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包拯

包拯(999年-1062年7月3日),字希仁。庐州合肥(今安徽合肥肥东)人。北宋名臣。

天圣五年(1027年),包拯登进士第。累迁监察御史,曾建议练兵选将、充实边备。历任三司户部判官,京东、陕西、河北路转运使。入朝担任三司户部副使,请求朝廷准许解盐通商买卖。改知谏院,多次论劾权贵。授龙图阁直学士、河北都转运使,移知瀛、扬诸州,再召入朝,历权知开封府、权御史中丞、三司使等职。嘉六年(1061年),任枢密副使。因曾任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故世称“包待制”、“包龙图”。

嘉七年(1062年),包拯逝世,年六十四。追赠礼部尚书,谥号“孝肃”,后世称其为“包孝肃”。有《包孝肃公奏议》传世。

包拯廉洁公正、立朝刚毅,不附权贵,铁面无私,且英明决断,敢于替百姓申不平,故有“包青天”及“包公”之名,京师有“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之语。后世将他奉为神明崇拜,认为他是奎星转世 [1] ,由于民间传其黑面形象,亦被称为“包青天”。

概述内图片来源:《历代圣贤名人像册》 [2]

包拯生于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年),于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年)考中进士 [3] ,被授任为大理评事,出任建昌县(今江西永修)知县。因父母年迈,包拯请求在合肥附近就职,遂改授和州(今安徽和县)监税,父母又不想让他离开,包拯就辞去官职,回家赡养父母。几年之后,他的父母相继去世,包拯在双亲的墓旁筑起草庐,直到守丧期满,还是徘徊犹豫、不忍离去,同乡父老多次前来劝慰勉励。直到景四年(1037年)包拯才赴京听选,获授天长(今属安徽)知县。 [4-5]

庆历元年(1041年),包拯调任端州(今广东肇庆)知府。端州出产砚台,此前的知府趁着进贡大都敛取是贡数几十倍的砚台,来赠送给当朝权贵。包拯命令制造的砚台仅仅满足贡数,他在任满一年没拿一方砚台回家。 [7]

庆历三年(1043年),入京任殿中丞。 [8] 后经御史中丞王拱辰举荐,于十一月被任命为监察御史里行, [9] 改任监察御史。 [10]

包拯又曾经建议说:“国家每年向契丹交纳财物(岁币),不是抵御戎人的计策,应该操练军队、挑选将领,致力于充实边境守备。”又请求重视门下封还驳正的制度,以及废黜贪官污吏不得做官,选择郡守县宰,推行考核试用补任恩荫子弟的方法。当时各道转运加按察使,他们上奏弹劾官吏大多指摘细小过失,注重苛刻严察相互标榜,官吏自觉不安,包拯因此请求免去按察使。 [11]

庆历五年(1045年)八月,包拯担任契丹正旦使,出使辽朝, [12] 完成了使命。 [13] [5] 回朝后,包拯根据自己在辽朝的观察,上疏建议朝廷挑选“素习边事”的将领守边,并重视代州(今山西忻州代县)的将领选择,以应对边境突发的情况 [14] 。此后历任三司户部判官,于庆历六年(1046年)六月左右出京任京东路(治今河南商丘)转运使。 [15-16]

庆历七年(1047年)四月,改任尚书工部员外郎、直集贤院、陕西转运使。 [17-18]

庆历八年(1048年)五月二日,包拯调任河北路(治今河北大名)转运使,六月二十二日,入朝任三司户部副使 [19] 。秦陇斜谷务所的造船木材,一概向百姓征收索取;又七个州交纳河桥竹索的赋税,一般有几十万,包拯都奏请加以废除。辽朝在邻近边塞地区集结军队,边境州郡渐加戒备,命令包拯去河北调发军粮。包拯说:“漳河地区肥沃的土壤,百姓不能耕种,邢、沼、赵三州农田一万五千顷,一概用来牧马,请求把这些全都分给百姓。”听从他的意见。解州盐法规定使百姓困竭,包拯前去加以经营管理,请求一概与商贩流通交换。 [20]

皇二年(1050年),包拯受任为天章阁待制、知谏院。他多次论述斥责权贵得宠大臣,请求免去一切由内廷施予的曲意恩赐。又依次递上唐魏徵的三条奏疏,希望放在座位右侧,作为借鉴。又上言天子应当明于听取采纳,分辨朋党,爱惜人才,不坚持先入为主的说辞,一共七件事;请求废除苛刻不宽厚的做法,抑制侥幸投机得官,正刑法明禁令,戒除兴建劳作,禁丘妖言妄说。朝廷大多加以施行。 [21] 当时,张贵妃(温成皇后)的父亲张尧佐被任命为淮康军(治今河南汝南)节度使、群牧制置使、宣徽南院使、景灵宫使,右司谏张择行、唐介与包拯一起奏论此事,认为应追夺对张尧佐的任命,或者选择宣徽、节度中的一个授予。最终,张尧佐辞去了宣徽使、景灵宫使之职。 [22-23]

