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马克安东尼(古罗马政治家和军事家)

马克安东尼(Mark Antony),全名马尔库斯安东尼斯马西费尤斯马西尼波斯(Marcus Antonius Marci Filius Marci Nepos),约前83年1月14日出生于罗马,逝世于前30年8月1日,是一位古罗马政治家和军事家。他是凯撒最重要的军队指挥官和管理人员之一。前33年后三头同盟分裂,安东尼在罗马内战中战败,前30年马克安东尼与埃及女王克利奥帕特拉七世一同自杀身亡。

马克安东尼克列提库斯是著名的辩论家马克安东尼奥拉托的儿子,奥拉托于前86年被盖乌斯马略的支持者处死。马克安东尼的母亲茱莉亚恺撒与凯撒是亲戚,因此马克安东尼是凯撒的一个远亲。马克安东尼的父亲早死,他有两个兄弟路西斯安东尼和盖乌斯安托尼。他的母亲在他父亲死后与勒图纳斯苏瑞结婚。苏瑞是一个政治家,他在前63年的伽提林阴谋中受牵连被处死。

按普鲁塔克的说法,马克安东尼早年由于缺乏父亲的管教,他与他的兄弟和朋友在罗马过着花花公子的生活,他们经常去赌场、酗酒和介入丑闻昭著的恋爱事件中。按普鲁塔克的说法,马克安东尼在20岁前就已经欠了250塔兰特的债(相当于当代数百万美元)。

此后他去希腊学习辩论术,在那里他参加了由行省总督奥路斯伽比尼乌斯指挥赴叙利亚的罗马军团的骑兵。在这次行动中,他显示了他是一个优秀的骑兵指挥官,他的勇敢和勇气受到称赞。在这次行动中,他也首次访问了埃及和亚历山大。

前54年 马克安东尼加入了凯撒在高卢的参谋部。在高卢战役中他再次体现了他超众的军事才能,但他本人的性格则到处制造麻烦。据说凯撒本人就多次因为他的举止而发怒。

虽然如此,马克安东尼成为凯撒的一个强烈的支持者。前50年他作为市民的护民官为凯撒效力。当时凯撒为期十年的行政总督职务到期,凯撒想参加竞选执政官的职务,但罗马元老院中庞培领导的保守派要求他首先放弃他的行政总督和军队指挥官的职务。但凯撒无法满足这个要求,因为假如他放弃他的职务的话他就成了一个平民,在他获得执政官的职务前他可能作为平民受到迫害,而且没有兵权他完全无法防御庞培的军队的攻击。马克安东尼建议凯撒和庞培同时放弃他们的军权。但这个建议被反对,马克安东尼本人成为攻击的对象,他被元老院驱逐,逃离罗马参加凯撒的军队。凯撒此时已经将他的军队开驻到他的行政总督领地的最南端:卢比孔河畔。此时他知道已经无法与庞培达成一个和平解决的方案了,因此他率军渡过卢比孔河进军罗马,开始了最后一场古罗马共和国内战。在这场内战中马克安东尼是凯撒的副指挥官,在所有与庞培的作战中,他指挥凯撒的左翼军,显示了凯撒对他的信任。

凯撒成为罗马独裁者后马克安东尼成为他的骑兵统帅,他的右手。凯撒于前47年赴非洲与庞培的残余势力作战时将意大利半岛交付马克安东尼管理,但马克安东尼作为管理员的技巧比起他的将帅技巧来就逊色多了。当到处不满之声兴起时他决定使用武力。上百市民被杀,罗马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凯撒对此非常不满,他解除了马克安东尼所有的权力。两人在此后两年中没有再见面。前44年马克安东尼被任命为凯撒第五任执政官的助手后两人才和解。

