资格)决定胜负的情况下,取决于3名评判的判定。最终回合结束后集计各评判的给分,得分多的一方获胜,或由2名以上评判同意而决定胜负。除此之外判和局

2.和局

a、不能根据评判记分标准来决定胜负的情况

b、两着同时倒地,读秒到9仍不能起身的情况

3.击倒

a、倒地后10秒之内不能起身的情况

b、10秒之内虽能起身,但被判断为无斗志的情况

c、1回合中3次被击倒(淘汰赛中,除决胜战外为2次)的情况

4.技术击倒

a、因为(由双方无意而偶然引起的)负伤,而被主裁判判定为不能继续比赛的情况。但应按第12条

b、比赛中助手投入毛巾的情况。若裁判未注意到此举,监察员可作出比赛结束的信号

c、裁判终止:主裁判判断一方选手优势明显,而劣势方情况危险的情况

d、医生终止:大会医生判断一方选手负伤,或因受严重伤害而不能继续比赛的情况。尤其是选手受重击倒地的情况,大会医生通过协商可作出回合结束的信号

5.无效的比赛

a 、双方选手均违反规定的比赛、假比赛或被判定为放水的比赛

b、虽经主裁判一再提醒、警告仍不能积极战斗,而被主裁判宣告双方均失格的情况

c、单场赛中,选手因双方无意引起的负伤而导致比赛不能继续,且比赛回合未成立的情况(按第12条第3项1)

第6条

延长战(仅限淘汰赛):根据第5条第2项判定为和局时,若在淘汰赛中,由于必须决定胜利者,须进行延长战

1.淘汰赛通常为3分3回合(或5回合),3(或5)回合结束时赛果为和局时,进行3分钟的延长战1回合,再行裁决

2.当第4(或第6)回合的延长战仍为和局时,则进行最后1回合3分钟的延长战。若此回合仍为和局,则考虑从第一回合开始的全过程作计分,纵使只有细微差别亦可据之判别胜负

第7条

有效技:比赛中,下列技巧为有效技:

拳法:直拳、勾拳、上击拳、反背拳

脚法:前踢、低扫踢、中扫踢、高扫踢、侧踢、后踢、内股(对大腿内侧的)踢、飞踢、膝撞

但关于反背拳,由如下限制:

1.仅限于手套的手腕折曲部分以上为有效打击部位

2.比赛过程中偶然发生有效打击部位以外击中对手致其负伤的情况,适用第12条第3项

第8条

犯规技

1.比赛中下列技巧判为犯规。裁判对犯规可予以提醒、警告及扣分。在最初的提醒,积累2次算一次警告,以后即直接给予警告。每警告2次即扣1分,1回合中扣3分即失格。但关于犯规行为,由评判员判断为有不可抗拒的原因时,不适用此条

a、头撞攻击

b、肘击

c、攻击下阴(关于膝撞和拳击,对腰带线以下部分的攻击判为Low Blow犯规)

d、使用摔角、柔道之类的投技、关节技

e、指插、扼颈及咬人

f、攻击倒地或起身中的对手

g、主裁判命令分开时仍攻击对手h、抓住围绳作攻击或防御

i、对对手或主裁判说侮辱性的,或攻击性的话

j、用拳攻击后脑(后脑指头的正后方,侧面和耳朵周围不算后脑)

k、故意使对手跌落拳台外

l、自己走到拳台外

2.评判团认为情节恶劣的,可即时给予扣分

3.一再低头冲入对手怀中的行为,因易引起撞击(Butting--拳击中指双方选手头互撞),应对其予以提醒。若因撞击而导致某一方选手流血,即使属偶然,亦对另一方扣1分。裁判判定属故意的时候扣2分。在双方均流血的时候作为抵消,不进行扣分

