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白(日本动漫《火影忍者》人物)

白,日本漫画《火影忍者》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男性角色,雪一族的后裔,桃地再不斩的随从,拥有母亲遗传的冰遁血继限界。

有着类似女性的容貌和黑色长发的美少年 [1] 。本性很善良,但如果是为了再不斩的话,可以化身为毫不留情战斗的“工具”。认为人在想要保护重要东西的时候,就会变得很坚强。

“水无月白”一名实为民间误传,望大家注意,官方对白的姓名标记一直只是“白”,而根据漫画以及公式书来看白也与“水无月”一称丝毫关系也没有,而且白父母的姓名一直都不详,故“水无月白”的叫法实际上是大错特错的。

很多人拿着不知道在哪里胡编乱造的所谓证据信誓旦旦地说,白是女的,这是非常不准确的,因为在官方的公式书里,从未有一本曾经说过他是女的,性别都清楚地写着“男”。

作为再不斩的工具,白有着强烈的意愿去保护再不斩,不愿有哪怕是有一点伤害。当卡多企图抓再不斩的脖子时,白弄断了卡多的手臂。但是如果白不弄断卡多的胳膊,再不斩就会杀了他,白为了不让伤未愈合的再不斩再经受逃亡之苦,阻止了他。在白被鸣人打败后,白让鸣人杀了自己,因为白认为自己对再不斩不再有用。可是在鸣人拿着手里剑冲向白时,由于感觉到再不斩有危险,白再次赶到再不斩那里,挡下致命的一击。

尽管甘心作为再不斩的战斗道具,白却不喜欢杀戮,还千方百计逃避杀戮。当白遇见睡梦中鸣人时,白并未把鸣人当作敌人杀掉,而是叫醒他,提醒他不要着凉。在之后的对话中,白还告诉了鸣人怎样变得强大。在后来的战斗中,白用针杀死了佐助,可这只是让他无法战斗而处于假死状态。 “就在这时我觉得,不,是不得不觉得,并明白了那是最让我难过的事。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是不被需要的存在。”这句话影响了鸣人,也正因如此,鸣人才能理解我爱罗在过去的意义。

白使用的术以水遁忍术和血继限界的冰遁忍术为主。

此外,白拥有单手结印的能力,这使得他在战斗中可以比一般的忍者更加迅速地实现忍术的攻击。

水瞬身

是瞬身术的一种。

水遁秘术千杀水翔

使水变为大量的千本,进行近360度的广范围高速射击。白可以利用单手结印发动此术 [1]

水遁秘术灭杀水翔(游戏原创)

游戏中的招式,与千杀水翔极为相似,但攻击次数变多。

冰遁

白的血继限界,由水遁和风遁组合而成。

冰遁秘术魔镜冰晶

在敌人身边凝聚复数的冰镜,本人可以在数面冰镜之间以光速进行移动,并乘隙以千本发动攻击 [1]

冰遁冰岩堂无

在自身周围制造出一片冰的墙壁,以阻隔来自敌人的攻击 [2]

冰遁秘术爆碎冰晶(游戏原创)

冰遁秘术魔镜冰杀(游戏原创)

白与再不斩

白在逃离村子走投无路之际遇到了同样在逃亡中的再不斩,再不斩看中白的才能而将他作为自己的“工具”,而白则因为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而高兴,乐于成为再不斩的“工具”。白也因此十分重视给了他生存意义的再不斩,作为再不斩的左右手存在着。

而再不斩虽然最初只把白当做工具看待,但在与白相处的过程中,两人之间也渐渐产生了强烈的羁绊。因此,当白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击而丧生的时候,再不斩虽然表面上不为所动,但当遭到鸣人激烈的言辞指摘之际,一向冷酷的杀人魔鬼也为这个一直陪伴他的伙伴流下了眼泪 [3]

白出生在一个水之国中总是下雪的小村庄里,村里的人们都因战乱害怕并仇恨血继限界。白的母亲就拥有血继限界,并把这个秘密隐藏了很久。白的一家一直过着安宁的生活,直到白也被发现继承了这个能力。

白的父亲发现了这个秘密,带领一队村民,先杀死白的母亲,正要对白下毒手时,惊恐中的白使用了血继限界,用冰锥杀死了在场的所有人。一夜之间变成孤儿的白,在水之国的大街小巷乞讨,最后遇上了再不斩。再不斩收留了白,并教会了白所有的战斗技巧,白也乐意地成为了再不斩的武器 [4]

