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朝阳区(北京市辖区)

朝阳区,隶属于北京市。位于北京市的东部,西与东城区、丰台区、海淀区相毗邻,北连昌平区、顺义区,东与通州区接壤,南与大兴区相邻,幅员面积470.8平方千米,平均海拔34米,是北京市中心城区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区。

截至2018年,朝阳区辖24个街道,19个地区。 [1]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常住人口373.9万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5629.4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1.2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386.8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5241.4亿元。三次产业结构为0.02:6.87:93.11。按年平均常住人口计算,全区人均GDP达到148240元。 [2]

朝阳区工业发达,是北京市重要的工业基地。区内集中有纺织、电子、化工、机械制造、汽车制造等工业基地。朝阳区对外交往活动频繁,是北京市重要的外事活动区。

夏,辖域地属冀州。

商,地属幽州。

周,地属幽州。西周初,武王封黄帝(一说帝尧)之后于蓟(今北京广安门一带地方),建为蓟国。时辖域地属蓟国。后燕国灭蓟,地属燕国。

春秋战国,燕国都蓟,地为燕都蓟城之东北郊野。

秦,分属广阳郡(治蓟)和渔阳郡(治渔阳)。

西汉,分属广阳国(都蓟)之蓟县和渔阳郡之路县(治所在今通县东古城)、安乐县等。

王莽新朝,分属广有国(广阳国改)之伐戎县(蓟县改)和通路郡(渔阳郡改)之通路亭(路县改)、安乐县等。

东汉,分属幽州(治蓟)广阳郡(治蓟)之蓟县和渔阳郡之潞(东汉改路为潞)县、安乐县等。

三国魏,分属幽州燕国(治蓟)之蓟县、潞县、安乐县等。

西晋,分属幽州(迁治范阳即今河北涿州市)燕国之蓟县、潞县、安乐县等。

十六国时期,后赵、前燕、前秦、后燕先后占有幽州地区。其间,分属幽州(治蓟)燕郡(前燕、前秦称燕国)之蓟县、潞县、安乐县等。后魏,分属幽州燕郡之蓟县和渔阳郡(治雍奴,今天津武清县前身)之潞县等。北齐,分属东北道(治蓟)燕郡之蓟县和渔阳郡之潞县及东燕州昌平郡之昌平县。北周,分属幽州之燕郡蓟县和渔阳郡(治潞,今通县)潞县等。

隋,开皇间分属幽州之蓟县和潞县等。大业间分属涿郡(幽州改)之蓟县和潞县等。

唐,武德间分属幽州蓟县和玄州(新置,治潞)潞县等。贞观中,分属幽州蓟县和潞县等。天宝中,分属范阳郡(幽州改)蓟县和潞县等。至德二年(757年)复废郡称州。建中二年(781年)后,分属幽州蓟县、潞县、幽都县(废燕州改置。原治幽州北桃谷山,其时徙治幽州城,与蓟县分理)等。

五代梁、唐,仍分属幽州之蓟、潞、幽都县等。五代晋,割幽蓟十六州赂契丹,地入契丹之手。

辽会同元年(938年)后,分属南京道幽都府蓟北县(蓟县改)、幽都县和潞县等。开泰元年(1012年)后,分属南京道析津府(幽都府改)析津县(蓟北县改)、宛平县(幽都县改)和潞县等。太平年间(10211030年),新置阴县,与辖域东南部相涉。

北宋宣和四年至七年(11221125年)间,分属燕山府路燕山府之析津县、宛平县、潞县、阴县等。

金初,分属燕京路析津府之析津县、宛平县、潞县等。天德三年(1151年),分属燕京路析津府之析津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阴县。贞元元年(1153年),分属中都路永安府之析津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阴县等。贞元二年(1154年),分属中都路大兴府(永安府改)之大兴县(析津县改)、宛平县和通州潞县、阴县等。

蒙古成吉思汗十年(1215年),分属燕京路大兴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阴县等。元世祖至元元年(1264年),分属中都路大兴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阴县等。至元九年(1272年),分属大都路(中都路改)大兴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阴县等。至元十三年(1276年),分属大都路大兴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以及州(阴县升州)等。

明洪武元年(1368年),分属山东行省北平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州等。洪武二年(1369年),分属北平行省北平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潞县已省)、州等。洪武十四年(1381年),分属北平行省北平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县等。永乐元年(1403年),分属北京行部顺天府(北平府改)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县等。永乐十八年(1420年)迁都北京。永乐十九年(1421年),分属京师顺天府之大兴县、宛平县和通州、县等。时辖域内郑村坝(东坝)、驹子房、三岔河、北马房、金盏、北高(皋)、豆各庄、十里铺(堡)、大黄庄、石婆(佛)营、平房、三里屯、六里屯、蓝靛厂等村,皆属东城;龙到(稻或道)、曹八屯(里)、望京馆、东南西湖渠、新店、黄军营、羊坊、仰山凹(洼)、龙王堂等村,皆属北城;深沟、半壁店,高碑店、东西郊亭、南花园、十里河等村,皆属南城。上述各村在户籍、治安及田赋徭役诸方面,分别由东城兵马司、北城兵马司和南城兵马司管理。