不论两人之间有什么争执,马克安东尼始终是凯撒的支持者。在前44年2月的牧神节上马克安东尼公开向凯撒敬献一顶王冠。凯撒拒绝接受这个礼物来表示他不想成为帝王。

前44年3月15日凯撒被该尤斯卡西乌斯和马可斯布鲁图斯为首的一群元老们谋杀。

马克安东尼怕谋杀者会血洗凯撒的支持者,化妆为一个奴隶逃出罗马。但当凯撒的刺杀者没有对凯撒的支持者采取任何举动后马克安东尼很快又回到了罗马。他与刺杀者谈判。一开始他作为当年的执政官似乎打算追求和平和减轻各方之间的紧张。在西塞罗的建议下元老院决定特赦刺杀者。在凯撒的葬礼上,马克安东尼作为凯撒多年的副官、助手和亲戚是理所当然的说悼文的人。在他的悼文中他指责谋杀的罪行,发誓与谋杀者誓不两立。他显示了他的辩论的天才,扯下覆盖着恺撒尸体的宽外袍来显示凯撒身上的伤痕。当晚罗马市民袭击刺杀者的住居迫使他们逃亡。

凯撒之死带来了一个政治空白

共和国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而另一场内战一触即发。此时凯撒的一个侄孙和养子屋大维登上了政治舞台。作为凯撒的名称和财产的继承人他立刻就获得了罗马民众和军团的支持。而屋大维也准备与另外两位竞争者争夺权力:马克安东尼和雷必达。经过数个月困难的协商三人决定组织后三头联盟。前43年这个名为“组织民众的三头联盟”正式成立。通过一个法规这个三头联盟获得了此后五年中所有的权力。为了巩固这个联盟,屋大维与马克安东尼的养女结婚。三头联盟的第一个行动是追捕逃往东方的刺杀者和杀留在罗马的刺杀者的追随者。西塞罗是这场大迫害中最著名的牺牲者。经过腓力比战役,卡西乌斯和布鲁图斯战败自杀后三头联盟的权力达到了顶点。

他们的敌人被消灭后三头联盟将罗马世界三分,雷必达统治西部省份,屋大维统治意大利并负责为老兵分配土地这是一个重要的任务因为这样他可以保证军团对他忠心。马克安东尼统治东部省份,扑灭朱迪亚的暴乱和试图征服安息。在这次使命中他于前41年在塔尔苏斯遇到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并成为她的情人。

此时意大利的情况并不稳定

屋大维的管理并不顺利,他面临着一场暴乱。此时他又决定以“她讨厌”的理由与马克安东尼的养女离婚。这场暴乱的起因是富尔维亚,马克安东尼的妻子。史传富尔维亚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她担心自己和马克安东尼的政治地位,同时对屋大维对他们的女儿的待遇不满。在她的内兄弟路西斯安东尼的帮助下富尔维亚出钱动员了八个军团进攻罗马。一开始他们的进攻似乎使屋大维很为难,但不久屋大维就战胜了他们。从前41年冬到前40年富尔维亚被围困在佩鲁贾。最后她不得不因饥荒而投降。她被流放到西克由,在那里等待马克安东尼的到来中死亡。

富尔维亚实际上是白死了。屋大维与马克安东尼协商后迫使他的妹妹奥克塔维亚(屋大维娅)嫁给马克安东尼。这样三头联盟再次结成,马克安东尼终于可以开始他准备已久的对安息的战争了。

马克安东尼与他的新妇渡往希腊

打算从那里进发安息。但此时在西西里岛上的费斯图斯庞培叛乱,费斯图斯庞培是最后一个庞培的支持者。这场叛乱使得屋大维无法将他保证的军团交给马克安东尼,这使两人之间的关系再次恶化。在奥克塔维亚的调停下两人于前38年在塔伦顿再次达成协议。三头联盟被延长了五年,屋大维再次保证为马克安东尼提供军团。

但此时马克安东尼已经不相信屋大维真的支持他的安息计划了。他让怀孕的奥克塔维亚回罗马,他自己则赴亚历山大,在那里他希望克利奥帕特拉七世会给他钱来让他实现他的计划。

在公元前1世纪的地中海世界,崛起了两个强大的国家,他们分别是西方的罗马共和国和东方的帕提亚帝国。这两个国家都深受希腊文化的熏陶,却在很多具体事务上,呈现截然不同的差距。

