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白玉堂(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人物)

白玉堂,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主要人物,金华人氏,因少年华美,气宇不凡,文武双全,故人称"锦毛鼠"。他武艺高强 、聪明特达、性情高傲 、正邪分明、扶危济困 、行侠仗义 、浑身是胆、为国为民。

白玉堂在潘家楼首次出场约17岁 [1] ,与颜查散结拜、大闹东京时20岁 [2] ,盗三宝、通天窟气死猫、龙楼封官时年21岁 [3] 。下襄阳三探冲霄楼时年仅23岁 [4] 。主要成就有开封斗御猫,皇宫题诗杀命,盗三宝,困御猫,捉水怪,三探冲霄楼等。

曾在包龙图放粮时出场救难女,因为展昭为仁宗赐号“御猫”,觉得五鼠因之减色而大闹东京,寄柬留刀,忠烈题诗,杀贼郭安,盗取三宝,在陷空岛智困御猫和丁家兄弟。被众人劝服后供职开封府,先封为四品护卫,后升为三品副职同颜查散查办襄阳,三探冲霄不知所踪,时年23岁 [4]

白玉堂容貌冠绝三侠五义。苗家寨猫鼠初相逢,从展昭眼中看来,那是武生打扮,眉清目秀,年少焕然。看得南侠不由放下酒杯,暗暗喝彩,细细打量,更是心生羡慕。(原文:只听楼梯声响,又见一人上来,武生打扮,眉清目秀,年少焕然。展爷不由的放下酒杯,暗暗喝彩,又细细观看一番,好生的羡慕)。 [1]

再观丁氏双侠丁兆兰对白玉堂的评价:惟有五爷,少年华美,气宇不凡,为人阴险狠毒,却好行侠作义,是个武生员,金华人氏,姓白名玉堂,因他形容秀美,文武双全,人呼他绰号为锦毛鼠。 [5]

书中白玉堂的相貌俊美,年少焕然,书中众人对他的俊哥之类的形容不必多提,便是石玉昆也以美英雄称呼白玉堂。

白玉堂文武双修,其文,可与状元郎颜查散谈古论今,他的打油诗更是让人啼笑皆非;其武,可纵横江湖。此外,他对机关奇门遁甲之术也颇有研究。陷空岛擒了御猫就是他平生最得意的杰作。剑重意,而刀在势,又云百日练刀,千日练剑,可见剑在于游刃与气度,而刀更狂傲恣意。刀更符合白玉堂的个性,开封府斗御猫逼得展昭堪堪不敌,只得用湛卢宝剑削断了五爷的钢刀。白玉堂不好女色,全书中没有对任何女子献过殷勤,胡烈强掳女子讨好他,被他砍去一臂。

《三侠五义》中锦毛鼠白玉堂之着装色系,并非电视剧中风骨翩然的飘逸白色,《三侠五义》第三十七回《小姐还魂牛儿遭报 幼童侍主侠士挥金》中,是对玉堂衣饰描述得最为详细的篇章,书表【头带武生巾,身穿月白花氅,内衬一件桃红衬袍,足登官鞋,另有一番英雄气概】。 玉堂即使身着“乞丐服”,在颜查散眼中,也不失【是个好人哩】,且第三十四回《定兰谱颜生识英雄 看鱼书柳老嫌寒士》中细表【据我看来,他是个潇洒儒流,总有些放浪形骸之外】、【我看金相公行止奇异,谈吐豪侠,决不是那流人物。既已结拜,便是患难相扶的弟兄了】,可见玉堂年少焕然,俊面玉容调配各个色系的衣服均显绝代风华。然则在读者心里,绝配于玉堂的,恐怕也只有那如同火焰燃烧到炽白一般浓烈的白色。

三五原著第53回,《蒋义士二上翠云峰 展南侠初到陷空岛》提及玉堂诱骗展昭入憋死猫的情节,书表【…,早见一人进里间屋去了,并且看见衣衿是松绿的花氅,…见他背面而立,头戴武生巾,身穿花氅,露着藕色衬袍,足下官靴,俨然白玉堂一般】,玉堂若是此刻身着锦服,看来定是另一番韵味在室外薄薄的轻雾并夜间烛光的映衬下,锦服素衣,冠玉容颜,胸有成竹的笑靥,更会像是一幅烟气蒸腾的水粉画,流动在真与幻之间。

