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陈皇后(西汉孝武陈皇后)

陈氏,大汉孝武陈皇后,是中国汉朝孝武帝刘彻的原配妻子,血缘上也是武帝的嫡亲姑表姐。陈氏名阿娇,世人多称之为‘陈阿娇’。陈氏是西汉帝室贵胄:汉文帝是她外公,汉孝文皇后窦氏是她外婆,汉景帝是她舅舅,汉武帝是她表弟兼丈夫。陈阿娇的父亲是世袭堂邑侯陈午,乃汉朝开国功勋贵族之家;母亲是汉景帝刘启的唯一的同母姐姐馆陶长公主刘嫖,是当时朝廷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阿娇自幼就深得其外祖母汉景帝之母窦太后的宠爱。

陈皇后阿娇,堂邑侯陈午之女,母为汉景帝之姊馆陶长公主刘嫖。陈皇后年幼时,景帝在位,已立栗姬子刘荣为皇太子。馆陶长公主本想把阿娇嫁予皇太子为妃,以保日后荣华富贵,岂料栗姬却因长公主曾送美人予景帝而怀恨在心,又以为儿子刘荣当了皇太子,自己势必被立为皇后,便不把长公主放在眼内,一口拒绝了长公主的要求。

当时景帝宫中有一王姬,生子名刘彻,被封为胶东王。长公主见栗姬那儿求婚不成,便转而打刘彻的主意。一次长公主把小刘彻放在膝上,问道:

「彻儿,给你娶个媳妇儿好吗?」小刘彻点点头。长公主又把阿娇唤来,然后问刘彻:「把阿娇给你作媳妇儿好吗?」「好。」刘彻笑著回答说,「如果得到阿娇作媳妇,我一定会建一间金屋让她居住。」这句话逗得长公主十分高兴,王姬看在眼里,也同意了这门婚事。自此长公主不断在景帝面前称赞王姬的贤淑与刘彻的聪慧,却有意无意地诋毁栗姬和太子刘荣。

景帝六年,景帝废掉了薄皇后,又因长公主的谗言废掉了栗姬所生刘荣的皇太子之位,改封临江王。同年,立王姬为后,以王姬子刘彻为皇太子。后来太子娶陈阿娇为妃,婚后恩爱非常。

景帝于四十八岁病逝,太子刘彻即位,是为汉武帝。阿娇此时亦被立为皇后,实在是娇贵无比。可惜的是,阿娇自嫁予武帝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怀孕。馆陶长公主十分著急,千方百计寻名医要让阿娇怀上武帝的孩子,却是无济於事,致使武帝逐渐疏远陈皇后。此时,武帝的新宠卫子夫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刘据。这位卫子夫原是平阳公主家的歌女,入宫后连生三个女儿。这次生子,令卫子夫在宫中的地位获得空前的巩固。武帝到卫子夫处留宿的时间多了,让陈皇后独守空房的时候也相对地增加。陈皇后又怨又气,怪责那卫子夫夺去了君王的爱宠,却又对武帝移情别恋束手无策。思前想后,陈皇后竟想到求助巫蛊。她找来了巫女楚服,又根据楚服提供的方法做了几个小布人,代表卫子夫和其他几个得宠的嫔妃,然后日夜以针刺小布人以诅咒她们。只是这事却瞒不过其他宫人,有陈皇后宫中的侍女向武帝密报皇后行巫蛊一事,武帝得悉后大怒,立刻处死了巫女楚服,牵连三百馀人。而对罪魁陈皇后,武帝一点也不念旧情,把皇后废黜,出居长门宫。

景帝的薄皇后无出。由于没有嫡子,景帝最初遵照‘立长’的传统立自己的庶长子刘荣为太子。 刘嫖希望自己的女儿陈阿娇能成为汉朝皇后,就想把女儿许给太子刘荣 。不料遭刘荣生母栗姬无礼拒绝。馆陶长公主震怒,遂起废太子之心。

