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阿喀琉斯(日本小说《Fate/Apocrypha》中的角色)

登场于小说《Fate/Apocrypha》及官方游戏《Fate/Grand Order》。相貌极其英俊的青年,其实力与迦尔纳匹敌,性格豁达高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与身为女王的赛米拉米斯关系极差。

真名为阿喀琉斯,特洛伊战争中希腊军的主将,希腊神话屈指可数的大英雄。以无敌的力量和不死之身而闻名于世,当然更著名的是他的脚踝的致命弱点。

其生涯既如同疾风一般飞驰而过,同时也有着与英雄之名相应的耀眼光辉。

FA中登场的从者,人类英雄佩琉斯与海洋女神忒提斯所生的半神之子,在此次战争中以骑兵的职阶现世。拥有与迦尔纳匹敌的力量,以无人能及的速度和强韧性著称。同时拥有神域级别的枪术,以及诸神赐予的诸多宝具。

在《Fate/Apocrypha Material 》的原稿设定部分中被作者东出戏称为ultra high spec Servant(究极超高规格从者),天草四郎时贞称其和红之Lancer(迦尔纳)同为足以和黑之Lancer(弗拉德三世)匹敌的强大英灵。在《Fate/Grand order》中奥赖温评价为超级无敌勇者。

「赤」方的从者之一。身处在即使被言峰四郎算计,也因理解状况而不得不遵从的形式底下。是个比起四郎的愿望、更加期待与「黑」Archer对决的人。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个武者。

真名为阿喀琉斯。以特洛伊战争中的武勇闻名,人类中最快的英灵。单以知名度而言无疑能与赫拉克勒斯比肩毕竟人体上的某个要害都以他的名字来称呼了。

但与这样的知名度相反,阿喀琉斯的活跃时期就显得很短,而活跃的事迹也几乎只被记载在特洛伊战争中。他人生中的分歧点在非常年幼的时候就被点了出来,是要以疾风高速奔驰的人生当成代价、在战争中华丽地活跃呢? 或是不为人知地长久生活下去呢?

阿喀琉斯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母亲。即使短暂也要华丽地活著。

阿喀琉斯被喀戎亲手扶养长大,收受作为英雄的教育后投於特洛伊战争中。与盟友帕特洛克罗斯的相遇、与妻子的相遇,与实战和宿命的对手赫克托尔的相遇。

满怀喜悦地享受这一切,阿喀琉斯正是以那双脚在人生的道路上高速奔驰。

作为从者毫无疑问是一流的。即使在同为希腊神话的英灵中也有著仅次於赫拉克勒斯的实力。宝具种类也异常地丰富。当初把宝具全写了上去,在思考要如何抉择而找人讨论时因为『宝具多不胜数的超强从者就好了啾咪(N.K氏)』的一句话而全部采用。没想到会变成需要全部完整活用的状况……。

想当然尔,在原本的圣杯战争中是只要发动宝具就会瞬间吸乾魔力的从者。特别是Rider战车的魔力消耗非常剧烈,想要真正活用他势必也得是超一流的御主吧。

然而,阿喀琉斯除了Rider之外,也具有Lancer、Berserker、甚至罕见的Shielder等适性。变换为其他职阶时宝具的阵容也会微妙地不同。例如作为Lancer时虽然会失去Rider的战车宝具,但枪身就会附加削减HP的特殊效果。

他的脚跟部位保持不死性的宝具『勇者的不凋花』与被歌颂为最快的宝具『彗星走法』正是他的致命弱点,遭到贯穿的瞬间两种宝具将会直接消灭。一旦遭到贯穿会非常难以治疗,若不透过强大的术式将无法取回他的跑速。