4.屡次作出没有伴随攻击的抱腿及搂抱,判为消极,可予扣分

5.选手鲜于作迎击、还击之类攻击的,判为消极,也可予以提醒及扣分

6.抱对手的腿不算犯规,抱腿作出的攻击,仅限于拳击或脚踢一次判为有效。但抱腿作出连续攻击则为犯规。对抱腿而不作任何攻击的胶着状态,裁判应命令分开。抱腿投技属犯规

第9条

失格:遇以下情况,选手丧失比赛资格

1.故意犯规,由主裁判宣告失格

2.比赛中不服从评判员指示

3.比赛迟到或不出场

4.举止粗暴,比赛态度恶劣

5.被主裁判判为无战意

6.每警告2次扣1分,而1回合中被扣3分

7.经大会医生诊断,结果为不能出场

8.比赛回合中助手进入拳台触碰到选手

9、其他违反比赛规定的情况

K-1初期比赛中运动员运用的技术比较简洁,主要的拳法技术为拳击的直拳、摆拳、勾拳,腿法技术为低段踢及少量的高段踢,部分有特色的运动员偶尔用转身后摆拳和后旋踢/后踢。K-1技术的简洁性,作为项目开展的初期,便于使观众理解这一运动。但是当观众对这一项目有了一定深度的了解,并通过对K-1的兴趣开始对其他项目的关注时,K-1技术的简洁性显然难以继续满足观众增长了的胃口需求。于是K-1选手 对简单招式的综合运用就年年提高,比如拳法的组合,拳腿的配合等。而极富技术含量的K-1 WORLD MAX也随后推出来弥补K-1 GP观众量的衰退。

在普通人的想象中,K-1作为极具影响的一项国际性体育赛事,一定组织得尽善尽美,所有的设备、环境等都是一流的。实际上,在现场处理上,K-1采用了繁简结合、虚实结合的方式,该精美的地方处理得极精美,该简洁的地方处理得极简洁,可以以虚代实的地方尽量地以虚代实。比赛技术的虚实。本次K-1比赛共进行了8场,部分场次上采用了虚的技术,部分场次上采用了实的技术,其目的就是通过对比赛的控制达到控制现场观众情绪的目的,形成迭荡起伏的竞赛局面。

第一场、第二场采用击昏的策略,让观众立刻感受到比赛的残酷性,在观众没有反应过来时,第三场比赛则形成打满5局,以分数计算胜负的局面,观众情绪刚刚平稳,第四场比赛就以三次击倒(KO)结束,这时场上观众情绪已经完全被控制。剩下的比赛在穿插各种花絮的情况下紧张进行。在道具、灯光的使用上,也采用了虚实、繁简结合的形式,灯光的变化极为精心细致,而道具则相当简单。座位的平面布置、高度、角度等方面考虑得相当精细,而座位本身非常简单。

K-1这种对于繁简、虚实的控制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控制运营成本,如果不计成本地完善一切设备,势必使整个比赛的开支成倍扩大。二、任何事情所有的细节完全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时,外界形成的主观评价就会趋于平庸。正如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一样,该平的时候平,该起伏的时候起伏,该细化的地方绝不粗糙,该粗糙的地方不应精细。

K-1的场地布置采取了表演区和拳台分离的方式。这种二分的方式,有利于克服在比赛期间拳台单调,缺乏背景变化的缺点。在比赛期间,如果比赛平庸、枯燥或短暂停赛时,大屏幕和表演区灯光及制景的变化可以适时转移观众的视觉,减少冷场给观众心理造成的不适感。同时表演区也是运动员出场首先通过的区域,在表演区的灯光调控下,可以充分反映运动员的自信。在表演区和拳台之间使用了一条50米左右的大通道,使运动员在上场前,观众可以充分运用现场视觉和大屏幕的特写,判断运动员的心理、实力,观察运动员的长相,决定自身的喜好。

比赛拳台作了加高处理,普通拳台的高度为95-100厘米,K-1将拳台做成了120厘米,据说这样做的理由有二:一、通过提高拳台的高度,现场观众视觉比较舒服,尤其是后排观众不易被前排观众遮挡视线。二、便于电视转播和摄影记者拍照。由于K-1的观众相对固定,因此为了每次给观众有一种新颖感,K-1的舞美及背景制景每次都不一样,本次采用音乐喷泉和两个大气球制作的龙、虎作为背景,并通过激光幻灯成像技术,在喷泉上方制作动态立体画面,结合必要时的烟花及背景烛光,形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K-1现场大量使用了高科技的灯光,现场使用的激光灯达400余个,在各种场下,通过灯光的变化来调动和调节现场气氛。灯的具体分配为:拳台上方四排激光灯(25X4),红、蓝两种颜色变化,在比赛停止期间用以调节气氛。拳台上方四排普通灯,用于比赛期间照明和摄影、摄像的光源。体育馆后排座位设置了八个大追光灯。用于运动员上场和退场的追光。在表演区的前方设置两排激光灯,为红、蓝两种颜色,作为红、蓝方运动员上场时背景灯和表演时的背景灯。在表演区的后方设置两排激光灯。表演区的上方设置两排激光灯。在表演区的后台设置一个激光成像的大灯。现场音响主要使用体育馆的音响。音乐则使用强刺激的摇滚音乐。