皇四年(1052年)十月,除任龙图阁直学士、河北都转运使 [24] 。曾经提议太平无事时把军队调到内地,没有答复。至此时,请求:“解除河北驻守军队,把他们分布在黄河以南的兖、郸、齐、濮、曹、济各郡,如果有紧急情况,没有误时的忧虑。如果说驻守军队不能立刻削减,请求训练民兵,稍加供给干粮,每年的费用,不到驻守军队一个月的开支,一个州的赋税,那么供给的人数就多了。”没有答复。数月后,转任高阳关(今河北高阳东)路安抚使。同年七月,调知瀛州,各州用官府的钱做买卖,年累计亏负十多万,都上奏加以除去。 [25] 因丧子请求任政务清简的州郡任职,遂改知扬州,又转知庐州,并加刑部郎中。 [26]

至和二年(1055年)十二月,包拯因担保推荐官员失误获罪,贬官兵部员外郎、知池州(今安徽池州)。 [28]

嘉元年(1056年)八月,复职刑部郎中、知江宁府。 [29] 同年十二月,被召任权知开封府,迁升右司郎中。 [30-31]

嘉三年(1058年)六月,升为右谏议大夫、权任御史中丞。 [32] 包拯上奏说:“太子的位置空缺已经很久了,天下人都为此感到担忧,陛下这么长久地不作出决定,是为什么呢?”仁宗问他说:“你认为立谁为好呢?”包拯回答道:“臣下无能,还没有考虑,臣请求早立太子,是为宗庙万世之大计着想的。陛下问臣想立谁,这是怀疑臣。臣已是六十岁的人了,又没有儿子,并不是为自己和后代邀宠考虑的啊!”仁宗听了大为高兴,说:“这件事还要慢慢商议。”他请求裁减内侍,减少不必要的费用,按条文督促各路监司尽忠职守,御史府可以自己举荐所属官员,减少官吏一年的休假日期,这些建议都得以施行。 [33] 七月,以权御史中丞职领转运使、提点刑狱考课院。 [34]

嘉四年(1059年),时任三司使的张方平由于买土豪的财产,被包拯上章将其弹劾免官;由宋祁接任,包拯又弹劾他;宋祁被免后,就由包拯以枢密直学士之职暂任三司使。对此,欧阳修说:“包拯是所谓牵牛踩踏了田而夺了人家的牛(蹊田夺牛),处罚已经很重了,可他又贪图肥缺来做那个职务,不也是过分了吗?”包拯因此待在家里,以躲避代理三司使的任命,仁宗不许。许久后,包拯才出府任职。 [35-36]

嘉六年(1061年)三月,升任给事中,正式担任三司使。 [37] 数日后,拜枢密副使。不久,调任礼部侍郎,但他推辞不受。 [38]

嘉七年(1062年)五月,包拯在枢密院视事时,突然得病。 [39] 同月二十四日(7月3日),包拯病逝,终年六十四岁。仁宗亲临吊唁,并为其辍朝一日 [40] 。追赠礼部尚书,谥号孝肃。 [41-43]

包拯以廉洁著称,他执法严峻,不畏权贵。任监察御史及知谏院时,为肃正纲纪,惩处贪官赃吏,他弹劾贩卖私盐以牟取暴利的淮南转运按察使张可久、役使兵士为自己织造一千六百余匹驼毛缎子的汾州(今山西汾阳)知州任弁及监守自盗的仁宗亲信太监阎士良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弹劾王逵。王逵曾数任转运使,巧立名目盘剥百姓钱物。激起民变后,又派兵捕捉,滥用酷刑,惨遭其杀害者不计其数,因而民愤极大。但王逵与宰相陈执中、贾昌朝关系密切,又得宋仁宗青睐,故有恃无恐。为此,包拯连续七次上章弹劾,最后一次更直接指责仁宗说:“今乃不恤人言,固用酷吏,于一王逵则幸矣,如一路不幸何!”其言激切刚直,朝野震动,舆论汹汹,朝廷终于罢免了王逵。 [5]

此外,包拯还弹劾过宰相宋庠、舒王赵元的女婿郭承和仁宗张贵妃的伯父张尧佐等人。任御史中丞时,包拯又先后弹劾利用职权贱买富民邸舍的张方平及“在蜀燕饮过度”的宋祁,使朝廷罢免二人的三司使之职。由于包拯敢于弹劾权幸,当时社会上出现了“包弹”的谚语,世人凡见官吏“有玷缺者,必曰:‘有包弹矣。’‘包弹’之语遂布天下”。 [5]

对于有才干有政绩者,包拯则能秉公力荐,如杨、王鼎、王绰三人皆为范仲淹提拔的人才,曾分别担任江南东路转运使、提点刑狱和转运判官,因任内严惩贪赃枉法的官吏而有“江东三虎”之称。后受守旧权臣的忌恶,被降任知州,不得再任转运使等“监司”官。包拯虽由守旧派人物王拱辰荐为御史,却不为政派所囿,极力主张复用三人,终于使杨、王鼎、王绰先后又被起用为荆湖南路转运使、河北路提点刑狱、江西路提点刑狱。 [5]

