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巴渝人文

若从重庆龙骨坡文化算起,巴渝文化距今200万年以上;若从巴族文化算起,距今也有约4000年,可谓积淀久远,博大精深。但巴渝文化研究起步本来较中原文化等为晚,系统的整理更为薄弱。本文拟就其主要内容梳理出纲要,以推进巴渝文化的深入研究。限于篇幅,笔者之研究主要涉及非物质文化方面。

重庆,巴国首都、大夏国首都和民国抗战首都等三个时期的制度文化和物态文化,及秦相张仪、蜀汉李严、南宋彭大雅、明初戴鼎四筑渝都,逐步形成了巴渝文化的物态中心及文化中心,巴渝文化以之为依托逐渐凝聚成型。

巴国时期,《左传》中记载:桓公九年巴楚与邓之战,庄公六年巴楚伐申之战,庄公十八年巴人叛楚伐那处之战,文公十六年,秦巴楚灭庸瓜分之战,哀公十八年巴伐楚围之战,楚宣王九年楚夺巴黔中郡之战;汉魏六朝时期:东汉巴郡板凳蛮起义,刘备入渝、川、伐吴战争,王浚自巴郡伐吴之战,李特李雄流民起义战争,桓温灭成汉国之战,南梁萧纪萧绎争帝位之战,西魏南梁之战,北周陆腾镇压冉令贤、向五子王之战;隋唐时期:杨素自永安东下灭陈之战,李靖自夔州灭萧铣之战,涪陵韩秀升反唐之战,昌州韦君靖平叛之战;宋元时期合川钓鱼城及川东山寨抗击蒙古战争;明末张献忠与明军的战争,秦良玉伐奢崇明平樊笼之战,夔东十三家抗清战争;民国时期陪都抗日战争等。这些战争的性质、正负影响及留下的宝贵经验和历史教训,从而构成了巴渝文化的重要内容。

巴国军事关隘有汉中沔关、奉节江关、黄草峡阳关;城堡山寨有白帝城、钓鱼城、涪陵三台寨、南川龙岩城、忠县皇化城、万州天子城、云阳磐石城、巫山天赐城、忠县石宝寨等;陵墓有涪陵小田溪巴王墓群、七星岗巴蔓子墓、忠县乌杨镇严颜墓、万州甘宁墓、彭水长孙无忌墓、忠县陆贽墓、江北嘴明玉珍睿陵、铜梁张佳胤墓、石柱秦良玉陵园、巴南杨沧白墓、潼南杨公墓、北碚张自忠墓、红岩烈士墓等;其他还有忠县汉阙、云阳张飞庙、奉节八阵图、法国水师兵营、邹容烈士纪念碑、张培爵纪念碑、解放碑及陪都抗战遗址等。这些文物遗址的历史价值以及如何保护、恢复、有效地展示和开发等,需要深入研究。

巴国巴郡籍贯有楚相春申君黄歇、巴国将军蔓子、汉廷尉扶嘉、汉巴郡太守严颜、蜀汉大臣董和、董允、东吴大将甘宁、晋散骑常侍文立、成汉王李雄、丞相范长生;

抗元将帅王坚、张珏(此二人非重庆人但在此建奇功);

明代重庆籍胡子昭、江渊、李文进、张佳胤、蹇达、赵可怀、刘时俊、陈新甲、王应熊、程源等10个兵部尚书,蹇义、白勉、聂贤、刘春、刘岌、夏邦谟、罗洪载、喻茂坚、李养德、倪斯蕙、高倬等11个五部尚书,蒋勉、李实、邵仲禄、刘世曾、杨芳、高启愚、胡世赏、喻思恂8个侍郎及女都督少保秦良玉;

清代吏部尚书张鹏翮、兵部尚书周煌、兵部侍郎周兴岱、工部侍郎韩鼎晋、刑部侍郎王汝璧、生擒张格尔的总督胡超、清廉按察使李宗羲、甲午勇将徐邦道、抗俄将军程德全;

