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成周

成周,为西周都城洛阳的称谓之一,始见于周成王五年的“何尊铭文”中:“唯王初迁宅于成周”,为西周金文中所指代的“中国”所在地。周武王灭殷商后就着手在中原建立新都,成周城由周公负责营建,到周成王五年建成,并放置九鼎定都于此。 [1-5] 何尊铭文中记载周成王五年“宅兹中国”即是此事。东周时期,周敬王为避“王子朝之乱”,从洛阳王城迁居成周。 [3]

西周时期,成周城驻守由周王室直接控制的周八师,每师有二千五百人,共两万人戍守在成周,用以镇慑东方。象征着王权的九鼎放在成周城的明堂当中,用以震慑天下。

从周武王选址、召公相宅、周公营洛再到周成王定鼎,成周城是第一座国家层面详细规划建设的都城。

周武王建都后,东部的大量殷商移民不可控,武王夜不能寐 [3] [6-8] 。为此营建洛邑安置遗民巩固其统治 [9] 。至西周覆亡,周平王东迁,定都洛邑。 [3] [8]

据《尚书召诰》载:周成王五年即公元前1039年二月的一天,周成王派遣太保召公前往洛邑,勘察建城基地,名曰“相宅”。三月五日,召公到达洛邑,经“卜宅”得到吉兆后便正式奠基动工。同年三月十二日,周公旦来到洛邑;三二十一日,举行盛大的祭祀仪式并向殷商贵族和各诸侯国的首领发布了营建洛邑的命令。自此,揭开了大规模营建洛邑的序幕。当年十二月,洛邑初步落成。洛邑落成后,周王朝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大典。据《尚书洛诰》载,洛邑落成后,周公旦对成王曰:“王,肇称殷礼,祀于新邑,咸秩无文(紊)。予齐百工,(使)从王于周(新邑)。”春秋中叶,周景王卒,发生王子朝争位之乱。公元前516年,周敬王即位,因王城王子朝之党势盛,向东迁居到过去殷民居处之地。公元前510年,晋人率诸侯为敬王修城,此后,成周指周王新居之城。周敬王以下各王均居成周郭城,直到最后的周赧王才又迁回王城(成周宫城)。

成周城的初步规划并营建是在周武王灭商之后,《逸周书度邑》、《史记周本纪第四》都记载了武王选址时的情景:周武王灭商后,由于丰镐偏西,不能控制殷商旧族广泛分布的东方地区,武王曾为此夜不能寐。武王对周公说:“商朝建立时曾经任用有名之士三百六十人,才使殷朝存续。如今殷商政乱已六十余载,周人才得以定鼎中原,我还不能使上天赐给周朝的国运永葆不变,哪里顾得上睡觉” [10] 为巩固新政权,武王最后决定,为确保周朝的国运昌盛,一定要把靠近天室山周边殷人曾经聚居之地的殷商顽固势力清除,并在此“定天保”建立都城,以此确保西方的安定。之后周武王南望三涂,北望岳北,观察黄河,仔细察看了洛水、伊水地区。武王认为,从洛水湾直到伊水湾,地势平坦没有险阻,是从前夏朝定居的地方,并且离天室山不远,是建都的好地方。于是周武王对在洛邑修建周都进行了初步测量规划,然后离去。

周武王解决了新的都城规划,”营周居于雒邑而后去“,终于可以安心的:“纵马於华山之阳,放牛於桃林之虚;偃干戈,振兵释旅:示天下不复用也。” [11-12]

未及两年,周武王崩。天下未集,成王继位后,三监叛乱,周公东征三年,始得平定。周公代周成王执政,于是成王将武王的计划付诸实施,使召公复营洛邑。 [13]

召公在选勘新都址时,充分考虑了周武王的遗愿。据《尚书召诰》载:成王派太保召公到洛邑察看地形,具体现划建都的地址。召公在途中走了半个月,三月初五到达洛邑。初七日,召公指使殷民在洛水北岸规度城郭、宫空、宗庙、朝市的位置,到十一日规划完成。 [14]