罗马人以强大的步兵、海军和野战工事闻名。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文明核心,源自城市地区。一个又一个的城市,通过商队或海船相连,组成了罗马霸业的大动脉。这条大动脉将埃及、利比亚、叙利亚、西西里和克里米亚的粮食,源源不断地输入意大利。控制各个贸易口岸与城市经济的总督们,有足够的资金供养职业化程度极高的军团步兵。并在需要时候,从自己的省份或同盟势力那边,招募包括骑兵在内的各类辅助部队。

帕提亚人以强大的骑兵、弓箭手和游牧式战术闻名。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文明的核心,源自两河流域到内亚腹地的广袤草场。一片又一片的绿洲与牧场一起,通过商队将东西方的货物不断转手。控制这些绿洲和商路要道的城市,帮助地方贵族聚集足够的力量。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可以迅速拉起一支骑兵大军,并从治下区域和周边招募辅助步兵。

和很多人刻板的印象不同,罗马人其实并不缺乏骑兵部队。在军团步兵只能由罗马公民服役的年代,大量被征服省份的地方小贵族和他们的附庸担任。这些省区内的小土豪,不仅依靠罗马保护来维系自己的产业,也在罗马需要的时候贡献自己的武德。这样的混合区域,不仅出现于西面的高卢和西班牙,同样也适用于东面的马其顿和希腊。至于小亚细亚半岛东部的数个独立附属国,本身就有着悠久的骑兵传统。他们本国的常备军,是罗马人非常喜欢的辅助力量。

但这在帕提亚人面前,罗马人的骑兵力量就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作为中亚的骑兵大国,他们的游牧民的出身,使得社会菁英与民间都不缺乏合格的骑兵兵源。帕提亚王国由帕尔尼部落建立,在扩张的早期,就占领了波斯和塞琉古帝国在伊朗北部建立的战马培育基地。这里培育出的尼萨马,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肩高达到150cm的重型战马。不仅可以高速冲锋,也可以承载全套的重骑兵装备与马甲。比起汉武帝朝思暮想的汗血宝马来说,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优秀的战马,帕提亚人的装备与战术,也非常适合于进行大规模骑兵作战。他们的骑兵绝大部分都装备了反曲复合弓,可在远距离位置不断进攻。菁英战士则是人马具装的重型武士,手持重型长矛去发起冲击。帕提亚人经常出动轻骑兵去反复骚扰对手,再用重骑兵执行决定性的一击。由于治下的城镇有不少优秀的工匠和冶炼中心,让帕提亚人的骑兵规模和装备,远胜过去的斯基泰游牧部落或小国。

公元前53年,罗马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就领兵入帕提亚。由于缺乏对帕提亚骑兵军团的必然认识,克拉苏的军队依然以山地作战配置来组织。结果,他们在遭遇到一系列的挫折后,大败而归。20000多士兵命丧叙利亚东北部的荒原之中,超过10000人被帕提亚军队俘虏。富可敌国的克拉苏自己,也被砍下脑袋,呈现给正在观看希腊戏剧的国王。


  

公元前36年,已经成为罗马新三巨头之一的马克安东尼,掀起了对帕提亚帝国的新一轮远征。这既是为了共和国的威严,向屡屡与自己作对的敌人复仇。也由于安东尼自身的微妙处境,不得不发起的一次战争。

安东尼在当时已经获得了整个罗马东方势力的控制权。但失去意大利本土的支撑,他和他的军政幕僚一起,都需要为自己的集团谋出路。在马略的军队职业化改革后,军团士兵成为了地方总督的最重要资本。大量的军团士兵需要粮饷供应,退役的士兵也需要分发土地赡养。但安东尼接手的帝国东部,依然是大量地方政治势力交错的地带。

