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俺爹俺娘(2006年高峰执导电视剧)

《俺爹俺娘》是2007年1月由昆仑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一本摄影集,作者是焦波。该摄影集是作者用30年时间为自己的父母拍摄的12000多张照片。后来根据该资料改编成了一部24集的纪实连续剧,已于2007年初登陆央视。

知道焦波和他爹娘的人已经不少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感想和认识,作为作者和读者的中介,我们不要求所有儿女都像焦波这样认识爹娘、记述爹娘和怀念爹娘,但我们希望更多一些的儿女在百忙中,在白驹过隙般的人生旅途中...

《俺爹俺娘》从焦波给爹娘拍摄的万余张照片中精选出120幅,配以朴实文字,记录了两个世纪老人30年间的生活片断,真实、质朴,影印出一个个真情瞬间,编织出一个游子思念家乡、想念爹娘的图片散文故事。

焦波,用他的照相机,做了一件让每个为人子女者震撼的事情他永远留住了自己的父母。当他把自己父母一生的音容相貌展现在中国美术馆,媒体评论:“感动京城,轰动全国”“是近年来惟一让人落泪的影展”,几十万观众哭了。每个人,透过照片,都能看到自己父母颤微的身影,看到一种无言的震撼。在这个纷杂重利的社会里,能让如此众多的人集体潸然泪下,是多么地让人慨叹。许多人留言:什么时候能把这些照片结集,出一本书,让我们抚摸我们的心灵,回望我们的父母,让我们再一次感受一种温暖和力量……

将父母留住,让震撼凝固。如今,《俺爹俺娘》已经正式出版了。我们想让中国人再次集体感动,我们想让中国人再次感受一种温情和朝拜。尽管,这种感动日渐稀少来之不易。

我们想到了您,我们想通过您,感动每一个读者,感动这个社会的角角落落。我们想为这个社会的和谐、温暖作一个文化人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您也许能感知不同的温情:亲情、乡情、爱情……不错,每个人透过《俺爹俺娘》的一生,都会感受到不同的情愫,我们一生,是离不了“情”字的。

随意道来的平凡人的平常事,读者随手翻到哪里,都可以随时看起来。如唠家常,说来道去都成语。平凡人的生活,平常心,平常事总能咂出人生味道。

曾任山东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淄博市新闻摄影学会会长、淄博市青年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市青联委员。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学会执委、最高会士──博学会士,南开大学与成都理工大学广播影视学院兼职教授。

30年拍摄亲生爹娘心血力作《俺爹俺娘》,荣获首届国际民俗摄影比赛大奖人类贡献奖 。

报备机构: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2006年11月许可证号:(广社)字第157号 [1]

序号

剧名

编剧

导演

题材

体裁

集数

拍摄日期

制作周期

联合制作机构

备注

一般

喜剧

戏曲

1

俺爹俺娘

王健康

焦波

高峰

刘典

当代

农村

25

2006.11

3个月

北京俺爹俺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内容提要:爹娘老了。他们心中始终有几桩心事未了。一是大儿子焦山先天智障,家里要给焦山找个媳妇照顾他。二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五岁的二儿子焦河突然失踪了,是死是活,晚年的爹娘仍旧挂在心上。在城里当了摄影师的三儿子焦波,是一生不幸的爹娘的欣慰。爹娘进京为三儿子的《俺爹俺娘》影展剪彩,大儿子思念爹娘走失了,被一个叫喇叭的送到了焦家。爹90大寿后,突然病重,住进了医院。娘一着急,也住进了医院,两人住在相邻的两个病房,但彼此间谁也不知道。爹病危,为了保重娘的身体,家人商量把娘送到城里表姐家。娘出院时就路过爹的病房,相濡以沫72年的爹娘就这样永别了。娘在城里想念家中的大儿子,大儿子想念在城里的娘,就在娘要回家的时候,傻儿子焦山突患脑溢血,70岁的儿子在90岁的老娘怀中安详地走了。2004年春节后,92岁的娘走了。原来喇叭就是焦家50年前走失的二儿子焦河。

省级管理部门备案意见

同意备案

相关部门意见

焦波,我国著名的摄影师,他用30年时间为自己的父母拍摄了12000多张照片,他以《俺爹俺娘》为题目的摄影作品展,曾在社会上引起极大震动,被媒体评为“感动北京,轰动中国”。不仅如此,他从1999年开始还用DV记录了父母的晚年生活,共拍摄了600多小时的录影带,直至父母去世。他以此为资料完成了一部24集的纪实连续剧,被认为是我国第一部原生态电视剧,已于2007年初登陆央视。

焦波从1974年起,用相机记录父母的生活,经过不懈的努力,他后来成为了一名摄影记者。据介绍,《俺爹俺娘》这部被誉为中国首部原生态电视剧的24集连续剧,是焦波在为爹娘拍录的600余小时影像资料的基础上完成的,并结合了一些后天拍摄的片段剪辑而成,最大程度地保持了两位老人生前生活的原貌;以记录为主,以拍摄为辅,是该剧最大的特点。剧中围绕焦波大哥焦山的婚事,描述了三个不同家庭的悲欢离合。

焦波用镜头记述下的《俺爹俺娘》,整个片子的节奏十分从容,俺爹俺娘“形而下”的日常生活,常常给人某种“形而上”的启迪。而电视剧在给人以感动的同时,又能让人对生命的意义多一份思索。该剧导演为央视副台长、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厂长高峰,主题歌是韩磊演唱的《俺爹俺娘》。据称,焦波当初创作剧本时,是一边听着这首歌曲,一边热泪盈眶地完成剧本。