K-1事务局是一个高效率的工作机构,事务局的正式工作人员只有十几个。事务局只负责总体的策划、广告和对外联络工作,一些具体的工作则交由有关的专业机构和公司与运作。

K-1比赛由两家电视台进行现场直播。转播画面采用现场场景与特写回放、资料插播相结合的方式。在镜头的处理上,采用了电影手法,强调对局部的描写和对画面的渲染,并运用烟火技术营造气氛。现场设置四块大屏幕,在场面相对静止和缺乏渲染力时,通过大屏幕来弥补现场气氛。

在现场机位的运用上,充分运用多机位的优势,四个固定机位上,每个机位设置两个摄像机。同时设定了若干游走机位,大炮游走机位设于舞台前,一个游走机位一直反映运动员上场的特写,一个游走机位在拳台上表现运动员上台后与比赛前之间的特写。通过机位的游走,在大屏上及时反映观众不能仔细观察的细节。

K-1的组织者给予了媒体高度的重视,在K-1现场有一百多个包括电视、报纸、杂志、电台在内的媒体对K-1进行现场采访,媒体记者享受与赞助商一样的待遇。摄影记者可以在拳台边上进行摄影。K-1日常的电视宣传保证每周一次的频率,这样在K-1的竞赛不是十分频繁的情况下,能保证日常传媒满足观众对K-1信息的需求。

K-1的现场观众,95%以上是20岁左右的年青人,其中80%左右是热恋中的男女青年,现场极少发现50岁以上的观众。毫无疑问,这是无形的市场之手进行双向操作的结果。20岁左右的年青人正是所有社会最具活力、最富想象的阶层,他们的思想缺少约束,他们追求社会上所有认为应该追求的东西,他们想表现与众不同。但是他们的经济实力和社会经历、资历,使他们的现实与理想总是产生距离,他们想成为社会的主流,可是只能服从社会。现实与梦想的差距,造成他们的痛苦与焦虑。因此,他们只能把头发染成金黄、彩色,穿上厚底的皮鞋、宽口的喇叭裤,吸引社会的注意。因此他们创新社会,社会也为他们创意,酷(cool)、摩登(modern)都是被他们创造的名词,也是用来形容他们的。尤其在异性面前,他们更加愿意昭示他们的与众不同,这种昭示有时是不惜代价的。

K-1比赛所显示的是一种力的较量,表现的是一种雄性的魅力。运动员强健发达的肌肉,冷酷而无所畏惧的表情,强而有力的拳脚进攻,极易引发观众的英雄崇拜情结。这种情结诱发出他们的梦,同时也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强烈、刺激、变化的激光灯,嘈杂、狂躁、震撼的摇滚和爵士乐,加上主持人歇斯底里的狂叫,足以发泄年青人心中所有的压抑、忧郁和烦闷的心境。

在所有商业性的体育竞赛中,赞助商对活动的资助将占据整个活动收入的一大部分。K-1除在现场给予了赞助商各种方便的观看和休息环境外。更重要的是处处考虑赞助商的广告,引导牌、场地广告是任何商业性体育竞赛的经典力作,K-1当然也不会放弃。更重要的是,在现场大屏幕上,适时地在开场、运动员上场等时候推出相应的广告,完成广告与现场气氛的有机结合。

K-1是正道会馆创始人石井和义于1993年创立的一项自由搏击大赛。“K”代表Karate(空手道)、Kungfu(功夫)、Kickboxing(踢拳),Kempo(拳法)等格斗技;“1”即第一、冠军。事实上,参加K-1的选手使用的格斗技有泰拳、空手道、踢拳、散打、职业摔交、跆拳道、传统泰拳、拳击,甚至还有美国的军队格斗技、法国腿击术和一些业余格斗技(俗称街霸)。