第二天,周公到达洛邑,全面视察了新邑,并且进行了占卜,在涧水东、涧水西之间和水东的洛水之滨营建新邑,皆卜兆大吉。于是周公便把营建洛邑的地图和卜兆呈送给成王,得到成王的赞许批准后,于十四、十‘五日,杀牛、羊、猪等牺牲,在新邑立庙祭地 [15] 。又过了七天,周公向各诸侯国氏和殷民颁布命令,之后命令殷民开始大举动工,经过八九个月的兴建,年底成周城便告建成。 [16]

召公勘定建邑位置后,周公随後视察,将九鼎放置在成周城中,并以地图及占卜结果报告周成王说:这里是天下的中心,四方朝拜入贡到这里都不远,于是命殷民和诸侯共同兴建新邑。 [17]

周公辅政,开始对洛邑进行大规模营建工作。由周公主持营建的洛邑被称为“成周”或“新邑”等,是一座规模宏大的都城,据《逸周书.作雒解》记述:“堀方千七百二丈,郛方七七里。以为天下之大凑”,“设丘兆于南郊,建

大社于国中”。城内的主要建筑有太庙、宗庙(文王庙)、考宫(武王庙)、路寝、明堂等“五宫”。这些宫殿、宗庙的建筑结构均为“四阿、反坫、重亢、重郎、常累、复格、藻税、设移、旅楹、画旅”等式样,城内还有“内阶、玄阶、堤唐、应门、库台、玄阃”等不同的通道 [13]

对于周公营建洛邑的过程,在《尚书》中也有有简明扼要的描写:

据《尚书召诰》载:公元前1039年二月的一天,周成王派遣太保召公前往洛邑,勘察建都基地,名曰“相宅”。三月五日,召公到达洛邑,经“卜宅”得到吉兆后便正式奠基动工。

同年三月十二日,周公来到洛邑。二十一日,在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后,他向殷商贵族和各诸侯国的首领发布了营建洛邑的命令。自此,揭开了大规模营建“大邑周”的序幕。 [18]

据《逸周书作雒解》记载,洛邑“城方千七百二十丈,郛(外城郭)方七十里,南系于洛水,北因于郏山(北邙山),以为天下之大凑”。可见成周的范围不小。经多次考古发掘,在上述汉城外发现规模更大的东周城遗址。城内偏南有施围垣之大夯土台基,出土了大量板瓦、筒瓦和陶水管,以及多种形式的饕餮纹、云雷纹瓦当,当系周王宫殿与宗庙所在。城北为面积甚大之窑场及骨器、石器作坊。

宫城面积约1.56平方公里,郭城约12.45平方公里,跨廛河两岸,西南角部分被压于老城之下,东南角据估计被洛河冲毁。
  据《周礼考工记》所载之周王城:“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背市。”表明该城平面系对称布局之正方形,由通过城门可容九车并行的纵横道路,将王城划为相等的九区。宫殿居中,宫前左置祖庙,右建社稷。周王面南临朝而背北为市肆。上述布局反映了“王者居中”、“为数崇九”等王权思想和严谨对称的规划原则,对后世封建王朝帝都建设的影响极大 [8]

成周始建于武王,而建成于成王五年,不仅建有西周王室的太庙,而且还有“康宫”、“京宫”、“华宫”等宫。《逸周书作雒》说:“乃位五宫、太庙、宗宫、考宫、路寝、明堂。”孔晁注:“五宫,官府寺也。太庙,后稷庙。二宫,祖考庙、考庙也。”

从出土的西周金文中可见,成周有 “ 京宫” 和 “ 康宫” 两大周王宗庙系统,“ 京宫” 祭周太王以来康王以前各王, “ 康宫” 祭康王以下各王。宣王时的 “ 康宫” 有康、昭(金文作邵)、穆 、 夷(金文作或)、厉(金文作剌)五王之庙(共 、 懿 、 孝王已祧附入昭宫或穆宫中)。 [19]

夷王时代的敌簋铭文曰:“唯王十又一月,王格于成周太庙,武公人右告禽(擒)馘百、汛四十。”

簋铭文证明成周确实建有西周王室的太庙。

成王时代的何尊铭文曰:“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复亩斌(武)王丰(礼),福白天。在四月丙戌,王弁(诰)宗小于于京室。”

