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鲍照

鲍照(416年?466年),唐人或避武后讳而作“鲍昭”,字明远,祖籍东海(今山东郯城,有争议),大概出生于京口(今江苏镇江市),南朝宋文学家,与北周庾信并称“鲍庾” [1] ,与颜延之、谢灵运并称“元嘉三大家” [2] ,因曾任荆州刺史临海王刘子顼军府参军而被后人称为“鲍参军”。 [3]

鲍照家境贫困,因而年少时曾从事农耕;元嘉十二年(435年),鲍照献诗言志而被刘义庆擢为临川王国侍郎,之后又先后入刘义季和刘幕府,随后依随宋孝武刘骏;大明五年(461年),鲍照出任刘子顼前军参军。泰始二年(466年),刘子顼因起兵反宋明帝刘失败被时,鲍照于乱军中遇害,时年约五十一岁。

在文学创作方面,鲍照在游仙、游山、赠别、咏史、拟古、数诗、建除诗、字谜、联句等方面均有佳作留世,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古典诗歌的发展;同时,鲍照的文学成就存在一个聚讼千古的严肃课题,即鲍照是否梁陈宫体诗的先导或滥觞。对此,南朝梁的萧子显、宋代的张戒、近代的刘师培、现代的陈钟凡、陈寂亦等评论家基本持赞同态度;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理事钟优民等则认为鲍照诗与宫体诗存在本质区别,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概述图片来源: [4]

约义熙十二年(416年),鲍照大概出生于京口(今江苏镇江市)一个低级士族家庭,因家庭贫困而年少时曾从事农耕。 [6] [7]

元嘉十二年(435年),鲍照创作《拟行路难十八首》组诗中的部分诗作。深秋,鲍照西游荆州,往依临川王刘义庆。途中,鲍照经过大雷(今安徽省望江县境内),作《登大雷岸与妹书》寄予妹妹鲍令晖。秋末,鲍照抵达荆州江陵。岁末,鲍照谒见临川王刘义庆,毛遂自荐,但没有得到重视。他不死心,准备献诗言志。有人劝阻他说:“郎位尚卑,不可轻忤大王。”鲍照大怒:“千载上有英才异士沉没而不可闻者,岂可数哉!大丈夫岂可遂蕴智能,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与燕雀相随乎?”鲍照于是献诗,刘义庆觉得其诗奇异,于是赐鲍照二十匹帛,后拔擢鲍照为临川王国侍郎,鲍照遂作《解褐谢侍郎表》。在荆州期间,鲍照与僧人释惠休相往来,创作《秋日示休上人》、《答休上人》二诗。 [8]

元嘉十六年(439年)四月,刘义庆改授江州刺史,镇寻阳,鲍照随之由荆州江陵前往江州寻阳。之后,鲍照曾游览庐山,后作《登庐山》一诗记述其事,又作《登庐山望石门》一诗记述所见的奇观。鲍照又随刘义庆登庐山香炉峰,并作《从登香炉峰》以纪。同年,刘义庆于江州建“凌烟楼”,鲍照创作《凌烟楼铭》以赞;太子刘劭出生,鲍照以兼任郎中令作《皇孙诞育上表》以贺;鲍照游览宫廷湖,创作《望孤石》一诗。此外,鲍照还曾为刘义庆创作《佛影颂》一篇。

约元嘉十七年(440年),鲍照在刘义庆幕下曾被限制行动,不久后解禁,鲍照于是作《谢解禁止表》一篇;又曾因过错被放逐,不久后获原宥,遂作《谢随恩被原疏》以谢。十月,刘义庆徙任南兖州刺史,镇广陵,鲍照于是随刘义庆还京都。途中,鲍照作《上寻阳还都道中》一诗,又作组诗《还都道中三首》。途经三山时,鲍照作《还都至三山望石头城》一诗,又作《还都口号》一诗。回到建康后,刘义庆赴南兖州刺史任,鲍照随之到广陵。约在次年(441年),鲍照在刘义庆幕下由侍郎而转常侍,作《转常侍上疏》一篇。