K-1成为当今无可争议的世界最具影响力的站立格斗技殿堂仰仗的是三件利器,其一拜准确的赛事定位,其二乃高效、创新的商业运作,其三为明星效应。

石井和义出身于极真空手道,而后在大阪自创正道会馆。有感于极真空手道分崩离析、派别林立、老死不相往来的现状,石井决定创办一个真正抛弃门户观念、包容天下各路英雄的世界性大赛。石井深知没有观众的比赛水平再高也是曲高和寡,让比赛保持紧张激烈的节奏才能将观众请到现场。因此K-1的规则以鼓励进攻、鼓励KO为原则,限制使比赛节奏拖沓的技术如搂抱并禁止摔法。出于安全考虑,肘法亦被禁止。通常的比赛为3分钟1局,共进行5局比赛,局间休息1分钟。淘汰赛时则为3回合3分钟制。平局时进行延长赛(延长赛回合数因大会种类而异)。被击倒选手被读秒至10未能站起时为KO。一回合之内倒下3次也为KO。淘汰赛时,除决赛外一回合之内倒下两次为KO。判定胜负的标准有:KO、TKO(包括医务监督叫停、场裁叫停、助手抛白毛巾等)以及3位裁判的点数判定。在计分上类似拳击规则,每回合共10分,当两人无明显差距时判平,有一方占明显优势对手被扣1分,一方占特别明显优势对手被扣2分,最后由3名裁判计算总分,当两名或两名以上裁判同时判平比赛即为平局。K-1规则更趋严格,在无差别级赛事中,在一方对另一方采取箍颈技术后,只能进行一次膝撞,这对泰拳出身的选手影响颇大。在新颖赛制和巨额奖金的吸引下,各路英豪蜂拥而来,K-1也逐渐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格斗组织。

K-1的赛事包装在格斗界可谓傲视群雄,即使世界职业拳王争霸赛与之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每年的总决赛他们请到的是日本第一流的导演、DJ和灯光师,确保现场达到开摇滚音乐会的水准,2003年的总决赛K-1甚至将一支交响乐队直接搬到了东京巨蛋体育馆。如此超级巨制成本常常超百万美元,如何能保证盈利呢?K-1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四大渠道:第一自然是门票收入,一般的K-1比赛都有过万的观众,在K-1半决赛和总决赛时常常能吸引到5、6万观众,目前的最高纪录是2002年K-1十周年总决赛的74500人。门票一般分为4档,6000、13000、16000和30000日元,如此算来光是门票收入已经相当可观了。第二是来自日本电视台的转播费和赞助。K-1的比赛都在日本公共电视台播出,由于收视率高,广告收入不菲,和K-1合作紧密的富士电视台和TBS(东京广播系统)有时为一次赛事提供多达二百万美元的转播费;年终大餐K-1 Premium Dynamite从TBS获得的赞助更是天文数字。第三是来自海外的付费电视分成和有线电视版权费。大的K-1比赛在美国当天都可以通过付费电视收看(Pay Per View,简称PPV),一般收费30美元;欧洲的ESPN2体育台定期播出K-1比赛,这都需要向K-1缴付版权费。有关K-1比赛和选手的知识产权产品销售构成了第四部分收入,这包括录像带、DVD、印有选手或俱乐部标识的T恤衫、选手肖像玩偶等,每次比赛现场外的销售区都能排出上百米的长龙。网站、手机等新媒体提供的衍生服务销售增长迅速。

令人颇感惊讶的是打理这样一个大事业的K-1事务局(2003年FEG公司成为K-1的官方推广公司,K-1事务局由其管辖)只有10几名员工,除了分工明确、极度敬业外(前总裁石井和义号称10年没有休息过一天),他们的秘诀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中介机构。与K-1签有合作协议的公司多如牛毛,在K-1员工的指导下,他们负责制作、宣传、翻译、后勤等方方面面工作,仿佛是K-1这架庞大的体育机器上的一个个齿轮,共同驱动其运转。