包拯在经“庆历新政”之后,也提过一些改革建议。如主张严格选拔官员,裁汰冗杂,对年满70岁者应强令致仕,以解决冗官问题。他还主张停止招募士兵,拣斥老弱,以解决冗兵问题,同时应选练精兵强将,训练义勇,以充实边备,防御契丹。他向仁宗建议:“不必分文武之异,限高卑之差,在其人如何耳。必当考以应敌制胜之略,询以安边御众之宜”,然后“擢而用之”。他向仁宗条陈《七事》,建言应当“明听纳,辨朋党,惜人才,不主先入之说”,又奏请“去刻薄,抑侥幸,正刑明禁,戒兴作,禁妖妄”,因其所言恳切,且合情合理,切中时弊,故多为朝廷所采纳。包拯还特意奏上《进魏郑公三疏札子》,希望仁宗能以唐太宗善纳魏徵之谏的故事为龟鉴。 [5]

任地方官时,包拯也善于体察民情,兴利除弊,因而颇有政绩。任京东转运使时,他曾巡察各地访问贫困冶铁户,并据实情申报转运司,豁免了这些户所欠的官铁,同时又鼓励有能力者开炉冶铁,发展生产。 [5]

权知开封府时,包拯疏浚惠民河。惠民河也称蔡河,原自东京至通许(今属河南),直达淮河。后为了水运之便,又自新郑引闵水汇入,使之流量大增。时惠民河常涨水为患,大水时“门关折,坏官私庐舍数万区,城中系渡人”。包拯查知河水泛滥的原因乃“中官世族筑园榭,侵惠民河,以故河塞不通”,遂毅然下令,将所有跨河修建的楼台、花园、水榭全部拆毁,使河水得以畅通。有些权贵持伪增步数的地券与包拯相争,包拯皆通过实地测量、验证,揭示其伪,并上朝劾奏,要求严惩。 [45]

任三司使期间,包拯改变了过去的一些做法,以前,凡是各种封藏于仓库供皇帝用的物品,都从各地科派,造成百姓困难。包拯特此设立市场,公私实行公平买卖,此后百姓不再受到侵忧。原来司里吏员欠下金钱布匹,大多受到监禁,其中有些人往往逃走,就连带拘禁了他们的妻子儿女,像这一类情形的包拯都释放了他们。 [46]

包拯尤为人称道的是其断讼执法的明敏正直。出知天长县时,包拯遇到一件棘手的案子。某日有一农人至县衙,状告歹徒割去其家耕牛的舌头,请求捉拿罪犯。割去牛舌并无财利可图,故包拯推断此事必属怨家的报复行为,于是命农人宰牛卖肉以引罪犯上钩。宋代宰杀耕牛是犯法的,不出包拯所料,割牛舌者见牛主杀牛,欲加其罪,果然前往县衙首告,遂自投罗网,疑案立破。 [5]

包拯执法之刚正不阿在其出知庐州时得到了充分的反映。庐州是包拯的家乡,任知州时,他的亲朋故旧多以为可得其庇护,干了不少仗势欺人,甚至扰乱官府的不法之事。包拯决心大义灭亲,以示警戒。时恰有一从舅犯法,包拯不以近亲为忌,在公堂上将其依法责挞一顿,自此以后,亲旧皆屏息收敛,再不敢胡作非为。 [5]

权知开封府时,包拯整顿吏风,改革诉讼制度。开封府旧制,凡往告状者,必须先将状纸交给守门的府吏,再由府吏转呈,是否审理,何时审理,则由府吏通知。由于诉讼者不能面见长官,府吏往往借此敲诈勒索,营私舞弊,而有冤屈者常因送不起钱财而告状无门。包拯革除此弊,大开正门,使告状者可直接至公堂见官纳状,自陈冤屈,于是审案也更能公正合理。 [5]

东京多皇亲国戚、达官显贵,素以难以治理著称,而包拯“立朝刚毅”,凡以私人关系请托者,一概拒绝,因而将东京治理得“令行禁止”。也正因他执法严峻,不徇私情,“威名震动都下”,在他以天章阁待制职任知谏院时,弹劾权贵,“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 [5]

包拯的严于律己,廉洁著称也是十分突出的。二十三岁时,包拯受到出知庐州的刘筠嘉许,声名大盛,家乡有一豪富之家曾邀请他赴宴叙谈,一位李姓同学欣然欲往,而包拯却严肃地说:“彼富人也,吾徒异日或守乡郡,今妄与之交,岂不为他日累乎。”可见他为官前即确立了从政不徇私情的志向。 [5]

端州以产砚著名,端砚历来是文人士大夫寻觅的珍品,包拯出知端州时不仅革除了诸前任在“贡砚”数额之外,加征数十倍,以饱私囊和贿赂权贵的流弊,而且任满离去时“不持一砚归”。1973年,合肥清理包拯墓时,在包拯及其子孙墓中仅发现一方普通砚台而无端砚,也足证史载之确。 [5]

