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陈鹤琴

陈鹤琴(1892年3月5日-1982年12月30日),浙江省上虞县人, [1] 中国著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早年毕业于国立清华大学,留学美国五年,1919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五四运动期间回国后,最初担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讲授儿童心理学课程。东南大学成立后,任教授和教务主任。 [1] 后担任中央大学师范学院院长和南京师范学院校长。 [1]

陈鹤琴提出了“活教育”理论,重视科学实验,主张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要适合国情,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呼吁建立儿童教育师资培训体系。编写幼稚园、小学课本及儿童课外读物数十种、设计与推广玩具、教具和幼稚团设备。 一生主要从事于一系列开创性的幼儿教育研究与实践,有《家庭教育》等著作。

1892年3月5日(农历壬辰年二月初七),生于浙江上虞百官镇茅家弄一个没落商人家庭。 [1]

1898年(6岁)丧父,依靠母亲替人洗衣维持生活。 [1]

1900年(8岁),入私塾学习旧学。 [1]

1906年,在姐夫资助下考入美北浸礼会开设的杭州蕙兰中学(现杭州二中前身)。 [1-2]

1910年冬,中学毕业。 [1]

1911年春,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 [2]

1911年秋,考入北京清华学堂高等科 [2] ,在校期间创办校役补习夜校和城府村义务小学。 [1]

1914年夏,清华毕业,考取公费(“庚款”)留学美国 [2] ,同船者有陶行知。曾打算学医,经反复思考,决心学习教育。 [1] 抵美后,就读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1]

1917年夏,在霍普金斯大学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 [1]

1917年秋,入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专攻教育学和心理学。 [1]

1917年冬,随孟禄去美国南方考察黑人教育。同年,当选为北美基督教中国学生会会长。 [1]

1918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学位,转入心理学系,准备博士论文。正值“南高师”教务主任郭秉文在美国物色教员,应邀回国任教,于8月15日乘船回到上海。 [1]

1919年9月,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育科任心理学、儿童教育学教授,与陶行知等人倡导学生自治。 [1]

1920年春,参加新教育共进社。 [1]

1920年12月26日,长子出生,将其作为实验与研究儿童心理的对象,对其从出生起的身心发展进行连续跟踪观察和记录,并作系统研究。 [1]

1921年,参加中华教育改进社 [1]

1923年秋,在南京鼓楼自己住宅内开办鼓楼幼稚园,试验科学化、中国化的幼稚教育。 [1]

1925年秋,鼓楼幼稚园新园舍建成,定名为东南大学教育科实验幼稚园,请助教张宗麟协助工作,全面开展实验,被誉为“中国的福禄培尔”。同年,出版《儿童心理之研究》和《家庭教育》。 [1]

1927年2月,与陶行知、张宗麟一同发起中国最早的儿童教育团体幼稚教育研究会,创办《幼稚教育》并任主编,发表《我们的主张》,提出适合中国国情的15条办园主张。3月,受邀担任晓庄师范第二院(幼稚师范院)院长兼指导员;与张宗麟等一道创办中国最早的乡村幼稚园燕子矶幼稚园。6月,任南京市教育局教育课课长,大力推行行政学术化,推广教育实验区。 [1]

1928年夏,在收回教育主权声浪中,主持上海公共租界华人教育,任职期间开办7所小学(附设幼稚园)、一所女子中学、4所工人夜校等。 [1]

1929年7月,创建中华儿童教育社,成为当时国内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儿童教育学术团体。 [1]

1934年7月至次年3月,前往欧洲考察教育,回国后介绍世界新教育发展趋势和先进教育经验。 [1]

1935年,发表《对于儿童年实施后的宏愿》一文,呼吁全社会、全民族关心和教育儿童,维护和保障儿童权益,在战争来临时,先救儿童。 [1]

1936年,响应“国难教育社”号召,发动募捐,推动“生活教育”、“国难教育”运动。 [1]

1937年2月,代表中华慈幼会前往印尼爪哇出席国际联盟远东禁贩妇孺大会。8月,大批难民涌入租界,与上海各界知名人士一道投入救济难民运动。 [1]