元嘉二十年(443年),鲍照作《野鹅赋》一篇以寄意。同年,刘王义庆以灾异解职还京都,鲍照随刘义庆自广陵还京都建康。次年(444年)正月,刘义庆病逝,鲍照为之服丧三月后上书临川世子刘烨,自求解职,并作《通世子自解启》、《重与世子启》二文。秋季,鲍照去职还家,作《临川王服竟还田里》一诗记其事。此前某些年间,鲍照与何长瑜、陆展、袁淑等为刘义庆编纂《世说新语》等著作。

元嘉二十二年(445年)春季,鲍照由建康渡江北上,到达梁郡。大约于此年作《见卖玉器者》一诗。七月,征北大将军衡阳王刘义季由南兖州刺史改为徐州刺史,鲍照从刘义季辟而到达徐州。到达徐州后,鲍照作《从过旧宫》一诗。同年,鲍照作《代棹歌行》一诗以述行踪。次年(446年)六月,交州刺史檀和之伐林邑国,克之,鲍照为之作《代苦热行》。此后至元嘉二十七年(450年)之间,鲍照追忆彭城事而作《论国制启》一篇。

元嘉二十四年(447年)二月,黄河、济水俱清,当时以为美瑞,鲍照作《河清颂》以赞。同年,鲍照离刘义季幕而还京都建康,为始兴王刘所辟,任始兴国侍郎,并在入刘幕府时作《拜侍郎上疏》一篇。大约在入刘幕府后,鲍照在京都建康与王僧绰相唱和,作《和王丞》一诗。次年(448年)十月,刘被徙为征北将军、南徐州和兖州二州刺史,出镇京口,鲍照随之前往京口。同月,鲍照随刘谒陵,随之游览京岘山,并作《从拜陵登京岘》一诗以纪。暮冬,鲍照随刘游览京口蒜山,有《蒜山被始兴王命作》一诗。约在此年,鲍照奉命创作《代白舞歌辞四首》。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正月,始兴王世子诞育,鲍照为作《征北世子诞育上表》以贺。大约同月,王僧达母忧服阕,出为宣城太守,鲍照作《送别王宣城》诗以赠。同年,鲍照作《代陈思王白马篇》一诗。次年(451年),刘率众城瓜步,鲍照随之。同年,鲍照侍郎报满辞任,作《侍郎报满辞阁疏》一篇,辞任后未即南返,逗留江北。离开刘幕府后,鲍照作《代放歌行》一首以寄意,又作《采菱歌七首》以寄意。春夏间,鲍照游广陵城而作《芜城赋》一篇。同年,鲍照于江北又作《日落望江赠荀丞》诗一首,遥寄其友尚书左丞荀赤松。此年,鲍照又有《代门有车马客行》一诗。 [9]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五月,鲍照经由瓜步返建康,登瓜步山有感而作《登瓜步山榻文》一篇。六、七月间,鲍照由京都建康到南徐州义兴(今江苏宜兴)访义兴太守王僧达,与之七夕相唱和,作《和王义兴七夕》一诗。七、八月间,王僧达作学陶诗,鲍照和之而作《学陶彭泽体》诗一首。次年(453年)二月,南朝宋太子刘劭及始兴王刘共弑宋文帝,刘劭自立为帝,改元太初,史称“元凶”。三月,江州刺史武陵王刘骏自江州率众入讨。四月,义兴太守王僧达自候道南奔,鲍照从之,逢武陵王军于鹊头。同月,刘骏即皇帝位于新亭,是为宋孝武帝。五月,孝武帝军攻入京都建康,刘劭、刘一齐伏诛,鲍照为孝武帝军平定京邑而作《中兴歌十首》以颂。秋季,鲍照在京都建康,与王僧达相唱和,有《和王护军秋夕》诗一首。同年,鲍照除海虞县令。