康王时代的令彝铭文曰:“唯八月辰在甲申,王命周公子明保尹三事四方,受卿事察。丁亥,命矢告于周公宫。公命造同卿事察。唯十月初吉癸未,明公朝至于成周,造令舍三事命众卿事察、众诸尹、众里君、众百工、众诸侯侯甸男,舍四方命。既咸命,甲申,明公用牲于京宫。乙酉,用牲于康宫。咸既,用牲于王。明公归自王。”

《尔雅释宫》说:“宫谓之室,室谓之宫。”何尊铭文的“京室”即令彝铭文的“京宫”。《尔雅释宫》说:“室有东西厢曰庙,无东西厢有室曰寝。”《涛大雅下武》云:“下武维周,世有哲王,三后在天,王配于京。”《下武》为成王时代的作品,成王时代配于“京宫”的“三后”为太王、王季、文王。“京宫”既然是太庙,那么“康宫”也应该是庙。簋铭文的“成周太庙”当指“京宫”。 [20]

关于成周之名的由来,历代学者亦多有探讨。如《公羊传宣公十六年》疏引郑玄曰:“居摄七年天下太平而此

邑成,乃名曰成周。”还有把成王之“成”与成周之“成”联系起来看,如《召诰》中云:“王末(终)有成命,王亦显”;“成周之所以称‘成’,也该是由于完成‘成命’和取得了‘成绩’,建成了周朝统一四方的国都。”(杨宽:《西周史》)其实成周之名与宗周之名是相对而言的,成周是洛邑之代称;宗周是西都岐之代称。成周者,周统一大业之始成也;宗周者,周宗族之源也。 [21]

成周之名始见于何尊铭文。何尊于1965年出土于 [20] [22] [23-25] 。其铭文共12行122字,记载了周武王克商和周成王尊武王遗志命周公营建成周的历史史实:“隹(惟)王初迁宅于成周,复禀武王丰(丰)福自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宗室,曰:肆文王受兹命,隹(惟)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先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治)民……隹(惟)王五祀。” [26] [26] [27]

这段话的大意是:成王为营建新都成周,对武王进行丰福之祭。四月丙戌这一天,成王将宗小子叫来训诫:……宗小子的先父公氏跟随文王,文王受到上天授予的统治天下的大命。武王在消灭大邑商之后,则告祭于天说:我要以这里为中心---“中国”作为都城,在这个地方来统治人民。

张亚初编著《殷周金文集成引得》,西周青铜铭文中,有“成周”二字者近百件,有“宗周”二字者仅仅28件。可见成周在西周时期无可比拟的政治地位。从周成王到周厉王时期的部分铭文集锦如下:

《何尊》铭文:“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复武王礼,自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余其宅兹中国,自之(兹)()民。”

《圉》、《圉卣》铭文曰:“王于成周,王易(赐)圉贝”

《盂爵》铭文:“唯王初贲于成周,王令盂宁邓伯、宾贝,用作父室尊彝。”《德方鼎》铭文:“惟三月,王在成周,祉武王福自蒿,咸,王赐德二十朋。用作宝尊彝。”

《叔方鼎》铭文:“隹(惟)十又(四)月,王叔方鼎铭文简释(),大叔方鼎铭文简释、(祓)才(在)成周。咸(祓),王乎(呼)殷(厥)士,()叔(虞)厶(以)尚(裳)衣、车马、贝卅朋。敢对王休,用乍(作)宝叔方鼎铭文简释(尊)彝。其万年扬王光(厥)士。”周康王世

《静方鼎》:“八月初吉庚申至,告于成周,月既望丁丑,王才(在)成周大(太)室,令(命)静曰:“卑女才噩(俾汝司在曾鄂师)。”王曰:“静,易女(锡汝)、、()、采。”曰:“用事。”静(扬)天子休,用乍(作)父丁宝(尊)彝。”

《师遽方彝》铭文:“隹正月既生霸丁酉,王才周康寝,飨醴,师遽蔑历,侑王,王呼宰利赐师遽□圭一、篆璋四。”

《令彝》铭文:”隹(唯)八月,辰才(在)甲申,王令(命)周公子明()保尹三事(四)方,受卿事寮。……隹(唯)十月吉癸未,明公朝(早)至于成周。……甲申,明公用牲于京宫;乙酉,用牲于康宫;咸既,用牲于王。明公归自王(城)。“