清初如明旧。顺治十六年(1659年)废县后,辖域西半部、北部仍为城属,归步军统领衙门管理。其余分属直隶省顺天府之大兴县、通州等。

中华民国前期(19121927年),主要由北洋政府执政,仍都北京。初,废顺天府而改置京兆地方。其间,分属京兆和京兆所属之大兴县、通县(废州称县)等。民国十七年(1928年),国都南迁,国民政府废京兆改设北平特别市后,分属北平特别市之东郊区、北郊区和南郊区及河北省之大兴县、通县等。民国十九年(1930年),北平特别市降为北平市后,分属北平市东郊区、北郊区、南郊区及河北省之大兴县、通县等。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日伪占领期间,主要分属伪北平市和伪河北省津海道之大兴县及伪冀东道之通县;后分属伪北平市和伪燕京道之大兴县、通县等。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日本投降后,原北平市东西南北4个郊区析划为8个郊区,则分属北平市郊一区、郊二区、郊三区、郊七区、郊八区及河北省大兴县、通县等。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2月20日华北人民政府迁入北平后,分属北平市第十三区、第十四区、第十五区、第十九区、第二十区和河北省顺义县、通县。是年6月,北平市调整区划,东郊第十四区并入第十三区,南郊第十五区和第二十三区并为第十四区,北郊第十九区和第二十区并为第十七区,则分属第十三区、第十四区、第十七区和河北省顺义县、通县。

1950年8月,北京近郊7个区顺序改为第十区至第十六区后,则分属第十区、第十一区、第十四区和河北省顺义县、通县。

1952年9月,撤销北郊第十四区,第十区更名东郊区,第十一区更名南苑区,则分属北京市东郊区、南苑区和河北省顺义县、通县。

1955年8月,朝阳门关厢、东便门关厢、广渠门关厢区划调整,辖域分属北京市东郊区、东单区、东四区、南苑区和河北省顺义县、通县。

1958年5月,东郊区更名朝阳区。

1959年,辖域全部隶属朝阳区。 [4]

民国十三年(1924年)11月,国民军总司令部决定将北京东至大黄庄、西至三家店、南至西红门、北至立水桥一带,交由京师警察厅接管。

民国十四年(1925年)1月,划分东、西、南、北郊为4个警管区,各置警察署。其职责主要有警务、卫生、消防、司法、户籍等。其中东郊区设置为辖域内设区之始。东郊警察署地址在芳草地。

民国十七年(1928年)12月,北平市政府开始筹备建立自治区。

民国十八年(1929年)1月,以警管区为基础,划全市为15个自治区。

民国十九年(1930年)12月前,东郊为第十二自治区编制完竣,建立区公所,区以下按坊、闾、邻编制。东到东坝东、驹子房西、大黄庄东、白鹿司东一线,南至孛罗营、东燕窝、双井至广渠门一线,西至广渠门、朝阳门至北郊勇士营西一线,北至勇士营北、东湖渠、大望京、南皋至北马坊西北一线。区公所设在东岳庙内。

民国二十六年至三十四年(19371945年)日伪统治时期区划未变。日本投降后,4郊区分为郊一至郊八8个区,其中郊一区和郊二区治所在辖域内。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郊一区位于东直门经草场地去顺义大路与朝阳门至通县大路之间,东北与河北省大兴县、通县相邻。郊二区北邻郊一区,南以外城东南角经西燕窝、小武基至半壁店北一线为界,东与大兴县、通县为邻。同年,郊一区更名为第十三区,治所在西中街延寿寺,郊二区更名为第十四区,治所在日坛。

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2月,人民政府接管第十三区、第十四区。第十三区人民政府设在东岳庙,第十四区人民政府设在芳草地。6月,通县驹子房、西小井、东小井、三岔河、焦庄5村划入第十三区。第十三区政府设在芳草地。

1952年9月,原属第十四区的德清公路以东地区划入东郊区。1954年6月,原属东郊区的安定门外公路以东,土路(今转角楼)以西,土城以南地区,划归东四区。1955年8月,原属东郊区的朝阳门关厢、东便门关厢划归东单区,东直门关厢划归东四区,广渠门关厢、福州义园北墙外土道以北地区划归崇文区,马甸村南土路以南、什坊院村东土路以西、德清公路以东划归西四区。1956年2月,原属通县的北皋、前苇沟、长店、崔各庄、上辛堡、孙河、金盏7个乡划入东郊区。同年3月,原属东郊区的后屯乡(含后屯、永泰庄、西三旗3行政村)划归海淀区。1958年1月,原属昌平区的雷桥乡和原属通县的管庄、定福庄、双桥3乡划入东郊区。5月,东郊区更名为朝阳区。同时撤销南苑区,原属南苑区的小红门、十八里店、老君堂3乡和原属通州区的公主坟、咸宁侯、常营、楼梓庄4乡及康村、羊坊村划归朝阳区。7月,原属东单区的朝阳门关厢、东便门关厢划归朝阳区。9月,原属通州区的豆各庄乡划入朝阳区,原属公主坟乡的西马庄、竹木厂、邓家窑、纪庄4个村划回通州区。1959年,顺义区境的首都机场地区划入朝阳区管辖。1960年,顺义县天竺、后沙峪两公社划入朝阳区。1962年,天竺、后沙峪两公社划回顺义县,同时康村、羊坊村划属大兴县。1987年11月,朝阳区裕中东里、裕中西里及部分毗连地域0.6平方千米划归西城区。 [4]

截至2018年,朝阳区辖24个街道,19个地区。朝阳区人民政府驻日坛北街33号。 [1]

