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科菲安南

科菲安南(Kofi Atta Annan,1938年4月8日-2018年8月18日),加纳库马西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

科菲安南1972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通晓英语、法语及非洲多种语言。1997年至2006年,安南连任两届联合国秘书长;2001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2018年8月18日 ,科菲安南去世,享年80岁。 [1-3]

科菲安南在1997年1月1日年至2006年12月31日两个任期内,巩固了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促进了多边主义的进一步发展。他倡导集体安全、全球团结、人权法治,维护联合国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权威。 [3]

1938年4月8日,科菲安南出生于加纳库马西市,早年就读于加纳库马西理工大学,曾到美国和瑞士留学,先后获美国明尼苏达州马卡莱斯特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硕士学位。

1958年,科菲安南以加纳全国大学生组织的副主席身份参加了在塞拉利昂举行的西非大学生领导人国际会议。

1959年,科菲安南首次离家出国,获福特基金会的奖学金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的麦卡莱斯特学院学习,曾就读于库马西科技大学。

1961年,科菲安南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麦卡利斯特学院完成经济学本科课程。

1961年至1962年,科菲安南在日内瓦国际高级研究学院攻读经济学研究生课程。

1962年,科菲安南进入联合国工作,担任设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的行政和预算干事。此后,先后任职于设在亚的斯亚贝巴的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驻在伊斯梅利亚的联合国紧急部队(第二期紧急部队)、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1971年至1972年,科菲安南作为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研究员,获得管理学硕士学位。

1974年,中东“十月战争”后,科菲安南担任驻开罗的联合国紧急部队民事长官。

1986年,科菲安南升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负责人事厅的工作。

1987年至1990年,科菲安南任纽约联合国总部人力资源管理助理秘书长兼联合国系统安全协调员。

1990年至1992年,科菲安南任纽约联合国总部方案规划、预算和财务助理秘书长兼财务主任。

1993年3月至1994年2月,科菲安南出任联合国负责维持和平事务的助理秘书长,主管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

1994年2月至1995年10月,科菲安南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

1996年12月17日,第51届联大任命科菲安南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

1997年1月1日,科菲安南就职联合国秘书长,任期5年;提出的第一个主要倡议是他的改革计划:“振兴联合国”;这项计划于1997年7月提交给会员国,此后一直继续推行,其重点是改进连贯性和协调;他多次努力维持国际社会对非洲这个世界上处境最为不利的区域的承诺。 [4]

1998年2月20日至23日,科菲安南赴巴格达调解美国和伊拉克关于武器核查的危机,并与伊拉克达成了协议。

1998年4月,科菲安南向安全理事会提出关于“非洲境内冲突起因和促进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报告。 [1]

2001年6月,联大通过安理会提名科菲安南连任秘书长,任期至2006年12月31日。

2012年2月23日,科菲安南被任命为叙利亚危机联合国与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联合特使。 [5-6]

2018年8月18日,科菲安南去世,享年80岁。 [7]

1990年,继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秘书长派安南先生担负一项特别任务,协助撤出伊拉克境内的900多名国际工作人员和西方国家的国民。随后,他又率领联合国的第一个工作队,同伊拉克谈判出售石油以购买人道主义援助物品的问题。

1995年11月至1996年3月,继签订《代顿和平协定》结束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战争之后,安南先生被秘书长派到前南斯拉夫去担任他的特别代表,监督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境内联合国保护部队(联保部队)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率领的多国执行部队(执行部队)的移交手续。 [3]

1997年,安南就任秘书长后,提出的第一个主要倡议是他的改革计划:“振兴联合国”。这项计划于同年7月提交给会员国,此后一直继续推行,其重点是改进连贯性和协调。

1998年4月,安南向安全理事会提出关于“非洲境内冲突起因和促进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报告;他多次努力维持国际社会对非洲这个世界上处境最为不利的区域的承诺;同年设法促使伊拉克遵守安全理事会的决议,并出差帮助促进尼日利亚过渡到文人执政局面。

1999年,安南促成协议解决利比亚与安全理事会在1988年洛克比炸机事件上的僵局;同年,以外交手段促成国际上对东帝汶暴乱的回应。

2000年9月,安南核实了以色列自黎巴嫩撤出之举;以及重新爆发暴力事件后进一步努力鼓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根据安全理事会第242号与第338号决议和“土地换和平”原则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他们的歧异。

