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艾什尔里

艾什尔里(a1-Ash‘ari,873~935),伊斯兰教逊尼派教义学家。伊斯兰辩证神学的奠基者。艾什尔里学派创始人。出身于伊拉克巴士拉的阿拉伯贵族家庭。年轻时四出投师求学,后师承穆尔太齐赖派学者祝巴伊的学说,成为该派重要学者,坚持“安拉公正”、“《古兰经》被造”等主张。40岁时脱离该派,并采用逻辑和哲学的论证方法著书立说,抨击穆尔太齐赖派、莱瓦菲祖派和哈瓦利吉派。

艾什尔里(a1-Ash‘ari,873~935)

伊斯兰教逊尼派著名教义学家,凯拉姆学的奠基者,艾什尔里学派的创始人。一译“阿尔阿沙里”。全名艾布哈桑阿里本伊斯玛仪艾什尔里。生于伊拉克巴士拉,出身于阿拉伯贵族家庭,其先祖为担任过阿里和穆阿维叶在隋芬之战中的仲裁者艾布穆萨艾什尔里。

艾什尔里(al-Ash‘ari,873-935)伊斯兰教正统派神学家、哲学家。生于巴士拉。曾师从穆尔太齐赖派教义学家阿布哈希姆(AbuHashim,?一933),后脱离该派,创建伊斯兰教正统派经院哲学(伊斯兰教教义学),即新凯拉姆。其追随者被称为艾什尔里派。11世纪后期,新凯拉姆成为官方信条,艾什尔里的学说渐成为占统治地位的伊斯兰神学-哲学体系。主张真主是全能的万物创造者,世上一切皆由真主意志决定,它不仅创造一切事物,且不断直接支配一切现象,否认世界的永恒性和规律性。强调世间事物无任何必然的因果关系,皆为真主的特殊创造;人们往往把真主造化事物的先后“习惯”或“经常的情状”误认为现象间的因果关系或规律,其实真主可以任意改变而创造奇迹。认为人的理性是不可靠的,仅能作为认识真主实在的一种工具,未必能获得知识;坚持“天启”是认识的根本,《古兰经》是真主永恒的语言。主要著作有《宗教原理的阐明》、《伊斯兰教学派言论集》。 [1]

早年受传统的伊斯兰教育,及长到巴格达、库法等地投师求学,后师承巴士拉穆尔太齐赖派的领袖艾布阿里祝拜伊(850~915),为其得意门生。潜心研习经训和沙斐仪学派教法,接受其师关于安拉独一、公正的教义和《古兰经》被造说的主张,成为穆尔太齐赖派的理论先锋。当时阿拔斯王朝哈里发推崇正统派教义和罕百里派教法,压制穆尔太齐赖派的学者,该派内部迫于政治压力发生分化。据传述,约913年,艾什尔里在40岁时,同其师祝拜伊在讨论关于安拉前定问题时发生重大分歧,遂当众反对师说,在巴士拉清真寺公开宣布脱离穆尔太齐赖派,并宣称要“自悔前非”,严格遵从经训,奉罕百里派教法学说,反戈一击,转向正统派。915年,其师逝世后,他迁居巴格达,先企图联合罕百里学派未果,不久独立门户,专事正统教义学的研究和著述,抨击穆尔太齐赖派、哈瓦利吉派、什叶派、穆尔吉埃派等,反对希腊哲学和异教思想对伊斯兰教的渗透,并招收门徒,传播自己的教义主张,其信徒日增。他调和信仰和理性的主张,既被穆尔太齐赖派斥为“叛徒”、“伪君子”,又被逊尼派教义学家和罕百里派法学家抨击为“异端”而加以排斥,他生前其学说未被正统派所承认。935年,卒于巴格达。他死后100年,经巴格达迪、安萨里等发展了其学说,终于取得主导地位,他才被称为“正统派教义的权威”、“新凯拉姆学的奠基者”。