统计用区划代码

名称

110105001000

建外街道办事处

110105002000

朝外街道办事处

110105003000

呼家楼街道办事处

110105004000

三里屯街道办事处

110105005000

左家庄街道办事处

110105006000

香河园街道办事处

110105007000

和平街街道办事处

110105008000

安贞街道办事处

110105009000

亚运村街道办事处

110105010000

小关街道办事处

110105011000

酒仙桥街道办事处

110105012000

麦子店街道办事处

110105013000

团结湖街道办事处

110105014000

六里屯街道办事处

110105015000

八里庄街道办事处

110105016000

双井街道办事处

110105017000

劲松街道办事处

110105018000

潘家园街道办事处

110105019000

垡头街道办事处

110105021000

南磨房地区办事处

110105022000

高碑店地区办事处

110105023000

将台地区办事处

110105024000

太阳宫地区办事处

110105025000

大屯街道办事处

110105026000

望京街道办事处

110105027000

小红门地区办事处

110105028000

十八里店地区办事处

110105029000

平房地区办事处

110105030000

东风地区办事处

110105031000

奥运村街道办事处

110105032000

来广营地区办事处

110105033000

常营地区办事处

110105034000

三间房地区办事处

110105035000

管庄地区办事处

110105036000

金盏地区办事处

110105037000

孙河地区办事处

110105038000

崔各庄地区办事处

110105039000

东坝地区办事处

110105040000

黑庄户地区办事处

110105041000

豆各庄地区办事处

110105042000

王四营地区办事处

110105043000

东湖街道办事处

110105400000

首都机场街道办事处

朝阳区是北京市属近郊区向城区过渡的区,位于北京城区东部。辖域面积470.8平方千米。南北略长,最长约28千米;东西稍窄,最宽约17千米。区域地理坐标为北纬39°49′40°5′;东经116°21′116°38′。四周与北京市的9个区相邻。朝阳区地处北京平原,地势从西北向东南缓缓倾斜,坡度一般在1/1000-1/2500之间。平均海拔34米,最高处海拔46米,在大屯到洼里关西关西庄一带;最低处海拔20米,在坝河下游的楼梓庄沙窝村西部。 [5]

朝阳区辖域无岩石露头。根据地质钻探所得岩心资料,辖域地质基底构造,主要受新华夏系北东向构造所控制,西部属于北京凹陷东北侧,东南部属于大兴隆起北端。因此,新生界地层沉积受这两个构造单元控制。西部凹陷部分沉积深厚的第三系红色或紫红色胶结疏松泥岩、砂岩、砂质泥岩和砾岩,并伴有过去地质年代里喷发的玄武岩,厚度超过400米。东南部隆起由西南向东北延伸,在王四营大柳树、双桥大鲁店一带古地形较高,缺失第三系沉积,基岩埋藏浅,大柳树深100米可见灰岩,焦化厂深167米可见震旦纪灰岩、海绿石、砂岩和页岩等,第四系沉积直接覆盖在古生代岩层上。第三纪末期,辖域古地形很不平坦,西高东低,并形成三个大洼兜:一个在东风农场、酒仙桥、东坝一带;一个在双桥、东柳巷、十里堡一带;一个在沙子营延伸到顺义县后沙峪一带。在洼兜内沉积300多米厚的第四系堆积物,由西向东逐渐增厚,东坝、金盏一带超过450米。 [6]

朝阳区地处北京平原,地势从西北向东南缓缓倾斜,坡度一般在1/1000-1/2500之间。平均海拔34米,最高处海拔46米,在大屯到洼里关西关西庄一带;最低处海拔20米,在坝河下游的楼梓庄沙窝村西部。 [5]

朝阳区属温带大陆型半湿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降水集中。春季干燥多风,昼夜温差较大;夏季炎热多雨;秋季晴朗少雨,冷暖适宜,光照充足;冬季寒冷干燥,多风少雪。年平均气温11.6℃,最冷月1月份平均气温4.6℃,最热月7月平均气温25.9℃,年无霜期192天;年平均降水量581毫米(19712000年),夏季降水量占全年的75%。1998年以来,气候暖干化明显,连年干旱。全年日照辐射总量为134.24千卡、平方厘米,生理辐射量约占全年辐射总量49%。全年日照时数共2841.4小时,以5月份最多,有279.1小时;6月份次之,有277.3小时。 [5]

地表水

朝阳区地处北京市排水尾间,河湖水系众多(见朝阳区河湖水系分布图)。朝阳区地表水属海河流域北运河水系。北运河水系是唯一发源于北京的水系,其上游有温榆河、通惠河、凉水河等支流。朝阳区北部大致以清河为界,东北部大致以温榆河为界。坝河与南来的亮马河、北来的北小河相交后汇入温榆河。凉水河、萧太后河、通惠灌渠等局部河段流经朝阳区南部。朝阳区内河流总长度为151千米,另有110条中、小排水沟,总长度320千米。区内有朝阳公园湖、窑洼湖、红领巾湖、高碑店湖等湖泊以及鱼塘、水池洼地共约70多处,总面积980公顷。

朝阳区的主要河流的基本流向为:温榆河源于北京北部山区,自昌平区流入朝阳区,再经过通州注入北运河,是北运河重要水源之一。温榆河是区境东北部的边界河流,自上辛堡至坝河与温榆河会合处,长22千米。清河是温榆河的支流,源于海淀区的西部山区,穿过京昌高速公路流入朝阳区,在上辛堡汇入温榆河。坝河源于东北护城河的分流,经太阳宫、将台、东坝等乡,在沙窝村注入温榆河,也是温榆河的支流。北小河及亮马河是坝河的支流。通惠河位于朝阳区中部偏南,流向大致与京通快速路平行,是京杭大运河最北的人工河道。1292年在元代水利专家郭守敬的建议、规划、监督下,开凿了北京到通州的运河。通惠河西起东南城角角楼(东便门)附近,经庆丰闸、高碑店闸、花园闸、双桥闸、八里桥,注入北运河,该河在元、明、清三朝曾是南方粮食漕运到北京的重要河道。

