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陈白尘(作家)

陈白尘(1908~1994),中国剧作家、戏剧活动家、小说家。原名陈增鸿,又名征鸿、陈斐,笔名墨沙、江浩等,江苏淮阴人。青年时代在上海求学。

1930年参加左翼戏剧家联盟,从事戏剧活动,曾参加南国、摩登等剧社。后回家乡从事革命活动,1932年7月任共青团淮盐特委秘书,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在狱中创作了一些短篇小说和独幕剧。1935年出狱后在上海从事文学创作。

抗战开始后,在各地坚持进步的戏剧活动,创作了大量剧本,代表作有《乱世男女》、《结婚进行曲》、《岁寒图》,《升官图》等。解放后参加创作了电影剧本《宋景诗》和《鲁迅传》等。

文革后重操文笔,1978年任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主持建立了戏剧影视研究所,这是国内第一个戏剧学专业博士点,培养了许多戏剧人士 [1]

1983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陈白尘对于讽刺喜剧有着独到的贡献,被誉为“中国的果戈理”。

陈白尘( 1908年03月02日1994年05月28日)原名陈征鸿、陈增鸿,又名陈斐,曾用笔名墨沙、江浩等。1908年3月2日出生于江苏省清河县城(今江苏省淮安市)一商人家庭。中学时代就接受“五四”新文学影响,写新诗和白话小说。青年时代在上海求学。1930年参加左翼戏剧家联盟,从事戏剧活动,曾参加南国、摩登等剧社。后回家乡从事革命活动,1932年7月任共青团淮盐特委秘书,后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在狱中创作了一些短篇小说和独幕剧。1935年出狱后在上海从事文学创作。抗战开始后,在各地坚持进步的戏剧活动,创作了大量剧本,代表作有《乱世男女》、《结婚进行曲》、《岁寒图》,《升官图》等。 解放后参加创作了电影剧本《宋景诗》和《鲁迅传》等。1977年创作了历史剧《大风歌》。曾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1978年后受聘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主持建立了戏剧影视研究所,这是国内第一个戏剧学专业博士点,培养了许多戏剧人士。

陈白尘1925年第一次发表作品,1926年初中毕业,考入上海文科专科学校,同年加入国民党,从事进步的学生运动,和共产党人有了初步的接触。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退出国民党。此后,先在田汉主持的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科学习,后追随田汉创办南国艺术学院,成为南国社的重要成员。19291932年,流浪各地,求职卖文,曾赴日旋归,并与友人一起组织过民众剧社、摩登社、南风社等戏剧团体,开展进步戏剧运动。

1932年参加反帝大同盟,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任淮阴特委秘书长,积极从事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同年9月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入狱,在狱中秘密写作小说和剧本。两年半的囚徒生活,成了他创作上的丰收季节。1935年出狱后,在上海做“亭子间作家”。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转入大后方,在重庆、成都等地从事抗战戏剧运动和革命文化工作。曾参加上海影人剧团、上海业余剧人协会、中华剧艺社的组织领导工作,并为这些剧团写了大量剧本,对掀起大后方抗战戏剧的高潮做出了贡献;特别是“皖南事变”后按照中国共产党组织指示建立起中华剧艺社,在困难的局面下演出了大量优秀剧目,如郭沫若的《屈原》、阳翰笙的《天国春秋》、夏衍的《法西斯细菌》等,使剧社成为大后方坚持进步戏剧的中坚力量。在此期间陈白尘还曾在国立戏剧专科学校、四川省立音乐戏剧学校、中央大学任教或兼课,并担任过《华西日报》、《华西晚报》、《新民报》等报副刊主编。