K-1在日进斗金的同时也捧红了一大批格斗者,使他们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3届冠军得主“荷兰伐木工”Peter Aerts、4届冠军得主“完美先生”Ernesto Hoost、“战神”Andy Hug、2001年冠军“萨摩亚怪人”Mark Hunt、“无冕之王”Jerome Lebanner、“克罗地亚战警”Mirko Cro Cop、“钢腕”Mike Bernado、“闪电”Stephen Leko等无不为拳迷所津津乐道、耳熟能详。这些人成名后反过来成为收视率的保证,为K-1确保了庞大的忠实拳迷队伍。天皇巨星藤原纪香长期客串K-1评论员为K-1的收视率也增色不少。不过K-1的造星运动似乎过于依赖名人效应,反而忽略了实力这一格斗之本,力捧Bob Sapp和曙太郎这样的另类明星,慢待了昔日为K-1打下江山的老臣,虽然商业上取得成功,但却冷了不少铁杆拳迷的心。

10余年来,K-1虽然经历了Andy Hug(1996年K-1冠军,旅居日本的瑞士籍极真空手道名家)的英年早逝以及石井和义逃税丑闻等一系列变故,影响力不降反升。创始之初仅有的无差别级赛事逐渐发展为五大系列赛事:K-1 World GP、K-1 Japan、K-1 World MAX、K-1 MMA和K-1 Premium Dynamite,它们共同构筑了庞大的K-1帝国。

K-1 World Grand Prix(简称K-1 World GP,GP意即大奖赛),也就是无差别级赛事。这是K-1自成立之初便存在的赛事,也是K-1今天得以安生立命建立庞大帝国之本,我们所说的K-1冠军通常即指K-1 World GP冠军。

1993年第一届K-1 World GP举行时没有预选赛,创始人石井和义从世界范围内挑选了8位顶尖高手,他们都分别身披当时国际知名搏击组织如ISKA、WKA、WMTA的重量级冠军金腰带,其中包括两位K-1的标志性人物,来自荷兰的3届K-1总冠军Peter Aerts和4届K-1总冠军Ernesto Hoost。这些英雄人物的同台出场,可以说是自由搏击历史上最豪华的阵容,这也使当晚的东京国立代代木第一体育馆的上万名观众见证了历史。经过3轮艰苦卓绝的单败淘汰赛,来自克罗地亚的老将布兰科以全KO的战绩捧走了冠军奖杯并将10万美元奖金收入囊中。之后,参赛选手由8人扩充到16人,比赛也分为两阶段:半决赛和总决赛。随着K-1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在半决赛之前还另设若干预赛,开始这些预赛全部都在日该国内举行,后来K-1明确进军海外战略,在美国、德国、荷兰、法国等自由搏击强国设立分支机构,将预赛推广到这些国家,既扩大了K-1的影响,又发掘了当地的有潜质的选手。

从2000年开始,K-1在世界八大城市首先举行预赛,胜者可以参加美国、欧洲、日本举行的4至5个洲际预赛,决出的冠军可以直接进军每年10月举行的K-1 World GP半决赛。通常半决赛共有14个名额,其中的7人来自总决赛的入围者(总决赛共有8人,其中1个名额指定给日本选手),4~5人为洲际预赛冠军,剩下的2~3个名额机动,专门分配给那些没能凭实力打入半决赛但具有很高知名度和市场号召力的选手,这也反映了K-1娱乐体育的本质。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7月17日来自北京盛华武术搏击俱乐部的年轻散打选手张庆军在K-1 World GP韩国站比赛中击败前相扑横纲曙太郎进入半决赛,可惜后来由于胫骨受伤被迫弃权。K-1 World GP的总决赛都在东京巨蛋体育馆(Tokyo Dome,室内棒球场,最多可容纳7万5千名观众)举行,每年的K-1 World GP系列赛事也就被称为“通往东京巨蛋之路”。自2002年,K-1 World GP冠军的奖金涨到了40万美元。

K-1 Japan系列赛事包括两类,一类是非锦标赛制的K-1 Japan,这样的赛事一般每年会有若干次,主要是以日该国内的选手为主,同时邀请国外高水平的选手参加,目的是培养日本本土的重量级选手。另一类是锦标赛性质的K-1 Japan GP,决赛在每年9月举行,一共8个名额,他们都是非锦标赛K-1 Japan系列赛事表现较好的选手,冠军自动入围。K-1 Japan GP的冠军取得10月K-1 World GP开幕战也就是半决赛的入场券。通常情况下,所有进入决赛的8人都是日本选手,但也有极少数的情况下K-1邀请外国选手参赛。1999年和2000年当时中国两位重量级顶尖散打选手安虎和腾军被特邀参加了K-1 Japan GP,并分别打入了半决赛。2001年出身丹麦但旅居日本十余年的极真空手道名将Nicolas Pettas持外卡参加了当年的K-1 Japan GP并夺得冠军。