近现代有中共早期领导人赵世炎,开国元帅刘伯承、聂荣臻等。

巫山是中国原始巫教最早的发祥地。《山海经大荒西经》所载巫咸等“灵山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海内西经》所载巫彭等6巫,“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灵山”即巫山,“不死之药”即丹砂和中草药,今巫溪宝源山即在五大药山之中。原始巫教孕育了后代的宗教、礼仪、医学、风水术、文学、艺术等等,故巴文化、蜀文化专家任乃强教授说:“十巫既是神巫,又是医方和制盐、炼丹的祖师。”(《巫师、方士与山海经》文史杂志1985年创刊号)十巫、巫国所开创的巫文化的意义、与白虎巴人廪君氏族的关系、与东汉道教和鬼国丰都的渊源关系,都是巴渝文化的重要内容。

东汉永和六年(公元141年),曾任巴郡江州令的张陵在四川鹄鸣山创立五斗米道,后世道教尊为天师道。道教继承了巫教信鬼传统,并融合黄老道而成,故《后汉书刘焉传》和《华阳国志汉中志》均称之为“鬼道”。另一五斗米道首领巴郡人张修号“五斗米师”,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在巴郡领导黄巾起义(《后汉书灵帝纪》注和《三国志张鲁传》注)。足见道教之兴与巴郡巫教关系密切。西晋末巴人道教徒李特李雄流民起义,建成汉国,丞相是黔江人范长生,亦天师道首领。成汉亡后,李氏道徒李弘、李八百、李阿、李真多、李意朝、李常等,成为巴蜀早期神仙道的重要人物。道教对巴蜀政治、文化、风俗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鬼国幽都──丰都的形成与巫教、道教发祥于巴渝直接相关。原始巫教本信鬼,商朝称西南地区的大方国为“鬼方”、“鬼国”。《蛮书》卷十引《夔城图经》:“夷事道,蛮事鬼。”晏殊《类要》:“白虎事道,蛮与巴人事鬼。”道教继承巫教信鬼,故称“鬼道”。晋葛洪《神仙传》载:东汉阴长生、王方平在平都山学道白日飞升成仙。西晋时平都山已有道观,唐初平都山被列为道教72福地之一,唐代称丰都道观为仙都观,并留下了宰相李吉甫、段文昌、道士杜光庭等人撰写的10块仙都观碑刻。南梁陶弘景《真灵位业图》将道教神仙分为七阶,每阶设一大帝,第七阶就是“丰都大帝”;而《历代真仙通鉴》又载张道陵打败了八部鬼帅,命蜀中六天鬼王归于北丰。“北丰”又叫罗丰山,即丰都。五方鬼帝中的北方鬼帝张衡(张陵子)、杨云就治罗丰山。再加上佛教于南朝就在此建佛寺,轮回报应之说融入其中,故自南宋以后,丰都就有“地狱”传说,又将阴、王二姓讹传为“阴间之王”的“阴王”,再经明清小说的渲染,丰都就成为“鬼国幽都”了。“鬼都”的成因及其在中国乃至世界宗教中的地位和影响,值得进一步研究。素有“丰都鬼城”之说,现为重要旅游圣地之一。

东汉张修,五斗米教首领之一,后为张鲁所忌袭杀,又因响应黄巾起义,故后世道教典籍中名位不显。范长生,黔江人,后迁青城山为天师道长,助李雄粮饷破成都,拜成汉国丞相,封天地太师、西山侯。后人在青城山立庙,祀为“长生大帝”,黔江也有范公祠。翟法言,唐代著名道士,字乾佑,云阳人,曾为唐代宗开启六甲殿门,赐号“通灵大师”。陈抟,五代宋初道士,《宋史》谓亳州真源(今河南鹿县)人,但《铜梁县志》说他是普州崇龛(今属潼南)人,著有《太极图》、《先天图》解释宇宙本源,对北宋理学影响很大。两次拒绝宋太宗任官,隐居华山、峨眉山。