他还设法提高妇女在秘书处的地位,并与对联合国的能力有所补益的民间组织、私营部门和其他非国家行动者建立更密切的伙伴关系;特别是他呼吁缔结“全球协约”,由全球企业界和劳工组织与民间组织领袖人物参与,使全世界人民能够分享全球化的好处和将满足社会经济需要的基本价值与做法引进全球市场之中。 [3]

2000年4月,安南以“我们人民:二十一世纪联合国的作用”为题,发表了千年报告,吁请会员国全心投入一项行动计划,以消除贫穷和不平等现象、改善教育、减少艾滋病毒/艾滋病、保护环境和保护各国人民免受致命冲突与暴乱。该报告后来成为2000年9月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千年首脑会议上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通过的《千年宣言》的基础。

2001年4月,安南发表了被他称为“个人优先事项”的解决艾滋病毒/艾滋病流行病五点“行动呼吁”,并提议设立全球保健基金,作为一项机制,用作帮助遭遇危机的发展中国家所需的更多开支的一部分。 [3] [8]

2006年12月11日,安南在美国密苏里州独立市杜鲁门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大力提倡多边主义,对当前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提出了批评。

2012年2月23日,科菲安南对叙利亚危机提出六点建议,包括立即停止在平民区使用重型武器并撤出部队、叙政府与反对派在联合国监督下停止一切形式的武装暴力行为、实现每天两小时的人道主义停火、加快释放被任意羁押者、确保记者在叙全境的行动自由、尊重法律保障的结社自由与和平示威权利等。 [5]

科菲安南无论是在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在南亚克什米尔争端、东帝汶暴乱、阿富汗战争或者其他极度敏感的政治危机中,到处都有安南和他的团队穿梭斡旋的身影。 [10]

到访北大

1998年,北大百年华诞之际,科菲安南就曾发来贺信,并委派代表前来祝贺。

2004年,首届北京论坛召开之际,他又委派当时的联合国副秘书长约瑟夫里德(Joseph Reed)携其贺辞亲临论坛。

2006年,科菲安南在他联合国秘书长任期即将结束前,首次访问北京大学。

2009年,科菲安南又以联合国基金会董事的身份访问北大,与北大学者和学生进行了深入交流。

2015年4月21至22日,科菲安南到访北京大学,展开对北大的访问和交流活动。

访华

科菲安南曾于1997年5月、1998年3月、1999年11月、2001年1月、2002年10月、2004年10月、2006年5月七次访华。 [7]

安南的祖先曾经做过不同的部落首领,他们有的在科菲小时候仍然担任着首领职位。安南的父亲作为“酋长”的亨利雷金纳德安南也属于很有影响的阶层中的一员。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兼地区政治家。1969年,在忙碌的职业生涯结束之后,他被选为家乡所在省的省长,并担任这一职位多年。

1938年4月8日,科菲安南孪生姐姐埃芙降生,然后是他出世。安南的家庭是黄金海岸腹地的省城库马西的一个名门望族,不仅富有,也属于贵族。 [11]

1964 年,科菲安南在日内瓦经朋友介绍相识,认识了比第一任妻子蒂蒂阿拉基亚;1965年,他们在日内瓦结婚。

1969年,女儿艾玛出生。

1973年,儿子科乔出生。

1983年,科菲安南与蒂蒂离婚。

1983年,科菲安南结识了娜内拉格尔格伦 (NaneLagergren)。娜内拉格尔格伦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是一名职业画家,其父贡纳尔拉格尔格伦是著名的国际法学家。拉格尔格伦曾担任过律师和法官,并在联合国难民事务署工作过。

1984年,科菲安南与娜内拉格尔格伦结婚,两人均为再婚,有3个孩子。 [2] [11]

安南是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家,懂英语、法语和几种非洲语言。他讲话温和,性格直率,待人坦诚,头脑冷静,富有幽默感。身高1米75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虔诚的天主教,站着的时候总是腰板挺直。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即便是在劳累、忧伤或处在危险境地,安南总是非常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因此熟悉他的人常戏称他为“世俗教皇”。美国著名男性杂志《君子》曾经评选出“全世界最会穿衣服的男性”,名单中除了英国影星休-格兰特和大帅哥裘德-洛以外,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榜上有名。正如同服装追求简单之美,在为人处事中,安南也喜欢说自己是个简单的人。

他生在非洲部落酋长之家,却接受了良好的西式教育;他热爱自己的祖国,却很少提到自己是加纳人,而以一个非洲人来称呼自己;他被人称为“世界总统”,却没有任何实际的政治权力,没有任何领土归他管辖,没有任何军队供他调遣;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他有太多的麻烦和困扰,但他始终保持乐观;他是那么引人注目,却是个低调的人,让人觉得他在尽力避免别人的目光;他既有着高贵的品质,也不乏普通人的生活原则;他永远让人感觉处于一种平和的状态。