是时,胶东王刘彻的生母王只是景帝后宫里一个地位普通的‘美人’。然而王美人聪敏世故,一发现有机可乘立刻屈意迎合、百般讨好馆陶长公主,为自己的儿子谋夺太子之位。

一日,馆陶长公主抱着刘彻问:“彻儿长大了要讨媳妇吗?”胶东王刘彻说:“要啊。”长公主于是指着左右宫女侍女百多人问刘彻想要哪个,刘彻都说不要。最后长公主指着自己的女儿陈阿娇问:“那阿娇好不好呢?”刘彻于是就笑着回答说:“好啊!如果能娶阿娇做妻子,我会造一个金屋子给她住。”这就是成语金屋藏娇的由来。

此典故载于 汉班固《汉武故事》:“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兰殿。年四岁,立为胶东王。数岁,长公主嫖抱置膝上,问曰:‘儿欲得妇不?’胶东王曰:‘欲得妇。’长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问曰:‘阿娇好不?’于是乃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

长公主刘嫖见阿娇和刘彻年纪相当,从小相处和睦、感情融洽,就同意给陈阿娇和刘彻这对姑表姐弟亲上加亲订立婚约。两人成年后更是举行大婚,结发成夫妻。‘金屋藏娇’是一个传诵千年的婚姻传奇,是一个男子对自己的 原配正妻 许下的结发誓言和婚姻承诺。

‘金屋藏娇’婚约是当时汉朝政治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女儿的定婚,刘嫖转而全面支持刘彻,朝廷局势为之大变。经长公主一番经营,景帝废太子刘荣为临江王,贬栗姬入冷宫忧死。不久,皇帝正式册封王为皇后,立刘彻为太子。

这里要指出:中国的继承传统一直是‘立嫡立长’。就是说:正妻有儿子的,立正妻的儿子;正妻没有儿子的,在所有庶出的儿子中立最年长的那个。刘彻是嫔妃生的十皇子,既不是‘嫡’、又不是‘长’;他是凭借着妻子娘家的势力才得以青云直上,从夺取太子之位直到登基称帝。  汉景帝去世后,刘彻即皇帝位,立原配嫡妻陈氏为皇后。

初期,刘彻在政见上与祖母窦太皇太后发生分歧,建元新政更是触犯了当权派的既得利益,引起强烈反弹。有赖于皇后陈阿娇作为唯一的外孙女极受窦太皇太后宠爱,加上陈家以及长公主的全力支持,汉武帝有惊无险保住了帝位。此时,‘金屋藏娇’就象当年人们希望的那样是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羡慕不已的婚姻传奇年轻的皇帝夫妻琴瑟和谐、患难与共。

祖母窦太皇太后去世后,汉武帝亲政,终于得以大权独揽。可叹的是:‘苦尽’后未有‘甘来’,能‘同患难’的夫妻却不能‘共富贵’。

陈皇后出身显贵,自幼荣宠至极,难免娇骄率真;且有恩于武帝,不肯逢迎屈就;与汉武帝渐渐产生裂痕。兼岁月流逝,却无生育;武帝喜新厌旧,爱弛。

汉武帝喜好女色,多内宠,后宫无数。后宫中,汉武帝同母姐平阳公主进献的歌姬卫子夫最先为武帝生育三女一子。  此时,汉宫里发生一件真相莫测的‘巫蛊’案,矛头直指被汉武帝冷落已久的陈皇后。汉武帝命酷吏张汤查案。

巫蛊,‘巫鬼之术’或‘巫诅(咒)之术’,具体包括诅咒、射偶人(偶人厌胜)和毒蛊等,是源于远古的信仰民俗,用以加害仇敌。当时人认为:让巫师、祭司等人把桐木偶人埋于地下,再诅咒所怨者,被诅咒者就会有灾难。由于古人迷信,对巫蛊的威力深信不疑。后代又有许许多多的冤屈后宫嫔妃以巫蛊罪名被杀害。

巫蛊’自古是宫廷大忌;又因为操作简便,说不清道不明,被怀疑者根本无法自辩,一直是栽赃陷害对手的绝好伎俩。综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无数后妃、重臣、皇子和公主冤死在这两个字上。