在卡卡西打败再不斩之后,白穿着一套雾隐暗杀部队的服装,并看上去像是追杀再不斩的。白投了二根针插入再不斩脖子上的穴位,看起来杀死了再不斩,其实是阻止卡卡西真的杀了他。借着暗杀部队的身份,白把再不斩沉重的“尸体”带走,在隐蔽处使再不斩复苏。可这却让卡卡西起了疑心 [5-6] 。在卡卡西养伤的时候,鸣人、佐助、小樱三人加紧的修行,取得很大进步。一日,鸣人在树林里遇到一位被他认为是女生的清秀少年,殊不知这就是白 [7]

卡卡西的怀疑被一个星期后的战斗所证实,再不斩与白来到大桥与第七队再次展开战斗。白的对手是佐助。战斗中,白单手结印,制造出的千杀水翔却被佐助躲开,白立马使用绝招:魔镜冰晶,用坚不可摧的冰镜困住佐助。用这种忍术,白可以瞬间穿越到各个镜子,以速度优势压制对方并能用针攻击。

拥有速度优势让白可以完全压制佐助和鸣人。在白“杀死”佐助后 (只是也像再不斩一样进入假死状态),鸣人被激怒了,并因此激发了九尾妖狐的力量。鸣人也因此拥有了超越白的速度,由此捉住而且一击击倒了白,白的镜子也完全破碎了。当鸣人冲过去完成最后一击时,白碎裂的面具脱落了,显露出白的脸庞 [8-9]

鸣人认出白就是之前遇到的少年,才停止了最后一击,改成了脸上的一拳。由于被击败而对再不斩再也没有用处,白请求鸣人杀死自己。鸣人一开始拒绝了,可在听完白讲述自己童年的遭遇以及再不斩对于白的情谊后,鸣人被打动,试图用死亡带给白那生命无法完成的希望与快乐。然而在鸣人完成最后一击之前,白感到再不斩处于危险之中,于是怀着歉意离开鸣人,赶到再不斩那里 [4] [10]

正当卡卡西带着雷切冲向被忍犬们压制住的再不斩,白突然出现,解救再不斩,并挡住致命一击。卡卡西无法停止他的攻击,于是雷切刺穿白的心脏,白用最后的力气抓住卡卡西的胳膊,以便再不斩轻松攻击,这尽到了白作为一个工具的最后使命 [11-12] 。再不斩对白的死表现冷漠,只希望把卡卡西连同白一起斩下。后来,当鸣人得知白的死讯后,鸣人向看似冷漠的再不斩讲述了白对他的忠诚和情谊,这让再不斩这个铁血男人落泪不已,再不斩在最后一刻表达了对白的真实感情 [3]

为了报复卡多的罪恶行径,再不斩开出一条血路,最终杀掉卡多,可自己也倒在血泊中。生命最后一刻,再不斩请求卡卡西把他带到白身边。天上突然飘起大雪,再不斩相信那是白在为他而哭泣。在白的身边,再不斩说他真希望与白去同一个地方,卡卡西告诉他,他的梦想会实现的 [13]

药师兜使用秽土转生之术复活包括白在内的众多已经死亡的忍者。转生后的白和再不斩等人与卡卡西率领的忍者联军相遇,白由卡卡西的口中得知了再不斩内心深处对自己埋藏着的真意后感动落泪,在短暂的重逢之后,由于秽土转生的威力增强,白和再不斩等人的意识也被抹去,完全成为了被操控的杀人机器。在卡卡西打算以雷切攻击再不斩时,被兜操控的白上前挡下了雷切,好像白当初为了保护再不斩而死的那一幕。卡卡西为白和再不斩之间的羁绊感到感慨,说道“幸好鸣人最早遇到的敌人是你们”。在封印了再不斩与白之后,卡卡西也因为这罪孽深重的秽土转生之术而感到愤怒,终于提升斗志。

009 写轮眼卡卡西

010 查克拉之林

011 存在过英雄的国家

012 桥上的决战 再遇再不斩

013 白的秘术 魔镜冰晶

014 最出人意料的鸣人参战

015 零视界之战 写轮眼崩溃

016 被解开的封印

017 白色的过去 秘密的回忆

018 被称为忍者的道具

019 再不斩随雪而逝

078 爆发 这就是鸣人的忍法帖(回忆)

126 最强对决 我爱罗vs君麻吕

481 为了挚友

485 与宿敌的再会

486 最初之敌 最后之敌


相关文章推荐:
桃地再不斩 | 冰遁 | 血继限界 | 浅野麻由美 | 火影忍者 | 水之国 | 冰遁 | 卡卡西 | 再不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