地下水

朝阳区有较为丰富的地下水,除来广营、金盏一带是弱富水区(1000平方米/日)外,全区大部分地区是较富水区(10002000立方米/日)。地下水含水层分布有一定规律,含水层多埋藏在地面20米以下,最大厚度70米。五路居、大黄庄一带的厚度在50米以上,全区大部分厚度在2035米之间。水位变幅在10米上下。 [5]

由于朝阳区开发历史悠久,自然植被多被改造为农田(包括防护人工林网)和城镇(包括绿化隔离带),仅有少量原生物种残遗,目前所见植物大多为人工栽培,其中相当部分物种为引进种。朝阳区地带性植被为半湿润落叶阔叶林。原生乔木物种主要有旱柳、杨树、槭树、紫椴、糠椴、水曲柳、榆树、臭椿、桦树、楸树、国槐、灯台树、朴树等;原生灌木物种有虎榛、毛榛、榛、胡枝子、北京忍冬、黄栌、酸枣等;藤本有猕猴桃、山葡萄等;草本植物有白羊草、荆条、小针茅、苔草、芦苇、香蒲、黄背草、天南星等。 [5]

朝阳区的动物资源大致类同于北京平原地区,主要种类包括沼泽山雀、翠鸟、黑水鸡、红胸田鸡、斑嘴鸭、绿头鸭、池鹭、大苇鹭、大白鹭、大天鹅等,此外嬉戏于树丛绿化带的鸟类主要有麻雀、柳莺、燕雀、家燕、大山雀、红尾伯劳、灰喜鹊、黑枕黄鸸、沼泽山雀、灰椋鸟、喜鹊、斑啄木鸟等。有原生鱼类93种,其中代表种类有细鳞鱼、鳗鲡、麦穗鱼、大鳞泥鳅、中华多刺鱼等。 [5]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常住人口373.9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1.7万人,比上年下降3.0%。其中,常住外来人口168.8万人,比上年末减少6.0万人,比上年下降3.4%,占常住人口的45.1%。从性别构成看,男性人口190.1万人,占常住人口的50.8%;女性人口183.8万人,占常住人口的49.2%。从年龄构成看,0-14岁人口36.8万人,占常住人口的9.8%;15-64岁人口294.8万人,占常住人口的78.9%;65岁及以上人口42.3万人,占常住人口的11.3%。常住人口中:2017年出生人数32559人,出生率为8.57‰;死亡人数16454人,死亡率4.33‰;自然增长率为4.24‰。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户籍人口209.8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1万人,比上年下降0.5%。全区计划生育率为99.07%。 [2]

2017年,朝阳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5629.4亿元,按不变价计算,比上年增长6.6%。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1.2亿元,比上年增长8.7%;第二产业增加值386.8亿元,比上年增长6.8%;第三产业增加值5241.4亿元,比上年增长6.5%。三次产业结构为0.02:6.87:93.11。按年平均常住人口计算,全区人均GDP达到148240元。 [2]

固定资产投资

2017年,朝阳区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356.1亿元,比上年增长7.8%。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815.8亿元,比上年增长22.4%。民间投资499.2亿元,比上年增长6.4%。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基础设施投资470.8亿元,比上年增长9.2%,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34.7%。其中,交通运输领域完成投资294.6亿元,比上年增长16.1%;公共服务领域完成投资102.1亿元,比上年增长47.3%;能源领域完成投资40.2亿元,比上年下降48.6%。从产业投资看,第二产业投资42.8亿元,比上年下降46.4%;第三产业投资973.4亿元,比上年增长19.5%。 [2]

财税收支

2017年,朝阳区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08.2亿元,比上年增长6.5%。其中,国内增值税154.9亿元,比上年增长29.8%;企业所得税121.8亿元,比上年增长10.3%;房产税88.5亿元,比上年增长53.5%;城市维护建设税40.2亿元,比上年下降1.7%。四项税种共完成405.4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9.8%。

2017年,朝阳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513.4亿元,比上年增长13.3%。其中,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教育、城乡社区、公共安全、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的支出分别为146.8亿元、96.8亿元、57.2亿元、54.8亿元和43.5亿元,增速依次为28.6%、9.3%、12.8%、11.2%和6.2%。上述五项支出合计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77.7%。 [2]

人民生活

2017年,朝阳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4841元,比上年增长8.0%。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37688元,比上年增长7.1%;人均财产净收入12916元,比上年增长9.5%;人均转移净收入12537元,比上年增长10.2%;人均经营净收入1700元,比上年增长0.4%。

2017年,朝阳区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达到41579元,比上年增长3.9%。其中,居住、食品烟酒和交通通信支出在居民消费支出中所占比重位居前三,比重分别为37.0%、19.6%和11.5%;医疗保健、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增长最快,增速分别为16.4%和10.4%。居民恩格尔系数为19.6%。截至年末,居民每百户家庭拥有家用汽车47辆,家用电脑104台,空调176台,手机222部。 [2]

