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霸座

霸座,汉语词汇,拼音 bà zuò,意思是霸占别人座位的意思。

2018年9月30日,《广东省铁路安全管理条例》通过,自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其中明确,旅客应当按照车票载明的座位乘车,不得强占他人座位。 [1]

2018年10月29日上午,广州市法制办发布《广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管理规定(草案征求意见稿)》,高铁霸座等信用信息将可查询。 [2]

铁路部门与执票乘客之间系运输服务关系,执票人在上车后到达终点前对票上座位享有使用权、占有权,铁路部门有义务保证乘客得到自己所选择的座位。他人无理占座致使执票人正当合法使用权被侵害,这时乘警及乘务人员应当出面维护执票人的合法权益。 [3]

2018年10月9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称,《广东省铁路安全管理条例》已由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于2018年9月30日通过,自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 [1]

2018年10月29日上午,广州市法制办发布《广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管理规定(草案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对自然人、企业的公共信用信息如何收集、使用、公开等问题作出一系列规定。

对于“法人和非法人组织”来说,基本信息和失信信息将一律公开。这其中包括:税款、社会保险费、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性基金欠缴信息;提供虚假材料、违反告知承诺制度的信息;发生产品质量、安全生产、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等责任事故被监管部门处理的信息等九大项失信信息。

上述信息将通过“信用广州”门户网站和相关信息平台向社会公开。对于一般自然人来说,所有跟公共信用相关的信息,都将被收集和汇总上网,在满足一定条件时,可以通过授权查询、政务共享的方式予以披露。

征求意见稿规定,自然人的基本信息和失信信息均不予公开。但是,当事人可以书面授权他人查询自己的信息,行政机关和具有公共事务管理职能的组织在履职需要时,也可以依法通过公共信用信息管理系统共享相关公共信用信息。社会征信机构和其他依法设立的市场信用服务机构可以批量查询公共信用信息。 [2]

高铁“霸座”事件:2018年8月21日上午,在山东开往北京的G334高铁上,一名中年男子(后查实名叫孙赫)霸占了一个女学生的位置不愿起身,而且还态度傲慢声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无奈之下,女学生就找乘务员反映,但后来的结果是列车长和乘警过去劝都无动于衷,直到列车到达终点站都没有起身,一幅流氓耍赖的本性暴露无遗。

处理结果:罚款200元,被列入铁路黑名单180天内不能买票。 [3]

高铁霸座女:2018年9月19日,永州到深圳北G6078列车上,一位周姓女乘客上车后未按照车票上的座位落座,执意坐在靠窗的邻座位置。车票座位靠窗的乘客向乘警投诉后,乘警与霸座女乘客反复沟通,但是这名女乘客就是不肯让座。女乘客嘴里不停反复说着:“这是10D啊,我坐这里没错啊,我是有票的”。还称“谁规定10D是坐过道座位的啊,椅子上又没写”。女子提出,要在座位上写有10D才承认。

处理结果:罚款200元,被列入铁路黑名单180天内不能买票。 [3]

外籍霸座女:2018年9月23日晚,一名黑人女子在列车上强占他人座位并向人群泼水的视频引发关注。2018年9月24日21时许,上海铁路局合肥客运段发布通告称,事发上海至阜阳k8482次列车,涉事外籍旅客已道歉。 [4]

2018年9月20日晚,K158次列车上,在郑州读大三的乔同学乘车去鹤壁。火车上一位大爷买的是无座票,却占了她的座:“拍吧拍吧。”两个小时的车程,列车长劝了他一小时仍无效。最终,同车厢的一名男乘客看不下去把大爷拽起。 [5]

2018年10月,网上出现一段名为《夫妻公交霸座 骨折女孩提醒惨遭殴打》的视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经工作查明:10月2日,枣庄八中一女学生乘坐薛城至市中B1线路BRT公交车,因占座问题同胡某某(女,48岁)发生纠纷,后胡某某的男友徐某某(66岁)对女学生进行谩骂,女学生拿出手机拍摄时,胡某某对女学生实施了殴打。 目 前,违法行为人胡某某、徐某某分别被行政拘留15天、10天。 [6]

2018年8月21日在G334次列车霸座的男乘客和9月19日在G6078次列车霸座的女乘客均被处200元治安处罚,并被铁路部门纳入铁路“黑名单”,180天内无法购买火车票乘车。但有部分网友认为,霸座行为屡禁不止,主要因为惩罚力度不够,达不到惩戒、警示的效果。 [7]

2018年12月6日,大连公安发布消息称,12月3日14时09分,包头至大连的K56次列车苏家屯站开车后,乘警接到列车长报告,1号车厢有旅客“霸座”。

经了解,女旅客刘某,22岁,黑龙江省甘南县人。从沈阳站上车准备到熊岳城,上车后没有按座位就坐,而是坐在64号其他旅客座位上。苏家屯站开车后,该座旅客祝某持1车64号车票要求刘某让出座位,刘某拒不配合,声称“谁先坐就是谁的”。列车员过来劝说无效后,报告了乘警。

面对刘某的无理行为,乘警多次告知其行为已扰乱了列车秩序,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并对其多次提出警告,要求刘某将座位让出来,均遭到刘某拒绝且态度恶劣,辱骂乘警和周围旅客。为了维持列车正常秩序,乘警在对其多次警告无果后,将其强制带离现场,制作相关法律文书交大石桥站派出所处理。

刘某到派出所后,对“霸座”行为供认不讳。大连铁路警方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依法给予其行政拘留处罚。

该消息发出后,多位网友点赞并转发。有网友对乘警的处理表示支持,“干得漂亮,就应该这样,不服管就强制带走,否则太嚣张” 。有网友评论,“给这样的执法力度点个赞!”还有网友认为,“破坏规则的人,该自行承受破坏规则的后果。” [8]

2018年9月25日,《光明 日报》发表文章《霸座问题频成媒体焦点,不正常》。指出不文明现象总让媒体揪着批,恐怕没完没了,时间长了,会给大众带来“审丑疲劳”。其实,一次法律行动胜过一万次舆论谴责,相关执法者、管理者,应走在媒体前面,该出手时就出手,积极捍卫法律规则,弥平社会争议。以高铁霸坐问题为例,每次舆论曝光之后,相关部门都会在舆论压力下追加执法,给予霸座者治安处罚,以及列入黑名单等。而如果每一次高铁霸座都逃不过第一时间的处罚,恐怕霸座者也不至于这么嚣张,权益受侵害的乘客也不至于如此无助,人们更不至于要一次次呼吁执法部门的介入。 [9]


相关文章推荐:
高铁“霸座”事件 | 孙赫 | 高铁霸座女 | 外籍霸座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