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啊!摇篮

《啊!摇篮》是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战争剧情片,由谢晋执导,祝希娟、张勇手等出演,于1979年上映。

该片改编自真实事件,讲述了解放战争时期,一支由延安撤退的保育院队伍冲破艰险,安全撤出包围圈的故事 [1]

该片获得1979年文化部优秀影片奖。

1947年,延安保育院的几十个孩子离开亲生父母,由保育员们带领从延安炮火中撤退。我军旅长肖汉平接到上级命令,把营教导员李楠从前线调来,派她和警卫员丁大勇去寻找并护送这些孩子去解放区。

这些孩子每个都有着不同的经历:亮亮的父亲已经牺牲,母亲负伤,危在旦夕;丹丹是个孤儿;院生是母亲被打出家门后生在保育院的;冬来的父母都在前方打仗。

老红军罗桂田、陕北妇女赵玉霞、14岁的小保育员湘竹为保护、带好这批革命幼苗付出了全部的爱。

李楠寻到他们后,看到这支队伍婆婆妈妈,拖拖拉拉,觉得不如带兵打仗痛快。过去痛苦的经历也使她回避了对孩子的爱。

在古长城的烽火台上,李楠看到在战争中失去妻子和儿子的肖旅长对生活充满信心,虽身负重任,但与孩子们在一起时,却显得那样开真,表现出对孩子们真挚的爱。特别是当得知亮亮的母亲阵亡,想到她生前的嘱托,李楠的内心更是深受触动。

可在保育院与大部队分手,肖汉平向她表示爱慕之情时,她却回避了。她为何这样做?在罗桂田牺牲前,她向他吐露了真情。罗桂田像父亲一样帮她消除了内心深处的隐痛。

最后,在表彰保育院的大会上,孩子们亲热地称李楠为"李妈妈"。亮亮有了李楠妈妈,又有了肖汉平爸爸。其他孩子也都找到各自的家 [2]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3]

作词:李季

作曲:梁寒光

作曲:梁寒光

《啊!摇篮》剧本原名《马背摇篮》,片名的这一改动,某种程度上正体现了谢晋的创作意图。前者带有强烈的抒情意味,后者只是一般的平实叙事。

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剧本的两位作者还未能从传统创作思维束缚中解放出来,曾打算把这部片子搞成惊险样式,上有飞机,下有炸弹,前有洪水,后有追兵……谢晋觉得这样不行,让他们又改了一稿,结果却成了“教养”孩子还是“娇养”孩子两条路线的斗争。

谢晋告诉两位作者,我不拍战争片,更不搞路线斗争!我要表现的是人的感情:情侣之间的爱情,同志之间的情谊,母子之间的亲情、孩子之间的友爱……总之一句话,谢晋要的不是政治意念的灌输,而是要让中国电影有点“人”的味道!

比如影片里的肖汉平,他的身份是我军的一个旅长,但谢晋没把他写成一介武夫,而是写他与女主人公李楠的爱情、写他吹空弹壳逗孩子玩、写他用红玻璃为孩子们做玩具。结果,这种写法又开始让人感到不舒服了,说:“这么婆婆妈妈的一个人,哪像我军高级干部?这不是给我党我军脸上抹黑吗?”

原作中的李楠,是位骑兵营的女政委,打打杀杀的日子让她几乎失去了性别。她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骂人,在孩子面前也照样咋咋呼呼,整天立正稍息上兵操。按照谢晋的说法,这个人物“有为革命献身的决心,却没有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怎么才让她更像个“人”呢?怎么才能让观众触及她的内心世界?谢晋的做法,是用补充交代人物身世前传,来为性格变化增加铺垫。

由此,李楠被赋予了一段中国旧式妇女常见的悲惨命运:她十几岁便寄人篱下做了童养媳,生孩子的时候遇到难产,大病一场,失去了生育能力,被婆家扫地出门。刚生下来的女婴,也被丈夫亲手溺毙……有了这段比祥林嫂还惨,比窦娥还冤的不幸身世,李楠后来变成一个男人婆才有了比较切实的性格依据。

但是,在影片中,谢晋的目的是要让李楠从一个“无性人”恢复她女人的本来面目。他特意为李楠安排了一场在窗外偷看孩子们吃晚饭的场景。在这场戏中,谢晋不惜用了二十多个特写镜头,在李楠和孩子的表情中来回对切,用以刻画李楠细腻的心理变化。

《啊!摇篮》剧情中人物众多,一共有7个大人7个孩子,还有一个马晓晴演的湘竹,只能算半个大人半个孩子。小演员中,最大的6岁,最小的是方超,当时只有2岁。

谢晋从上海市教育局借了四个幼儿园老师参加剧组,一方面照料小不点的吃喝拉撒,一方面也通过她们把导演要求“翻译”成孩子们自己的语言向他们传达。老师们很快掌握了每个孩子的性格禀赋,很善于他们各自不同的个性与拍摄要求结合起来。

在选小演员的时候,谢晋不看他们长得是否漂亮,只是强调一点,看小演员的形象、气质是不是朴实、自然,像不像老区和根据地的孩子。有些在幼儿园里被老师训练得拿腔拿调的孩子,表演上矫揉造作,初看仿佛很会演戏,实际上却远离了人物的状态。

对于有些情绪比较激烈,但感情变化幅度不大的场景,谢晋他们就采用一种“不排练”的即兴表演方法,让孩子们的情绪自然流露出来。

有一组保育院马队遭遇敌机轰炸的场面,拍摄前副导演设计了一个“试驴不试人”的方案,即先后用炮竹、炸药的爆炸来吓唬骡马,让它们拍摄时适应这种巨响;而对孩子则只讲戏不排练,不让他们对爆炸有提前的适应。果然,现场拍摄时,爆炸声、枪声响成一片,孩子们毫无心理准备,个个被吓得恐惧万状。真实的心理感受被一组短促、摇晃不定的,用手提摄影机拍摄的镜头准确捕捉下来,在银幕上造成了一种极为强烈的情绪氛围。

该片的重大艺术成就,就在于它敢于写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实感,充满了人情味,真情毕露,颂了无产阶级的人性美。 [7] (《电影艺术》评)


相关文章推荐:
谢晋 | 祝希娟 | 张勇手 | 刘青 |
| 祝希娟 |
| 张勇手 |
| 村里 |
| 倪以临 |
| 虞桂春 |
| 马晓晴 |
| 张瑜 |
| 张文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