白玉堂的性格,具有多个侧面,在原书人物中是最为复杂的。他英雄侠义,初登场,就显其慧眼,与有志有德的贫寒书生颜查散结为兄弟,并为其鸣冤,多方救助,但又少年心性要面子,曾因败给北侠欧阳春而要上吊自尽。最后,为探谋反朝廷的襄阳王的虚实,三闯冲霄楼,不知所踪。正所谓以英雄侠义始,以英雄侠义终。 他少年气盛,性情高傲,他闻听展昭受封"御猫",便觉"五鼠"减色,遂专程赶赴京师与展昭一比高低,先于皇宫内苑中杀了意欲谋害忠良的总管太监郭安,又搅闹太师府狠狠地戏耍并整治了奸太师庞吉,所干之事,均系无法无天的惊人之举,又都不离"侠义"二字。白玉堂为人行侠尚义,邪正分明,性情高傲,重情重义、 正邪分明、扶危济困 、行侠仗义 、浑身是胆、为国为民。总结他的一生,便是这两句:死死生生心力尽,千秋义侠结为心。

“一觉放开心地稳,不知红日照晴窗。” [6] (龙图耳录里颜白初交白玉堂念的诗)

“忠烈保君王,哀哉杖下亡。芳名垂不朽,博得一炉香。” (忠烈祠提的诗) [7]

“可笑,可笑,误杀反诬告。胡闹,胡闹,老庞害老包。”(夹在庞太师上书皇上的折子内,有意调侃) [8]

“我今特来借三宝,暂且携回陷空岛。南侠若到卢家庄,管叫御猫跑不了。”(盗三宝引南侠,调侃) [9]

亲兄:白锦堂

结义兄弟:除陷空岛兄弟(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外还有颜查散、柳青。

仆从:白福

妻子:玉堂无妻子。 [10] (备注:原著《三侠五义》里玉堂无妻子。后人续书里经常给他安排儿子:比如《续侠义传》里有子白、白琪 ,《续小五义》里有子白云瑞。)

原文:胡奇道:“并无别事。小人正要回禀员外,只因昨日有父女二人乘舟过渡,小人见他女儿颇有姿色,却与员外年纪相仿。小人见员外无家室,意欲将此女留下与员外成其美事,不知员外意下如何”。

好友:四位结拜兄长(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颜查散、柳青等人。


  

白玉堂是韩非子笔下侠以武犯禁的典型:

前面提到的丁兆蕙的对其的评价,为人阴险狠毒,行事刻薄。五鼠之首卢方在白玉堂盗取三宝之后,也心里埋怨五弟行事过于阴毒。至于蒋老四更是一再说白玉堂阴险狠毒。但观其行为,白玉堂心地善良,行侠仗义,行事手段激烈。个性鲜明,不过和阴险扯不上关系。白玉堂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聪慧过人。苗家寨,白玉堂见其兄长搭救的落魄路人,但听得他已投靠安乐侯(庞太师之侄),便冷笑连连,翻脸无情。见一老人因故借人高利贷,无法偿还老泪纵横,便上前问明情况,当众与那债主纹银,清除老汉债务。观白玉堂此刻行事,及其稳重老练。倒是展昭起了相争之意,留下老汉,细细问那债主情况。两相比较,白玉堂不动声色,而展昭当众问事。夜间,双侠不约而同前往那债主家中。此间,便看出白玉堂的聪明与狠辣了。他见那债主与儿子正在打理欺霸得来的银两,眼见此间主母过来,瞬间便虏了那妇人,割去其双耳,由此可见,白玉堂行事,只分善恶,不问性别的,用布堵住其口,藏于茅房。那丫鬟不见了主母,自会忙去告诉老爷公子。南侠趁机取了一半银两,其余留与白玉堂。此事足可见白玉堂之行侠仗义。

白玉堂对朋友亦是肝胆相照。他上东京路遇书生颜查散,三试之下,结为金兰之义,几番帮助。及至颜查散高中状元,却被人诬陷入狱,为保他人清白,颜查散自愿抵命。白玉堂夜探监牢,问明情况,却是自有计较。不惜寄柬留刀,为其辨冤。最后更是因为颜查散印信被盗一事,三探冲霄楼杀张华诛徐敞盗盟书不知所踪。