本次的圣杯战争中为了与师父「黑」Archer对决而向言峰四郎的行动表示赞同。姑且不论赛米拉米斯,会这做或许也是对四郎并未抱有那强烈的恶意。

正如「黑」Archer巧妙泄漏出的情报,阿喀琉斯对於敌我的认知非常天真。在这方面比起即使区分了敌我,该杀的时候还是会杀的库丘林大哥或许仍旧差了些经验吧。

与阿塔兰忒的关系,实际上一开始是生前从父亲口中听来的。安稳的某时某地,在母亲面前无法抬头的男人害羞地陈述著她的故事,因此幼小的阿喀琉斯始终记得阿塔兰忒的事情。尽管生前没有机会和她相遇。

因过度狂热於战斗而忽略了她的变化,阿喀琉斯对於这点是抱有罪恶感的。与暴走的她战斗乃是为了赎罪,哭泣则是因打碎了她的梦想而内疚。

但,希望那样的天真与泪水在最后的最后给予了阿塔兰忒一点点救赎。

根据原稿部分对话得知在希腊本土参战会追加获得黄金圣衣一般的铠甲。

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被描写成主角的大英雄,凡人佩琉斯和女神忒提斯所生的半神,忒提丝希望阿喀琉斯成为完全的神,于是将阿喀琉斯拿到神圣之火中炙烤(一说为倒提双脚浸泡冥河)而拥有了不死性,唯一弱点就只有没有被炙烤的的阿喀琉斯腱(此处肌腱因为这个神话而用了他的名字命名)。

生前明知自己会死在特洛伊之战当中,却仍抱着想作为英雄而万世留名的心愿参加了特洛伊战争,在战争的最后因为挚友(不少艺术作品描写为阿喀琉斯的同性爱人)帕特洛克罗斯的战死而愤怒的与特洛伊最勇猛的大将赫克托尔单挑并将其杀死,但由于其后的不敬行为惹怒了阿波罗(Απλλων)遭到了惩罚。

阿波罗给予特洛伊王子帕里斯予以加护使其一箭射穿了阿喀琉斯的唯一弱点:阿基里斯腱,阿喀琉斯明白自己将要在这里死去却依然奋勇杀敌直到自己倒下为止。

英雄的传说到此落幕,但他却成为千百年来西方士兵的信仰,对阿喀琉斯极其崇拜的人其中就包括世界史上最伟大的君王-亚历山大(伊斯坎达尔)

Fate/Apocrypha

与红Archer阿塔兰忒一同追寻红Berserker斯巴达克斯的脚步登场,在阿塔兰忒尝试语言劝阻斯巴达克斯行动失败后,转而与阿塔兰忒一同选择后方支援,量力而行援护斯巴达克斯,同时尽可能地收集敌人的情报。

判断即将遭遇对手时选择了由作为Archer的阿塔兰忒掩护,自己独自正面迎敌的策略,之后与黑Saber齐格飞以及黑Berserker弗兰肯斯坦短暂交手,因为宝具“勇者的不凋花(Andreas Amarantos)”使得自己在战斗中一度处于上风,在齐格飞解放宝具又被制止后被黑Archer喀戎射伤,几次行动被喀戎预判并伤害命中后唤出了“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Troias Tragoidia)”撤退并发出了约战的宣言。

平原战斗中乘着战车打头阵将所有阻拦他的人造人和魔偶辗齑粉,被魔偶缠住马车后跳下战车斩杀着敌人,遭到喀戎偷袭后追击其进入森林,之后与生前的师傅喀戎正面相见,经过了最初的错愕以及惊讶后,与其展开了激斗,两人被齐格变身的巨大魔力吸引出来后因为红Berserker斯巴达克斯的自爆而互相撤退了,之后在空中花园战斗时因为弗拉德三世的吸血鬼化异变与Ruler贞德的令咒与其他Servant一同围攻弗拉德三世,这场战斗因为Master言峰四郎的干预而终止。

随后经历了本场战争的内幕揭示选择了继续跟随显示出英灵灵格宣告了自我真名的Master天草四郎时贞,后来便一直待在空中庭院等待决战的到来。

黑方进行空中花园登录作战时骑乘宝具与黑Archer在空中开始决斗,被看穿行动后放弃了骑乘宝具选择了同样的步行作战。 [1]