他们首先在希腊和小亚细亚地区征税,希望从各种希腊城市那里获得几年的现钱。但当地在之前的两次罗马内战中,已经被共和派势力压榨一空。于是,安东尼只能将目光转向各个附属国地区。通过仲裁王位继承权与钦点君主的手法,从这些国家的国库里,捞得一笔。最后,他获得了埃及托勒密王朝女王克里奥帕特拉七世的支持,并着手在叙利亚大力征税。这样,军队的粮饷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

但作为军头,他还有给退伍士兵分发土地的义务。可在安东尼控制的地方,已经没有足够的土地储备来让他完成福利。

在清理叙利亚和犹太国事务时,安东尼发现很多前塞琉古王室后裔与犹太贵族,都在帕提亚帝国的支持下获得了各自城市的控制权。加上之前帕提亚军队曾攻入过叙利亚和小亚细亚,促使他认真考虑对东方强敌进行一次猛攻。

安东尼不仅动员了手头几乎全部的军队,还以埃及的舰队为交换,从依然是盟友的屋大维那里换来了20000步兵。为了确保战事的万无一失,东部几个具有势力的属国军队也被征召。

这样一来,除了10个军团的60000罗马步兵外,安东尼的大军里还包括了10000从高卢和西班牙招募的骑兵。大量来自东方各地的部队也加入进来,包括著名的叙利亚和克里特弓箭手、加拉太和犹太来的山寨军团、卡帕多西亚人的标枪手和本都国王亲自率领的一小支军队。这23000人的部队,确保了安东尼不会重蹈当年克拉苏失败的覆辙。得到消息的亚美尼亚国王阿塔伐斯德,也带着6000骑兵与7000步兵,加入了这支远征军。


  

鉴于克拉苏当年的作战失败,安东尼制定了从北方山区入侵帕提亚的计划。罗马主力军队从埃及等地出发,沿着地中海海岸,进入叙利亚。在那里,大量的同盟军与民夫被召集起来,一同北上亚美尼亚。

安东尼远征的第一个目标,并不是传统的两河流域,而是亚美尼亚东面的山地国家阿特罗帕特尼。这个位于里海西南与高加索山脉南麓的小国,源自古代波斯帝国的希尔卡尼亚省。在亚历山大击败波斯人后,当地统治人拥立米底副总督阿特罗巴特斯为国王,建立了这个古代波斯人的留居地。罗马人因此将这里称为小米底。他们拒绝成为塞琉古帝国的附庸,却在后来成为了帕提亚帝国的附属国之一。只要占领这里,安东尼的军队就能从容不迫的南下伊朗和两河流域。

面对罗马人的进攻,阿特罗帕特尼国王塔瓦斯德斯一世,立刻加强了首都弗拉阿塔的防御。这座城市依山而建,还有自己的水源和粮食储备,不害怕短促的袭击。罗马人长途跋涉1608公里才抵达此处,立刻建立了围困城市的壕沟和工事。为了不让塔瓦斯德斯一世逃走,安东尼下令主力军团与大部分骑兵一起急行军前进。

为此,他下令将庞大的后勤车队与攻城武器都抛在后面,仅仅派亚美尼人和其他20000同盟军押运。结果,很快抵达城市的罗马士兵,只能用当地的泥土建立攻城土堆。战斗的进程不仅没有加快,反而因此被大大减缓。

帕提亚国王弗拉特斯四世,利用罗马军队分兵困在两地的机会,聚集起了40000人的骑兵大军。他们首先赶到弗拉阿塔城下,发现罗马人的营地和工事都非常坚固,转而赶去攻击对手的后勤车队。防御辎重部队的亚美尼亚人首先被庞大的帕提亚军队逼退,接着其他同盟军也遭到了致命打击。他们的步兵随300辆辎重车一起,形成漫长的行军纵队,主要反击力量都仰仗骑兵来完成。当帕提亚骑兵不停的在各个位置发起攻击,分散的同盟军根本无法应付。