K-1 World MAX是K-1从2002年新开办的一个系列赛事,MAX是Martial Artist`s Extreme的简称,参赛的对象为70公斤及以下选手。由于K-1 World GP是无差别级赛事,亚洲选手由于人种的原因在体格和体质上很难与欧美选手抗衡,但在小级别上,技术无疑是更重要的致胜因素,事实上在日本和泰国很多中量级选手具有很强的实力,于是K-1 World MAX应运而生为他们提供了展现亚洲力量的舞台。2002年5月的第一届K-1 World MAX共有8名选手参赛,其中日本、澳洲代表通过选拔产生,其他的为K-1特邀,中国散打名将“闪电开碑手”张家泼代表中国武协参赛,在第一轮负于泰国伦披尼拳场70公斤冠军高兰。自2004年开始,K-1 World MAX扩军,16名选手在4月捉对厮杀决出8人进入7月份的总决赛。2002年K-1 World MAX冠军是来自自由搏击王国荷兰的Albert Kraus,2003年的头筹被日本偶像搏击明星魔裟斗摘得,2004年的新科状元则是来自泰国曼谷郊区的穷孩子播求(Buakaw Por.Puramuk)。K-1 World MAX的另一传统赛事是每年10月的“世界 vs 日本”对抗赛,7名世界一流好手与7名日本顶尖高手硬碰硬对决,中国散打选手“怪侠三毛”王三贞参加了2002年的这一赛事,以有争议的判定负于日本选手大野崇。不同于K-1 World GP选手的“傻大黑粗”,K-1 World MAX拥有不少外形俊朗的偶像拳手,受到了大批的女拳迷的喜爱和追捧。中量级选手所展现的速度、技术和爆发力的完美结合加上若干偶像拳手的个人魅力使K-1 World MAX系列赛事正成为K-1新的亮点。

为K-1打天下的老臣们岁月不饶人,状态逐渐下滑,而中生代和新生代一直没有很好地接过前辈的枪,K-1对于铁杆武迷的吸引力有下降的趋势。那边厢,综合格斗(Mixed Martial Arts,暨MMA)组织PRIDE“荣耀”虽然1997年才成立,但其影响已经稳执业界牛耳,成为世界上最高的综合格斗殿堂,其影响力一度盖过了美国的综合格斗翘楚UFC。在商业上,PRIDE的门票销售远远强过K-1,而且收费电视(Pay Per View)订数也表现强劲,可以说PRIDE在媒体宣传、收视率、选手资源与K-1展开了全方位的争夺,并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K-1花费10余年建立庞大的搏击帝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2003年新上任的总裁谷川贞治采取了与PRIDE拼刺刀的硬碰硬策略,放弃K-1作为站立格斗技代名词这一形象,着手开辟自己的综合格斗赛事--K-1 MMA。在2003年12月31日的K-1 Dynamite新年特典和2004年K-1 Japan系列赛事中某些场次试验MMA规则后,2004年5月22日,第一次K-1 MMA赛事正式举行,并被命名为ROMANEX(这是一个由Roman和Extra生造的派生词)。让K-1不安的是,这次赛事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反响,相反灌输到谷川耳朵里的更多的是人们拿其与Pride赛事对比后的尖锐批评,原因只有一个,K-1 ROMANEX的选手大多还是K-1选手客串和一些职业摔角选手,靠这些人是不可能打败Pride的。因此,找到正宗综合格斗选手是摆在K-1 ROMANEX面前最紧迫的问题。到哪里去找?答案只有一个--花钱去Pride抢。可以预见K-1与Pride为争夺选手又将展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日该国民对于武道的热爱恐怕在世界上也无出其右,新年夜的K-1 Premium Dynamite赛事的举办可以说是最好的例证。K-1各系列赛事都在比赛当天采用录播形式在几大公共电视台如富士电视台和东京广播系统(TBS)转播,其收视率一般在体育类节目中都名列前茅。但K-1并不满足于此,他们联合东京广播系统作出一个近乎惊世骇俗的举动--在新年夜挑战红白歌会。众所周知,日本NHK电视台的红白歌会就像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数十年来牢牢占据新年夜收视率冠军宝座,谁岂图与其争夺收视率不啻于以卵击石,更别说是一档格斗节目。2003年12月31日,K-1播撒重金,打造了一个包括前奥运会摔跤冠军的超豪华阵容,以当时的超级明星Bob Sapp对前相扑横纲曙太郎一站为压轴戏,取得令人震惊的19.5%的收视率,其中Bob Sapp vs 曙太郎的这场比赛刻钟收视率超过40%,真正实现了“打倒红白歌会”这个不可能的任务。