几次交手后决定以宝具“翔空之星的枪尖(Diatrechon Astir Lonchi)”作为终结此次战斗的手段,武技的多番较量与肉搏后负伤,最后凭借高速的疾步加速一拳击穿了喀戎的灵核取得了胜利,解除宝具的结界后被喀戎解放宝具“天蝎一射(Antares Snipe)”击穿了位于脚踝的阿基里斯腱,不仅失去了不死身,引以为豪的骏足也减少七成的力量。

随后追寻贞德与魔人化阿塔兰忒的脚步赶往两人战斗的房间,瞬间替贞德击落了阿塔兰忒射出的五支足矣匹敌宝具的“破风之箭”,随后以身体多次中箭为代价逼近对手,在关键时刻掷出投枪贯穿了魔兽的腹部封锁住了她的行动,之后承受多处致命伤近身将宝具“神罚之野猪(Agrius Metamorphose)”从阿塔兰忒身上扯下解除了她的魔人化,相互对话后同时回归了英灵座。

Fate/Grand Order

在亚历山大(幼)的幕间中出场,本人未出战,但指挥向他拜师的几名海盗与主角方比试。

对喀戎

诶...老师也在吗?啊,不是..那个,是同伴就好。嗯。...哎呀,我曾和他战斗过一次。那家伙可是不断的殴打过来,打得我关节咔咔作响啊...只是回想起来就是噩梦啊。

对赫拉克勒斯

哦,赫拉克勒斯吗?没事,是同伴是同伴是同伴...不过可是,我就想打那么一次的话不行吗?不行啊?...切

对阿塔兰忒

阿塔兰忒大姐啊没什么,挺好的。如今她能像那样笑着我就已经很满足了。Master,感谢你。

对彭忒西勒亚

啊,彭忒西勒亚也在吗。嗯,虽然我觉得为了道歉被她杀掉也行。但是我是Servant,守护不了Master可不行。抱歉,如果是敌对的话我还是会杀掉你。同伴的话,我会把后背托付给你。

对赫克托尔

赫克托尔吗...嘛,作为同伴还是挺好的。要是敌人的话就麻烦了。我是不会主动出.手的...啊好痛!赫克托尔!!你这混蛋用石头扔我是吧?好啊,那就再来决斗一次!别想逃跑了!不然你连枪都要射偏了!

作为本作中“赤”、“黑”双方登场的最强从者之一,其实力足矣与“特A级从者”迦尔纳比肩的破格从者。在赤之阵营中与迦尔纳同为能与黑之lancer弗拉德三世相匹敌的强大实力者。

“赤之Rider……若是让assassin的Master、Shirou神父来说,他就是能与不死身的大英雄迦尔纳匹敌的男人”第一卷

“其中尤其是赤之Rider特别突出。按照Ruler的估计,他恐怕已经具备了足以匹敌赤之Lancer的力量”第二卷

“在印度最古老的叙事诗《摩诃婆罗多》中被传颂的大英雄迦尔纳,是足以和赤之Rider阿喀琉斯比肩的、毋庸置疑的最强的一人”第五卷

《F/AM》词条:(迦尔纳)在「赤」方阵营拥有不逊于阿喀琉斯的实力,是名符其实的两大招牌。

虽然职介为Rider,但骑乘物战车一般却只是作为代步或辅助,更加倚赖的是自身强大的武力以及超高级的力量和速度来进行狂野而威力巨大的白刃战,战斗风格近似于Lancer职介。

惯用武器为投枪。年仅十岁的时候,就习得了神域级别的枪术,同时拥有“潘格拉辛”等复数战斗技巧。同时,阿喀琉斯拥有在所有人类英灵中最快的速度,其神速已经具现为宝具彗星走法。【原文表示:“在场没有任何英灵能在速度上胜过他,这一点不论是否骑乘状态都是一样,特洛伊战争中的大英雄阿喀琉斯能在速度上胜过他的人,不论生前还是死后都不存在!”】