安南是公认的联合国历史上最富有改革精神的秘书长。在任职的十年中,安南一直在不懈地推动联合国改革进程,致力于将这个声望下降的庞大机构改革成为能够应对新时期新挑战的卓有成效的权威国际组织。安南曾经将自己的工作形容为“与时间赛跑”。就任后,为了和平使命,安南在世界各地不断地穿梭访问、调停斡旋,化解危机,遏制冲突,防止战争,到处呼吁和谈、谴责暴力,足迹遍布五大洲。无论是在伊拉克危机、中东巴以冲突中,还是在南亚克什米尔争端、阿富汗战争里,都可以见到安南的身影。因此,有人称他为世界上最忙碌的和平使者。

安南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眼睛。他的眼睛,映射出的不仅有对这个既富饶又贫穷、既美好又痛苦的世界的忧患和悲悯,更多的是力量和希望。圣马修福音中有这样一句话:上帝保佑和平使者,因为他们应该被称之为上帝的孩子!

一个非常镇静的人,一个几乎从不会提高嗓音的人,一个从来不会发怒或者失去耐心的人,人们最多能从他连续不断的搓手和眼睛猛烈的颤动中,感觉到他内心的焦虑。

“他是加纳的英雄”“我为他感到自豪”“非洲人民感谢他”在西非国家加纳,一提起“科菲安南”这个名字,从总统到百姓,人们最常说的就是这些话。

有史以来最活跃的联合国秘书长。(《华盛顿邮报》评)

安南是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家,懂英语、法语和几种非洲语言。他讲话温和,性格直率,待人坦诚,头脑冷静,富有幽默感。安南的出生在非洲加纳册芳蒂部落,他始终把该部落的5种道德规范,即尊严、自信、勇气、同情心和信仰作为他的行动指南。他一直呼吁世界上所有国家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在人类生命遭到仇恨、疾病和贫困之火吞噬时都伸出援手。

安南认为必须制止不义战争,不以恶报恶,而是要以博大的胸怀,高瞻远瞩的目光,果敢的行动对付邪恶。(南方都市报评) [7] [12]

他通过这个职位以及自己在全球舞台上的行为和表现,为我国带来相当大的声望。(加纳总统阿多评) [13]

安南永远都是一位有力的领导者。在很多方面,科菲安南就代表着联合国。他曾以无与伦比的尊严和决心带领联合国进入新的千年。和许多人一样,我很自豪地称呼安南为好朋友、导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评)

在重振联合国方面,没有人比科菲安南做了更多的工作。安南于1997年1月就任联合国第七届秘书长,在短时间内为联合国赢得了外部的声望,并使联合国内部士气大振,这种情况在联合国五十多年的历史中,只在最初几个好年头里出现过而已。(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评) [14]

改革理念引发争议

综观安南任期内所提出的各种改革措施和理念,成功实施的有之,引起争议的也不少。例如,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他表示要吸纳那些在财政、军事和外交方面对联合国贡献最大的国家,这同要求优先解决发展中国家在安理会代表性不足的众多国家的愿望不相一致,自然很难获得赞同。

发展中国家被边缘化

作为一个来自非洲的秘书长,最让安南失望的也许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在全球化趋势中日益被边缘化。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远远没有达到联合国的要求。

对人权的践踏随处可见

在人权领域,安南也有很多遗憾。国际社会对人权和法治的践踏依然随处可见。安南认为安全和幸福取决于对人权和法治的尊重,必须通过法治保护人类尊严和权利,在维护人类社会的多样化中相互学习,国家必须遵守国家间的规范。然而许多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不能得到保障,依然苦苦挣扎在痛苦的深渊里。 [15]

2018年8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逝世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慰问电。习近平对安南不幸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安南的家人以及联合国表示诚挚的慰问。 [16]

2018年8月22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前)在已故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的悼念仪式上讲话。 [17]

2018年9月13日,安南的葬礼在加纳以国葬形式举行,多位现任和前任国家领导人、全球皇室等大约有6000名哀悼者参加了他的葬礼。

加纳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称,这次葬礼是“我们国家的一件大事”,并称安南是“这一代最杰出的人之一”。 [18-19]


相关文章推荐:
加纳 | 库马西 | 麻省理工学院 | 诺贝尔和平奖 | 日内瓦 | 麻省理工学院 | 华盛顿邮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