受此鼓舞,K-1与TBS决定将K-1 Premium Dynamite办为每年一度的例赛,其中既有用传统K-1站立规则场次,也有用K-1 MMA规则的综合格斗,甚至还有用K-1站立和K-1 MMA混合规则的(一回合K-1站立规则,一回合K-1 MMA规则),比赛的唯一目的就是娱乐观众并争取收视率,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打“名人牌”,因此我们看到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梦幻对决”。2004年12月31日的K-1 Premium Dynamite,TBS电视台搞笑节目主持人尼日利亚人Bobby居然用MMA规则去挑战K-1悍将“马赛恶童”Cyril Abidi并战而胜之,柔术大师Royce Gracie 用关节技制服了比他重120多公斤的相扑曙太郎。该档节目在受红白歌会和Pride新年特典男祭II的双重挤压下仍然取得20.2%的平均收视率,并有两场比赛刻钟收视率超过30%,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也是一个只有在日本才会发生的“奇迹”。

1993年冠军 Branko Cikatic(克罗地亚)1994年冠军Peter Aerts(荷兰)

1995年冠军 Peter Aerts (荷兰)

1996年冠军Andy Hug(瑞士)

1997年冠军Ernesto Hoost(荷兰)

1998年冠军 Peter Aerts (荷兰)

1999年冠军 Ernesto Hoost(荷兰)

2000年冠军 Ernesto Hoost(荷兰)

2001年冠军 Mark Hunt(新西兰)

2002年冠军 Ernesto Hoost(荷兰)

2003年冠军Remy Bonjasky(荷兰)

2004年冠军 Remy Bonjasky(荷兰)

2005年冠军Semmy Schilt(荷兰)

2006年冠军 Semmy Schilt(荷兰)

2007年冠军 Semmy Schilt(荷兰)

2008年冠军 Remy Bonjasky(荷兰)

2009年冠军 Semmy Schilt(荷兰)

2010年冠军 Alistair Overeem(荷兰)

2012年冠军 Mirko Filipovic(克罗地亚)

2002年冠军 阿尔伯特克劳斯Albert Kraus(荷兰)

2003年冠军魔裟斗(日本)

2004年冠军 Buakaw Por .Pramuk /播求(泰国)

2005年冠军 安迪萨瓦Andy Souwer(荷兰)

2006年冠军 Buakaw Por .Pramuk / 播求(泰国)

2007年冠军 安迪萨瓦Andy Souwer(荷兰)

2008年冠军 魔裟斗(日本)

2009年冠军 乔治佩托西奥Gevorg Petrosyan(Giorgio Petrosian)(意大利)

2010年冠军 乔治佩托西奥Gevorg Petrosyan (Giorgio Petrosian)(意大利)

2012年冠军 Murthel Groenhart(荷兰)

2014年冠军 Enriko Kehl(德国)

2003年开始每年元旦前夜举办K-1 Premium Dynamite,成为日本传统迎新年节目红白歌战的收视率的最强力挑战者。

K-1GP经过各分站赛决出6名分站赛冠军,再加上2名FEG的推荐选手,此8人将与上一年的K-1GP总决赛的前8名进行K-1开幕战,决出该年的8强。

如果把K-1体系比喻为一支特混舰队,那K-1 World GP毫无疑问就是旗舰,不单是因为其他系列比赛都自其派生,更因为在大多数拳迷的心目中它就等同于K-1;K-1好比供给舰,承担着为K-1输入新鲜血液的任务;K-1 World MAX则堪比鱼雷艇,个头虽小但机动灵活且火力强大;K-1 MMA仿佛是舰载机,为K-1在站立技擂台之外开辟了第二战场;而K-1 Premium Dynamite只能用航空母舰来形容才贴切,既有水面舰艇的常规武备(K-1规则比赛),又配备舰载机(K-1 MMA赛例),所动用的资源无以伦比甚至对K-1 World GP有喧宾夺主之势。今后如何协调旗舰与航母的关系是K-1当局需要高度重视的问题。

