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阿诗玛(彝族撒尼人的经典传说)

阿诗玛,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地方传统民间文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阿诗玛使用口传诗体语言,讲述或演唱阿诗玛的故事。阿诗玛不屈不挠地同强权势力作斗争的故事,揭示了光明终将代替黑暗、善美终将代替丑恶、自由终将代替压迫与禁锢的人类理想,反映了彝族撒尼人“断得弯不得”的民族性格和民族精神。

2006年5月20日,阿诗玛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遗产编号:Ⅰ28。

阿诗玛的原形态是用撒尼彝语创作的,是撒尼人民经过千锤百炼而形成的集体智慧结晶,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它主要流传于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彝族撒尼人聚居区,分为南北两个大同小异的流派。

《阿诗玛》源远流长。关于《阿诗玛》起源时间,学界看法不一,有研究者认为萌发于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时期,形成于封建社会时期,跨越了若千人类社会发展历程,用撒尼彝语创作并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一代又一代地流传至今。

由于千百年来都用撒尼语传播,直到近现代,外界才知道《阿诗玛》。

阿诗玛使用口传诗体语言讲述或演唱阿诗玛的事迹:从前,在阿着底地方,贫苦的格路日明家生了个美丽的姑娘,爹妈希望女儿像金子一样珍贵闪光,便给她取名叫“阿诗玛”。阿诗玛姑娘不仅长得漂亮,也能歌善舞,许多小伙子都喜欢她。她爱上了青梅竹马的孤儿阿黑,立誓非他不嫁。一年的火把节,她和聪明勇敢的阿黑订了亲。财主热布巴拉的儿子阿支也看上了美丽的阿诗玛,便请媒人去说亲,但不管怎样威胁利诱,都无济于事。热布巴拉家乘阿黑到远方放羊之机,派人抢走了阿诗玛并强迫她与阿支成亲,阿诗玛誓死不从,被鞭打后关进了黑牢。阿黑闻讯,日夜兼程赶来救阿诗玛,他和阿支比赛对歌、砍树、接树、撒种,全都赢了阿支。热布巴拉恼羞成怒,指使家丁放出三只猛虎扑向阿黑,阿黑三箭将猛虎射死,并救出了阿诗玛。狠毒的热布巴拉父子不肯罢休,勾结崖神,乘阿诗玛和阿黑过河时,放洪水卷走了阿诗玛。十二崖子的应山歌姑娘,救出阿诗玛并使她变成了石峰,变成了回声神。从此,你怎样喊她,她就怎样回答你。她的声音,她的影子永远留在了人间。阿诗玛不屈不挠地同强权势力作斗争的故事,揭示了光明终将代替黑暗、善美终将代替丑恶、自由终将代替压迫与禁锢的人类理想,反映了彝族撒尼人“断得弯不得”的民族性格和民族精神。

主体思想

阿诗玛共十三章,各章以塑造阿诗玛这一人物形象为中心来展开故事情节。从阿诗玛出生、成长、热布巴拉家托海热说媒、抢亲、再到阿诗玛坐牢、拔箭被救、以及回声、将阿诗玛的“一生一死"悲剧命运抒写得淋漓尽致、绘声绘色,动人心魄。在不屈不挠同强权势力作斗争的阿诗玛身上,反映了韩族撒尼人“断得弯不得”的民族性格和民族精神。阿诗玛在人民中间广为传唱,其艺术魅力历久弥新。

虽然,有关阿诗玛传说的版本内容繁多,可是不管是哪种版本都表现了阿诗玛和阿黑之间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塑造了美丽善良、勤劳勇敢的撒尼姑娘阿诗玛的艺术形象,表现出了彝族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坚强意志,歌颂了彝族人民的勤劳智慧和反抗邪恶势力的斗争精神。

传唱特色

阿诗玛以五言句传唱,其中使用了伏笔、夸张、讽刺等手法和谐音、顶针、拈连、比喻等技巧,内容和形式完美统一。其作为叙事诗可讲述也可传唱,唱调有“喜调”、“老人调”、“悲调”、“哭调”、“骂调”等,传唱没有固定的场合,可在婚嫁、祭祀、葬仪、劳动、生活等多种不同场合中传唱、讲述。