元光五年,二十七岁的刘彻以‘巫蛊’罪名颁下诏书:“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从此,武帝把陈后幽禁于长门宫内;衣食用度上依旧是皇后级别待遇不变。

至此,金屋崩塌,‘恩’‘情’皆负。

陈皇后数年后病逝,最后以翁主之礼与其母馆陶大长公主刘嫖一起葬于窦太后陵墓侧,即陪葬于汉文帝的霸陵。天可怜见,陈阿娇最后是和真正疼爱自己的母亲、外婆和外公埋葬在一起,而不是屈辱地和其他嫔妃一起埋在‘妃园’。

‘金屋藏娇’的故事彻底落幕。留给人们的是长长的叹息,留给历史的是无尽的遗憾和悠远的回响。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的诗句随着‘金屋藏娇’的故事流传至今,寄托后世无数俊杰对这位美丽高贵皇后的充分理解和无限同情。

陈皇后之失位,明面的罪名是‘巫蛊’。但陈后‘巫蛊’一说,后世多认为推敲起来破绽百出,总体上匪夷所思。  有一种说法认为:武帝废后的真正原因是‘防患外戚’。在汉朝的整个政治架构中,外戚一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外戚中人,居内宫近宠之利,或辗转于朝堂,或周旋于军旅;集聚庞大的财富、人脉和权势。君主强势时,外戚是皇帝的左膀右臂;但只要稍有不慎,外戚势力就会侵蚀皇权,成江山易主之险。

仅西汉,初期就有诸吕乱政之祸,末期干脆直接覆灭在外戚王莽的手里。所以,任何一个头脑还算清楚的皇帝,都会对外戚有所防备。

另,即使就个人而言,‘外戚’也始终是萦绕于刘彻心中无法消退的阴霾。

只要仔细了解一下刘彻,就会发现这位皇帝终身都在和外戚势力做斡旋和缠斗。刘彻得帝位是因为外戚(姑母馆陶长公主和堂邑侯陈府),险失帝位也是因为外戚(祖母窦太皇太后和窦家);最终保住皇位还是因为外戚势力的手下留情。

对于一个志向高远,心性激烈的年轻帝王来说,这样的经历绝对是刻骨铭心的耻辱。

武帝一生,对外戚的利用和绞杀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制衡、打压、嫁祸、分化、剪除等等手段更是轮番使用,百无禁忌。

执政前期,武帝雌伏于外戚权势(祖母窦太皇太后和窦氏集团);

中 期,离间和对抗外戚干政(主要是其母王太后和舅舅田,窦氏家族);

后 期,打压、分化和平衡外戚军权(卫子夫卫青家族集团,霍去病集团,李夫人李广利家族);

至 晚期,为了避免外戚母后对下一任皇帝的干扰,竟开‘立子杀母’

之先例直接冤杀昭帝的生母钩弋夫人。

这个从后宫朝廷争斗中一路胜出的汉家帝王深刻了解外戚势力的难缠和厉害。所以,当刘彻掌握实权后,陈家的财势立刻从陈皇后的优点变成了她不可宽待的错误。

为了皇权能独霸天下,为了避免陈家成为继窦家之后又一个权倾朝野的势力,汉武帝剥夺陈皇后的后位以打击陈氏是完全符合逻辑的。

阿娇遭逢此祸,由昔日娇贵的皇后贬作废居长门的宫人,感到异常落寞。但她并不甘于终老冷宫,她想起武帝曾对司马相如的赋赞不绝口,于是以百金请司马相如写下一赋,以图打动武帝回心转意。

这便是著名的《长门赋》,其文如下: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跌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亲。伊予志之漫愚兮,怀真悫之心。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虚言而望诚兮,期城南之离宫。修薄具而自设兮,君曾不肯乎幸临。

廓独潜而专精兮,天飘飘而疾风。登兰台而遥望兮,神而外淫。浮云郁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飘风回而赴闰兮,举帷幄之。桂树交而相纷兮,芳酷烈之。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啸而长吟。翡翠胁翼而来萃兮,鸾凤翔而北南。心凭噫而不舒兮,邪气壮而攻中。下兰台而周览兮,步从容于深宫。正殿块以造天兮,郁并起而穹崇。间徙倚于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挤玉户以撼金铺兮,声噌而似钟音。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罗丰茸之游树兮,离楼梧而相撑。施瑰木之栌兮,委参差以糠梁。时彷佛以物类兮,象积石之将将。五色炫以相曜兮,烂而成光。致错石之瓴甓兮,象毒瑁之文章。张罗绮之幔帷兮,垂楚组之连纲。