包拯曾力申“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他不仅如此说,而且还躬身力行并教之于后代。订立了《家训》。将《家训》镌刻于石碑,竖立于堂屋东壁,以昭示后人。 [5]

包拯有奏议十五卷, [48] 今存《包孝肃公奏议》(《包拯集》)十卷,收入《四库全书》“史部诏令奏议类”第427册,历朝都有翻刻本出版行世,深受后世研究者的重视。

《包孝肃公奏议》几乎囊括了包拯一生中所有的奏折、陈表和各种各样的建议、意见,全面呈现了包拯的政治主张和他的阅世态度,尤其他关于反对增加农民负担和精兵简政的建议,即使在今天看来仍然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及现实意义。

包拯平生整治吏治、注重生产、巩固国防、举贤任能、为民请命,颇有政绩,是中国历史上的名臣,杰出的清官代表。包拯之名,成为清廉的象征。

包拯性情严峻刚正,憎恶办事小吏苟杂刻薄,务求忠诚厚道,虽然非常憎恨厌恶,但从来没有不施行忠恕之道的。他跟人交往不随意附和,不以巧言令色取悦人,平常没有私人信件,连朋友、亲戚都断绝来往。虽然地位高贵,穿的衣服、用的器物、吃的饮食跟当百姓时一样。曾著家训:“后世子孙仕安者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者,非吾子孙。仰珙刊石,竖于堂层东壁,以诏后世。” [49] 时人也称其“有凛然不可夺之节”,“有所关白,喜面折辱人”,据此可见,包拯的为人已清正刚直得近乎执拗,甚至还有些不近人情,然而,这也正是他与一些庸吏的根本不同。 [5]

包拯在朝廷为人刚强坚毅,贵戚宦官因此而大为收敛,听说的人都很害怕他。人们把包拯笑比做黄河水清一样极难发生的事情。小孩和妇女,也知道他的名声,叫他“包待制”。京城里的人因此说:“暗中行贿疏不通关系的人,有阎罗王和包老头。”按旧规矩,凡是诉讼都不能直接到官署递交状子。包拯打开官署正门,使告状的人能够到跟前陈述是非,办事小吏因此不敢欺瞒。朝中官员和势家望族私筑园林楼榭,侵占了惠民河,因而使河道堵塞不通,正逢京城发大水,包拯于是将那些园林楼榭全部毁掉。有人拿着地券虚报自己的田地数,包拯都严格地加以检验,上奏弹劾弄虚作假的人。 [50]

包拯以其政绩和品行为人爱戴,因而包拯去世的噩耗传出时,朝野震惊,全城尽悼,“京师吏民,莫不感伤;叹息之声,闻于衢路”。现藏开封博物馆的北宋《开封府题名记》碑,上刻一百八十三位开封知府的姓名和上任年月,而包拯的名字却已磨去,据说这是因为人们在观赏碑记时,由于敬仰包拯而经常用手抚摸指点其名,天长日久,竟将碑字磨去。 [5]

包拯在社会享有盛誉,因而人们广泛传诵他的事迹,并加以理想化和艺术化,衍生出许多轶闻传说。南宋时有以包拯为主题的故事和戏曲,元杂剧中更有大量的包公戏如《陈州粜米》。包拯是以龙图阁直学士(后世讹为大学士)职名任权知开封府,包拯世称包龙图。有小说《三侠五义》(评书界叫《龙图公案》)流行,遂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5]

士大夫语曰:富公真宰相,欧阳永叔真翰林学士,包老真中丞,胡公真先生。 [51]

欧阳修:拯性好刚,天姿峭直,然素少学问,朝廷事体或有不思...少有孝行,闻于乡里,晚有直节,著在朝廷。但其学问不深,思虑不熟,而处之乖当,其人亦可惜也! [52]

赵祯:包拯公而忘私,不邀阴幸也。 [2]

司马光:①拯进士及第,以亲老侍养,不仕宦且十年,人称其孝。 [52] ②向者仁宗时,包拯最名公直。 [53] ③拯为长吏,僚佐有所关白,喜面折辱人,然其所言若中于理,亦幡然从之。刚而不愎,此人所难也。 [54]

刘敞:识清气劲,直而不挠;凛乎有岁寒之操。

吴奎:① 宋有劲正之臣,曰“包公”。…其声烈表爆天下人之耳目,虽外夷亦服其重名。朝廷士大夫达于远方学者,皆不以其官称,呼之为“公”。 [2] ②公守法持正,敢任事责凛凛然有不可夺之节,盖孔子所谓大臣者欤! [2] ③力于亲,尽瘁于君。峻节高志,凌乎青云。人或曲随,我直其为。人或善容,我抗其辞。自始及终,言行必一,…惟令名之皎洁,与淮水而悠长。 [2]