除丰都鬼城外,尚有自汉唐以迄明清道观云阳栖霞宫、南岸涂山寺(真武寺)、老君洞、涪陵法雨寺、铜梁玄天宫、江津清源观、渝中区东华观、铜梁安居镇元天宫、渝北龙藏寺、沙坪坝区文昌宫、江津石蟆镇清源宫、綦江白云观、万州北山观、永川东岳庙、沙区宝善宫、天成宫、綦江南华宫、万天宫、奉节天仙观、彭水万寿宫等数十座。

江津妙胜寺、开县大觉寺均建于东汉建安(公元206、219年)。石柱西沱镇南城寺传为“汉唐古刹”,南朝刘宋景平元年(公元423年)建大足西禅寺,并先后在缙云山建了缙云、白云、大隐、石华、复兴、转龙、绍龙、温泉八寺,今存缙云、温泉二寺。南朝时在平都山共建27座佛寺,潼南明禅院亦建于南梁。唐代在今重庆共建佛寺26座,今存沙区宝轮寺、南岸慈云寺、铜梁巴岳寺、波伦寺、潼南独柏寺、江津大圣寺、合川二佛寺、涪陵洪恩寺、彭水开元寺等。宋代在重庆建佛寺增至47座,今存合川净果寺、渝中罗汉寺、江津崇佛寺、北碚塔坪寺、南岸觉林寺、报恩寺、潼南大佛寺、大足圣寿寺等。明代增至191座,今存华岩寺、石林寺、巴南紫云寺、云香寺、九龙寺、接龙寺、南川金佛寺、凤凰寺、缙云山绍龙寺、荣昌万龙寺等。清代降为146座,今存双桂堂、万州慈云寺、荣昌宝城寺、江津白云寺、石蟆镇宝顶山寺、铜梁铁佛寺、永川回龙寺、渝中能仁寺等。

唐行满,万州人天台宗名僧,其弟子日本僧最澄,为日本天台宗开创者。宋赵智凤,大足人,立柳本真派,为六代祖师传密印,创宝顶山密宗道场,刻佛像万尊。冉道隆,字兰溪,涪陵人,宋淳六年(1246年)东渡日本达32年,传弟子24人,为日本禅宗的开创者。清初破山海明,巴县人,曹洞、临济二宗传人,历任四川八寺住持,创梁山双桂堂,弟子遍布西南。啸宗印密,巴县人,破山弟子,成都宝光寺中兴第一代老和尚,能诗善书,蜚声国内外。此外垫江三山灯来、长寿山晓本皙、昌言、夔州瘦木等也颇有名。

伊斯兰教元代传入重庆,元末奉节已有清真寺,渝中穆斯林大厦建于明代,全市现有清真寺8座。天主教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传入重庆,咸丰八年(1858年)法国在重庆建天主教堂,现全市共有57处教堂和活动点。渝中区有基督教社交会堂,解放西路礼拜堂、江北福音堂等50多处。外来宗教对巴渝地区的社会发展、思想信仰、文化教育、风俗习惯等方面的正负作用和影响,均需要进一步研究。

1985年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人类研究所在巫山县庙宇镇龙骨坡发掘出201-204万年前“巫山人”化石,1997-2003年又两次在此发掘出许多动物化石、数十件打磨石器、数块204万年前的巨猿化石,动摇了人类起源于东非之说,也证实了巫山是东方人类远祖的摇篮。中科院院士贾兰坡说:“巫山人的发现,是亚洲的一块金牌。”2001年奉节云雾乡兴隆洞出土了古人类臼齿化石和20多件石制品、数十件哺乳动物化石和3件有加工痕迹的动物牙齿,经“铀系法”反复测试,确定为距今14万年前的“奉节智人”。此外丰都烟敦堡、高家镇、井水湾、李子坪,奉节羊安渡、秀山扁口洞、合川涪江边、铜梁张二塘村、九龙坡马王场等处都发掘出旧石器时代人类遗址;巫山大溪、跳石、欧家老屋,万州涪溪口、大地嘴、王家沱,忠县哨棚嘴、中坝、罗家桥,丰都玉溪、秦家院子,江津燕坝及合川沙梁子等处都发掘出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