1938年初,担任上海慈善团体联合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教育委员会主任,与赵朴初、刘湛恩、陈望道等开展难民教育,在开办难民、难童学校;创办难民工厂,倡导生产自救;发起成立儿童保育会并任理事长;宣传推广拉丁化新文字。 [1]

1939年,因宣传抗日被汪伪特务列入暗杀名单,被迫转移,离开上海。 [1]

1940年夏,在江西泰和创办中国第一所公立幼稚师范学校江西省立幼师,任校长。 [1]

1941年,创办《活教育》月刊 [1]

1943年,创办国立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即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科前身。 [3]

1944年,战争临近,带领师生转移至赣州 [1]

1945年,因前方失守,赣州告急,带领全校师生向赣闽交界的广昌转移。9月抗战胜利后,应邀赴沪,任上海市教育局督导处主任督学,负责接管外国人办的学校。11月,创办上海市立幼稚师范学校(后改为市立女子师范学校)。 [1]

1946年,与陶行知一道成立生活教育社,筹办社会大学。10月,主持陶行知先生追悼会,后被推选为育才学校顾问委员会主席、山海工学团校董会名誉董事长,与政府当局交涉并向社会募捐,将两所陶行知先生创办的学校和团体迁来上海。 [1]

1948年4月,赴菲律宾马尼拉暑假小学教师讲习会讲学。8月,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请,前往捷克布拉格参加国际儿童教育会议;会后前往美国考察特殊儿童教育,回国后在上海筹办上海特殊儿童辅导院(现为上海市聋哑青年技术学院)。 [1]

1949年5月,两次被国民党特务抓走,后经多位大学校长集体作保、营救获释。8月,接受南京市军管会之邀,担任中央大学师范学院院长。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10月1日,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 [1]

1951年春天,在批判《武训传》中,陶行知教育思想受到批判,陈鹤琴及“活教育”被错误批判。 [1] 同年6月,为响应抗美援朝号召,与夫人一道送小女儿参军。 [1]

1952年院系调整,任南京师范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前身)的首任院长,他以南京大学师范学院幼教系为基础,整合全国多个高校的儿童教育和福利专业,建立中国第一个幼儿教育系。 [1] [3]

1956年12月,在“向科学进军”高潮中,作《从一个儿童的图画发展过程看儿童心理之研究》学术报告。 [1]

1958年5月,在南师开展的“批判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拔白旗”运动中受到批判,年底黯然离开校长岗位。 [1]

1978年10月,在全国心理学会上发言,提出“要加强儿童心理的研究,为振兴教育,适应新时期总任务需要服务。” [1]

1979年3月,在全国教育科学规划会议上,当选为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 [1] 11月,在全国幼儿教育研究会成立大会上被推选为名誉理事长。 [1]

1981年,为“六一”国际儿童节题词:“一切为儿童,一切为教育,一切为四化” [1]

1982年3月,南京师范学院党委正式为陈鹤琴平反。 [1]

1982年年底,陈鹤琴病重。友人潘菽、高觉敷等来探视时,用颤抖的手写下:“我爱儿童,儿童也爱我”。 [1]

1982年12月30日,与世长辞,享年91岁。 [1]

《智力测验法》(与廖世承合编)

《语体文应用字汇》

《玩具与教育》

《家庭教育怎样教小孩》

《儿童心理之研究》(1925年,中国第一本儿童心理学研究的专著) [1]

《家庭教育》(1925年) [1]

目的论

陈鹤琴指出,“活教育”的目的是“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他从“做人”开始,把教育目的划分为依次递进的三个层次。“做人”是“活教育”最为一般意义的目的。如何建立起完美的人际关系,借以参与生活,控制自然,改进社会,追求个人及人类的幸福便是一个做人的问题。所以活教育提倡学习如何做人,如何求社会进步、人类发展。第二层次“做中国人”就是要培养每一个国民,使其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爱国主义品质,这体现了教育目的民族性。陈鹤琴最后把教育目的归结到“做现代中国人”上。他认为这样的人应具备以下五个方面的条件:要有健全的身体,要有建设的能力,要有创造的能力,要能够合作,要有服务精神。 [4]