张田:仁宗皇帝临御天下四十年,不自有其圣神明智之资,善容正人延谠议,使其谋行忠入,有补于国,卒大任以股肱者,惟孝肃包公止尔。 [55]

包顺:平生闻包中丞朝廷忠臣。

李焘:拯性峭直,然奏议平允,常恶俗吏苛刻,务为敦厚。虽疾恶甚至人情所不及,即推以忠恕。不为苟合,未尝伪色辞以悦人。不作私书,至于干请,无故人亲党一皆绝之。居家俭约,衣服器用饮食,虽贵,如初官时。 [56]

朱熹:复为京尹,令行禁止,立朝刚毅。

王称:拯为人不苟合,未尝伪辞色以悦人,平居无私书,故人亲党亦皆绝之,人多惮其方严,仕已通显,奉已俭约,如布衣时。 [57]

脱脱:拯为开封,其政严明,人到于今称之。而不尚苛刻,推本忠厚,非孔子所谓刚者乎。 [58]

孙承恩:面目棱棱,刚气烈烈。势力苞苴,莫我敢。严肃者政,苛刻匪心。非汉法吏,乃古直臣。 [59]

张居正:若包拯者,真可谓执法之臣,故虽至今儿童妇女犹知称之,况当时乎!然其敦厚忠恕,又其立身行己之本,故虽执法而民不以为残也。人主得斯人而用之,则可以振纪纲,整风俗,其于治道非小补矣。 [60]

蔡东藩:狄青、包拯两人,垂誉至今,称颂不衰。而包龙图三字,盛名尤出狄上。即妇人孺子,无不知有包龙图者。甚且谓狄之荣显,多由包拯之力,是则子虚乌有之谈,固难取信耳。尝考狄之立功,莫大于夺昆仑关,包之成名,莫要于知开封府,著书人不敢溢美,亦不敢没善,就两人功名,择要演述,已足存其实迹;而当时朝政之得失,亦销纳其间,以视俗小说之附会荒唐,不值一噱者,固不啻霄壤之别也。此书一出,可以扫尽言。 [61]

胡适:历史上有许多有福之人。一个是黄帝,一个是周公,一个是包龙图。包龙图包拯也是一个箭垛式的人物。古来有许多精巧的折狱故事,或载在史书,或流传民间,一般人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这些故事遂容易堆在一两个人身上。在这些侦探式的清官之中,民间的传说不知怎样选出了宋朝的包拯来做一个箭垛,把许多折狱的奇案都射在他身上。包龙图遂成了中国的歇洛克福尔摩斯了。 [62]

包拯出使辽朝时,辽朝命馆伴对包拯说:“你们不久前在雄州(今河北保定市雄县)城开了便门,就是想引诱我国的叛徒,以便刺探边疆的情报吧?”包拯说:“你们的涿州城曾经也开过便门,刺探边疆的情报为何一定要开便门呢?”那个人便无言以对。 [13] [63]

包拯被提拔为大理寺丞、知端州(相当于今天的广东肇庆市)时。当时端州特产端砚是宋朝士大夫最珍爱时髦的雅器,当地每年向朝廷进贡。凡在这里做“一把手”的官员,都在“贡砚”规定的数量外加征几十倍的数额以贿赂朝廷权贵,所谓“打点”中央的关系,此举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个性官员包拯一上任就高调破除这则运行多年的潜规则,下令只能按规定数量生产端砚,州县官员一律不准私自加码,违者重罚。并且表态,自己作为“一把手”,决不要一块端砚。此举在当地掀起轩然大波。三年后,包拯任期满,被调至中央任职,果然“岁满不持一砚归”。《包公掷砚》的故事就是以这个蓝本创作的。 [64]

包拯弹劾陈州京西路转运司,揭露其盘剥灾民的罪行的事迹,被石玉昆的《三侠五义》再创作为家喻户晓的包公戏《陈州放粮》,民间渲染加工成开封府尹、钦差大臣“包青天”奉命查赈,剧中涉及国舅们害民肥私、包公查案遭人陷害、各路百姓掩护包公、包公怒铡皇亲国戚、成功放粮赈灾等等,演绎了一个青天大老爷为民除害、不畏强权且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故事。 [64]

宋仁宗嘉年间,富弼为相,欧阳修任翰林学士,包拯任御史中丞,胡瑗在太学为侍讲,集天下之望。当时士大夫相传道:“富公真宰相,欧阳永叔真翰林学士,包老真中丞,胡公真先生。”便有四真之名。 [51]

包业,不仕。 [65]

包袭,不仕,后赠太子少保。 [65]

祖父:包士通,后因包拯显贵赠太子少傅。 [66] [67]

祖母:宣氏,追封冯翊郡太夫人。 [67]

包令仪,官至虞部员外郎,后因包拯显贵赠太保。 [66] [68]

张氏,追封(阙)阳郡太夫人。 [68]

李氏,包拯原配,早卒。 [69]

董氏,包拯继室,后封永康郡夫人。 [69]