负责指挥这支队伍的罗马将领斯塔蒂阿努斯,手里只有少量的军团步兵可以使用。同盟军中大量的弓箭手与轻步兵则被安东尼调往围城部队,让他们缺乏足够的反击火力。

帕提亚人几乎重现了他们在卡莱战役中对罗马人的辉煌。各自为战的同盟军骑兵,被从他们的步兵队伍中吸引出去,遭到惨败。分散把守辎重车的步兵,也被灵活机动的帕提亚骑兵逐一击破。斯塔蒂阿努斯和本都国王波罗蒙,先后战死。辎重车队损失惨重,尤其是大量用来组装攻城武器的零部件和木材被一扫而空。同盟军主力不是被消灭,就是被打散后离开战场。只有少量残余最后抵达了主力部队所在的位置。亚美尼亚国王阿塔伐斯德则游而不击地逃回国去。

此时,罗马人不仅难以迅速攻克米底人的城市,自己的后勤都成了重大问题。


  

虽说局面危急,安东尼还是凭借丰富的战争经验,准备了一次反击。他下令10个军团和所有辅助骑兵出营,佯装搜集粮草,吸引帕提亚人进行决战,想通过一次胜利来鼓舞士气。

整整一天,老谋深算的帕提亚人都在他们身边徘徊,拒绝交战。于是安东尼改变策略,下令全军拔营,准备会战。这一切在帕提亚人眼里却像是敌人就要逃跑一样。不明真相的他们开始延伸两翼,用大量的骑兵摆出新月阵型,准备包围整个罗马军队。但当他们接近时,遭到了罗马军队中的轻步兵反击。大量的弓箭、标枪和投石,将轻骑兵打得无力招架。

安东里立刻派出辅助骑兵迎击,让高卢人和西班牙人冲到近距离内进行肉搏。由于无法继续使用弓箭射击,帕提亚轻骑兵遭到重创。很多罗马步兵也利用这个机会进攻,以重型标枪充当长矛,击杀了不少帕提亚士兵。

这次胜利让安东尼信心十足,于是他下令全军追击。但罗马骑兵追击了30里后,仅仅斩杀80人,抓到的俘虏也不过区区30人而已。好在一些来不及被转移的辎重,又回到了罗马人手中。但当他们撤回原先的营地后发,困守山城的米底人,也利用这个机会出击。在将数量稀少的围城者击退后,罗马人修建的土堆已经被占领。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罗马人只能用围困手段来迫使米底人投降。但他们自己所剩不多的补给,也很快就要耗尽。每次被派出去搜集粮秣的队伍,也遭到帕提亚人的袭击,损失很大。安东尼不得不考虑如何将整支军队带回叙利亚。

在帕提亚一边,弗拉特斯四世也面临着军队补给不足的问题。随着冬季的即将来临,很多征召士兵要求回家休整。因此,帕提亚军队也需要一个更为迅速的方法去解决战斗。他们派遣士兵向罗马人喊话,同意罗马人光荣撤退。正中下怀的安东尼,于是宣布立刻撤军。但为了安全起见,他在当地人的建议下放弃了来时走的平原路线。罗马军队将进入北部的山区,朝着亚美尼亚境内撤退。

行军三天后,罗马人果然发现前路附近的大坝被摧毁。他们撤军的必经之路,有很大一段已经被决堤后的河水淹没。安东尼明白大战将至,下令全军展开战队队形。辅助骑兵和轻步兵一起,在队伍的前方和后方警戒。10个军团的步兵组成一个个空心方阵,将大部分同盟轻步兵保护在内侧。

帕提亚骑兵很快拍马杀到,用致命的箭矢袭扰对手的步兵阵线。但罗马人也很快用手里的盾牌组成防御密集阵,并依靠身后的轻步兵还击,让轻步兵无所适从。高卢与西班牙的骑兵也适时地展开反击,在击溃帕提亚人后迅速返回本阵,避免了被围歼的危险。

此后的数天,这样的战斗多次出现。罗马人的阵列固若金汤,但行军速度也被延缓。帕提亚人急于击破对手,却也只能陪着拖延时间。一直到安东尼的部将加卢斯站出来,决定一举搞定问题。