2005年11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焦波与国家广电局副局长张宏森、中央电视台副台长高峰等人坐在一起。

讲起爹娘的故事,焦波不觉再次流泪,几个人都唏嘘不已。高峰提议:“我们有600多个钟头的录像,何不用多集电视剧来讲述这个动人故事呢?片名还叫《俺爹俺娘》!焦波来编脚本,对爹娘是纪念,也弘扬了中华孝道。焦波,您说好不好?”焦波当然说好,但他没敢当真,他深知拍电视剧是怎样的工程。

没想到,分别不过三个钟头,高峰来了电话:“主题歌我写好了,套改山东民间调《一枝花》,我唱给您听:秋风叶儿黄/山冈上吹熟了五谷粮/俺爹俺娘走在山冈上……”一段唱罢,电话里静无声息,高峰喊了声焦波,焦波才记起自己在听电话。

焦波心底那根脆弱的心弦被那凄苍的词曲和吟唱抓住了,沉浸其中,他早已泪流满面,恍见爹娘正蹒跚走来,耳边再次响起悲亢悠远的歌声:燕呀燕儿忙/叶呀叶儿黄/又是一年五谷粮/山冈上/河岸上/俺爹俺娘恩情一年比一年长……

焦波一遍遍听,一遍遍唱,汹涌的亲情波浪一次次在胸中激荡,字字句句都撞在他心上,撞开了创作灵感的闸门。他关起门来,忘了吃饭,忘了睡眠,一个个温暖的瞬间,一个个熟悉的故事顺着笔尖悄悄流淌……

不到半个月,从没写过剧本的焦波竟完成了几十万字的脚本。24集电视剧《俺爹俺娘》是我国首部“藤缠树”电视连续剧,以爹娘生前录像为“树”,以所编剧情为“藤”,采取原创+再创的方法拍摄,主角是已故的“爹娘”,焦波在剧中出演他自己。

2006年2月9日,《俺爹俺娘》摄制组进入山东博山天津湾村。半年没有回家了,杂草爬满地面、墙头,门上的锁已经生锈。老屋依旧,爹娘不在,焦波不觉悲从中来。开机仪式选在爹娘的坟地,上香祭拜,焦波双膝跪地:“爹娘!儿想你们。你们放心,我在新拍的电视剧中又能和你们在一起了。”

《俺爹俺娘》剧组来到天津湾,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十里八村的乡亲好几百人聚集在焦波家。村长找到导演:“焦波的爹娘是大好人,拍老人家的戏,我们义不容辞,乡亲们有力的出力,有人的出人!”

一刹那,焦波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是啊,是爹娘的善良影响了乡亲,是‘俺爹俺娘’打动了乡亲!我一定把电视拍好,不辜负可敬的乡亲,告慰天下善良的爹娘!”演戏的间隙,焦波给每位乡亲拍一张肖像,每家拍一张全家福,还为全村拍了全村福。两个多月,他拍了100多卷胶卷。

作为主角的焦波在拍戏的过程中,每次在剧中再见爹娘对焦波都是隽永的回忆,更是一种感情折磨。有一天,接连拍了三场焦波和爹娘的“对手戏”,拍三次,焦波哭了三次。晚上,导演和他聊起当天感受:“焦老师,假如爹娘知道我们排戏,他们会怎么想?”一句话,焦波哽咽起来:“娘会说,儿子,别拍了,回家吃饭吧……”“爹娘盼望儿子成功,但是爹娘不忍心让孩子吃苦啊!说实话,天天回忆去世的爹娘我真难受,难受的时候我真不想拍了。”导演劝他:“坚持住!你是在为天下的父母孩子拍戏啊!”

全剧结尾是高潮:焦波在娘的灵堂前与父母告别。几个月与爹娘“朝夕相处”,以这样的方式和爹娘分别,焦波感到痛彻心扉的悲伤。为了增强感染力,导演将这最后一场戏特意设计为“喜丧”:一盏盏红灯笼挂起来时,天空突然飘来纷纷扬扬的雪花,白茫茫的雪,红彤彤的灯笼,来来往往的人群,喧闹沸腾的场面却让焦波感到孤单无助。老屋、花圈、灵堂,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他仿佛回到了两年前,回到那撕肝裂肺的一幕。把爹娘的照片并排摆放在一起,轻掸灰尘,焦波双膝跪地:“爹娘,我来送你们来了,爹娘你们二老一路走好……”一阵凄凉的唢呐响起,满脸泪珠的焦波昏倒在地……

5月,《俺爹俺娘》电视剧封镜,进入后期制作。10月29日,《俺爹俺娘》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并播放了20分钟的电视片段。焦波激动地说:“通过拍电视,我又和爹娘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加深了对父母爱的理解,告慰了爹娘的在天之灵,更重要的是通过电视传播了亲情与爱的永恒主题。我把爱献给了爹娘,也献给天下所有为儿女操劳的爹娘……”

词&曲:高峰

演唱:韩磊

秋风叶儿黄

山岗上吹熟了五谷粮

俺爹俺娘走在山岗上

春风燕儿忙

河岸上送走了离家的郎

俺爹俺娘站在那河岸上

燕呀燕儿忙

叶呀叶儿黄

又是一年五谷粮

山岗上那个河岸上

俺爹俺娘

恩情一年比一年长

山岗上那个河岸上

俺爹俺娘

恩情一年比一年长

俺爹俺娘

恩情一年比一年长

[2-12]


相关文章推荐:
淄博市 | 中国新闻摄影学会 | 焦山 | 形而上 | 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 | 张宏森 | 博山 | 和你们在一起 | 十里八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