儿子

包,包拯长子,娶崔氏,官至太常寺太祝、通判潭州,先于包拯去世。 [70-71]

包绶,幼名包诞,包拯幼子,出生在媵妾家中,后被崔氏迎回,官至朝奉郎、通判潭州。 [71] [72]

女儿

包氏,嫁陕州硖石县主簿王向。 [73]

包氏,嫁国子监主簿文效。 [73]

《包公墓志铭》 [2]

《名臣碑传琬琰集卷四十五包孝肃公拯》

《东都事略卷七十三》 [57]

《宋史卷三百一十六列传第七十五》 [58]

《尧山堂外纪卷四十七宋》 [74]

开封府大堂

开封府位于河南省开封市包公东湖北岸,占地六十余亩,建筑面积一万四千平方米,是开封人民为纪念包拯而重建的,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开封府以正厅(大堂),议事厅、梅花堂为中轴线,辅以天庆观、明礼院、潜龙宫、清心楼、牢狱、英武楼、寅宾馆等五十余座大小殿堂。根据陈展内容的不同,大体分为九个游览区。 [75]

“开封府”图册参考资料: [75]

包公湖

包公湖位于河南省开封市城内湖的宋朝古城墙内,处于古城的西南角。

传说北宋时黄河发大水,淹没了开封府衙,包拯的阴阳镜落入水中,形成今天的包公湖,开封至今还流传着“死包公铡了活知府”的故事。

整个湖泊呈现西北至东南走向,像一个斜躺的葫芦,中部偏西有跨越该湖的南北路迎宾路,西南为包公湖南路。 [76]

包公祠

包公祠位于河南省开封市包公湖西畔,是为纪念包拯而恢复重建的。

开封市包公祠是国家旅游局开发建设的中原旅游区的重要景点之一、河南省十佳旅游景点之一。

开封市包公祠占地1公顷,由大殿、二殿、东西配殿、半壁廊、碑亭组成。风格古朴,庄严肃穆。东侧为灵石苑,由石雕、水榭构成,典雅别致。

祠内陈展有包公铜像,龙、虎、狗铜铡,包公断案蜡像,《开封府题名记碑》、包公正史演义等文物史料。 [77]

主词条:包公园

合肥包公祠

包公祠,又名包孝肃公祠,位于今安徽合肥,合肥的包河有一个沙洲,名“香花墩”,传说是包拯少年时读书的地方。墩上的建筑群即是“包公祠”。明弘治年间,知府宋鉴在墩上建包公书院,让包公后裔在此处读书。到嘉靖时,书院得以重修,改名“包孝肃公祠”。 [78]

包公祠的迎面正厅是包公享堂,并有包拯塑像。塑像旁是一副对联:“一水绕荒祠,此地真无关节到;停车肃遗像,几人得并姓名尊。”祠东有一口水井,井沿是黑褐色的青石,石壁内侧,是一道道被井绳勒得极深的纹道。 [78]

包河位于安徽省合肥市庐州城南的一段护城河,传说包拯幼时经常在这条河边玩耍,家乡人民为纪念包公把这条河取名叫“包河”。 [78]

包拯墓

包拯墓全称包孝肃公墓园,位于合肥市内包河南畔林区,与包公祠紧紧相连。墓园面积1200平方米。北宋嘉八年(1063年),包拯灵柩由他的女婿护送老家合肥,墓地在公城乡。后来,金兵入侵,攻陷合肥,包拯墓被破坏,当时的随葬器物也大多被盗。包拯后裔将原棺和墓志迁葬于墓西三十多米处,原墓地被废为耕地。后来,当地官员误将包夫人墓当作包拯墓,修葺一新,并盖有享堂。

1973年,合肥文物部门对包拯及其家族墓地进行清理,从包拯墓葬中出土了包拯遗骨及其墓志,同时还出土了包夫人董氏及他们的两个儿子、儿媳及长孙的遗骨。1985年,开始动工修建包公墓园,历时三年竣工。墓园共有包氏家族的六个墓冢,按宋制修建。 [78]

肇庆包公祠

北宋熙宁年间,肇庆(古称端州)百姓为纪念曾任过知州的包拯,修建包公祠,引来成千上万人朝拜。

四百多年后,由于祠堂年久失修,当地人又集资在城西重建一座包公祠,该祠历代都有维修,故一直保存完好,后毁于“文革”中。2000年三月,包公祠重建,巍峨壮观,是肇庆的旅游热点之一。 [79]

砚洲包公楼

砚洲包公楼位于肇庆市(古称端州郡)羚羊峡下西江河中心的砚洲岛之东。距离肇庆市十多公里。传说包拯在端州为官时,奉诏回京时坐船途经羚羊峡口,骤被狂风恶浪困阻。包拯心思为官清正,为何离去之时江河不平,查问原因,原来是随从收了当地人临别送赠的一方端砚。包拯便把此方端砚抛下江中,时即风平浪静。后来那方端砚竟化成沙洲,称为“砚洲”。故此,民间流传着“包公掷砚成洲”的典故。 [79]