白玉堂最为人乐道的故事,大概就是鼠猫之争大闹东京了。受蒋平言语所激,白玉堂便上京为五义兄弟出头,找御猫讨说法。路上三试颜查散,又结交了一位义兄自是不提。锦毛鼠万寿山杀人,忠烈祠题诗,大闹太师府,盗三宝可谓件件都让人传颂。白玉堂夜探开封,听得赵虎出言不逊,道管他白糖黑糖,一杯水冲了喝了干净。他怎生不恼?一个石子便让赵虎吃足苦头。夜战御猫,双方都暗暗佩服,依稀认出是苗家寨相逢之人,可惜白玉堂没有好刀,两相交锋,便被湛卢断了刀,只得退去。白玉堂的口头禅就是:你要是嚷,我便是一刀。万寿山撞上太监总管郭安密谋害人,他一刀便结果那人,留得证据与证人,让他自与三司衙门或者开封府说明。算好皇帝要去忠烈祠,便夜间题诗高墙。夜闹太师府更是让人啼笑皆非。堂堂太师府河豚夜宴,生生被玉堂搞得臭气熏天。及至其模仿男女之争,诱得庞太师杀了二妾。白玉堂的技能,实在是太多,他什么时候学的模仿女声啊?只是可怜了那两位女子。待听得庞太师意欲嫁祸开封,于其奏折中加塞纸条,瞒过廖天成及太师的查看,让太师当朝自取其辱,更是显出玉堂手段。至此,皇上也对这位锦毛鼠上了心,一再催促开封府务必找到此人。

盗三宝,白玉堂直接叫板御猫:我今特来借三宝,暂且携回陷空岛。南侠若到卢家庄,管叫御猫跑不了。陷空岛锦毛鼠智擒御猫,通天窟题匾:气死猫。白玉堂的小孩脾性是再也藏不住了。白玉堂对展昭,不可为不相惜,他也并非不知道皇上赐号御猫乃是为南侠武功轻灵似猫。但中途收手,岂是白玉堂的作为?

鼠猫之争,却是让五鼠生了间隙。让卢方生生夹于两边之间。包拯的知遇之恩,五鼠的兄弟之义,让卢方无法自处,以致生出我便死了,由着五弟闹去的念头。应该说,五鼠之中,韩彰和卢方对白玉堂是最好的,徐庆是个楞汉子。纵使白玉堂任性妄为,但却未及人命之类,蒋老四却为了擒住自家五弟,不惜使用离间计,生生让白玉堂对韩彰误会(以白玉堂的聪明,我想也不排除他知二哥为难,故意气走韩彰),韩彰兄弟两边不能全,唯有离开。

白玉堂只是少年心性,意气之争,而蒋老四此计,却生生伤了兄弟情义。白玉堂的手段,只是对对手,而蒋老四设计的,却一再是自家兄弟。

好个锦毛鼠,一场猫鼠斗,却是惊得众人齐聚陷空岛,开封府的王朝马汉,陷空三鼠,丁氏双侠,外加主角御猫展昭。众人知玉堂聪明,手段狠辣,本领过人,不敢贸然前往(想想玉堂,一家子自己的兄弟却是帮着外人来拿自己,真为其不值)。丁家老大心地厚实,先去探探玉堂口风。玉堂设宴款待,将自己在东京的作为夸张说来,眼前便闪现小白那得意的笑。及至说得他将展昭一刀砍了,见丁老大脸变了颜色,这才笑吟吟的道:“别说朝廷不肯甘休,包相爷那里不依;就是丁兄昆仲大约也不肯与小弟甘休罢(此刻展昭已经和丁月华换剑定亲)。小弟虽胡涂,也不至到如此田地,方才之言特取笑耳。小弟已将展兄好好看承,候过几日,小弟将展兄交付仁兄便了。”好个白玉堂,一个螺蛳轩又困得丁老大左穿右转,就是出不来。白玉堂与展昭定下十日之约,若展昭盗回三宝,三宝奉还,白玉堂任凭处置,南侠改做三日,通天窟内,南侠一筹莫展,后来在众人帮助下南侠才拿到三宝。