1946年回上海,在电影和戏剧战线上继续投入反对内战,争取民主运动。1948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参加组织地下的上海戏剧电影工作者协会。上海解放后该会正式成立,被选为主席。1949年任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南方第二代表团副团长、上海市文联秘书长、上海电影制片厂艺术委员会主任。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调北京任文化部剧本创作室主任。1953年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秘书长,后历任作协书记处书记、对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人民文学》副主编等职。1966年调江苏省文联。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重操文笔。1978年任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系主任。1979年当选为全国文联委员及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当学为江苏省文联名誉主席。1983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陈白尘早期主要从事小说创作。1927 1929年,有短篇小说集《风雨之夜》和长、中篇小说《旋涡》、《一个狂浪的女子》、《罪恶的花》、《归来》、《岐路》等出版。30年代写作的小说,短篇多收在《曼陀罗集》、《茶叶棒子》、《小魏的江山》3部集子中,中篇则有《泥腿子》单行本问世。

陈白尘也是一位散文作家。《五十年集》中收了他30年代以来的部分散文作品。晚年散文创作更加成熟,有回忆录似的长篇散文《云梦断忆》(1982)、《寂寞的童年》(1984)问世。

陈白尘的文学成就突出表现在剧本创作上。从 30年代到80年代,共写作话剧及电影剧本50多部。喜剧和历史剧尤为所长。讽刺喜剧《恭喜发财》(1936)、《魔窟》(1938)、《乱世男女》(1939)、《后方小喜剧》(1940,包括《未婚夫妻》、《禁止小便》即《等因奉此》等独幕剧)、《结婚进行曲》(1942)、《升官图》(1945)以及根据鲁迅原著改编的《阿Q正传》(1980)和喜剧电影《幸福狂想曲》(1947)、《乌鸦与麻雀》(1948,集体创作,陈白尘执笔)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其中有的剧本如《升官图》和《阿Q正传》等在国外有译介和演出。

除喜剧和历史剧之外,陈白尘的代表作还有《岁寒图》(1944),这是一部带有悲剧性的正剧,表现了旧中国知识分子的浩然正气和苦斗精神。它与《升官图》的思想是相通的,只是以不同的美学手段,暴露了40年代国民党统治区的黑暗现实。