孝建三年(456年)春季,鲍照迁太学博士,兼中书舍人。刘骏爱撰写文章,自以为别人比不上,鲍照领悟他的心思,写文章多言辞粗俗句子重复。人们都说鲍照才思枯竭,实则不然。同季,鲍照在建康与吏部尚书谢庄连句作诗,有《与谢尚书庄三连句》一首。春夏之交,鲍照因修葺房屋而请假三十日,作《请假启》一文。后鲍照又因病而作《松柏篇》诗一首,因病及其妹鲍令晖逝世而请续假百日作《请假又启》一篇。秋季,与王延秀、荀原之、荀万秋等登楼赏月,有《月下登楼连句》一首。十月,柳元景为骠骑将军,鲍照作《为柳令让骠骑表》。冬季,鲍照随孝武帝游宴覆舟山,代柳元景作《侍宴覆舟山二首》。大约此年,鲍照因在建康与荀万秋分别而作《与荀中书别》一诗,又作《药奁铭》及《谢赐药启》。

孝建四年(457年),春正月,刘骏改年号为大明。大约孝建、大明年间,鲍照为讽孝武帝之宫闱渎乱而创作《采桑》一诗。大约在离太学博士而兼中书舍人任前,鲍照忧谗畏讥而作乐府诗《代陈思王京洛篇》一首。离中书舍人任时,鲍照又作《代白头吟》一首以寄托其不遇自伤之情。大约此后,鲍照大概因与王僧达的交往而出为秣陵令。秋季,鲍照在秣陵令任,作《玩月城西门廨中》诗一首。

大明二年(458年),鲍照转永安令(虞炎《鲍照集序》误作“永嘉令”)。出为永安令时,鲍照又受限制行动的处分,有行动限制被解除时的谢启《谢永安令解禁止启》一篇。 [10]

大明五年(461年),鲍照因行动限制被解除而作《谢永安令解禁止启》一篇。之后,鲍照到扬州吴兴,为临海王刘子顼军府佐,掌书记之任。秋季,鲍照在吴兴,有《吴兴黄浦亭庾中郎别》一诗。大约此年或次年,鲍照于吴兴又有《自砺山东望震泽》一诗。次年(462年)春季,鲍照在吴兴送别盛侍郎,作《盛侍郎饯候亭》一诗。七月,刘子顼徙任荆州刺史,鲍照为其征虏参军而随其赴荆州任。刘子顼上荆前由吴兴返京都建康,鲍照随之。八、九月间,鲍照随刘子顼赴荆州江陵,发自建康新渚,作《从临海王上荆初发新渚》一诗以纪。赴荆州前,鲍照作《代东门行》一诗,道经竹里山时作《登翻车岘》一诗,到京都时则睹物有感而作《代陆平原君子有所思行》一诗。此外,途中鲍照作《游思赋》一篇以寄怀,途径武昌登黄鹤矶时又作《登黄鹤矶》一诗,途经阳岐山时则作《岐阳守风》一诗。再次年(463年),鲍照在荆州江陵,有《与伍侍郎别》和《梦还乡》,《代阳春登荆山行》和《在荆州与张使君李居士联句》大概也创作于此年。

大明八年(464年)春夏之际,刘子顼由征虏将军进号前将军,鲍照随府转前军参军,不久即迁前军刑狱参军,又迁前军记室参军。闰五月,孝武帝刘骏薨,太子刘子业即帝位,史称“前废帝”。同年,鲍照妻子逝世,鲍照作《伤逝赋》以悼亡。大约此年,鲍照在荆州作《拟古》“十五讽诗书”一诗自叙经历。次年(465年)春季,鲍照于荆州作《在江陵叹年伤老》一诗。八月,刘子业改永光元年为景和元年。十一月,湘东王刘弑宋前废帝刘子业。十二月,刘即帝位,是为宋明帝,改景和元年为泰始元年。同年,晋安王刘子勋传檄京邑,以兵反,刘子顼不宋明帝受命而以兵响应刘子勋。此年前后,鲍照在荆州作《代挽歌》一诗。