2017年,朝阳区农林牧渔业实现增加值1.3亿元,比上年增长7.9%,占全区GDP的0.02%。完成农林牧渔业总产值33280.2万元,比上年增长4.2%。其中,农业产值4968.7万元,比上年下降6.0%;林业产值22926.0万元,比上年增长13.6%;畜牧业产值283.3万元,比上年增长75.7%;渔业产值2097.9万元,比上年下降36.2%。全区共有农业观光园11个,接待旅游人数69.8万人次,观光园总收入5.0亿元。民俗旅游接待户30户,接待旅游人数547人次。设施农业实现收入2806.4万元,比上年下降24.4%;已利用设施农业占地面积1526.0亩,比上年增长11.0%。 [2]

工业

2017年,朝阳区工业实现增加值316.2亿元,比上年增长7.2%,占全区GDP的5.6%。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723.4亿元,比上年增长6.2%;实现销售产值703.6亿元,比上年增长4.3%;实现出口18.8亿元,比上年下降15.3%。从内部结构看,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实现工业总产值179.5亿元,比上年下降0.7%;医药制造业实现工业总产值99.4亿元,比上年增长36.7%;开采辅助活动实现工业总产值91.1亿元,比上年增长5.7%;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实现工业总产值71.4亿元,比上年增长29.1%;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55.5亿元,比上年增长17.6%。上述五大行业共实现工业总产值496.9亿元,占全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的68.7%。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28.7亿元,比上年增长6.9%;实现利润88.2亿元,比上年增长14.7%。 [2]

建筑业

2017年,朝阳区建筑业实现增加值138.9亿元,比上年增长5.8%,占全区GDP的2.5%。具有资质等级的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业企业完成总产值1329.3亿元,比上年增长15.1%。其中,在京内完成产值629.5亿元,比上年增长12.9%;在京外完成产值699.8亿元,比上年增长17.2%。2017年累计签订合同额3135.9亿元,比上年增长22.2%。房屋建筑施工面积7973.9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9.5%。 [2]

国内贸易

2017年,朝阳区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额2762.3亿元,比上年增长4.1%。限额以上企业中,汽车及配件销售企业实现零售额740.5亿元,比上年增长0.6%;家用电器、计算机及电子产品销售企业实现零售额468.0亿元,比上年增长20.6%;综合零售企业实现零售额380.5亿元,比上年增长5.6%;餐饮业实现零售额164.9亿元,比上年增长9.1%;石油及制品销售企业实现零售额108.3亿元,比上年增长4.1%;互联网零售实现零售额72.7亿元,比上年下降53.7%;医药及医疗器材销售企业实现零售额69.6亿元,比上年增长2.8倍。

2017年,朝阳区批发和零售业实现增加值1060.7亿元,比上年增长5.6%,占全区GDP的18.8%。2017年限额以上批发和零售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6350.3亿元,比上年增长11.1%;实现利润501.1亿元,比上年增长14.5%。 [2]

商务服务

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商务服务业单位实现收入4374.3亿元,比上年增长10.4%。其中,企业管理服务实现收入1782.4亿元,比上年增长17.3%;咨询与调查实现收入629.4亿元,比上年增长18.2%;人力资源服务实现收入616.6亿元,比上年增长18.6%。

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商务服务业单位实现利润709.6亿元,比上年下降11.2%。其中,企业管理服务实现利润597.9亿元,比上年下降19.8%;其他商务服务业实现利润42.4亿元,比上年增长5.0倍;法律服务实现利润24.4亿元,比上年增长16.6%。 [2]

对外经济

2017年,朝阳区实现进出口总额1446.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2.7%。其中,出口141.2亿美元,比上年下降7.6%;进口1305.5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7.2%。全年新设外商投资企业631家;新增跨国公司总部5家。全年批准合同外资额47.2亿美元,比上年下降3.7%;实际利用外资58.8亿美元,比上年下降21.1%。 [2]

房地产业

2017年,朝阳区房地产开发投资中,住宅投资314.7亿元,比上年增长1.0%;办公楼投资225.2亿元,比上年增长85.2%;商业营业用房投资49.0亿元,比上年下降49.8%。住宅投资中,自住型商品房投资为8.4亿元,占住宅投资的2.7%。房地产业实现增加值516.9亿元,比上年下降3.9%,占全区GDP的9.2%。房屋施工面积2158.0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6.1%,其中政策性住房636.6万平方米;房屋竣工面积236.5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14.8%,其中政策性住房43.7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面积102.5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36.9%,其中住宅销售面积77.5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19.8%;商品房销售额379.2亿元,比上年下降45.5%,其中住宅销售额335.8亿元,比上年下降31.0%。 [2]

金融业

2017年,朝阳区金融业实现增加值669.3亿元,比上年增长5.8%,占全区GDP的11.9%。金融业单位实现收入4301.0亿元,比上年增长10.4%。其中,保险业、货币金融服务和资本市场服务分别实现收入3288.7亿元、527.2亿元和164.2亿元,增速分别为10.5%、20.1%和7.2%。2017年金融业单位实现利润2629.3亿元,比上年增长15.1%。其中,保险业、货币金融服务和资本市场服务分别实现利润1987.5亿元、310.2亿元和74.8亿元,增速分别为14.7%、37.8%和-3.1%。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中资银行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23770.2亿元,比上年增长0.9%。其中,单位存款余额12340.4亿元,比上年增长4.5%;储蓄存款余额4835.9亿元,比上年下降2.1%。全区中资银行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8771.2亿元,比上年增长12.5%。其中,中长期贷款余额5948.9亿元,比上年增长11.2%;短期贷款余额2747.3亿元,比上年增长14.7%。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城市道路总长度1940.0千米,比上年增加24.2千米。其中快速路231.5千米。新改扩道路长度55.9千米。其中,新建、改建和大中修道路分别为25.0千米、5.9千米和25.0千米。路网密度达到每平方千米4.1千米。 [2]

