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成人杂志

成人杂志指适于成人阅读,内容与成人生活有关的刊物,其中有些成人杂志含有不宜与未成年人阅读的,含有色情、暴力等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不良信息。此类杂志较多卖弄挑起性欲的体照片与艳情小说等,言下之意即不适宜成年以下年龄之青少年及孩童观看,贩售地点不太公开之馀,通常该类杂志封面也附有警告字句;在西方国家(如美国)或色情事业较发达之国家(如日本),有较多种类的成人杂志出版。在报纸风月版、色情录影带或三级光碟未出现之时,成人杂志也是主流传播之调情媒界之一。

国际较畅销的成人杂志为美国的《花花公子》与《阁楼》等,而香港较为人熟知的则为《龙虎豹》。

《阁楼》杂志是英国的一家成人杂志,他第一次将男人和男孩子分开。《阁楼》起步只有几千美元,创刊人古斯尼尔非常有能力和过人胆识。他先在英国向《花花公子》发起了挑战。《阁楼》刚到美国时,并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然而在美国不到半年时间内,已经对《花花公子》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和挑战,并在以后的时间里,成为《花花公子》的主要竞争对手,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杂志。

《阁楼》在美国出现后,首先要解决的是一个发行量的问题,第二是广告客户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解决--刊登了瞄准兔子的广告;为了解决广告用户的问题,《阁楼》拼命收购《花花公子》的过期杂志,进一步了解他们广告用户流失的情况,并得到了这些用户的大致名单。除此,《阁楼》还在杂志的内容和印刷质量上,做到与《花花公子》的形象有重大的区别。让人产生错觉,杂志是在模仿他们,而模仿者,如果不具有超出被模仿者的能力,最终的结局将是被淘汰。

美国最著名的成人情爱杂志《花花公子》创刊于1953年12月,已经走过49个年头。早期的封面看上去更像是一本卡通画报的封面,兔先生的形象非常可爱,画面也很轻松。从60年代中开始,封面上美女开始唱起了主角。而且穿着越来越暴露。从设计角度和欣赏角度来讲,PLAYBOY杂志的封面还是很有可看性的,还一度捧红过像玛丽莲梦露那样的一代影星。

自70年代起《花花公子》公司冒险挺进色情影视市场,在杂志圈半死不活的时候,由“花花公子”等6家色情电视台组成一娱乐部门。据分析师预测,该部门一年收入将达到1.15亿美元,未扣除利息和税收的利润为3400万美元,使杂志的260万美元盈利相形见绌。

扫描美国大学生成人杂志

大学生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反战和“性解放”运动的主力之一。当年那句惊世骇俗的“要做爱不要作战”的口号,据说最早也是从校园里传出来的。

其实,那时美国高校学生作风普遍保守,对“性解放”身体力行者只是少数异类。如果偶然拿到一本《花花公子》之类的色情书刊,一般都会小心翼翼地藏在衣箱底层,只在没有旁人时偷偷观看。

但时至今日,美国大学生不仅可以公开谈性,而且还在不少名校办起了成人刊物,有的甚至得到了校方资助,有的还有教授担任顾问。这种现象的确是很怪,但也折射出了美国文化和社会观念的某些特质。

“色刊”风格大不同

与市面上出售的成人刊物不同,校园成人刊物一般只是小范围流传的“内部刊物”,印数十分有限,这些杂志的文章作者和图片模特都是普通的大学生,其读者也不仅限于男性,而是定位为各种不同性取向的人。

校园成人刊物之间的差别也很大。其中大路货的代表是2000年在纽约弗沙学院创刊的《蠕动》,其中有一些关于虐恋的内容以及介绍性知识的文章。

耶鲁大学的成人刊物名为《摇摆》,其实是“耶鲁性教育周”(该校学生两年一度的性话题论坛)这几个英文单词的缩写。这份刊物的内容包括对艳星的专访,以及保守派人士撰写的评论,有些论调甚至颇有传道的意味,比如“结婚的是成功者,苟合的是失败者”。

而美国第一名校哈佛在2004年也出现了学生成人刊物《氢弹》。不愧是哈佛,办起成人刊物来也讲究品味。其创刊者对刊物的定位是“关于性和性话题的文学艺术杂志”。

芝加哥大学则有《丰富生活》,其办刊原则是服务于“从共和党人到福柯主义者”的各色人等。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园成人刊物叫《出口》,名字比较简单,介绍了各种成人用品。

游走在“色情”与“艺术”之间

大学是培养社会精英的地方,名校的培育对象更是未来的栋梁。因此,美国名校学生自办成人刊物成风,的确令外人瞠目结舌。就连亲身经历过“性解放”年代的目前这一代美国大学生的父母,对这些堂而皇之出现在校园里的成人刊物,也感到十分惊讶。