漩涡(长篇小说)1928,上海金屋书店

罪恶的花(长篇小说)1929,上海芳草书店

一个狂浪的女子(长篇小说)1929,芳草书店

归来(长篇小说)1929,泰东

歧路(中篇小说)芳草书店

风雨之夜(短篇小说集)1929,大东书局

石达开的末路(话剧)1936,上海文艺

泥腿子(中篇小说)1936,良友

曼陀罗集(短篇小说集)1936,文生金田村(话剧)1937,上海读书生活出版社

茶叶棒子(短篇小说集)1937,开明

一个孩子的梦(儿童剧)1937,读书生活出版社

小魏的江山(短篇小说集)1937,文生

民族万岁(话剧)与宋之的合著,1938,上杂

汉奸(话剧)1938,汉口华中图书公司

魔窟(话剧,又名〈新官上任〉)1938,生活

乱世男女(话剧)1939,上杂

汪精卫现形记(活报剧)1940,重庆中国戏曲编刊社

戏剧创作讲话(论文集)1940,上杂

大地回春(话剧)1941,桂林文化供应社

秋收(话剧,据艾芜小说《秋收》改编)1941,上杂;后改名《大地黄金》,1946,上杂

后方小喜剧(独幕剧集)1941,生活

结婚进行曲(话剧)1942,作家书屋;修订本,1960,戏剧

胜利号(话剧)与吴祖光、周彦、杨村杉合著,1943,成都胜利出版社

习剧随笔(散文集)1944,重庆当今出版社

岁寒图(话剧)1945,群益

升官图(话剧)1946,群益;1957,戏剧

大渡河(话剧,又名《翼王石达开》)1946,群益

悬崖之恋(话剧,又名《卖油郎》)1947,群益

清流万里(话剧,又名《文化春秋》)与田汉、于伶等合著,1947,新群

乌鸦与麻雀(电影文学剧本)与沈浮赵丹等合著,1948,艺术出版社

宋景诗(电影文学剧本)与贾霁合著,1954,艺术出版社

岁寒集(戏剧选集)1956,人文

黑旗宋景诗(历史故事)1957,上海少儿

宋景诗历史调查记(调查报告)1957,人民

哎呀呀!美国小月亮(独幕剧)与王命夫、刘沧娘、黄梯合著,1958,戏剧

美国奇谭(独幕剧集)与米谷等合著,1958,戏剧

森林的炊烟(散文集)1958,北京

纸老虎现形记(活报剧,又名《东风纸虎记》)1959,作家

鲁迅传(上集,电影文学剧本,又名《鲁迅》)与叶以群、唐等合著,1963,上海文艺

大风歌(话剧)1979,四川人民

大风歌(电影文学剧本)1979,电影

阿Q正传(话剧,据鲁迅同名小说改编)1981,戏剧

阿Q正传(电影文学剧本)1981,电影

陈白尘剧作选1981,四川人民

五十年集(散文集)1982,江苏人民

云梦断忆(回忆录)1983,香港三联

寂寞的童年(回忆录)1985,三联

陈白尘选集(1卷,小说)1986,四川文艺(未出齐)

少年行(回忆录)1988,三联

“文革”中陈白尘属于中央专案组的审查对象,所受精神上的折磨比普通“五七”战士多得多。那是1970年初夏,《红旗》杂志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将陈白尘30年代的名作《石达开的末路》冠以“反共历史剧”的帽子,硬说有影射红军之嫌。为了“跟风”,6月22日下午,在中国作协所属的四大队五连,召开了一场长达两小时的斗争会,批判“叛徒”、“反革命分子”陈白尘的这株“大毒草”。处于这种场合,陈白尘是不敢申辩也无法争辩是非的!他反而坦然起来,干脆随手拣了根柴棍,一个劲地去抠除鞋底上的泥巴,以示无声的抗议……,岂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又被视为认罪态度不好,再遭喝斥。无奈之下,他只有等到晚上,向远在南京的夫人金铃写信,倾诉心中愁苦。

好容易盼到1972年春,陈白尘终于得到“恩准”,第一次有了“探亲假”。而此时距离他1966年9月从南京被揪到北京挨斗,已有六个寒暑!先是被关进“牛棚”,后又下放干校,再没有和家人见过一面,陈白尘自然是归心似箭,恨不得千里金陵一日还。火车抵宁时,金铃率一子二女前来接站,小女儿晶晶还疑惑地问她:“那是我爸吗?”悲喜交加的陈白尘和夫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到了家中,彼此互诉离愁别绪,真个叫凄凄惨惨戚戚。

金玲原在《人民文学》当编辑,早在好几年前便被迫在京办了退休手续,变相流放到江苏,而北京的专案组两次赶去抄家,指着她的鼻子警告说:“你要和陈白尘划清界限!”由于拖儿带女度日艰难,有一次她狠心卖掉了丈夫珍藏多年的郑振铎所编《古本戏曲丛刊》,换了500元钱,以解燃眉之急。不久,她又被诬为“右派分子”,备受歧视。而大女儿陈虹插队农村四年后当上民办教师,虽以优异成绩考上师范却因父母的连累不予录取;独子和幼女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

陈白尘听罢,既为那套线装书惋惜,心中更为自己的妻儿流泪!好在他是个“乐天派”,转而大讲自己受审时如何“智斗”专案组,以及在向阳湖牧鸭是如何的“快活”,逗得亲人们强打欢颜。过了几日,一家人倾巢出动,畅游了玄武湖,观赏了杜鹃花展,还去中山陵一带野餐,聊祝自己64岁生日。