他一生的著作达300多种,传世的主要著作有《宗教原理诠明》(一译《宗教原理大全》)、《伊斯兰教学派言论集》、《左道通砭》(一译《对异端思想的驳斥》)等。

艾什尔里的宗教哲学思想,以维护伊斯兰教正统信仰为宗旨,既反对穆尔太齐赖派的“唯理论”倾向,又反对正统学者的极端形式主义,而采取折中主义的方法,以调和哲学与宗教、理性和信仰,以理性思辨及逻辑方法论证教义,使哲学弥合正统信仰。在宇宙形成问题上,他认为“真主是全能的,真主是万物的创造者”,凭借其万能的“本体”直接创造了万物的实体,而这种创造是无限的、任意的、偶性的。真主创造的实体就是“原子”,它是有始的,世界万物是由真主创造的原子和偶性构成的,物体是原子的结合。事物的“产生只不过是原子之间的结合,消灭只不过是原子之间的分离”。原子无空间而只有位置,它借其位置充满空间,它是不可分割的。两原子之间无原动和被动关系,它们之间的组合分离是偶性的,是由造物主任意安排的。艾什尔里否认世界的永恒性和规律性。他认为真主的意志不仅创造了世界,而且不断地支配一切,真主的意志是一切现象发生的唯一原因,可瞬间创造新的世界。事物在因果关系上无任何必然联系,规律是真主安排在自然界中的“习惯”或“经常的情状”,真主可随时任意改变而创造奇迹。在真主的本体与德性问题上,反对穆尔太齐赖派关于安拉无德性的主张。他认为真主的本体是超绝万物的精神实体,它的本体就是它的存在。真主独一、万能的本体就具有超乎万物的永存无始的诸德性,即知识、能力、意志、生命、言语、听觉、视觉等。但真主的这些德性是创造者的德性,与被造物人类的属性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能等同,并把真主的德性视为一种无方式的信条。在真主的前定与人的意志自由问题上,基本倾向是主张定命论,但不完全排除人的意志自由。他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真主主宰的,人的命运和行为都是预定的。在支配事物方面,真主有绝对的意志自由,而人是无意志自由的。在善恶问题上,凡真主命令当行之事就是善的,凡真主禁止当戒之事就是丑恶的。真主赋予人以理智,故人有能力选择和掌握自己的行为,而恶的行为不是真主强制人们所干的,故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善者受赏,恶者受罚。如承认人有绝对的意志自由,就否定了真主的前定和万能。在理性和信仰的关系伺题上,主张信仰(天启)高于理性。他认为,真主对人的“启示”是获得真理性认识的源泉。人类认识的对象和目的就是体认造物主的存在、独一和万能,以坚定信仰,绝对顺从真主的意志。对真主的认识,个人的认识能力是无法达到的,只能通过启示和信仰才能认识。认为人的理性仅能作为认识真主实在的工具,理性无法获得可靠的知识。但知识不能违背信仰,理性必须顺从和维护信仰。他还主张对一切事物的认识和判断应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准则,反对用理性思想注释《古兰经》。他还认为在末日审判时人的肉体能复活,在后世虔信者亦可见安拉。但这种“见”不受方向、位置、形式及距离的限制,“见”主者需有宗教功德,凡作恶者和叛教者不能“见”主。艾什尔里坚决反对穆尔太齐赖派关于《古兰经》被造说的主张,主张《古兰经》是“安拉本体的无始语言”,是永恒的绝对真理,它包含着神圣的信仰准则和全部知识,只能遵奉,决不能怀疑。至于用来表述它的语言形式和记录它的书是被创造的,不能把二者混同,否则就会背离信仰。

艾什尔里的学说对西方亦有一定影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和犹太哲学家迈蒙尼德的《迷路指津》对其学说亦有评论。 (杨克礼)


相关文章推荐:
逊尼派 | 凯拉姆学 | 穆尔太齐赖派 | 巴格达迪 | 宗教原理大全 | 伊斯兰教学派言论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