铁路

1915年6月,京张铁路环城支线动工,12月竣工,1916年1月1日通车。设西直门、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朝阳门、东便门6站,全长15.05千米。朝阳门站在朝阳门外,站房、站台、货场俱全。偶有客车停站,上下旅客。火车站南、北有散货站,卸煤、沙石等,以煤为主。铁道两侧有黑白相间花杆及看杆人小房,火车通过道口时,看杆人手持红绿小旗,放下花杆拦挡进出城门的行人车辆。火车过后,行人车辆抢道而行。

1955年11月京包双线开工,辖域内20.69千米,设东郊站(后改为北京东站)、星火站、望京站。

1957年12月31日,铁道部科学院环形铁道试验基地在大山子开工兴建,占地3000亩。

1958年5月京承线开工。辖域内13.6千米,设东郊站、百子湾站、双桥站。

1959年,新建北京站开通,东便门至朝阳门站间线路拆除。同年双丰线(又称东南环铁路)建成,辖域内东起双桥编组站,长17.2千米,途经中间作业站和客货运站小红门站。

1960年,京承线建成。1969年望和线建成通车。北起望京站,西至和平里站,全长10.2千米。

1975年8月京秦线建成。辖域内西起双桥编组站,3.8千米。同年,京坨(坨子头)线建成通车,辖域内11千米。途经北京东站、百子湾站、双桥站。1979年12月,双丰线复线竣工。1981年8月,京承线双桥至怀柔段复线竣工。

1984年7月30日,京秦双线简易开通。另有东星线,西起北京东站,东至星火站,全长2.5千米;星双线,北起星火站,南至双桥编组站,全长10.8千米;百东联线,百子湾站与北京东站联络线,全长6.5千米;百星线,百子湾站至星火站,全长3.8千米。 [7]

航线

1955年底,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线有8条,每周飞行25个航班,航线总里程14458千米。1960年底,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线共11条,每周飞行37个航班,航程16152千米。1970年底,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线19条,每周飞行35个航班,总里程35284千米,沟通全国22个城市。1975年底,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班每周达66个。到1980年底,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线30条,每周航班84个,飞达全国27个城市,航线总里程49120千米。1990年底,中国民航总局直属企业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线有54条,每周飞行航班444个,通达51个大中城市。中国联合航空公司由北京始发国内航线27条,每周飞行航班39个。由北京始发中国民航国际航线32条,通航国家22个,每周航班46个。外国航空公司抵离北京航线20条,每周航班57个。

到1995年底,首都国际机场承担着国内外54家航空公司通往国内62个城市、36个国家和地区52个城市168条航线的任务。全年起降飞机121010架次(含外国航空公司15427架次)。 [7]

2017年,朝阳区专利申请量34030件,比上年下降11.9%;专利授权量19417件,比上年增长9.2%。其中,发明专利申请量19441件,比上年下降18.5%;授权量8930件,比上年增长11.2%。2017年技术市场成交量6552项,比上年下降3.3%;技术合同成交额930.0亿元,比上年增长23.2%。

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高技术产业单位实现收入555.4亿元,比上年增长8.0%。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实现营业收入197.1亿元,比上年增长7.5%;软件开发实现收入358.3亿元,比上年增长8.3%。2017年高技术产业实现利润91.9亿元,比上年增长53.4%。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实现利润38.5亿元,比上年增长39.0%;软件开发实现利润53.4亿元,比上年增长65.8%。

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180.2亿元,比上年增长9.4%,占全区工业总产值的24.9%。其中,产值排名前三位的是医药制造业、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医疗设备及仪器仪表制造业,分别实现工业总产值99.4亿元、47.6亿元和29.4亿元,增速分别为36.7%、-14.8%和-3.9%。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共有幼儿园250所,在园幼儿78764人,示范幼儿园比例为25.6%,一级(优质)幼儿园比例为64.3%,学前三年入园率为95.0%。全区共有普通小学87所,当年招生24693人,在校生137932人,毕业生17964人;小学入学率100%,小学规范建设硬件达标率100%;拥有教职工7431人,其中专任教师7005人。全区共有普通中学94所,当年招生18833人,在校生48675人,毕业生13451人;初中入学率100%,初中毕业率99.87%,初中校硬件办学标准达标率100%;高中录取率94.79%,高中毕业率96.48%;拥有教职工13305人,其中专任教师10754人。全区共有职业高中5所,当年招生1029人,在校生5623人,毕业生2017人;拥有教职工937人,其中专任教师723人。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共有公共图书馆3个,社区图书馆44个,图书馆馆藏图书达348.3万册。全区共有博物馆36个,电影院56个,街乡级文化服务中心43个,社区(村)文化活动室覆盖率100%。广泛开展基层文化演出,公益性演出2576场次;基层数字电影放映1480场次;文化广场达到260个。

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产业单位实现收入3204.8亿元,比上年增长7.9%。其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广告和会展服务、文化休闲娱乐服务分别实现收入963.5亿元、669.2亿元和523.4亿元,增速分别为14.7%、-2.3%和1.0%。