重庆的喀斯特地貌造就了山多、河多、峡谷多、石林多、溶洞多、瀑布多、温泉多。四周和中间长江沿岸皆为山,683.8公里的长江流经15个区县,一二级支流流域超过50平方公里以上的共有364条,山川缭绕的泽国水乡和大小三峡等60多条纵横峡谷,仅已开发的溶洞就有43处,张关溶洞为亚洲之最,被誉为“天然洞穴植物博物馆”,芙蓉洞形成史有100多万年,被誉为“世界最优美的溶洞之一”,奉节天坑地缝、云阳龙缸均为世界之最,武隆仙女山七个天坑群居世界第二。万盛石林成于4.5-6亿年前,为“中国石林之祖”,石柱、酉阳、南川、万州、九龙坡等地均有千姿百态的石林。重庆是瀑布之乡和温泉之都,仅四面山就有100多挂瀑布,最高的152米,号称“神州第一瀑”,万州青龙瀑布为亚洲之最;除潼南外,39个区县都有温泉。此外有20个国家级森林公园,40个市级森林公园,6000多种植物,其中高等植物127种,重庆特有植物47种,有10多种属珍稀植物活化石。南宋巴县人税安礼是著名的地理学家,曾遍游名山大川,作《禹贡指掌图》,学者宗之,又著《春秋列国图说》。

西汉巴郡阆中人落下闳,著名的天文学家。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创造了中国第1部有文字记载的《太初历》和中国第1台浑天仪,对张衡有直接影响。晚清女天文学家江蕙,江津人,著有《心香阁考定中星图》附图26幅,并配有“中星歌”,有重要的天文学价值。

近代的中医学家如黔江程琪芝、巫山冉雪峰、巴县吴棹仙与孙健民、江津王文鼎、万县余仲权、方药中、陈治恒、江津任应秋、永川凌一揆等;黔江程绍迥则是世界知名的畜牧兽医专家,我国畜牧兽医学奠基人之一。西医如江津曹仲梁、忠县王顺清、重庆詹承烈、杨光华、吴仕孝、永川周秀坤等较为著名。近代微生物学家永川人陈文贵、植物学家忠县方文培、植物遗传学家江津人李先闻、西农土壤学家侯光炯、化学家垫江人陈荣悌、计算机专家江津人夏培肃、材料学专家巴南人涂铭旌等。

古代巴渝神话,如灵山十巫和巫国神话、廪君英雄神话、大禹导江神话、巫山神女神话、缙云仙佛战斗神话、丰都仙鬼神话等。先秦有歌诗4首、《冠子》文19篇,两汉民歌9首。

晋代文立存文3篇、唐代诗人李远存诗41首、文赋5篇,五代辛寅逊存诗3首,文1篇。宋代冯时行《缙云文集》4卷,存诗294首、词13首、文70篇,杨甲《隶华馆小集》1卷,度正《性善堂文集》15卷,陈德荣《云山翁诗集》等。

明代江朝宗《紫轩集》、《蜀中人物记》,李实《出使录》1卷,邹智《立斋遗文》5卷,刘《秋佩文集》,刘春《凤山集》,刘台《是贤集》,罗洪载《浒溪文集》5卷,张佳胤《居来山房集》65卷,蹇达《凤山堂集》,向伟《向伟诗文集》,王应熊《涵园集》20卷,李养德《秋英墅集》13卷,刘道开《自怡轩诗文集》、《痛定录》等。