泰始二年(466年),刘子勋称帝于寻阳,定年号为“义嘉”,进刘子顼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鲍照随府转卫军参军。八月,刘子勋兵败,被杀于寻阳。随后,荆州城破,刘子顼被执,寻被杀,鲍照也于乱兵中遇害,时年约五十一岁。 [12]

鲍照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古典诗歌的发展,其文学成就集中表现在其文学创作上多方面的贡献。六朝诗坛,素称贻讥金粉,浮华纤巧,内容空虚贫弱,缺少现实生活的反映。在晋宋文学新旧变革过程中,鲍照继谢灵运之后,进一步继承并发扬自《诗经》以来中国古代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其作品不但在内容上能够较为全面、深刻地反映社会生活和时代面貌,尽情地抒吐个人胸怀,在艺术形式上更能汲取当时文坛上精雕细琢、善于表现的长处,讲究炼字炼句,巧妙地操纵语言的音节,多所创造,具有清新而又严谨的特点,一洗诗坛靡弱之风,光焰腾于楮墨之表,为诗界灌注了新的生命。风格上,鲍照的诗作豪爽驱迈,为此,方东树曾赞扬其作“非常奇丽,气骨俊逸不可及,非同齐、梁靡弱无气,虽小庾亦不能具此气骨”(《昭昧詹言》),认为鲍照之后的庾信亦望尘莫及。数量上,鲍照的诗作在也是当时最多的,丁福保编《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所收文人诗603首中,鲍照一人独占204首(三言1首,四言4首,五言167首,七言11首,杂言21首),超过其三分之一。形式上,鲍照的诗作半为徒诗,半为乐府。徒诗全为五言,乐府则半为五言,半为七言或杂言。内容上,鲍照在游仙、游山、赠别、咏史、拟古、数诗、建除诗、字谜、联句等方面均有佳作留世。

同时,鲍照的文学成就存在一个聚讼千古的严肃课题,即鲍照是否梁陈宫体诗的先导或滥觞。自从萧子显在《南齐书文学传论》里从侧面指出齐梁的艳情、宫体皆是鲍照诗歌艺术影响的恶性发展后,宋代的张戒、近代的刘师培、现代的陈钟凡、陈寂亦等评论家基本持赞同态度。对此,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理事钟优民等认为,宫体诗是梁简文帝萧纲所创,完全是腐朽透顶的统治阶级荒淫放荡生活在创作上的丑恶反映;而鲍照笔下的妇女形象则充满康乐之情,或具有婉曲愁怨之思,故而鲍照的创作态度是严肃的,从而鲍照诗与宫体诗存在本质区别,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13]

在文学形式方面,鲍照兼长众体,诗、赋和散文皆有名篇传世。其五言诗讲究骈俪,圆稳流利,词采华茂,对偶工整,或寓情于景物之中,或游神于气象之表,皆抑扬顿挫,音调和谐,而且思想深刻,感情饱满,建安风骨犹存,造诣很高,开后代诗人无数法门,获得不少诗家的好评,可谓“风格道丽,意境深沉,陈言尽去,耐人咀嚼”。其中,其五言古绝更是在句式、押韵上开唐人绝句之先河。其七言诗则在诗史上更占有极为显要的地位,他更是曾经被人尊为七言诗开山之祖。此外,在乐府创作方面,鲍照可以说是当时集古今大成的诗人,他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对乐府的音调、句法多所发展。就骈文方面而言,鲍照也是一位优秀的骈文作家。 [13]