白玉堂却没防住自己人,自家这边一个个赶不及地过去帮展昭忙。卢珍报信,管家在主母指挥下引着丁老二放了展昭,夺了三宝。白玉堂却蒙在鼓里,依旧陪着柳青丁老大喝酒。在众人闯将进来时,还被丁老大暗暗把宝剑拎走。以至于徐庆一刀砍来,白玉堂只能拿了个椅子去挡。 白玉堂脱件外氅,撕做两半当了武器,挥舞着闯了出去。可惜,蒋老四早有谋划,断了独龙锁,逼得玉堂乘船,把个锦毛鼠淹成水老鼠。玉树临风的白玉堂变了个面色焦黄,以致卢方见了落泪,展昭赶上前扶起,慢慢唤道:“五弟醒来,醒来。” 醒转的锦毛鼠便知道,猫鼠之争,自己是彻底的输了,输的很惨,很惨。其实在他说出难道大哥就要绑了我去以酬开封府时,他就知道自己必输吧。兄弟倒戈,还如何赢?只是他不想输了自己的锐气,哪怕全天下都说自己不对,他也还想一试。 白玉堂看了展昭,复又闭上。半晌,方嘟嚷道:“好病夫呀!淹得我好!淹得我好!”他在对手面前,颜面扫地。原著中却看不出这场水淹对白玉堂的影响,不知这个骄傲的少年在人前欢笑赔罪之后,有没有在夜深人静之时,孤独地舔伤。

白玉堂离去时不过二十三岁,可是此时的他便已是孑然一身。白玉堂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生羡慕之人,却不是一个让人喜欢亲近之人,因为他的狠,因为他的冷。白玉堂的善恶但问自己,白玉堂任性无人可及,他拿自己的性命任性,他不畏法令,大闹东京,三探冲霄楼。

白玉堂任性,却未曾误事;白玉堂狠辣,却不对无辜之人。

白玉堂是一个梦,是每个人年少轻狂时都会做的梦,江湖梦,侠客梦,刀剑如梦,更是自由之梦。谁不曾渴望活得但随我心?谁不曾梦想快意恩仇?但那自由不容于世,便唯有乘风而去 。

《三侠五义》的结尾写道:“……艾虎过山收服三寇,柳龙赶路结拜双雄,卢珍单刀独闯阵,丁蛟丁凤双探山……紫髯伯弃官出家,白玉堂魂灵救按院............颜按院奏事封五鼠,包太师闻报哭双侠……俱在后书上” 从此看来,石玉昆的本意可能白玉堂没有真的死去,冲霄楼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未必是白玉堂,后来他出来救了颜查散,人家以为他死了 是“魂灵”出来救人,就像是洪泽湖抓“水怪”其实不是真的水怪一样。白玉堂的结局和说话艺术有关,就像是且听下回分解,是作者石玉昆留给观众的最大的扣子。


  

冲霄楼后白玉堂结局的几个疑点:

疑点一:

尸体是一块血饼辨认不出到底是谁?

疑点二:

玉堂身上带的其他东西呢? 怎么会只有一袋石子?绿林人干活用的百宝囊呢?他的刀哪去了?铜网阵里那把笨刀是张华的不是白玉堂的。

疑点三:

确定白玉堂死亡的确切消息是从襄阳王的嫡系心腹雷英口中得出的,其他人都无法确定白玉堂的下落。雷英会背叛襄阳王给政敌按院衙的人传递真实消息吗?他可是襄阳王的心腹爱将 、死党 、嫡系。敌人的话能信吗?

疑点四:

石玉昆在三侠五义定本里结尾写道:白玉堂灵魂救巡按,指出后书颜查散有难白玉堂还会出现。

疑点五:

会水的就一定淹死到水里?会机关的就必须死在机关里吗?这是续书小五义观点,这部书出来的时候假托石玉昆原作蒙人说的,为了写死白玉堂捧他自己的原创人物,这不是石玉昆作品,大家这么多年都被误导了。蒋平没有被淹死,白玉堂当然不会死在机关里,试问,会机关的死在机关里谁还破的了冲霄楼?难道必须靠同人续书人物破冲霄楼吗?显然,这不是石玉昆意愿。

〖展昭评价〗

展爷刚饮酒,只听楼梯声响,又见一人上来,武生打扮,眉清目秀,少年焕然。展爷不由的放下酒杯,暗暗喝彩,又细细观看了一番,好生的羡慕。(第十三回)