清代破山海明存诗100多首,傅作楫《雪堂》、《南行》、《西征》、《燕山》、《辽海》等诗集,刘慈《鹭溪集》,龙为霖《松荫堂文集》10卷、《橐驼集》2卷,周开封《诗影》、《诗铄》,王恕《楼山诗集》6卷,王汝璧《铜梁山人诗集》23卷,胡超《军余纪咏》1卷,王清远《修竹堂文集》,李惺《西沤文集》,李世《天瘦阁诗半》6卷、《天补楼行记》、《同沤馆随笔》8卷,钟云舫《振振堂集》,陈景星《叠岫楼诗草》等。

现代有白屋诗人吴芳吉、武侠小说家还珠楼主李寿民、小说家陈翔鹤、文学家何其芳、马识途及小说家沈起予、刘盛亚、巴波、谌容等,诗人沙鸥、方敬、小桥老树等,文学批评家蒋孔阳、王利器、杨明照、牟世金、程代熙等。

六朝以来写乐府《巫山高》20多首。唐代杨炯2首,陈子昂8首,李白12首,王维4首,孟浩然2首,戴叔伦4首,李端3首,司空曙5首,杜甫470首,白居易112首,刘禹锡诗44首、文14篇,孟郊13首,张籍13首,元稹18首,韦处厚12首,李涉4首,张诂5首,许浑3首,项斯3首,李群玉5首,李频7首,李咸用4首,郑谷8首,李洞3首,唐求3首。宋代三苏巴渝诗数十首,黄庭坚20余首,王十朋夔州诗300多首,陆游夔州诗60多首、散文《入巴记》,范成大60多首、散文《吴船录》,此外李复、周敦颐、邵雍、王延禧、宋肇、曾*、宇文虚中、郭印、张俞、晁公溯、项安世、李焘、阎苍舒、朱熹、余 、程公许、李石、李曾伯、陈谦、汪元量等都有巴渝诗。元刘因、吴澄、赵孟、吴皋、刘麟瑞;明宋濂、刘基、杨基、孙、沈庆、王廷相、何景明、徐祯卿、杨慎、郭、傅光宅、钟惺、曹学、刘、刘绘、朱嘉征、黄翼等,都有巴渝诗。现代陪都时期流寓重庆的如郭沫若、老舍、巴金、梁实秋、阳翰笙等大批外地作家及其作品,构成重庆抗战文学和大后方文学系列。

以上两类作家及作品构成了古代、现当代巴渝文学史的主要线索。

从武王伐纣“歌舞以凌殷人”,到汉高祖“还定三秦”巴渝舞,内容与艺术形式都是十分丰富的。但它怎样歌舞,还是一个谜,需要艰苦细致的调研、挖掘、恢复再现和展示弘扬。从千人唱万人和的“下里巴人”到融诗、乐、舞三位一体的“竹枝词”,从巴渝地区发展到各地,现已积累中华竹枝词21600首,[19]但竹枝词怎样唱、舞也是有待深入揭示的谜。

大足石刻与万余尊佛像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合川涞滩二佛寺魔窟造像1613尊;

潼南马龙山卧佛名列全国第二,潼南大佛寺金佛为全国第五,金大佛第一,钓鱼城卧佛为全国20尊大佛之一。此外还有江津石门摩崖大佛,潼南空明山摩崖造像1136尊,龙多山摩崖造像2000余尊,罗汉寺古佛崖石刻佛像,南岸弹子石弥勒佛摩崖造像、附五佛殿内5尊佛像,荣昌路孔镇万灵村千佛石窟273尊,合川钓鱼城千佛窟2772尊小佛像,江津登云山千佛崖,永川东佛湾16尊摩崖佛像,北碚温泉寺摩崖罗汉石刻等。需要对此作系统的综合研究,梳理并编纂出巴渝石刻艺术史。

川剧、梁山花灯、铜梁龙舞、秀山花灯、川江号子、酉阳傩戏、綦江农民版画、荣昌折扇和陶器、梁平年画和竹帘、享有“中国儿童画之乡”的合川儿童画、木洞山歌、大渡口堰兴剪纸、九龙镇楹联、酉秀黔彭土家族摆手舞和苗族芦笙舞;