课程论

陈鹤琴认为,传统教育的课程内容是固定的,教材是呆板的,先生只是一节一节课地上,学生只是一节课一节课地学。这样的读书只能造就“书呆子”。鉴于传统教育的严重弊端,唯有提倡“活教育”,到大自然、大社会中去寻找“活教材”。 陈鹤琴所谓的“活教材”是指取自大自然、大社会的直接的书,即让儿童在与自然和社会的直接接触中,在亲身观察中获取经验和知识。“活教育”的课程论并不摒弃书本,只是强调历 来为教育所忽视的活生生的自然和社会,而书本知识则应是现实世界的写照,应能在自然和社会中得到印证,并能够反映儿童的身心特点和生活特点。 他把活教育的内容具体化为“五指活动”。即健康活动、社会活动、科学活动、艺术活动和文学活动,其目的是培养儿童理想的生活。 [4]

方法论

陈鹤琴指出,活教育方法论的基本原则,是“做中学,做中教,做中求进步” 。他认为“做”是学生学习的基 础,因此也是“活教育”方法论的出发点。陈鹤琴在强调做的同时,还强调思维的作用。他把活教育的教学过程分为以下四个步骤:一是实验与观察;二是阅读与参考;三是发表与创作;四是批评与研讨。这四个步骤是教学过程的一般程序,不是机械的、割裂的,它们同样体现了以“做”为基础的学生主动学习。 [4]

树立正确的家教观

陈鹤琴先生认为,儿童早期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关系着人一生的发展,具有积极的奠基作用。 [5] 他认为,家长应充分挖掘家庭教育的深层意义,在家教目标上尽快摆脱个人家庭的束缚,树立为国教子的大教育观,将能否为社会作贡献作为衡量孩子成材的标准,由“为个人型”向“为国家型”转变。 [5] 家庭教育的内容不是单一的。家庭教育同幼儿园一样,也担负着儿童体、德、智、美、劳诸方面的教育任务,教育内容也相当丰富。 [5]

重视父母的作用

陈鹤琴十分重视家庭教育中父母的重要作用。他对父母提出了以下要求: [5] 1、父母要尊重儿童的人格;2、父母步调要一致;3、父母要给儿童以真正的爱。 [5]

家庭教育的科学实施

陈鹤琴认为,应该创设良好的家庭教养环境,包括物质的环境与人的环境,而人的环境尤为重要。家长应为孩子选择和创设良好的教育环境用以支持他们的模仿,诸如良好的精神环境、游戏环境、艺术环境和阅读环境等。父母应随时注意自己的眼神、表情、语言交流、行为举止、性格表现、作风习惯和对儿童的态度等等,这些都在无形之中给儿童以很大的积极或消极影响。陈鹤琴指出,应遵循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父母对子女教育第一步应从了解幼儿的心理入手,遵循科学的宏观指导。他还进一步指出,应加强家庭与幼儿园之间的联系,幼儿家庭教育和幼儿园教育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和意义都非常重大,但二者不能脱节,必须共同合作才能取得最大的教育效果。 [5]

课程实施

陈鹤琴在对学前儿童心理和教育长期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适合学前儿童发展的课程组织法,即“整个教学法”。陈鹤琴认为,“整个教学法,就是把儿童所应该学习的东西整个地、有系统地去教儿童学。”因为学前儿童的生活和发展都是整体的,外界环境的作用也是以整体的方式对儿童产生影响的,所以为儿童设计的课程也必须是整个的、互相联系的,而不能是相互割裂的。具体化后即为游戏法,同时要照顾儿童不同的发展水平,而采用小团体式教学。 [6]