防御层面上,因其母亲在圣火中将其煅烧,获得了近乎刀枪不入的身体,以从者的形式召唤后,成为了宝具“勇者的不凋花”,可以遮断一切非保有技能持有神性或者神造兵装的攻击。

其弱点是脚踝的“阿喀琉斯之踵”,遭到贯穿的瞬间两种宝具将会消灭。一旦遭到贯穿,治愈会变得极度困难,若是没有相当的技术的话将没办法完全取回他的脚力 。

王牌宝具“包围苍天的小世界”可以完全挡下对人和对军甚至是对城与对国的攻击。但对对界宝具苦手。

天草四郎时贞

无效化二节以下咏唱的魔术。无法防御大魔术、仪礼咒法等大规模的魔术。 [2]

【FGO效果】自身的弱体耐性提升15%

骑乘的才能,如果是兽的话,就算是幻兽、神兽等级亦可以驾驭。但是,不适用于龙种。 [2]

【FGO效果】自身的Quick卡性能提升11%

战斗续行

将威压、混乱和迷惑等精神干涉无效化的能力。另外,也有让格斗伤害提高的效果。

受到了母亲忒提斯女神的庇佑。魔力和幸运以外的全Status等级上升。

海之女神忒提斯和人类英雄佩琉斯之间的儿子,拥有了一定的神性。

【FGO效果】对自身赋予伤害加成状态150

翔空之星的枪尖(Διατρεχων Αστηρ λγχη/Diatrechon Astir Lonchi)

(古希腊语“流星枪”)

等级:B+

种别:对人宝具

范围:2~10

最大捕捉:1人

说明:

自“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Troias Tragōidia)离开时方可使用的宝具。
  是阿喀琉斯的父母结婚时,喀戎所赠予的长枪。
  能制造出以英雄单挑为目的的领域,是足与固有结界匹敌的大魔术。
  因未被作为Lancer职阶召唤,其缺失了无法治愈的诅咒等一部分能力。
  此外,因有着他以此枪杀死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后非常懊悔的逸话,对女性无法以真名发动。

《F/AM》追加设定:

Diatrechon Astir Lonchi,「赤」Rider阿喀琉斯的宝具,一言以蔽之就是单挑之枪。完全遮断时间和周围的环境,形成直到其中一方被打倒才会解除的斗技场。以魔术原理来说,与Fate/EXTRA的红Saber的「招荡的黄金剧场」几乎一模一样。
  简单来说就是将从神的祝福到幸运之类的“偶然因素”全部排除,究极的以实力定胜负。阿喀琉斯在与赫克托尔一战时曾经使用过。此外,与喀戎战斗时虽然是空手,但其实也是可以使用武器的。
  以及,此枪因为曾杀死过亚马逊女王彭特西勒亚,因此无法对女性使用。再顺带一提,说到底这把枪只能让「希望与阿喀琉斯单挑的人」进行对战,也就是,若不是在阿喀琉斯希望战斗、同时对手也有着能够回应他的胆魄与实力的情况下,阿喀琉斯压根就不会用这把枪。不过即使阿喀琉斯自己希望能够战斗,若对手并无此意的话他也不会强制性将对方拉进来,是个使用对象十分受限的宝具。
  另外,阿喀琉斯作为Lancer被召唤的话,此枪会附加「被这把枪伤到后伤口就无法治愈」的效果,与「必灭的黄蔷薇」非常类似。Lancer职阶虽然不会拥有战车,但因为阿喀琉斯会以神速移动的同时再以神速挥舞着此枪来袭,无论怎样都让人难以对他出手。 [3]

Fate/Apocrypha动画公式设定:在由宝具【翔空之星的枪尖】产生的隔绝空间中,一切加护和魔术,连宝具也无法使用,只以自己和对手各自拥有的技艺来决定胜负。

【FGO效果】500%机率对自身赋予目标集中状态300%(1回合)

NP获得量提升30%(Lv10、1回合)

NP增加30%(一回合)

包围苍天的小世界(Αχιλλε Κσμο/Achilles Cosmos)