到中国

2012年1月K-1 Global Holdings(香港)公司收购K-1全球版权。K-1中国区的赛事由北京凯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代理运营。

投资潜力

据朱小姐介绍,在此之前阳光传媒、红岩投资集团还没有投资经营顶级职业体育赛事的经验。之所以会选择收购K1,一方面是因为集团掌门人吴征的个人爱好,“我们吴总以前曾是复旦大学散打队的,他个人非常喜欢搏击运动。”但更重要的,还是吴征看到了K1的巨大投资潜力。据朱小姐介绍说:“K1赛事具有很强的观赏性,此外,该项赛事的收视率也极高,在2005年曾创造了22%的日本收视率纪录,其收入规模可达上百亿。因此吴总才会决定收购K1。”

未来登陆

据了解,虽然K1广受欧亚粉丝的追捧,但K1的处境并不好,其赛事公司财务涉嫌与会计事务所勾接逃税,致使公司法人石井和义因此被判入狱,再加上K1赛事的长期全球电视转播权早年被低价买断,大大限制了其全球业务与收入的发展,造成K1的发展困境。吴征选择在此时收购K1,想必也是获得了一个理想的收购价格。

不过,在成功收购K1后,七星环球娱乐将全力打造K1联赛,力求将赛事发展壮大,据朱小姐透露:“收购K1后,集团将使用FIKA品牌,即国际K1联盟。其管理团队仍由石井及其日本团队为主。而对于K1的未来发展,朱小姐表示:“未来计划将这一赛事的总决赛从日本挪至中国,但具体举办城市尚未最终确认。”此外,未来K1将暂时停止日该国内的K1联赛授权,将之纳入未来全球的联盟赛事之中,K1在未来将分为中、日、韩与北美、欧洲、印度等几个赛区,并将转播国家增加中国、美国,拓展至140个以上国家。

K-1是日本人石井和义1993年创办的站立式综合搏击赛事品牌,已是世界搏击界的知名品牌。2011年,韩国人金健一收购了这个品牌,并对其进行改革,其中包括加大对亚洲拳手培养选拔的力度。

据金健一介绍,这两年K-1正积极进行这方面的努力,可以看做是对未来的投资。今后一到两年内,K-1将在亚洲包括中国发现好的苗子,帮助他们训练。他认为与欧洲同行相比,中国拳手在系统、科学训练方面相差甚远。他表示,K-1正在考虑为中国拳手提供帮助,把有潜质的拳手送到国外训练,或者像足球那样将欧洲优秀教练引进中国,让他们用现代的科学方式对拳手进行训练。金健一反复强调训练的重要性,“怎样训练、谁来训练和系统训练至关重要”。

在金健一接手K-1后,在K-1赛事中都能看到中国拳手的身影。2012年5月马德里、9月洛杉矶和12月雅典,中国的康恩、徐琰先后展示了自己的实力;2012年10月14日下午,在日本东京两国国技馆举行的世界著名K1格斗大赛中,来自中国湖南麻阳的苗族小伙周志鹏作为超级合同战选手出场第二回合KO日本的森孝太郎。2013年9月15日 在西班牙马洛卡进行的K-1世界MAX16强大战中 中国湖南麻阳的苗族拳手周志鹏以判定击败美国拳手乔伊,晋级K-1世界MAX8强,他也是第一个在这一世界顶级格斗大赛中晋级世界8强的中国人。


相关文章推荐:
| 直拳 | 摆拳 | 勾拳 | 自由搏击 | 泰拳 | 街霸 | 东京巨蛋 | 克罗地亚战警 | Peter Aerts | Andy Hug | Ernesto Hoost | Remy Bonjasky | Semmy Schilt | Albert Kraus | 魔裟斗 | 播求 | 安迪萨瓦 | 乔治佩托西奥 | 石井和义 | 拳手 | 康恩 | 徐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