课程编制

陈鹤琴提出了适合我国国情的幼稚园课程编制应遵循的十大原则:1、课程的民族性;2、课程的科学性;3、课程的大众性;4、课程的儿童性;5、课程的连续发展性;6、课程的现实性;7、课程的适合性;8、课程的教育性;9、课程的陶冶性;10、课程的言语性。陈鹤琴修订了并形成了新的课程结构:节日、五爱教育、气候、动物、植物、工业、农业、儿童玩具、儿童卫生。陈鹤琴还提出了三个具体的课程编制方法:圆周法、直进法和混合法。 [6]

教学原则

陈鹤琴提出了十七条教学原则,即:1、凡儿童自己能够做的,应当让他自己做;2、凡儿童自己能够想的,应当让他自己想;3、你要儿童怎样做,你应当教儿童怎样学;4、鼓励儿童去发现他自己的世界;5、积极的鼓励胜于消极的制裁;6、大自然、大社会是我们的活教材;7、比较教学法;8、用比赛的方法来增进学习的效率;9、积极的暗示胜于消极的命令;10、替代教学法;11、注意环境,利用环境;12、分组学习,共同研究;13、教学游戏化;14、教学故事化;15、教师教教师;16、儿童教儿童;17、精密观察。这突出了以儿童为学习主体的思想及一个“活”字,一个“做”字,使儿童处于主动学习的地位。 [6]

妻子:俞雅琴

长子:陈一鸣

次子:陈一飞

三子:陈一心

长女:陈秀霞

次女:陈秀云

三女:陈秀瑛

四女:陈秀兰

1920年12月26日凌晨,29岁的年轻教授陈鹤琴初为人父,望着自己的“杰作”,初为人父的陈鹤琴来不及兴奋,他拿着照相机,镜头对着襁褓中已经熟睡的婴儿连连拍照,然后用钢笔在本子上记录下婴儿从出生时一刻起的每一个反应……陈鹤琴对自己儿子成长发育过程作了长达808天的连续观察,并用文字和拍照详细记录下来。他天天亲自给儿子洗澡。他的实验室就是他的家;他的妻子和母亲是他的两位最得力助手;他的儿子则是他的工作“对象”、“成果”与实验中心。他将观察、实验结果分类记载,文字和照片积累了十余本。他将自己的观察、记录与研究心得编成讲义,在课堂上开设儿童心理学课程。有时,他还会将儿子抱来课堂作示范。 [1]

1923年秋,陈鹤琴在自家寓所里创办了中国首个幼教试验基地南京鼓楼幼稚园。自此,他家的客厅成了12个流浪儿的课堂。他架起小黑板,摆上小板凳,让女儿当小先生,教流浪儿识字、唱歌;他和孩子们一起做识字游戏;他在音乐声中拿起“新年老人”的拐杖,走到台前,表演自己最拿手的“小兵丁”,一边唱着,一边以手杖作枪,举枪、瞄准、射击……当时,儿童教育在中国还是一片荒漠,在学制上尚无地位,少数几个幼教机构,都由教会主办。于是,这位师从杜威的教育学硕士归国后,在南京创办了5个实验学校和幼稚园,又最先在高校开设儿童心理学。有人背后议论:“堂堂大学教授,搞娃娃教育有什么出息?”陈鹤琴却说:“我就是要从小孩教起。” [7]

1941年的中秋节晚上,陈鹤琴组织学生开了一场月光晚会。师生们围在大礼堂前面的平地上,边上是松林。在深蓝色的无云天幕下,大家弹琴、唱歌、讲故事。后来,学生们高呼“校长来一个!”年过半百的陈鹤琴拿起棍子,唱道:“我是一个小兵丁……”17年后,像这样的“活教育”实践,成为了批判老校长的罪状。1958年一次反右的批判大会上,有领导指着他骂道:“跳跳舞,钓钓鱼,发发牢骚,你那学问狗屎不如,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又是什么?”此时,有人看见,坐在台下第一排中央的这位中国“幼教之父”,“垂着眼皮,噘着嘴巴,一副受委屈的孩童神情。” [7]

“中国现代儿童教育之父”。 [1]

二十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教育家。 [1]