2017年,朝阳区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产业单位实现利润231.3亿元,比上年增长175.0%。其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文化用品设备生产销售及其他辅助、广播电视电影服务分别实现利润107.0亿元、26.4亿元和22.5亿元,比上年分别增长2.4倍、3.3倍和37.5倍。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共有体育场地2523个;组织各项体育活动参与人数135.0万人;全民健身工程1730个,比上年增加170个;全民健身工程面积165.1万平方米,比上年增加8.5万平方米。获得市级以上奖牌873枚,比上年减少55枚。其中,金牌358枚,银牌281枚,铜牌234枚。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共有卫生机构1516个。其中,医院170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49个,社区卫生服务站221个。共有床位23176张,卫生技术人员50137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19774人,注册护士21544人。婴儿死亡率2.68‰,比上年提高0.55个千分点;每十万人甲乙类传染病发病率138.66例,比上年增加5.89例;人均期望寿命82.57岁,比上年提高0.11岁。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城镇登记失业率为0.81%,较上年末下降0.01%。2017年开发就业岗位10.7万个,比上年下降0.3%。城乡登记失业人员现就业人数2.3万人,比上年下降2.9%。 [2]

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参加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失业、工伤和生育保险的人数分别为326.9万人、346.4万人、249.8万人、230.0万人和219.2万人,分别比上年增长4.6%、5.7%、5.7%、7.6%和8.7%。城镇社会保险各项基金征缴额达720.7亿元,比上年增长15.2%;各项基金收缴率均达到99.6%以上。全区农民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人数为3.0万人,比上年下降8.3%。参加农村新型合作医疗的人数为6.8万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率达99.81%。全区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为12525人,比上年下降4.1%;最低生活保障金发放总金额为14267.7万元,比上年增长10.7%。 [2]

2017年,朝阳区空气中悬浮颗粒物平均浓度(PM10)为82微克/立方米,比上年下降9.9%。空气中细颗粒物平均浓度(PM2.5)58微克/立方米,比上年下降22.7%。平均每月降尘量5.4吨/平方千米,比上年下降15.2%。截至2017年末,朝阳区共有密闭压缩式垃圾转运站281个,比上年增加38个;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为100%。全区共有公共卫生间995个,比上年增加12个;公共卫生间达标率为100%。 [2]

2017年,朝阳区共发生非正常死亡事故166起,非正常事故死亡人数181人。其中,生产安全事故22起,死亡23人;公共安全事故144起,死亡158人。亿元GDP安全生产事故死亡率为0.0322。 [2]

东岳庙会

座落在朝外大街神路街上的东岳庙,始建于元代延佑年间。由于受到皇室重视,每年东岳庙里都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尤其是农历三月二十八东岳大帝的诞辰日,朝廷要派官员到东岳庙降香,城内居民也蜂拥于此,有资料载:”朝阳门外有古庙,以祀东岳天齐圣帝,规制宏广,像位崇严,为城东行宫第一,累朝岁时敕修,编庙户守之。三月二十八日圣帝诞辰,民间陈鼓幡幢,群迎以往,行者塞路。”

随着明、清两代东岳庙被列入国家祀典,由太常寺官员岁时致祭,民间自发的敬香祈祷活动便日胜一日,尤其到了三月中旬,春暖花开的时候,京城内的百姓,扶老携幼,“倾城趋齐化门”城南居民来庙,往往乘船直抵朝阳门水系,舍舟登岸,取道朝阳门外大街,以致街道上乘舆杂出,击毂肩摩,热闹异常。许多人樊香祈祷完毕,“取醉松林,晚乃归”。当时,逛东岳庙已经成为北京居民一年一度的春游活动。

东岳庙除了每年三月中旬开庙半月外,每月初一、十五也开庙,成为人们祭祀神灵,祈福禳灾的场所。但随着时局跌宕,民生凋敝,到了民国初年,东岳庙已开始逐渐衰败,冷落异常。“都人陈鼓乐旌旗,结彩亭乘舆,导驾出游,观者塞路。进香赛愿者络绎不绝。”的庙会盛景已经荡然无存了。

建国后东岳庙一度被学校、机关占用,沉寂了近半个世纪。改革开放以后,才得以收复、重修。东岳庙一期工程收复面积约20000平方米,是原有面积的三分之一。修复后的东岳庙辟为北京民俗博物馆。 [8]

三官信仰的起源

三官信仰起源于远古先民对天、地、水自然崇拜。东汉时,张修创建五斗米道。它的主要道术是祷祝和鬼。并在祷祝术中进一步强调对天、地、水的崇拜。五斗道设有祭酒和鬼吏。祭酒这要传授老子的《道德经》鬼吏负责为病人请祷治病。南北朝时期的裴松之在《三国志、张鲁传》注引《典略》中介绍了五斗米道的”请祷法”“汉中有张修,修为五斗米道,鬼吏这为病者请祷,请祷之法,书病人姓名,就服罪之意。作三通,其一上之天,著山上;其一埋之地。其一沉之水,谓之三官手书。 [9]

北京艺术灯彩

灯彩在中国至今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其主要源于灯节,汉代及其以前是上元灯节的滥觞期,经历代发展,至明清时的皇都北京达到高潮,成为极具特色的宫廷灯彩。