帕提亚人成功将大部分罗马军队的骑兵和轻步兵吸引到远离重步兵战线的位置,以重骑兵和轻骑兵轮番攻击。发现上当的罗马人,起初只是派出小队步兵增援。结果这些支援部队也被帕提亚的重骑兵击溃,损失不断上升。安东尼只能带着一整个军团的步兵出击,才将帕提亚人的骑兵驱散。但罗马人损失了宝贵的3000骑兵与轻步兵,负伤者多达5000人。坚持出战的加卢斯自己,也在被救出后不久死于箭伤。

获得优势的帕提亚人,觉得已经胜利在望。弗拉特斯四世不仅得到了解围的米底军队增援,还准备将自己的近卫军都派上战场。但他们沮丧地发现,罗马人行军到任何地方,哪怕只停留一天,也会建立坚固的营垒。对于以骑兵为主的帕提亚人来说,攻坚战绝非其强项。

当安东尼最后不得不带着全军离开营地前进后,足足40000人的帕提亚-米底军队也终于得到了等待已久的机会。但罗马人不仅没有在压力下溃散,反而再次摆出了坚固的密集阵防御。帕提亚人的弓骑兵再次被步兵火力击退。

罗马人第一排半蹲的防御姿势,却被误认为已经体力不支。结果,大量帕提亚具装骑兵发起了一次集团冲锋。不过在他们冲到敌军阵线时,居然遭到了罗马步兵的反冲锋。前排的菁英战士被大量击倒,其余人慌不择路地溃散而去。

帕提亚人在发现自己低估了罗马人的战斗力后,继续以轻骑兵一路尾随。他们甚至埋伏在罗马人撤退所需要经过的山头,等着罗马人翻越前一座山,尔后居高临下的向全军射击。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无法阻止罗马人行军到亚美尼亚境内。


  

公元前36年的安东尼远征,是罗马共和国与帕提亚帝国之间冲突的典型案例。双方都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并尽可能地寻找和捕捉对手的弱点,隐藏自己的不足。

罗马军队被一贯认为骑兵羸弱,并且害怕与占据优势骑兵部队的对手作战。但安东尼远征的失败,与其说是败在对抗骑兵不利,不如说是分开行军所酿成的致命失误。安东尼本人以作战勇猛而著称,却非常缺乏名帅所具备的统筹和规划能力。当失败的军队退到亚美尼亚后,已经损失了接近3万人。其中大部分人并非战死,而是因为饥饿、疾病和食用了有毒野草而毙命。

帕提亚军队则一贯被认为步兵羸弱,并且经不住强敌的整体战攻势。但弗拉特斯四世在政局不稳的情况下,还是拉出了数万骑兵部队。这些部队本身还获得临近定居点和城镇的步兵援助。被攻打的阿特罗帕特尼人,不仅拥有严密的城防设施,还有着帕提亚境内最好的山地步兵。正是他们的审时度势,让安东尼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帕提亚军队在整场战争中的损失,也大大小于罗马军队。

与此同时罗马三头联盟最终破产

雷必达在犯了一个政治错误后被迫退位,屋大维成为意大利半岛上惟一的执政人。他打起保存共和国贵族传统的旗帜并开始攻击马克安东尼。他指责马克安东尼缺乏道德,将他的妻子离弃在罗马,而自己却成为埃及女王的奴隶。他几乎指责马克安东尼犯了所有错误,最重要的是他指责马克安东尼放弃了他的罗马传统,成了一个埃及人。马克安东尼数次被召回罗马,但他没有应召而是与克利奥帕特拉一起待在亚历山大。

