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埃及神庙

古埃及宗教建筑。公元前16世纪--前11世纪埃及新王国时期的主要建筑形式。多以石块砌筑。分带有柱廊的内院、大柱厅和神堂。大门前有方尖碑或法老雕像。正面墙上刻有着色浅浮雕。大柱厅内柱直径大于柱间间距,借以强化圣庙的气氛。建筑实例有卢克索的阿蒙神庙。

神庙是古埃及许多神与女神崇拜的圣居,据玛特律法所说,所有 的神庙必须保持洁净,否则,神或女神会弃之而去,而结果会导致埃及出现大动荡。

每处都有神庙的踪影,每个城市都建有当地神的庙宇。神庙作为人与神的交流中心。随着祭司越来越强的权力,墓地变成了大神庙的一部分。

神庙分成两部分:外神庙与内神庙。外神庙可让新加入者进出,内神庙只能让经过认可的,需要进一步接受更深入学识的人进去。

这些神庙非常重要,它们周围会逐渐形成建筑群,为在那里生活和工作的人提供住所、食物和支持。整个建筑群由一系列区域构成,越往中心越神圣,最里面是神圣的圣地。

在复合建筑外面的公众区里,修建了圣湖、诊所、厨房、酒厂、谷仓和“生命之屋”神庙大学、图书馆和誊写室。从码头开始,沿着一条两侧通常有狮身人面像和其它巨型雕塑的大道,就能直达神庙的庙墙和通往神庙主体的宏伟的塔门。

进去之后是外院,这里对祭司是开放的,有时候也对公众开放;然后是内殿,只有纯洁的祭司才能进入这里。这里有一个多柱式大厅,有一排排巨大的柱子。最里面是避难所,只有法老和高级祭司才能入内。这里有供奉厅堂,即一个小礼堂,放有托着神像的帆船;而且这里本身就是神圣的圣地,神像就放在这里。

装饰艺术对古埃及人而言并不是抽象的观念。埃及艺术家的作品都具有实用的目的。它们不是灵感和想象力捕捉的一种体现,同时还传递着正确的宗教法则,连接了人神之间的关系。神庙空间装饰丰富,以浮雕和绘画为主,门墙、围墙以及大殿内墙面、石柱、梁枋上都刻满了彩色浮雕。它们是叙述法老远征的一目了然的编年史,描写了军事会议、狩猎、宿营、攻克城堡、激战急热烈欢迎法老满载战利品回到埃及的场面,以题材丰富与构图的变化多端而激动人心。浮雕的构图保持着传统倾向,形象是理想化的,国王的形体始终在构图里占据着主要地位,常被描写成百万雄师的领袖,正驱驰着战车横扫敌人,或正带领私人护卫,在沙漠之中狩猎。浮雕装饰的场面或用神之子及威震四方的君主形象来歌颂国王或让国王享受冥土的幸福。房龙认为,古埃及祭司在神庙的设计上,“想尽办法创造神秘的气氛”,是为了“适合埃及全国的精神需要”。

不论是浮雕还是绘画,都表现了精确的技术性和真实而激动人心的现实性。它的现实主义倾向不是用写生的方法,而是刻画生物或物件最重要的表征,它具有深刻的民间基础,是在描写埃及人民日常生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所有神的最高祭司是法老,他会指派高级祭司与其他一些祭司代他执行神职。神庙内室只能让法老或司职祭司进入,在那做晨仪,午仪与晚仪。其它时候任何人不得进入神庙的这块地方。

余下的祭司是唯一被许可跨出外庭的,那些膜拜者不能进入外庭以内的部分,膜拜者将祭品交给祭司,祭司将它们拿进神庙,由此可见神庙确实可称之为神的家居,它不象其它文化的神庙那样,人们可以任意进出,次数多寡随心所欲。这些神庙的院落是神的领域,神才是神庙的居民。职责是小心看护着神以满足他所需。他们是真正的“神之仆役”。他们要尽力让神留在埃及,以让天下和平。以恐一不满意弃埃及而去。

埃及平民对神的膜拜是极其热衷的,生活在膜拜中心或稍小一点神庙附近的居民总是到外庭,将他们的祭品放在那里,主建筑后面一般也有后门,这后门可以方便他们交上自己草写祷词与问题的陶片,或是将麻烦告述当职的祭司。祭司们仔细收着,分类回答提问者的问题。

庆典的时候神像会被抬出家居周游城市,信徒与居民们有幸一睹神的风采,不过通常情况下神像前面都有长长的驼鸟毛遮盖。这些节日让人加倍珍惜与渴慕,那时很可能允许平民进入神庙,在献上适宜的祭品后,或许还可以在神圣的庭院散步,或拜访圣物们的贮藏地。