北京灯彩最初由皇家御用监宫廷造办处征召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制作,内务府设有专司宫灯、花灯库及工匠。北京灯彩是全国灯彩技艺的凝结,清末时灯彩艺人韩子兴(18871975年)曾在清宫里专事维修制作灯彩,辛亥革命后,他自办作坊,按照宫廷灯彩样式生产,尤以球灯深受欢迎,人称”球灯韩”。1957年他被市政府聘为北京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灯彩艺人李冬雪与他交结甚深,在灯彩制作上获得真传。李冬雪是天安门上挂的大红灯笼的主要设计制作者,其灯彩代表作“颐和园大戏台”曾在鼓楼展出。

北京灯彩融汇全国各地灯彩之精华,形成具有鲜明特点的宫廷艺术灯彩,是历史悠久的中华灯彩的典型代表,形成了一套世代相传严格的工艺技巧,其主要特色:一是材质精良;二是形式多样;三是精工细作;四是题材富有高雅寓意,具有扎制规整,彩绘精致,美化环境,安全适用,灯明火亮,高雅堂皇的富丽效果。 [10]

神路街琉璃牌楼

神路街北口的黄绿彩琉璃牌楼是明代万历年间,由宫中太监们集资建造的。历经了四百多年的风雨沧桑,但这座三间四柱七楼的牌楼依然保存完好。牌楼正间上方的石匾宽2.8米,高0.9米,匾文系明人所书,南面写书“秩祀岱宗”,北面书”永延帝祚”。与牌楼隔街相对的就是东岳庙。

北京东岳庙始建于元代延六年(公元1319年),供奉的是泰山神东岳大帝。庙宇的创始人是玄教大师张留孙及其弟子吴全节。全庙由中路正院和东、西两院组成,占地6万平方米,殿宇房屋六百余间,是道教正一派在华北地区的最大庙宇。从琉璃牌楼起,沿着240米的中轴线,依次排列着山门(已拆除)、洞门牌楼、瞻岱门、岱岳殿、育德殿和后罩楼,整体布局严谨、气势恢弘。岱岳殿与育德殿之间,由穿堂连接,形成“工”字形格局,是典型的宋元建筑形制;阜财殿、广嗣殿檐下转角处的鸳鸯交手,仍保持着元代的建筑特点,这在北京地区已十分罕见,值得一看。

民国以来,时局跌宕,民生凋敝,东岳庙也渐趋衰落。建国后,东岳庙被学校和机关占用,沉寂近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经过重新整修,于1999年作为北京民俗博物馆向社会开放。 [11]

土城

元大都城垣遗址位于北三环路北侧,元大都的兴建,始于元至元4年,城墙全部用夯土筑成,城基宽24米,项为8米,高约16米,总周长为28.6千米。

明朝重建北京城时,以元大都城墙为基础,但北城墙向南移2.5千米,全部建成包砖城墙,因此元大都的北城墙和东西城墙和北段(俗称土城),得以保存下来。

元大都城垣遗址1987年开放,种植大量松树、洋槐、柳树、毛白杨、海棠和藤萝等,形成了绿色长廊。 [12]

十方诸佛宝塔

始建于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明末及民国年间曾重修。塔建于原延寿寺内,故有延寿寺塔之称。寺院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遭焚毁,破坏殆尽,只存此塔及几座残断碑碣。

塔为八角九级楼阁式实心砖塔,故无法登临。通高25.18米。1959年重修一次。1990年前后再次重修。

位于朝阳区王四营乡王四营苗圃。该塔为九密檐式砖塔,平面为八角形,下部为两米高的塔座,塔身正面有券拱门洞,上部出檐九层。该塔全高为30米,已经列入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3]

电台

该电台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是北洋政府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宣传建立的一个中国有史以来最大功率的电报通信台。因坐落在朝阳双桥地区,故又称”双桥电台”。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该电台改为中短波广播发射台。到1948年12月15日,由中国共产党接管该台。从此电台回到人民怀抱。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情况就是从这个电台发送到世界各地的。 [14]

日坛公园

位于建国门外大街路北,日坛路东侧,始建于明朝嘉靖九年(1530年),为明清两代皇帝祭祀太阳大明之神的地方。最初祭坛为白石方台,坛面为红琉璃,象征太阳。清时改为砖砌方台,边长5丈,高为5尺9寸,四面出阶,各九级,新中国成立后这里辟为公园,1985年后按原规制重建日坛。 [15]

北京民俗博物馆

坐落于朝阳门外大街141号,馆址设在集元、明、清古建群为一体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京东岳庙,是京城唯一国办民俗类博物馆。

1997年成立,旨在保护、挖掘东岳庙历史文化,征集北京地区民俗文物,研究、展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1999年正式对社会开放。馆内常年举办老北京民俗风物系列展,每逢春节、端午、中秋等重要传统节日都举办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

2004年6月中国民俗学会在北京民俗博物馆正式挂牌办公。

2017年12月21日,朝阳区获中小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推进工程试点城市 [16-17]

2017年12月31日,当选“2017中国年度文化影响力城市” [18]

2017年11月,获评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 [19]


相关文章推荐:
北京市 | 东城区 | 海淀区 | 昌平区 | 顺义区 | 通州区 | 大兴区 | 工业基地 | 旱柳 | 臭椿 | 北京忍冬 | 白羊草 | 苔草 | 香蒲 | 天南星 | 沼泽山雀 | 黑水鸡 | 红胸田鸡 | 斑嘴鸭 | 绿头鸭 | 大白鹭 | 大天鹅 | 大鳞泥鳅 | 中华多刺鱼 | 德胜门 | 中国联合航空公司 | 首都国际机场 | 北京东岳庙 | 北京民俗博物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