马克安东尼再次利用埃及的钱进攻安息

这次他攻打在上次远征后倒向帕提亚的亚美尼亚,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他在亚历山大庆祝凯旋。最后所有的市民都被召集到一起,在克利奥帕特拉及其子女的环绕下马克安东尼宣布他终止与屋大维的联盟。他把他的统治地分散给他的子女:亚历山大希利奥斯被指命为亚美尼亚和(还没有被占领的)安息的国王,克利奥帕特拉希莲成为昔兰尼加和利比亚的女王,托勒密 费拉德尔夫斯被指命为叙利亚和奇里乞亚国王。克利奥帕特拉七世被称为是国王的女王和埃及女王,她与凯撒的儿子凯撒利安被称为国王的国王和埃及国王。最后凯撒利安还被称为是凯撒真正的继承人。这个宣言彻底折断了马克安东尼与罗马之间的关系。

将不重要的省份分给他的子女不是一件好事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将凯撒利安说成是凯撒的合法继承人直接威胁到屋大维的地位。因为屋大维惟一的权利基础是他是凯撒的养子和继承人,因此他受到罗马公民和军团的拥戴。屋大维不能无所事事地坐观他的地位被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的儿子挑战。前33年的最后一日三头联盟正式结束并不再被重申。另一场内战开始了。

前33年和前32年双方开始了宣传战

马克安东尼宣布与奥克塔维亚离婚,他指责屋大维是一个暴发户、篡权者和伪造了凯撒的遗嘱。屋大维则指责马克安东尼卖国:他违反罗马的传统非法占据罗马的省份,他没有经过元老院的同意与其它国家交战,此外他不经过法庭判决就处死了费斯图斯庞培。前32年,罗马的两个执政官和三分之一的元老逃离罗马赴希腊与马克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相会。

前31年战争终于爆发了

阿格里巴占领了一个希腊重要的海港。由于屋大维在军团中的声望很高许多省份(包括希腊)都倒向屋大维。9月2日在阿克提姆海战中马克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的海军被战败,两人被迫逃往埃及。

屋大维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前30年8月他在阿格里巴的帮助下入侵埃及。马克安东尼无处可逃而自杀,数日后克利奥帕特拉也自杀。

马克安东尼死后屋大维成为罗马最高的统治者。前27年元老院授予他奥古斯都凯撒的称号。他逐渐地将罗马行政、政治和军事权利集中于一身。在他生前古罗马共和国没有正式结束,但许多历史学家将亚克提姆海战看作是罗马帝国的开始,不过也有人认为屋大维的继承人提庇留14年的登基才是罗马帝国的开始。

法蒂亚

安东尼亚希布利达(他的一个侄女)

富尔维亚

马科斯安东尼安提鲁斯,前31年被屋大维处死

尤鲁斯安东尼,与奥克塔维亚的一个女儿结婚

奥克塔维亚

大安东尼亚

小安东尼亚

与克利奥帕特拉(未结婚)的子女

双胞胎

亚历山大希利奥斯

克利奥帕特拉希莲

托勒密 费拉德尔夫斯


相关文章推荐:
罗马 | 后三头同盟 | 罗马内战 | 埃及女王 | 克利奥帕特拉七世 | 腓力比战役 | 朱迪亚 | 恺撒 | 辩论家 | 恺撒 | 普鲁塔克 | 亚历山大 | 凯撒 | 元老院 | 庞培 | 卢比孔河 | 庞培 | 凯撒 | 意大利半岛 | 马可斯布鲁图斯 | 西塞罗 | 养子 | 雷必达 | 腓力比战役 | 朱迪亚 | 克利奥帕特拉七世 | 佩鲁贾 | 屋大维娅 | 西西里岛 | 罗马共和国 | 埃及 | 利比亚 | 叙利亚 | 西西里 | 克里米亚 | 意大利 | 帕提亚人 | 罗马人 | 塞琉古帝国 | 汗血宝马 | 克拉苏 | 马略 | 希腊 | 小亚细亚 | 克里奥帕特拉七世 | 帕提亚 | 加拉太 | 卡帕多西亚 | 弗拉特斯四世 | 高卢人 | 罗马共和国 | 利比亚 | 奇里乞亚 | 阿格里巴 | 阿克提姆海战 | 奥古斯都凯撒 | 罗马帝国 | 提庇留 | 布利达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