阿诗玛传唱的空间主要有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两类。私人空间主要指住所;公共空间则包括:广场、山林、道路、水塘周围、公房以及群体性聚会与祭祀的空间。但对空间的体验并不单纯地存在于空间本身,这两种空间可以转换,当一群撒尼人在某处居所时,作为私人空间的居所就成了公共空间,当一个撒尼人在村寨的广场、山林时,原本作为群体所有的公共空间也成为一种私人空间。

传承流派

阿诗玛可以在婚嫁、祭祀、葬仪、劳动、生活等多种不同场合传唱,并形成了两个流传系统,一个是民间调,一个是毕摩调。王玉芳唱的是民间调,精通毕摩调的则是毕华玉。

毕摩是彝族的祭司,也是民族文化的传承人,在彝族社会中具有特殊的地位。毕摩通常是世代相传,他们除了负责祭祀占卜外,还要将历史和民间故事编成歌谣口口传唱。毕华玉就是一位毕摩世家的传人。阿诗玛的毕摩调,均是由毕摩传唱的,多用于祭祀、婚嫁、丧葬等仪式场合。

与毕摩调不同,民间调是一般民众传唱的,多见于劳动、生活等场合。王玉芳会唱多种版本与演唱形式的阿诗玛:小时候的阿诗玛、干活的阿诗玛、织布的阿诗玛。

培训

由传承人每年都要参与石林县民委开办民族文化传承人培训班的授课,传承阿诗玛文化,教授释族文字、毕摩文化与民俗礼仪等。

家传

传承人王玉芳的徒弟有大儿媳金荣芳和孙女普瑞等。

撒尼民间的阿诗玛主要以演唱形式传播,其演唱时有不同的旋律和不同的调式。在悲伤的场景里用带有伤感的旋律演唱;在喜庆的场景里,用带有欢快的旋律演唱。

传承人王玉芳的阿诗玛传唱以传统曲调为主,内容却不乏即兴发挥。比如唱到劳动片段时,有时她会一边编麻绳一边唱歌,大意是好好织麻献给国家。小调、曲调不断重复,歌词时有即兴发挥。这也就是王玉芳自己所说的“想怎么唱就怎么唱,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唱”。

随着生活方式、教育体制以及少数民族语言使用的社会空间的改变,阿诗玛的传承正面临着危机。

随着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彝族撒尼人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传承人却越来越担心阿诗玛会失传。“因为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外出打工,小孩很多也到城里读书。有的小孩慢慢地连自己本民族语言都不会说,更别说唱了。传唱的人会越来越少。”“文化传承需要一个环境,我们那个年代是在劳动中唱。现在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唱阿诗玛,如果只有几个人唱,没有形成一个氛围,那也不能保证它会永远传承下去。

文学价值

《阿诗玛》是生长于撒尼彝区并深深扎根于民间,富有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的文学作品,她对撒尼叙事诗的形成与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自《阿诗玛》成形后,后人借鉴其创作手法创作了《逃到甜蜜的地方去》、《圭山彩虹》、《竹叶长青》、《放羊人小黄》等叙事长诗,后4部有明显摹仿前者的痕迹,可见《阿诗玛》对撒尼叙事诗的形成与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作为古老文学作品的《阿诗玛》,在叙事方法上采用了顺叙、倒叙、插,叙、叠叙。在描写技巧上使用了肖像描写、语言描写、行为描写、心理描写等。在构思技巧上使用了伏笔、夯张、讽刺等。在修辞艺术上使用了谐音、顶针、拈连、比喻等,其中的谐音修饰是撒尼人独有的,部分谐音修饰方法还是《阿诗玛》独有的。在遥远的年代,撒尼先民就能综合运用多种艺术手法打造古老的作品,这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阿诗玛》 还配以多种曲调,用多种乐器伴奏演唱,比一-般的叙事诗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

口传叙事长诗《阿诗玛》内容和艺术的完美统一,使其达到了较高的境界。从叙事诗角度而言,她堪称同类作品的典范和代表作。近年在评选我国百年百部经典作品时,《阿诗玛》毫无争议地列为中国20世纪百年百种优秀文学图书之一。