中国民间关于包拯故事的颇为丰富,在通俗文学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包拯去世后,包拯故事就在民间流传,《合同文字记》(《包待制智赚合同文字》)和《三现身包龙图断冤》是最早的宋人创作的包拯断案故事,《宋四公大闹禁魂张》虽不是包拯断案故事,但在篇末出现了包拯的名字:“直待包龙图相公做了府尹,这一班盗贼,方才惧怕。各散去讫,地方始得宁静。”但总的说,在流传下来的宋元话本中,包拯的故事并不多。

元代时,政治黑暗,人民期待清官,元杂曲里大量包公戏流传,保存下来的有完整剧本的清官断案戏有十六、七种,其中包拯断案的就有十一种之多,有无名氏的《陈州粜米》、《合同文字》、《神奴儿》、《盆儿鬼》,关汉卿的《蝴蝶梦》、《鲁斋郎》,郑廷玉的《包待制智勘后庭花》,李行道的《灰阑记》,曾瑞卿的《留鞋记》,武汉臣的《生金阁》,还有一种是科白不全的《张千替杀妻》。

元杂曲中,包拯被塑造成半人半神、可以上天入地的判官形象。主持正义又无所不能的包拯,体现了人们对清明政治的渴望和期待。同时也是百姓对黑暗现实不满的一种心理幻想。


  

明代《龙图公案

《龙图公案》里的包拯,既维护皇权,又刚正不阿,替民众伸冤,显示了一个清官所具有的正直品质和内在魅力,他有智有刚,是日断阳夜断阴的下凡星宿,与元曲逐渐神化的包拯相比,明代的包拯神通广大,上至玉帝,下到阎罗,对包拯有求必应,有的地方神,更受他驱使。


  

清代《三侠五义》

《三侠五义》是古典长篇侠义公案小说的经典之作,堪称中国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同时,作为中国第一部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小说,《三侠五义》的版本众多、流传极广,书中脍炙人口的故事对中国近代评书曲艺、武侠小说乃至文学艺术的内容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侠五义》中的包拯形象,集民间包公形象之大成,使包拯不畏强暴、刚正嫉恶、处事干练的形象最为饱满、得以更广泛地流传。特别是小说中详细增加了包拯的身世、包拯的三口铜铡由来、开封三宝(古今盆、阴阳镜、游仙枕)的由来,开封四勇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来历,开封师爷公孙策的来历,展昭、白玉堂等人的来历等内容,及其大量包拯断案和侠义之士游行乡里除暴安良、为国为民的故事,把包拯形象推向顶峰。

在中国戏曲史上,没有一位官吏能够像包拯那样,可以如此频繁地出当今历代的戏剧舞台上,至今久演不衰,并且成为一类非常独特的戏剧通称“包公戏”。包公戏的流行,从南到北,几乎涉及到所有的戏曲种类。戏剧中的包公,并不等同于历史上的包拯,而是改编自文学包拯的带着某种理想化的包拯形象,包拯既是一位清正廉明、铁面无私、心智过人、执法如山的清官,又是一个半神半凡的超人。在他的身上,凝聚了专制社会下老百姓对于清官的企盼,和对社会公正的向往。包公戏情节曲折,是非分明,同样赢得今天观众的喜爱。京戏裘派名剧。

包拯的脸谱和传统戏剧中的所有脸谱不同,它墨黑如漆,在脑门心的位置上用白色油彩勾画出一弯新月。这一脸谱为戏剧中的包拯专用。包拯的前额所画,俗称“月形脑门”,学名“太阴脑门”。传说中包拯刚正威严,“日断阳间夜断阴”,白天料理人间的案子,夜晚则主持阴间的讼事,需要阴阳两界的“通行证”,而这“月形脑门”,就起到“通行证”的作用。 [80]