不错,从1979年开始,《花花公子》一类的成人杂志就拿在校女大学生当招牌,不断推出“常春藤院校女生”系列特稿。不过,当时敢上这些杂志“宽衣解带”的大学生寥寥无几。而如今,校园成人刊物已经成为各高校的普遍现象。

美国《纽约观察家》杂志的编辑亚历山大雅各布斯认为这一现象不难理解。在如今的网络时代,各种情色影像随处可见,十分易于获得,大学生们从小耳濡目染,因此也敢于直面性爱话题,并把这些欲念通过创办刊物的形式表达出来。

从深层来说,二十来岁、对一切都希望尝试的大学生只是希望通过这类刊物找到一种突破世俗底线、颠覆传统文化的表达方式。而且与社会上的成人刊物相比,校园“色刊”办刊谨慎,大多不愿把这类刊物传播到自己校园以外的地方,只是当作一种在校园内学生群体中“自娱自乐”的手段。

而且透过这些“色刊”,也可以发现处于青春躁动期的大学生身上许多自相矛盾之处:厚颜和认真,政治进步与缺乏敏感,欲望与谨慎等等。此外,尽管外人会把这些刊物视作成人读物,但大学生们却不想对什么是色情进行界定,而是尽可能地打“擦边球”,更多地游走于“色情”与“艺术”之间。

尽管这些刊物在选择刊名时极尽大胆之能事,在风格上也力求惊世骇俗,但内容实际上还是流露出了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如,这些刊物会经常涉及约会强奸、性骚扰和艾滋病一类的话题,而这些常常是大学新生入学时所要接受的自我保护教育的内容。

“色刊”有助“性别平等”

在美国林林总总的校园“色刊”当中,由波士顿大学毕业生阿莉西娅奥列欧尤克和软件顾问兼业余摄影师克里斯托弗安德森在2005年共同创办的《爽》杂志最为露骨,也最商业化。

这份刊物图片十分露骨,而且在波士顿的书店和报摊里公开出售,售价每份7.95美元。发行量达到了校园刊物中少见的1万份。与其他“玩票”式的校园“色刊”不同,这份刊物像普通刊物一样向作者支付稿酬,还多次举办派对。

也许由于内容过于露骨,波士顿大学的教导主任对该刊提出了强烈批评。不过,这倒使杂志更为出名,以至引起了书商的关注。华纳出版社的编辑认为这份刊物不同凡响,决定与两位创办人签约,让他们编写一本《爽》杂志精选集,价码已经开到了6位数。

此外,由于《爽》杂志对男女读者及同性恋一视同仁,竟然使它得到了波士顿大学女权组织的好评。该组织负责人说,这份杂志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其中有许多男模特以及男同性恋的照片,使各种性取向的人都可以阅读,因此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性别平等。

另一份比较突出的校园“色刊”是哈佛的《氢弹》。与《爽》不同,这份杂志在创办过程得到了该校校园生活委员会的资助,获赠2000美元启动资金。更奇特的是,刊物的编务顾问竟由哈佛大学心理学和生物进化学教授马克豪瑟担任。与《爽》相比,《氢弹》的尺度要保守许多,其图片有点像内衣广告,而且文学气息较浓,有不少关于情色小说的评论文章。

大学生的自我表达

对于这些校园“色刊”,一名加州大学学生在评论文章中写道,大学生创办此类刊物的动机很多,包括受到当代性文化影响的自我暴露心理,追求某种艺术形式,尝试言论自由权利以及性开放。

其实,美国历代大学生都有过通过“展示性感”表达自我的传统。在上世纪60年代,反传统运动和反战运动风起云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在波士顿的拉德克利夫女子学院(后与哈佛合并)学生自创了《灯塔》杂志,其中有一些关于个人性经验的描述,算是开了美国校园“色刊”的先河。到了现在,学生们就显得更无顾忌,不加掩饰,心里想什么就会立即表达出来。

不过,这位学生认为,作为读书人,一些大学生尽管希望他们创办的“色刊”越离谱越好,但实际上还是自觉地在与淫秽和堕落拉开距离。在性感和淫秽之间还是存在一条清晰的界限,美国大学生可以写文章谈性,但多数人也意识到,不要沦落到下流和粗俗的地步。


相关文章推荐:
性欲 | 成人杂志 | 花花公子 | 花花公子 | 花花公子 | 过期杂志 | 花花公子 | 花花公子 | 玛丽莲梦露 | 花花公子 | 花花公子 | 相形见绌 | 花花公子 | 小心翼翼 | 耶鲁大学 | 哈佛 | 氢弹 | 芝加哥大学 | 哥伦比亚大学 | 成人用品 | 花花公子 | 宽衣解带 | 亚历山大 | 雅各布斯 | 网络时代 | 艾滋病 | 波士顿 | 安德森 | 波士顿大学 | 华纳 | 哈佛 | 哈佛大学 | 加州大学 | 波士顿 | 哈佛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