陈鹤琴先生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儿童教育家,与陶行知、晏阳初、黄炎培并称中国教育界有四位圣人,他被誉为“儿童教育的圣人”。(新华网) [8]

“他确实是一个很真诚的人,一个很淳朴的人,一个热情洋溢的人。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真正热爱儿童,儿童也才能喜欢他。”潘菽 [9]

“我的父亲是一位好脾气的老师。”“他不仅对自己的孩子脾气好,对每个孩子都是如此。因此,在南京开办鼓楼幼稚园期间,孩子们都管他叫‘校长妈妈’。”(陈一心) [9]

陈鹤琴是我国第一位引进西方教育的先驱者。 [10]

陈鹤琴创立了中国化的幼儿教育和幼儿师范教育的完整体系。他从事的幼教事业是全面的、整体的,从托儿所、婴儿院开始手,到幼儿园和小学;在师资培养方面创办了中等幼师和高等幼师专校。陈教授为了配合幼儿教育与儿童教育的需要,创办了儿童玩具、教具厂,根据儿童心理的发展程序,制作了多种型式的玩具与教具。陈教授为了丰富儿童的知识,编辑出版了不少儿童课外读物,如:《中国历史故事丛书》、《小学自然故事丛书》等。他所编辑的儿童读物。根据儿童的心理特点,语言活泼,图文并茂。他还为幼教、小教界主编了多种辅导性刊物,如:《幼稚教育》、《儿童教育》、《小学教师》、《活教育》与《新儿童教育》等。陈教授为了推广与普及关于幼儿教育和儿童教育,创办与领导了中国幼稚教育社、中华儿童教育社,通过学术团体的活动,对幼儿园教师、小学教师和教育研究者进行了辅导。

陈鹤琴出版的《语体文应用字汇》,为第一本汉字查频资料,开创了中国汉字字量的科学研究。对编写小学课本和普及教育起了推动作用,也为陶行知、朱经农编写《平民千字课》课本提供了用字依据。

研究会

多个省市如上海、江苏、安徽等都设有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主要致力于学习、研究和实践陈鹤琴教育思想,定期进行学术交流活动。 [3] [11]

故居

陈鹤琴故居位于南京市北京西路4号“鼓楼幼儿园”中,为一栋灰色的二层小楼,小楼墙上的石牌标着“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和“南京市近现代重点建筑”,小楼的前面有一座白色的塑像。 [3]

学校

为传承、弘扬著名教育家陈鹤琴的现代教育思想,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小学更名为陈鹤琴小学。 [10]

研究著作

已出版研究陈鹤琴的著作有《怀念老教育家陈鹤琴》、《为中华儿童尽瘁的教育家陈鹤琴》、《陈鹤琴生平年表》、《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文集》、《陈鹤琴与中国现代教育》、《童心拓荒现代儿童教育家陈鹤琴》、《爱国老教育家陈鹤琴陈鹤琴教育思想与实践》等多部。

纪录片

上海纪实频道《大师》有专门介绍陈鹤琴事迹的纪录片。 [12]


相关文章推荐:
上虞县 | 国立清华大学 | 哥伦比亚大学 |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 | 儿童心理学 | 中央大学 | 活教育 | 科学实验 | 儿童教育 | 家庭教育 | 中国 | 汉族 | 哥伦比亚大学 | 陈鹤琴全集 | 蕙兰中学 | 圣约翰大学 | 清华学堂 |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 霍普金斯大学 | 哥伦比亚大学 | 孟禄 |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 | 陶行知 | 鼓楼 | 张宗麟 | 中国 | | 福禄培尔 | 儿童心理之研究 | 家庭教育 | 张宗麟 | 陶行知 | 马尼拉 | 捷克 | 中央大学 | 武训传 | 南京师范学院 | 中国教育学会 | 潘菽 | 高觉敷 | 廖世承 | 玩具与教育 | 儿童心理之研究 | 陈一鸣 | 陈一心 | 陈秀霞 | 陈秀云 | 陈秀兰 | 陶行知 | 晏阳初 | 黄炎培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