(古希腊语“阿喀琉斯的宇宙”)

等级:A+

种别:结界宝具

范围:0

最大捕捉:1人

说明:

足以与“炽天覆七重圆环(Law Aias)”相匹敌的防具系结界宝具。是锻造神赫淮斯托斯所制造的盾。其上投影了阿喀琉斯所见的世界,外围则因海神而有海流涌动。

与这面盾牌对峙,即是与世界相对,一经发动无论对人、对军、对城、对国宝具都能进行防御。

《F/AM》追加设定:

Achilles Cosmos,展开小世界进行防御,阿喀琉斯的王牌。为锻造神赫菲斯托斯亲手打造的神造兵装对人、对军、直至对城与对国宝具,几乎一切攻击都能完全防下。但,这件宝具在性质上只对对界宝具苦手。
  出典为『伊利亚特』,第十八首歌足足花了上百行篇幅描写这面护盾。锻造神在护盾上以极小的状态重现了他生存过的世界本身。
  本篇中并非由阿喀琉斯亲自使用,而是以转让给阿斯托尔福的形式。当然,在一般的圣杯战争中宝具转让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圣杯大战这种状态也难以想像。
  更何况多数宝具都与英雄传说相互连结。就算从蓝色枪兵手上借来魔枪Gae Bolg也不可能发动它。
  但是也有例外。这次的情况除了「没有意志相违,并且缔结契约」、「解放真名时不需具备对等的技术」等必要条件之外,再加上「转让方(阿喀琉斯)有著出借宝具的逸话」、「接受方(阿斯托尔福)也有著借用宝具的逸话」,使得宝具的转让得以顺利进行。
  此外,只有阿喀琉斯能将此盾转化为「攻击」。展开宝具后通过不断不断向前突进、以图用极小世界将敌人压碎。锻造神多半没想到会有这种使用方式。

FGO游戏羁绊中防御类别删除了对神分类

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Τροα Τραγδα/Troias Tragoidia)

(古希腊语“特洛伊的惨剧”)

等级:A

种类:对军宝具

距离:2~60

最大捕捉:50人

说明:

三匹马拉的战车。分别是海神波塞冬所赐的两匹不死神马“克桑托斯”和“巴利俄斯”,和一匹在攻打厄厄提翁时从都市抢夺回来的名马“裴达索斯”。以其神速蹂躏战场,能够随着速度的提升按照比例给予追加伤害。能够在一刹那达到音速,最高速度时仿佛是疾走的巨大割草机。 [2]

《F/AM》追加设定:

Troias Tragoidia,「赤」Rider阿喀琉斯的宝具,三匹马分别是海神波塞顿在阿喀琉斯的父亲佩琉斯结婚时送的两匹神马克桑托斯和巴利俄斯,以及阿喀琉斯率著这两匹马袭击的城里夺来的名马佩达索斯。传说里提到阿喀琉斯的战车被认为是由3~4匹马所拉,以克桑托斯和巴利俄斯为中心,佩达索斯则是负责辅助工作的样子。
  作为波赛顿送的神马,克桑托斯和巴利俄斯在原典中明确说明两匹均拥有不死性。虽然作为Servant的宝具被召唤的话,再怎么说不死是不行的,但请至少把它们想成拥有Servant级别的硬度好了。
  阿喀琉斯作为Rider召唤时,魔力消耗最剧烈的就属这辆战车了,推测上来说,若是放纵过头的话,消费的魔力说不定是足以再召唤一位阿喀琉斯以外的从者的程度。
  克桑托斯是匹会在阿喀琉斯陷入危机时开心说话的讨厌的马。

彗星走法(Δρομε Κομτη/Dromeus Cometes)

(古希腊语“彗星跑者”)

等级:A+

种类:对人(自身)宝具

距离:0

最大捕捉:1人

说明:

离开『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便会启动的常时发动型宝具。从“所有时代的所有英雄里最为迅速”这个传说所具现化而成。一口气通过广大的战场,即使场地上存在障碍也不会减低速度。虽然他必须露出作为自身弱点的阿基里斯腱,不过鲜少有英灵能够完全捕捉到他的速度。被称为有史以来全人类顶点的疾风脚力,受加速的铁拳若以最速狙击敌人头部的话,配合勇猛上升的格斗伤害效果,堪称必杀的具现化。

《F/AM》本里的追加设定:

该弱点被击中后令「勇者的不凋花」失去效果的同时速度也会下降。 [2]

勇者的不凋花(νδρα Aμραντο/Andreas Amarantos)

(古希腊语“不凋谢的战士”)

等级:B

种类:对人(自身)宝具

距离:0

最大捕捉:1人

说明:

脚后跟以外的身体全部都带有母亲忒提斯女神所给予的不死之祝福。无效化所有攻击。 [2] 但是这个特性也存在着两个缺陷。第一个,对上拥有一定等级以上『神性』技能的人,这个效果会被打消。第二个,如果并不是攻击对于表现友爱的行动例如吸血鬼的同化是不通用的。作为弱点的阿基里斯腱被击中后会失去效果。

《F/AM》追加设定:

Andreias Amarantos。维持着「红」Rider不死性的宝具。除了踵部以外的全身都被赋予了不死性的祝福,可遮断所有不具备『神性』等技能的攻击。此外,若是神性等级没有比阿喀琉斯的神性等级相同或更高的话,伤害也不会完全生效。等级D能将伤害削减至75%,等级E则能削减至50%。此外就算没有神性,但宝具若为神造兵装则一样会受到伤害。此时的伤害计算会根据神造兵装的等级而改变。
  某人表示「(这是)拿LV30的Death当先制攻击袭来的过分Boss(neta最终幻想,Death是即死攻击)」。那可真不是好汉啊……!

VS齐格飞、弗兰肯斯坦(无果,因为双方Archer的介入而中断,因宝具占上风)

VS喀戎(无果,认为不符合自己的战斗方式,故而撤退,略处下风)

VS喀戎(无果,因为斯巴达克斯的大范围自爆而撤退了,几度与其交手不相上下)

VS弗拉德三世(无果,联合其他Servant围攻吸血鬼化的弗拉德三世,被其逃离)

VS喀戎(胜,通过迅捷的脚步加速的一拳击穿喀戎的灵核,解除结界后被其宝具击中阿基里斯腱)

VS阿塔兰忒(胜,剥下魔兽之皮解除其魔人化,随后一同消失)


相关文章推荐:
Fate/Apocrypha | Fate/Grand Order | 古川慎 | Fate/Grand Order | Rider | 伊利亚特 | 喀戎 | 赫拉克勒斯 | 天草四郎时贞 | 佩琉斯 | 忒提斯 | 迦尔纳 | 弗拉德三世 | 赫拉克勒斯 | 喀戎 | 帕特洛克罗斯 | 赫克托尔 | 赫拉克勒斯 | Rider | Lancer | Berserker | Shielder | 赛米拉米斯 | 库丘林 | 阿塔兰忒 | 佩琉斯 | 忒提斯 | 特洛伊战争 | 帕特洛克罗斯 | 特洛伊 | 赫克托尔 | 帕里斯 | 亚历山大 | 伊斯坎达尔 | 阿塔兰忒 | 斯巴达克斯 | Archer | 齐格飞 | 弗兰肯斯坦 | 喀戎 | 齐格 | 贞德 | 天草四郎时贞 | 魔术 | 佩琉斯 | 翔空之星的枪尖 | 包围苍天的小世界 | 炽天覆七重圆环 | 赫淮斯托斯 | 伊利亚特 | Gae Bolg | 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 | 特洛伊 | 波塞冬 | 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 | 阿基里斯腱 | 勇者的不凋花 | 忒提斯 | 阿基里斯腱 | 齐格飞 | 弗兰肯斯坦 | Archer | 喀戎 | 弗拉德三世 | 阿塔兰忒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