建筑艺术有石柱新乐乡土家族吊脚楼、渝中区湖广会馆、人民大礼堂,还有西沱、大昌、龚滩、宁厂、郁山、涞滩、沙磁、洪安、东溪、双江、偏岩、龙潭、路孔等几百年至2000年的古镇建筑和明清民居建筑, [1] 白鹤梁、朝天嘴、龙脊石等地下水文题刻。

书画家有释破山、龚晴皋、饶其寅、释竹禅、刘孟抗、陆石、朱宣咸、罗中立等;音乐家有张孔山(川派琴家)、刘雪庵(作曲家)、陈济略(琵琶演奏家)、冯光钰(民族音乐理论家)、刘淑芳(女高音歌唱家)、陶孝纯(单簧管女演奏家)、周亨芳(女高音歌唱家)、施光南(作曲家)、盛中国(小提琴演奏家)。戏剧家有冉樵子(川剧作家)、吴晓雷(川剧名净)、赵循伯(戏剧作家)、东方髡(川剧名丑)、郭铭彝(川剧作家)、许音遂(川剧作家)、郭一萍(川剧舞美师)、黄志德(川剧作家)、夏阳(川剧导演)、邹西池(川剧名生)、安民(川剧理论家)、廖静秋(川剧名旦)、杨建中(川剧武生)、徐棼(川剧女作家)、邓敬苏(女话剧演员);影视家有孙瑜(电影编导)、钟惦(电影评论家)、向隽珠(电影女配音演员)、贺小书(电影女演员)、刘晓庆、卢奇等;舞蹈家如胡刚果(编导)、杨风(演员)、王克芬(舞蹈理论家)、程代辉(编导)、胡德嘉(演员)、陈家烈(演员)、黄素嘉(编导)、张瑜冰(演员)等。魔术大王傅天正、杂技演员黄文霞等。也需要作个别的、类别的研究评价,编写出各类艺术的专门史。

重庆地区古代教育比较落后。四川成都早在西汉武帝时就有“文翁教化”,今四川成都石宝中学就是西汉文翁办的学校。而巴渝最早的官学建于唐代的只有开县一处,是因为文学家韦处厚被贬为开州刺史所建。重庆州县方志所载教育志和选举志,都是从宋代开始。宋代办有州学县学的也只是少数。如合川学宫是北宋仁宗嘉佑间所建,夔州学府是北宋庆历间所建,铜梁县学宫是徽宗元符中始建,永州县学是南宋宁宗嘉定时所建;梁山、万县、巫山等县是元末至正间所建;其余长寿、涪州、綦江、璧山、荣昌、云阳、奉节、大宁等县均是明朝以后建。

书院起于晚唐五代,至宋代全国各地已有很多著名书院。

巴渝地区,宋代只有合州、涪州、忠州、夔州、铜梁、大足几个州县有书院,且有的短期即废,大多数县无书院。

明代也只有重庆府、巴县、铜梁、中州、夔州、万县有书院,其余20来县无书院。

江津、永川、璧山、荣昌、綦江、长寿、江北、南川、垫江、梁山、奉节、巫山、云阳、开县等都是清代才有书院。

宋代大足33人,合川三县共69人,綦江21人,铜梁17人,荣昌16人,江津、永川各11人,巴县、武隆各6人,璧山、梁山各4人,垫江、忠州各2人,夔州七县共15人,其余县均为空白。总计225人。

元代仅江津5人,夔州4人,大足2人,铜梁、璧山各1人,总计13人。

明代进士最多:重庆府和巴县112人,铜梁43人,长寿32人,江津28人,合州二县41人,荣昌15人,涪州三县27人,夔州七县21人,忠州17人,永川11人,垫江9人,梁山7人,潼南6人,大足5人,綦江4人,总计396人。