〖丁兆惠评价〗

唯有五爷,少年华美,气宇不凡,为人阴险狠毒,却好行侠作义,就是行事太刻毒,是个武生员,金华人 氏,姓白名玉堂,因他形容秀美,文武双全,人呼他绰号为锦毛鼠。(第三十一回)

〖颜查散评价〗

他是个潇洒儒流,总有些放浪形骸之外。(第三十三回)

他行止奇异,谈吐豪侠,斯文中含着一股英雄的气概,必非等闲之人。 (第三十三回)

我看金相公行止奇异,谈吐豪侠,决不是那流人物。既已结拜,便是患难相扶的弟兄了。你何敢在此多言!(第三十四回)

〖柳青评价〗

白五弟为人一世英名,智略过人。(第一百十一回)

想白五弟生平作了多少惊天动地之事,谁人不知,那个不晓。(第一百十一回)

〖包公评价〗

包相把白玉堂仔细一看,不由得满心欢喜。(第五十八回)

开封府众人见白玉堂少年英雄,无不羡爱。(第五十八回)

〖仁宗皇帝评价〗

此人虽是暗昧,他却秉公除奸,行侠作义,却也是个好人。(第四十一回)

他屡次做的俱是磊磊落落之事,又为何隐隐藏藏,再也不肯当面呢?(第四十四回)

仁宗看了,龙心大悦,见白玉堂一表人物,再想起他所作之事,真有人所不能的本领,人所不能的胆量,圣心欢喜非常。(第五十八回)

鲁迅:《三侠五义》人物虽有‘行侠尚义’和‘致君泽民’的共性,但又个性分明,白玉堂的心高气傲,锋芒毕露…… [11]

胡适称赞白玉堂是石玉昆的杰作之一“白玉堂的为人很多短处。骄傲,狠毒,好胜,轻举妄动,这都是很大的毛病,但这正是石玉昆的特别长处 。其实,这句话是在盛赞白玉堂,这些短处正是白玉堂不认同朝廷秩序和法律威严的表现,是他对于主体意识最大的挖掘。白玉堂大闹开封府,私闯御花园,戏弄庞吉,杀死郭安,惊醒天子,盗包拯之宝,闯冲霄之楼。一路下来,热闹非凡,气焰张扬。他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和思想在行动,甚至为了自己的自由之身与兄弟们闹翻,抗议整个朝廷,“他从未真正转变成惟命是从的官府附庸。潜藏于白玉堂身上的躁动精神,仍驱策他与同僚争强斗胜,试探法律的界限,并按自己的方式伸张正义”。 [12]