《十三年□(兴)壶》铭文:“唯十又三年九月初吉戊寅,王在成周司土宫,格大室,即位,囗父佑兴,王呼作册尹册赐兴画靳、牙、赤舄。”
  《卫簋》铭文:“隹八月初吉丁亥,王客于康宫,荣伯佑卫入,即立,王增命卫,□赤、勒。”
  《辅师嫠簋》铭文:“隹王九月既生霸甲寅,王才周康宫,即位,荣伯入佑辅师□,王乎乍册尹册命嫠,曰:更乃祖考司辅,哉赐汝缁,素衡、銮□,今余增乃命,赐汝玄衣、黹纯、赤、朱衡、戈彤□、旗五日,用事。”
  《扬簋》铭文:“隹王九月既生霸庚寅,王才周康宫,旦,王各大室,即位,司徒单白入佑扬,王乎内史史敖册命扬,王若曰:扬,作司工,官司量田佃、司位、司刍、司寇、司工事,赐汝赤□、銮旗,讯讼,取□五锊。”

《望簋》铭文:“隹王十又三年六月初吉戊戌,王才周康宫新宫,旦,王各大室,即位,宰父佑望入门立中廷,北向,王呼史年册命望:‘司毕王家,赐汝赤、銮,用事。’”
  《士山盘》铭文:“隹王十又六年九月既生霸甲申,王才周新宫,王各大室,即位,士山入门,立中廷,北向。王呼作册尹册命山,曰:于入□侯,出□、、荆、□,服大、服履、服六孳服。□侯、,□傧贝、金。”

《休盘》铭文:“隹廿年正月既甲戌,王才周康宫,旦,王各大室,即位,益公佑走马休,入门,立中廷,北向,王呼作册尹立赐休:玄衣黹纯、赤、朱衡、戈□、彤苏、厚、銮旗。”

《伊簋》铭文:“隹王廿又七年正月既丁亥,王才周康宫,旦,王各穆大室,即位,申季入佑伊,立中廷,北向,王呼命尹封册命伊:□官司康宫王臣妾、百工,赐汝赤、幽衡、銮旗,勒,用事。”

周懿王世

《鼎》:“隹王元年六月既乙亥,王才周穆王大[室],王若曰:,命汝更乃祖考司卜事,赐汝赤、囗,用事。王才,叔赐赤金。”

《申簋盖》铭文:“隹正月初吉丁卯,王才周康宫,各大室,即位,益公入佑申,[立]中廷,王命尹册命申,更乃祖考胥太祝官司丰人暨九□祝,赐汝赤、萦衡、銮旗,用事。”

《楚簋》铭文:“隹正月初吉丁亥,王各于康宫,仲父入右楚,立中廷,内史尹氏册命楚赤□、銮旗,取□五锊,司□鄙馆、内师舟。”

《颂鼎、壶、簋》铭文:“隹三年五月既死霸甲戌,王才周康昭宫。旦,王各大室,即位。宰引佑颂入门,立中廷。尹氏授王命书,王呼史虢生册命颂。王曰:颂,命汝官司成周贮,监司新造贮用宫御。赐汝玄衣黹纯、赤、朱衡、銮旗、勒。用事。颂拜稽首。受命册,佩以出,返纳觐璋。”

《应侯见工钟》铭文:“隹正二月初吉,王归自成周,应侯见工遗王于周。辛未,王各于康,荣伯入佑应侯见工,赐彤弓一、彤矢百、马……”《即簋》铭文:“隹王三月初吉庚申,王才康官,各大室,定白入佑即。王呼:‘命汝赤、朱衡、玄衣、黹纯、銮旗’。曰:‘司宫人、□□,用事。’”

《康鼎》铭文:“唯三月初吉甲戌,王才康宫,荣伯入佑康,王命尸司王家,命汝幽衡、勒。”

《十月簋》铭文:“隹王十又一月,王各于成周大庙,武公入佑,告擒馘百,讯□,王蔑历,使尹氏授赉:圭、瓒、□贝五十朋,赐田于五十田,于早五十田。”

《元年师兑簋》铭文:“隹元年五月初吉甲寅,王才,各康庙,即位,同仲佑师兑入门立中廷,王呼内史尹册命师兑:胥师父司左右走马、五邑走马,赐汝乃祖巾、五衡、赤舄。”