团聚给陈白尘带来无限的温暖,而“探亲”期间不愉快的事也在所难免。有位近邻一阔脸就变,对陈白尘说话老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派头,还有位“造反派”邻居受命暗中监视他;最让他气愤的是,江苏省“五七”干校指令他去“汇报思想”,白白花了一天时间,十天假期无形中被打了九折。一天早上,陈白尘本想和刚满16岁的晶晶谈一次话,可才说了一句:“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小小年纪就背上了‘黑锅’”,已是老泪纵横,父女抱头痛哭。3月16日,当全家人送陈白尘上火车返程时,他听到的是夫人再三叮咛“珍重”,看到的是四双眼睛饱含泪花。心中悲怆,只好将目光转移,不再对视,匆匆别去。

这次经历,给陈白尘留下的印象是难以磨灭的。1982年秋,他应邀去美国参加国际笔会中心活动,写出了怀旧之作《云梦断忆》,《忆探亲》便是其中七篇之一。金玲为他抄写稿子时,曾直言此篇不如《忆群鸭》写得精彩,陈白尘的回答有二,一是“只有鸭子从没骂过我”,一是“我不愿把亲情写得太浓”。然而,毕竟亲情无价,陈白尘84岁生日时,他为夫人写下了“柔情似水,意志如铁,共患共难,同枕同穴”16字的赠言。1994年5月28日,这位戏剧大师病逝,享年86岁。从此金玲每日在家中他的遗像前焚香三炷,与他私语多时,坚持十年不曾间断,直到2008年金玲去世。陈白尘的长女陈虹现任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十年前四处张罗,终于推出父亲的《牛棚日记》,轰动一时;近年又编著出版了父亲的纪传《自有岁寒心》和《舞台与讲台》等。


相关文章推荐:
陈斐 | 江浩 | 淮阴 | 左翼 | 南国 | 摩登 | 独幕剧 | 结婚进行曲 | 岁寒图 | 升官图 | 宋景诗 | 鲁迅 | 戏剧学 | 果戈理 | 中国 | 汉族 | 大风歌 | 陈征鸿 | 陈斐 | 江浩 | 清河 | 淮安市 | 新文学 | 左翼 | 南国 | 独幕剧 | 结婚进行曲 | 岁寒图 | 升官图 | 宋景诗 | 鲁迅传 | 大风歌 | 南京大学 | 田汉 | 南国 | 南国社 | 反帝大同盟 |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 淮阴 | 亭子间 | 上海业余剧人协会 | 中华剧艺社 | 皖南事变 | 郭沫若 | 阳翰笙 | 天国春秋 | 夏衍 | 法西斯细菌 | 国立戏剧专科学校 | 新民报 | 上海电影制片厂 | 文化部 | 中国作家协会 | 人民文学 | 江苏省文联 | 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 文联 | 中国戏剧家协会 | 曼陀罗集 | 茶叶棒子 | 五十年集 | 结婚进行曲 | 升官图 | 鲁迅 | 阿Q正传 | 幸福狂想曲 | 乌鸦与麻雀 | 升官图 | 岁寒图 | 旧中国 | 升官图 | 国民党统治区 | 大东书局 | 石达开 | 曼陀罗集 | 文生 | 金田村 | 宋之的 | 魔窟 | 活报剧 | 艾芜 | 结婚进行曲 | 吴祖光 | 周彦 | 习剧随笔 | 岁寒图 | 升官图 | 大渡河 | 卖油郎 | 田汉 | 于伶 | 沈浮 | 赵丹 | 宋景诗 | 贾霁 | 黑旗 | 独幕剧 | 王命夫 | 纸老虎 | 活报剧 | 鲁迅传 | 叶以群 | | 大风歌 | 阿Q正传 | 鲁迅 | 电影文学 | 五七 | 牛棚 | 金陵 | 离愁别绪 | 人民文学 | 郑振铎 | 古本戏曲丛刊 | 陈虹 | 向阳湖 | 玄武湖 | 杜鹃 | 中山陵 | 造反派 | 五七 | 金玲 | 陈虹 | 南京师范大学 | 牛棚日记 | 自有岁寒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