人人心中都有个白玉堂

常言道:千古文人侠客梦。从历史文献中所记载的游侠,到影视小说中的侠客,一个‘侠’字贯穿了古今,成就了无数作品。
  一提起侠客,大多数人想到的是金庸古龙,当人们在赞叹郭靖守襄阳的大义,惊叹桃花岛机关的埋伏精巧,黄药师的惊才绝艳……却鲜少有人知晓,这些都是借鉴了是中国第一部具有真正意义上的武侠小说《三侠五义》。
  提起锦毛鼠白玉堂或许有些人感到陌生,但若是说起‘五鼠闹东京’来便是家喻户晓了。
  用现代人的眼光看,‘五鼠闹东京’无疑是一场闹剧,为了一个‘鼠猫’的名号千里迢迢去东京盗宝,惊动皇帝,这一系列的行为让人不禁去想:白玉堂为什么要对这名头斤斤计较,而不能退一步海阔天空呢?局外人因此叹锦毛鼠的任性冲动,但此事真的如此么?
  五鼠闹东京的起因始于展昭得封御猫,江湖人重名号,此前五鼠已在江湖扬名,鼠遇猫而避走,从称号来御猫显然是犯了‘武禁’。第二十二回中:天子看至此,不由失声道:“奇哉!奇哉!这哪里是个人,分明是朕的御猫一般。”谁知展爷在高处业已听见,便在房上与圣上叩头。众人又是欢喜,又替他害怕。展昭的一叩首得了御猫名号,显然是自作主张。局外人所看为了一个名号千里迢迢邀约比武未免可笑,但白玉堂的这一行为,一则是江湖道义,展昭先犯了武禁自然要受罚,二则五鼠兄弟同气连枝,猫鼠之争不仅是为自己更为兄弟。三则也是其年少骄傲的性格所致。每个人在年少时候都会任性冲动,待长大后因时光的变迁和人生路上的挫折渐渐收敛性格,变得圆滑起来。想到便去做,勇往直前,绝不瞻前顾后,拥有无限的可能,此时的白玉堂无疑是每个人心中年少无畏的自己。
  五鼠闹东京中不可不提的便是开封府指路盗三宝,盗三宝着重体现的是‘智’,投石问路,故意引护卫去查看三宝而得知三宝方位,继而成功盗走,而留下的一首小诗‘我今特来借三宝,暂且携回陷空岛。南侠若到卢家庄,管叫御猫跑不了’颇有些调侃意味,少年的狡黠与聪慧跃然纸上,这与小孩子捉迷藏偷偷拿石子转移视线有异曲同工之妙,颇有种恶作剧的感觉,引人会心一笑。
  五鼠闹东京里的白玉堂,恰恰是每个心中自己的投射,谁不曾年轻气盛?谁不曾负气任性?谁不曾有过一瞬的念头:一生总要为自己做点什么!白玉堂的出彩,便是他有血有肉,不是将人捧得高不可攀,而是写出了每个人的少年时。
  说到‘鼠猫之争’便不得不提鼠猫二人初次的相交的苗家集双侠分金!白玉堂在此巧遇被高利贷讨账的老汉,白日出手替老汉还债问清了恶人住所,夜里便去惩治苗家父子。白玉堂削‘妇人耳’,有人叫绝说他侠义,有人鄙夷说他狠辣。世事有两面,光暗并存,当光芒被黑暗遮掩之时便希望有人能来拨开黑暗,给出一线希望。每个人心中都有侠义之心,也都有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情,但却因着种种原因而按捺下。人们常说‘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可在正义迟到的这些日子里,又有多少无辜之人受害呢?法律并不是没有漏洞可寻的,当明明看到邪恶的事,却无法用法律去制裁的时候,便希望有人能站出来用非常手段讨回公道。而在这个现实的背景下,人们的心中自然不可抑制的去向往着有一个‘游侠’能够为不平之事做主。甚至连他的终结亦是如此。为了责任为了忠义执意捐生,毫无畏惧!
  白玉堂起于侠义,终于侠义,私以为他是最为出彩的一个人物,他有常人所有的缺点:杀命题诗的任性冲动,年少成名的骄傲与希望扬名的心愿。但他同样也有常人所希望的优点:为兄弟两肋插刀,危难之际雪中送炭的情谊,为国为民以身犯险的侠义。他就好像是每个人年少时的缩影,冲动任性但心中有却自有正气在。但时光如刀,在时光的打磨下,多数人都偏离了最初的自己,而曾经所拥有的优点也在慢慢的消失或者隐藏起来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白玉堂。他是最初的自己,纵然冲动任性,有着许多的缺点但却都有一颗赤诚之心。少年时候,看世界的目光骄傲而矜持,自负可与天比高,待得渐渐大了学会了为人处世,学会了明哲保身,慢慢俯首折腰低下,看似过得轻松多了,却再也寻不回少年时的骄傲与赤城,这或许是白玉堂受人喜爱的原因吧他是每个人少年时的缩影,值得人去守护。 [13]

后人称颂

稻乡初雪晴,满岭梅红傲。云山登临处,邻比天涯路。

苍鹰万里高,百里见旌毫。雁雀莫相嘲,孤飞伴长啸。

寄语天下士,斯人何幸邀?知己纵难求,肝胆谁相照!

若得知音者,此生夫复求!随兴飞骏远,狂歌动九霄。

闲居饶酒赋,霜剑不归鞘。言志抒情怀,煮酒论英豪!