抚柱媚以从容兮,览曲台之央央。白鹤以哀号兮,孤雌于枯杨。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托于空堂。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案流徵以却转兮,声幼妙而复扬。贯历览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

左右悲而垂泪兮,涕流离而从横。舒息悒而增欷兮,履起而彷徨。揄长袂以自翳兮,数昔日之愆殃。无面目之可显兮,遂颓思而就床。抟芬若以为枕兮,席荃兰而香。忽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觉而无见兮,魂若有亡。众鸡鸣而愁予兮,起视月之精光。观众星之行列兮,毕昴出于东方。望中庭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复明。妾人窃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

陈阿娇令宫女背熟,希望汉武帝听后能回心转意,可惜的是,武帝在看过司马相如的《长门赋》后,虽称赞此赋为上乘之作,却从没想到把阿娇复位。于是顾影自怜的陈皇后只能在凄清的冷宫中了此残生。 几年后,陈阿娇在悲愤中离开人世,埋在她祖父汉文帝的霸陵附近。

陈后被废后,并非皇后级别待遇不变,按《资治通鉴》卷十八载:皇后所为不轨于大义,不得不废。主当信道以自慰,勿受妄言以生嫌惧。后虽废,供奉如法,长门无异上宫也, 是指陈后将按照废后礼法供奉,并非皇后待遇。

陈后深得窦太后宠爱一说,在《史记》《汉书》《资治通鉴》《汉武故事》《西京杂记》等里均无记载,窦太后最宠爱乃是少子梁王刘武。

陈后与刘彻的婚姻并不般配。刘彻的五哥江都王刘非年长刘彻十二岁,皇长子刘荣年长刘彻至少十五岁,陈后原本是配给刘荣的,因此其年岁与刘彻相差较大,因此这场政治联姻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其悲剧性。

建元元年的新政,刘彻并没有到险些失去地位那么危险的地步,从中斡旋的乃是刘彻之母王太后,在刘彻新政遭挫期间,历史上没有陈后给丈夫任何帮助的记载。

陈后在《史记》《汉书》里并以上所说一样“率性”,而是“骄横”“妒忌”,并且是中国有史所载的第一位女同性恋皇后。

陈后元光五年被废黜,当时卫子夫还没有生下皇长子,是在陈后被被废两年后,卫子夫才产下刘彻的皇长子。 以上所述,出《史记》《汉书》《资治通鉴》为证,

长门怨 李白

天回北斗挂西楼,金屋无人萤火流。   

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

桂殿长愁不记春,黄金四屋起秋尘。      

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

妾薄命 李白 

汉帝重阿娇 贮之黄金屋   

咳唾落九天 随风生珠玉陈阿娇  

宠极爱还歇 妒深情却疏   

长门一步地 不肯暂回车   

雨落不上天 水覆难再收   

君情与妾意 各自东西流   

昔日芙蓉花 今成断根草   

以色事他人 能得几时好


相关文章推荐:
阿娇 | 陈午 | 刘启 | 汉景帝 | 窦太后 | 皇太子 | 王姬 | 刘荣 | 栗姬 | | 美人 | 屈意 | 金屋藏娇 | 班固 | 汉武故事 | 张汤 | 巫蛊 | 长门宫 | 霸陵 | 外戚 | 王莽 | 王太后 | 李广利 | 钩弋夫人 | 宫人 | 司马相如 | 兰台 | 孔雀 | 翡翠 | 鸾凤 | 钟音 | 木兰 | 文章 | 曲台 | 毕昴 | 季秋 | 宫女 | 汉武帝 | 汉文帝 | 霸陵 | 资治通鉴 | 西京杂记 | 刘武 | 江都 | 北斗 | 西楼 | 李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