卡纳克(karnak)神庙人类所有的思维都僵死和失落于此。卡纳克神庙是世界上最壮观的古建筑物之一,也是埃及最大的神庙。

卡纳克神殿是底比斯最为古老的庙宇,经很长时间陆续建造起来,由砖墙隔成三部分。其中中间部分保存得最完好,也是面积最大的一部分,占地约有30公顷,也是献给太阳神阿蒙的(Amon Temple in Karnak);左侧的是献给Montu神的,占地2.5公顷;另一个是献给阿蒙神的妻子形为秃鹫的Mut女神,尚未发掘。

在卡纳克神庙的周围有孔斯神庙和其他小神庙,每个宗教季节仪式从卡纳克神庙开始,到卢克索神庙结束。二者之间有一条一公里长的石板大道,两侧密排着圣羊像,路面夹杂着一些包着金箔或银箔的石板,闪闪发光。

卡纳克神殿因为其浩大的规模而扬名世界,它是地球上最大的用柱子支撑的寺庙。形象地说,卡纳克神殿的体量可以装下一个巴黎圣母院,占地超过半个曼哈顿城区。卡纳克神殿的大柱厅,约5000多平方米,厅内树有134棵石柱,分16行排列,中央两排特别粗大,每根高达21米,直径3.57米,可容纳100个人在上面站立。柱头为开放的纸莎草花。想象一下,这些石雕彩绘的大柱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几十个世纪。整座大厅用如此密集的粗柱创造出一种震撼人心的效果。

殿内石柱有如原始森林,仅以中部与两旁屋面高差形成的高侧窗采光,被横梁和柱头分去一半后,光线渐次阴暗,形成了法老所需要的“王权神化”的神秘压抑的气氛。这些巨大的形象震撼人心,精神在物质的重量下感到压抑,而这些压抑之感正是崇拜的起始点,这也就是卡纳克阿蒙神庙艺术构思的基点。

公元前第13世纪著名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以他自己与阿蒙-拉,普塔和拉-哈勒刻特三位一体神的荣耀开始采岩,伴着一座献给拉美西斯二世之妻与女神哈托尔,略小一筹的神庙,坐落于尼罗河畔,俯瞰伸向南方的平原,成为埃及力量的象征、令人敬畏的纪念碑。它很可能以此来威吓南方的人们,以镇住任何一个想入侵埃及之地的人。神庙战略性的方位正对尼罗河畔,这却为它带来不幸,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时尼罗河上一个新的水坝建筑使得水位上升,随时会淹没这座伟大的遗址,1963年到1967年间由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领头做了国际性援救,将神庙搬到更高更为安全的地方。

大法老自己四座巨像俯瞰于神庙前,巨像戴着独特的头巾,冠以上下埃及的王冠,每座20米高,然而从正面看要宽于35米,高于30米。随伴着国王的是他的众多妻子,儿女,他们在他腿边,要比他小得多。在入口正顶的一座小壁龛供奉着拉-哈勒刻特神。正面顶部冠以一排狒狒。

中心入口通入一个大廊柱大厅,大厅是前面是奥西里斯国王模样的塑像。神庙的方位布置精妙,每年的2月22日与10月22日当最早的太阳光线照在最内室的后墙上,使得坐在那儿的四神像明亮发光。

纵观世界,女王哈特舍普苏的墓葬庙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它由女王的建筑师塞勒穆特设计,将它建在被底比斯尖峰遮掩的峡谷顶,那“沉默的恋人”,在那儿居住着看守大墓地的女神。

成行的斯芬克斯通上神庙,露台以斜坡相连,最底层露台不协调的柱廊以其他的建筑修饰相称。中露台南面的浮雕描绘着女王的远征队取道红海到香料之地彭特。沿着上露台的前方是女王一排看向峡谷的温和微笑着的奥西里得大雕像。在柱廊后面的阴暗处,明亮的着漆浮雕装饰着墙壁。

如今许多神庙的塑像、斯芬克斯得以重现,一些现存于开罗博物馆,另一些存于纽约大都市博物馆。

纳穆提斯位于伐尤,由于太过广阔无法完全开凿,是阿蒙霍特三世献给索贝特,埃努提特与荷鲁斯三神的神庙,由斯芬克斯与群狮守护,神庙的内墙上刻着象形文字与阿蒙霍特三世、阿蒙霍特普四世的浮雕。