清代进士下降:重庆府和巴县20人(含武进士2人),长寿14人(含武2人),垫江14人(含武2人),江津9人,涪州26人(含武1人),忠州8人,铜梁7人,梁山8人(含武1人),璧山5人,綦江4人,荣昌4人(含武2人),合州6人(含武3人),潼南5人(含武3人),永川3人,南川2人,夔州10人(含武4人),大足1人。

总计文进士126人,武进士22人。另明清举人:明代重庆府共1384人,忠州165人,涪州、夔州各138人;清代重庆府894人,忠州225人,夔州83人。

以上历代教育状况构成巴渝教育史纲,可为发展当代重庆教育提供借鉴。

从秦代到解放后20世纪60年代三线建设共有7次大移民进入巴渝,带来了五湖四海的生产方式和风俗习惯。今湖广会馆陈列了大量移民文化文物,沿江区县也收集了一部分,为研究巴渝移民文化奠定了物证基础。

包括十朝宴、月米酒、抓周、报喜、定生、拉干爹、拜保保、栓胎、送灯等生养习俗;开庚定庚、相亲择期、请媒下聘、点额开脸、哭嫁坐斗、花轿迎娶、拜堂闹房等婚嫁习俗;

濮人悬棺葬、巴人船棺葬、石棺葬、做道场、买路引、烧纸钱、送河灯、打绕棺、跳丧等丧葬习俗;

文昌会、观音会、老君会、三月会、城隍会、丰都香会、关帝会、中元会、祭灶神、土地神、山神等祭祀习俗;

重庆火锅、重庆渝菜、重庆麻辣烫、白市驿板鸭、江北熊鸭子、合川桃片、江津米花糖、永川豆豉、皮蛋、沙田柚、梁平柚、涪陵榨菜、忠县豆腐乳、奉节脐橙等饮食文化,构成了综合性的巴渝民俗历史。


相关文章推荐:
重庆 | 巴渝 | 巴族 | 巴渝文化 | 巴渝文化 | 非物质文化 | 巴渝人文 | 巴渝文化 | 重庆 | 重庆 | 巴国 | 大夏国 | 首都 | 彭大雅 | 渝都 | 巴渝文化 | 巴渝 | 巴国 | 左传 | 巴人 | | 合川钓鱼城 | 秦良玉 | 夔东十三家 | 巴渝文化 | 钓鱼城 | 忠县石宝寨 | 巴蔓子 | 严颜 | 甘宁 | 秦良玉陵园 | 杨沧白 | 杨公 | 烈士墓 | 张飞庙 | 法国水师兵营 | 邹容烈士纪念碑 | 张培爵 | 解放碑 | 巴国 | 春申君 | 黄歇 | 严颜 | 董和 | 董允 | 甘宁 | 秦良玉 | 赵世炎 | 刘伯承 | 聂荣臻 | 巫山 | 巴文化 | 巴渝 | 张修 | 范长生 | 陈抟 | 开县大觉寺 | 华岩寺 | 双桂堂 | 垫江 | 吴芳吉 | 李寿民 | 陈翔鹤 | 何其芳 | 马识途 | 沈起予 | 刘盛亚 | 巴波 | 谌容 | 沙鸥 | 方敬 | 小桥老树 | 孔阳 | 王利器 | 杨明照 | 牟世金 | 程代熙 | 大足石刻 | 铜梁龙舞 | 秀山花灯 | 川江号子 | 合川 | 木洞山歌 | 白鹤梁 | 龚晴皋 | 重庆 | 巴渝 | 巴渝 | 巴县 | 巴县 | 巴县 | 重庆 | 巴县 | 长寿 | 垫江 | 永川 | 夔州 | 湖广会馆 | 巴人 | 重庆火锅 | 渝菜 | 麻辣烫 | 白市驿板鸭 | 合川桃片 | 江津米花糖 | 永川豆豉 | 涪陵榨菜 | 巴渝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