《【鼻阝】簋》铭文:“隹二年正月初吉,王才周昭宫,丁亥,王各于宣榭,毛白入门,立中廷,佑祝【鼻阝】,王呼内史册命【鼻阝】,王曰:【鼻阝】,昔先王既命汝作邑,□五邑祝,今余唯申□乃命,赐汝赤、衡、銮旗,用事。”

《元年师兑簋》铭文:“隹(唯)元年五月初吉甲寅,王才(在),各(格)康庙,即立(位),同中右(仲佑)师兑入门。”

《【走马】鼎》铭文:“隹十又九年四月既□辛卯,王才周康昭宫,各于大室,即位,宰讯佑【走马】入门,立中廷,北向。史籀授王命书,王呼内史□册赐□玄衣、纯黹、赤、朱衡、銮旗、勒,用事。”

《盘》铭文:“隹廿又八年五月既望庚寅,王在周康穆宫。旦,王各大室,即位。宰佑?入门。立中廷,北向。史黹授王命书。王呼史册赐?:玄衣黹纯、赤、朱衡、銮旗、勒。戈□、厚、彤苏。”

《二年鼎》铭文:“隹又二年五月既生霸乙卯,王才周康宫穆宫,旦,王各大室,即位,司工散佑吴,入门,立中廷,北向,尹氏授王□书。王呼史册□,王若曰:‘,……□汝鬯一卣,田于□卅田,于□廿田。’□□(拜稽)首,受册□以出。”

《三年鼎》铭文:“隹又三年六月既生霸丁亥,王才周康宫穆宫,旦,王各周庙即位,司马寿佑吴,入门,立中廷,北向,史授王命书。王呼尹氏册命,王若曰:‘,……昔余既命汝疋荣兑□司四方虞林,用宫御。今余唯经乃先祖考,有于周邦,申□乃命,……’王曰:‘,赐汝鬯一卣、玄衮衣、舄、驹车、贲较、朱虢□、虎熏里、画□画□,金甬、马四匹、勒,敬夙夕弗废朕命。’拜稽首,受册,佩以出,反纳瑾圭。”

《南宫柳鼎》铭文:“唯五月初吉甲寅,王在康庙,武公佑南宫柳即立中廷,北向。王呼作册尹册命柳:司六师牧场大友,司羲夷场佃事,赐汝赤、幽衡、攸□勒。”

《鬲攸从鼎》铭文:“隹(唯)卅又二年三月初吉壬辰,王才(在)周康宫大(太)室,比(以)攸卫牧告于王,曰:女(汝)觅我田,牧弗能许”

20世纪50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已发现东周王城遗址,并找到夯土城墙的三个城角。保存较好的北城墙,长两千八百九十米,墙外有城壕遗迹。据分析,城墙约建于春秋中叶以前,战国至秦汉之际曾屡次修补。城内中南部发现建筑基址,此外城内还发现陶窑骨器作坊以及道路水管等遗迹。城中部及其他一些地点,分布有东周时期墓葬。在相当东周时期成周城的地带,今洛阳金村,曾发现大型墓葬,有珍贵器物出土。

成周(洛邑)是横跨水两岸而建。


相关文章推荐:
周成王 | 何尊铭文 | 金文 | 殷商 | 宅兹中国 | 周敬王 | 王子朝之乱 | 王城 | 九鼎 | 明堂 | 周武王 | 召公 | 周公 | 周平王 | 王子朝 | 周敬王 | 逸周书 | 周武王 | 夏朝 | 雒邑 | 周公东征 | 周成王 | 洛邑 | 召公 | 周武王 | 召诰 | 召公 | 九鼎 | 逸周书 | 太庙 | 宗庙 | 路寝 | 明堂 | 尚书 | 召诰 | 洛邑 | 逸周书 | 考工记 | 太庙 | 逸周书 | 金文 | 康宫 | 周太王 | 公羊传 | 召诰 | 何尊铭文 | 周武王 | 周成王 | 周公 | 宅兹中国 | 殷周金文集成 | 周成王 | 周厉王 | 令彝 | 即簋 | 宣榭 | 鬲攸从鼎 | 金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