拉美西斯二世在塞提一世的废庙边建了令人惊叹的墓葬庙。据说这座大神庙可堪比阿布辛贝尔庙的神奇。

不过拉美西斯建的这座神庙离尼罗河太近,洪水成了它们的丧钟,仅幸存了第一庭院的柱廓,废墟前是拉美西斯高17米巨像的基座,雕像可能重于1000吨,雕像倒向第二庭院,头与躯干落在那里,其它部分已成碎片分散于全世界的博物馆。

拉美西斯三世整个神庙,宫殿环于一座高墙内。入口经过围墙,很像一座亚洲的堡垒。就在围墙内,向南是阿蒙尼狄斯一世、舍彭维佩特二世与尼托刻特的教堂,她们都有阿蒙的圣阿多特里斯头衔。

第一塔门通向一座开阔的庭院,排以拉美西斯三世的雕像,一边是奥西里斯,另一边是未切的圆柱,第二塔门通向列柱厅,又是拉美西斯型的特色圆柱,这连着斜坡通向第三塔门,接着到了一个多柱大厅。浮雕与外国俘虏的人头也放在神庙里,这可能是国王掌控叙利亚与努比亚的象征。

现代的卢克索镇就是著名的百门之都底比斯遗址的所在地,从第12王朝开始(公元前1991年)底比斯就作为埃及的首都,在新王国时到达顶盛。正是在这里图特摩斯三世规划他的战役,阿肯那顿最先思忖神性,拉美西斯二世着手他野心勃勃的建筑规划。仅有孟斐斯能在规模与财富上与之匹敌,但孟斐斯却将砖石用于建造新城,鲜少余物。底比斯的泥砖宫房虽失却幸存了石筑的神庙。

神庙由图坦卡蒙与霍瑞姆赫布加上拉美西斯二世建成,近后部是一座供奉亚历山大大帝的花岗岩圣坛。

基督教时期神庙的多柱大厅变成了基督教堂,向西尚留有另一座科普特教堂。几千年的岁月使得神庙掩埋在卢克索镇的街道与房子下面,最后上面建了一座清真寺,当神庙被发掘,清真寺如今已成了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底比斯有许多庆典,卢克索神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奥佩特庆中心,阿蒙霍特普三世与拉美西斯二世大规模的建筑让人觉得神庙似乎是用来合称庆典仪式的。节庆的本身是为了调和统治者的人性与神职,第18王朝期间庆典要持续11天,到了第20王朝拉美西斯三世统治时增到27天。那时庆典包括布施11000片面包,85块蛋糕与385罐啤酒。

当朝的王族塑像行进队伍从卡纳克出发,止于卢克索神庙。18王朝后期这种活动变成了在尼罗河上用驳船运载。每个神与女神有用小船牵引的专属驳船。一群群的士兵、舞师、乐师与高级军官在河畔上跟着驳船。庆典期间人们可以向驳船上国王或众神塑像要求恩赐。一旦到了神庙,国王与祭司们就进入后面的房间。

国王与他的卡(每个国王的神圣本体,出生时形成)在那里融合,国王变成神性的生灵。外面的那群人在焦急地等待已转性的国王,看到他的复现会高声欢呼。仪式由此巩固,使国王成神。仪式是法老政权的支柱。篡位者或非同血统的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统治埃及。


相关文章推荐:
古埃及 | 宗教建筑 | 新王国时期 | 方尖碑 | 法老 | 卢克索 | 神庙 | 古埃及 | 宗教建筑 | 卢克索 | 阿蒙 | 神庙 | 法老 | 神庙 | 古埃及 | 女神崇拜 | 祭司 | 古埃及人 | 现实主义 | 法老 | 祷词 | 卡纳克 | 卡纳克神庙 | 卡纳克神殿 | 底比斯 | 太阳神 | 阿蒙神 | 孔斯 | 卢克索神庙 | 卡纳克神殿 | 巴黎圣母院 | 卡纳克 | 拉美西斯二世 | 普塔 | 哈托尔 | 开罗博物馆 | 阿蒙霍特普四世 | 拉美西斯二世 | 塞提一世 | 拉美西斯 | 拉美西斯三世 | 奥西里斯 | 拉美西斯 | 叙利亚 | 努比亚 | 百门之都 | 底比斯遗址 | 底比斯 | 图特摩斯三世 | 阿肯那顿 | 拉美西斯二世 | 孟斐斯 | 图坦卡蒙 | 亚历山大 | 科普特 | 卢克索 | 底比斯 | 卢克索神庙 | 阿蒙霍特普三世 | 拉美西斯二世 | 拉美西斯三世 | 卡纳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