张子健


相关文章推荐:
庐州 | 安徽 | 肥东 | 北宋 | 天圣 | 进士 | 监察御史 | 判官 | 京东 | 陕西 | 转运使 | 谏院 | 龙图阁 | 开封府 | 御史中丞 | 三司使 | 待制 | 礼部尚书 | 谥号 | 奏议 | 北宋 | 庐州 | 枢密 | 礼部侍郎 | 给事中 | 礼部尚书 | 宋真宗 | 宋仁宗 | 天圣 | 进士 | 评事 | 建昌县 | 知县 | 和州 | 守丧 | | 听选 | 知县 | 庆历 | 端州 | 知府 | 砚台 | 殿中丞 | 御史中丞 | 王拱辰 | 监察御史 | 里行 | 岁币 | 门下 | 废黜 | 按察使 | 弹劾 | 正旦 | 辽朝 | 代州 | 忻州 | 代县 | 三司 | 判官 | 京东路 | 河南商丘 | 转运使 | 员外郎 | 集贤院 | 河北路 | 大名 | 待制 | 魏徵 | 温成皇后 | 张尧佐 | 节度使 | 制置使 | 宫使 | 张择行 | 唐介 | 直学士 | | | | 赋税 | 高阳关 | 安抚使 | 瀛州 | 郎中 | 至和 | 池州 | | 江宁府 | 权知 | 谏议大夫 | 权任 | 御史中丞 | 内侍 | 考课院 | 三司使 | 张方平 | 宋祁 | 欧阳修 | 蹊田夺牛 | 给事中 | 礼部侍郎 | 辍朝 | 礼部尚书 | 谥号 | 廉洁 | 监察御史 | 张可久 | 王逵 | 转运使 | 陈执中 | 贾昌朝 | 宋仁宗 | 宋庠 | 郭承 | 张尧佐 | 御史中丞 | 张方平 | 宋祁 | 三司使 | 包弹 | 王鼎 | 王绰 | 范仲淹 | 提点刑狱 | 江东三虎 | 监司 | 王拱辰 | 庆历新政 | 冗官 | 冗兵 | 契丹 | 唐太宗 | 魏徵 | 龟鉴 | 权知 | 惠民河 | 天长县 | 牛舌 | 庐州 | 权知 | 刘筠 | 端州 | | 端砚 | 家训 | 奏议 | 四库全书 | 奏折 | 陈表 | 清廉 | 欧阳修 | 赵祯 | 司马光 | 刘敞 | 吴奎 | 孔子 | 张田 | 包顺 | 李焘 | 朱熹 | 王称 | 脱脱 | 孔子 | 孙承恩 | 张居正 | 蔡东藩 | 狄青 | 胡适 | 黄帝 | 周公 | 歇洛克福尔摩斯 | 辽朝 | 馆伴 | 雄州 | 边疆 | 寺丞 | 广东 | 端砚 | 陈州 | 石玉昆 | 陈州放粮 | 赈灾 | 宋仁宗 | 富弼 | 欧阳修 | 胡瑗 | 太子少保 | 太子少傅 | 太夫人 | 包令仪 | 虞部 | 太保 | | 太常寺 | 太祝 | 媵妾 | 主簿 | 国子监 | 名臣碑传琬琰集 | 东都事略 | 宋史 | 尧山堂外纪 | 开封府 | 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 梅花堂 | 寅宾馆 | 包公湖 | 宋朝古城墙 | 迎宾路 | 包公祠 | 包公湖 | 中原 | 东西配殿 | 碑亭 | 石雕 | 陈展 | 包公 | 包公断案 | 开封府题名记碑 | 包公园 | 包公祠 | 包公书院 | 嘉靖 | 包河 | 护城河 | 包河 | | 包公墓园 | 通俗文学 | 包龙图 | 宋元话本 | 杂曲 | 合同文字 | 神奴儿 | 盆儿鬼 | 关汉卿 | 蝴蝶梦 | 鲁斋郎 | 郑廷玉 | 包待制智勘后庭花 | 李行道 | 灰阑记 | 留鞋记 | 武汉臣 | 龙图公案 | 三侠五义 | 评书 | 裘派 | 太阴 | 传说 | 七侠五义 | 井淼 | 仪铭 | 南侠展昭 | 御猫三戏锦毛鼠 | 铁面包公 | 包公 | 白志迪 | 三侠五义 | 李嘉彬 | 五鼠闹东京 | 凡伟 | 三言二拍 | 吕士刚 | 包青天 | 金超群 | 侠义包公 | 周初明 | 东方小故事 | 马冠英 | 天师钟馗 | 金超群 | 南侠展昭 | 黎汉持 | 七侠五义 | 张复健 | 碧血青天杨家将 | 金超群 | 碧血青天珍珠旗 | 谭炳文 | 侠义见青天 | 新七侠五义 | 金超群 | 天师钟馗 | 金超群 | 包青天 | 狄龙 | 新包青天 | 金超群 | 少年包青天 | 周杰 | 包公出巡 | 金超群 | 包公奇案 | 金超群 | 包公生死劫 | 鲍国安 | 少年包青天Ⅱ | 陆毅 | 老鼠爱上猫 | 黄秋生 | 凌云壮志包青天 | 王学兵 | 新铡美案 | 鲍国安 | 大宋奇案之狸猫换太子传奇 | 赵毅 | 砚道 | 傲剑江湖 | 王卫国 | 江湖夜雨十年灯 | 金超群 | 少年包青天III | 邓超 | 天桥十三郎 | 大宋惊世传奇 | 高发 | 新包青天 | 金超群 | 包青天之七侠五义 | 金超群 | 包青天之碧血丹心 | 金超群 | 包青天之开封奇案 | 金超群 | 白玉堂之局外局 | 鲍国安 | 七侠五义人间道 | 万梓良 | 带刀女捕快 | 方舟波 | 天师钟馗2 | 情逆三世缘 | 欧阳震华 | 追鱼传奇 | 林达信 | 神探包青天 | 张子健 | 虎头铡 | 麻辣白玉堂 | 文江 | 开封府传奇 | 黄维德 | 五鼠闹东京 | 梁冠华 | 包青天 | 李东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