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价值

《阿诗玛》是彝族撒尼人传统文化的突出表现形式,寓含撒尼人的精神、信仰、价值取向,涉及撒尼人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具有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研究素材的特殊价值,已受到国内外学界关注。

社会学价值

《阿诗玛》植根于石林彝族撒尼人群体的文化传统或文化历史之中,在该民族群体中起着确认文化身份的作用,已成为撒尼人及彝族的一张有代表性的“名片”。阿诗玛也是被认同的中华民族具有美好象征意义的女性形象之一。对于加强民族团结,构建和谐社会起到重要的积极作用。

《阿诗玛》是现存的一种鲜活的彝族传统文化,在族际交流、国际交流中已成为“形象大使”。云南新出现的民谣“十八怪”之一就有 “阿诗玛会说godbye",可知“阿诗玛”在现代社会继续传承彝族撒尼人好客、友善的优良传统。

毕华玉,男,彝族,1952年生,2013年3月卒,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2007年6月,毕华玉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申报。

王玉芳,女,彝族,1941年生,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长湖镇宜政村人。2007年6月,王玉芳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申报。她能演唱不同版本和不同演唱形式的弊族撒尼语口传叙事长诗阿诗玛,唱词曲调质朴感人,声情并茂,具有浓烈的乡士气息,被彝族撒尼人誉为活在民间的“阿诗玛”。

2008 年,“阿诗玛文化传习馆”在糯黑彝族文化保护区建成开放。王玉芳所在村的文化站里也拨出一个房间,给她用作阿诗玛传唱的传习馆。

2012年1月阿诗玛传唱的传习馆培训班开班,业余时间教学,学员有数十人,有小学生,也有中青年人,甚至还有年过八旬的老人。

彝族撒尼人以勤劳、坚强、富有创造性而著称于世。石林县历届人民政府和各族人民对本士文化极为重视,他们视本土文瑰宝,为拥有丰富的传统文化而自豪。在传统文化的保护、发掘研究、推介方面做了很大的投人。现出版与本士文化有关的著作数十部,影视数部。

1953年5月,云南省人民文工团深入到彝族撒尼人聚集的路南县圭山区进行发掘工作,搜集到阿诗玛的异文传说20种。后由公刘、黄铁、刘知勇、刘绮等对异文进行了整理、润色,于1954年发表。1959年, 李广田在此基础上作了加工,出版了长诗《阿诗玛》。

2019年11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公布,石林彝族自治县文化馆获得“阿诗玛”项目保护单位资格。

自20世纪50年代初,阿诗玛在有关刊物上发表汉文整理本以来,被翻译成英、法、德、西班牙、俄、日、韩等多种语言在海外流传,在日本还被改编成广播剧、歌舞剧、儿童剧等艺术形式。

在中国国内,阿诗玛被改编成电影及京剧、滇剧、歌剧、舞剧、撒尼剧等在各地上演。

阿诗玛不仅对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产生深远影响,对其他艺术也产生不小的影响,一些剧种将阿诗玛改编为舞台文艺作品,用其独有的艺术魅力进行演绎。如云南省京剧团、滇剧团、花灯团将阿诗玛改编为京剧、滇剧、花灯剧;云南省歌舞团将阿诗玛改编为舞剧、交响乐,其中舞剧《阿诗玛》被评为20世纪中国经典舞蹈;彝族民间也把阿诗玛改编为彝剧,深受彝族同胞的喜闻乐见。辽宁省歌剧舞剧院把阿诗玛改编为歌剧。

今天的撒尼人自命为“阿诗玛民族”,撒尼姑娘们自命为“现代阿诗玛 ”,撒尼小伙们自命为“现代阿黑”。撒尼人主要聚居区石林彝族自治县也被誉为“阿诗玛故乡”。一些艺术团体则直接称为“阿诗玛艺术团”。

1982年,中国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立体声音乐歌舞片《阿诗玛》获西班牙桑坦德第一届国际音乐最佳舞蹈片奖。

2004年,叙事长诗阿诗玛汉译整理本发表50周年、电影《阿诗玛》发行40周年之际,石林县人民政府与中央民族大学等单位合作,举行了的“阿诗玛国际学术研讨会”。


相关文章推荐:
石林彝族自治县 | 彝族 | 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 毕华玉 | 王玉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