物换复星移,惜得浮生老。扬鞭随兄去,赴义结深交。

尽我人生意,甘苦良难保。三探独往复,群烈慕英逍。

剑客丹血流,赤胆贯春秋。昭然思归客,玉堂染红涛。

坐望晓山明,凄凉待酒浇。若得友相见,襄阳梦里遥。

来生续君谊,为尔已白头。故人今何在,沧海伴云游。

白玉堂,历史有其人,清初平度人,历史记载白家良田万顷家中巨富当铺钱庄不计其数,白家第六代当家人白玉堂,文采最高,科举曾中过举人,挂四品道衔,还挂有“太学生”、“国学生”、“候选州同”等职衔,他仗义疏财,乐善好施,办义学,为莱州助赈救灾、被称大善人,白玉堂将家族事业越做越大,根据史志发现,在之前的乾隆年间,张舍白家就已经有了‘银钱桌子’,就是自己开银号异地汇兑,到了白玉堂这一代生意做得更大,史料上记载:他家土地有1.2万顷(每顷等于100亩、当铺72座、银号“银钱桌子”70多处。在当时他家是胶东首富(在当时的全国也是数得着的大户)。白玉堂积德行善,活到八十多岁,无疾而终。《三侠五义》根据民间白玉堂的传说,深度刻画出一个人物鲜活、个性鲜明、仗义疏财,急公好义、重诺轻生、为国为民的年轻侠士形象。 [14]

白玉堂探案传奇系列电影

《麻辣白玉堂之刺涿州》

《麻辣白玉堂之致命棋局》

《麻辣白玉堂之血黄金》

李岱昆

电影频道自制电影

白玉堂探案传奇系列电影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如梦令》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点绛唇》

白玉堂探案传奇系列电影

侠探锦毛鼠之血弥东京

侠探锦毛鼠之血光再起

侠探锦毛鼠之鹧鸪天

王九胜

电影频道自制电影

白玉堂探案传奇系列电影

《白玉堂之玉箫剑鞘》

李岱昆

电影频道自制电影

白玉堂探案传奇系列电影

侠探锦毛鼠之逍遥劫

侠探锦毛鼠之真假白玉堂

王九胜

电影频道自制电影


相关文章推荐:
三侠五义 | 锦毛鼠 | 颜查散 | 白玉堂 | 锦毛鼠 | 北宋 | | 浙江 | 金华 | 侠客 | 员外 | 官员 | 护卫 | 金懋叔 | 三侠五义 | 女贞陈绍 | 颜查散 | 柳青 | 宋仁宗 | 包公 | 三侠五义 | 展昭 | 颜查散 | 丁兆兰 | 湛卢 | 欧阳春 | 庞吉 | 卢方 | 韩彰 | 徐庆 | 蒋平 | 颜查散 | 柳青 | 卢方 | 韩彰 | 徐庆 | 蒋平 | 颜查散 | 柳青 | 卢方 | 艾虎 | 石玉昆 | 绿林 | 张华 | 白玉堂 | 白玉堂 | 石玉昆 | 白玉堂 | 颜查散 | 小五义 | 石玉昆 | 白玉堂 | 蒋平 | 展昭 | 颜查散 | 柳青 | 包公 | 仁宗皇帝 | 三侠五义 | 三侠五义 | 五鼠闹东京 | 展昭 | 侠义 | 鄙夷 | 狠辣 | 七侠五义 | 乔庄 | 冲霄楼 | 钱小豪 | 御猫三戏锦毛鼠 | 傅声 | 铁面包公 | 汤镇业 | 叶青 | 三侠五义 | 邵英健 | 包青天 | 张振寰 | 包青天 | 顾冠忠 | 七侠五义 | 孙兴 | 新七侠五义 | 张多福 | 侠义见青天 | 张振寰 | 包公断悬案 | 焦恩俊 | 五鼠闹东京 | 李志希 | 少年包青天 | 张伟文 | 天桥十三郎 | 沈晓海 | 五鼠斗御猫 | 李珊珊 |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杨子 | 新包青天 | 唐文龙 | 包青天之七侠五义 | 陈浩民 | 七侠五义人间道 | 王同辉 | 白玉堂之局外局 | 徐洪浩 | 新神探联盟 | 乔任梁 | 麻辣白玉堂之刺涿州 | 麻辣白玉堂 | 麻辣白玉堂之血黄金 | 李岱昆 | 陈晓 |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如梦令 |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点绛唇 | 王九胜 | 侠探锦毛鼠 | 王九胜 | 李岱昆 | 侠探锦毛鼠之逍遥劫 | 侠探锦毛鼠之真假白玉堂 | 王九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