乐府诗

乐府诗方面,首先,鲍照乐府的诗题,有其首创的,如《萧史曲》、 《幽兰五首》、《中兴歌十首》等;也有其根据乐府《古辞》自创的。对于前代乐府的精华,鲍照能够较好地师承,如建安乐府注重反映“世积乱离,风衰俗怨”的社会现实,与此相比,鲍照乐府在反映当代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和统治集团内部矛盾上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较之同时代诗人,鲍照乐府也是高出一筹。同时,鲍照不受前人限制,能借旧题来寄托新意,思想深沉含蓄,意境清新幽邃,在朴素自然的外衣下,往往蕴藏着深厚纯美的内涵,有着高远的境界,塑造出奇险、生动的形象,达到了很高的艺术造诣。 [13]

其次,鲍照乐府较前人乐府还有一个大的进步就是广泛运用七言体和五、七言为主的杂言体,突破了五言乐府的旧框架。 [13] 在这方面上,首先,鲍照大量创作七言和杂言乐府(鲍照乐府诗计有三言诗1首、五言诗54首、七言诗11首、杂言诗21首),使诗歌节奏错综多变,为乐府诗和七言诗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原因在于:七言句比五言句字数多,不仅词汇的容量大、含义多,而且在一句之内可有起伏、转折,感情的表达能力就强;而杂言又呈现出错综变化,增加了诗歌形式的节奏美,去掉了因字句一律而呆板、平直的缺点,使整首诗具有生动活泼的特点。第二,鲍照的乐府诗想象丰富、大胆,善用比兴,在诗中往往造出新奇、生动的形象,使诗歌的思想变得鲜明、深刻。第三,鲍照乐府诗的语言既瑰丽又通俗,这是他非常讲究辞藻,语言造诣很深,发扬了文人诗和民歌两方面的优点的结果。第四,鲍照乐府诗的情调气势也多种多样,总能随诗的思想内容而变,有的奔放,有的流转,有的飘逸,有的沉郁,有的激昂急促,有的轻歌缓唱,等等,各臻其妙。 [14]

最后,鲍照乐府创造了一系列新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他的乐府语言容量很大,节奏变化较多,辞藻华美而又流畅,既保持民歌语言的本色,又融合文人乐府语言的优点,给后代提供了可贵的艺术借鉴,在反映社会现实的广度和深度上更是前无古人。 [13]

五言诗

五言诗方面,鲍照的五言诗深沉、秀丽,数量上计有111首,内容上可分为咏史和拟古、山水、酬赠等。

首先,鲍照的咏史和拟古诗主要是影射现实、抒发怀抱。在这类诗中,鲍照往往采用对比手法,一方面写帝王将相的荣华富贵,一方面写寒士贫民的寂寞凄凉。总体来看,鲍照对豪门显贵的态度是轻蔑而非羡慕,对寒士贫民的态度是同情和赞赏。

其次,鲍照不以山水诗闻名,其部分山水诗因致力于典雅沉奥而陷于平顿板实,但其大部分山水诗还是有特色、耐人寻味的,有不少山水诗更是达到了“指事造形,写情写物,最为详切”的要求。

最后,鲍照的酬赠诗数量上约占其五言诗的五分之一,内容上则形象鲜明、感情深挚,是鲍照继承《诗经》、《楚辞》的比兴手法而学习民间歌谣喜用“比体”的结果。 [14]

七言诗

七言诗方面,鲍照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量创作七言诗的人,其七言诗全是乐府诗,应该是学习七言乐府民歌和曹丕等文人七言乐府诗的缘故。其现存形式完整的七言诗有十一首,约占了南朝宋二十七首七言诗的五分之二,开创了七言诗的新局面。从内容方面看,鲍照七言诗或是爱情诗,或写夫妻离乱的痛苦,或写弃妇的悲伤,可以说是充实丰富的。 [14]

骈体文

鲍照的散文现存三十七篇,计有赋十篇、表疏十篇、启九篇、书一篇、颂两篇、铭四篇、文一篇。其中,以赋、书、颂、铭、文比较有价值。首先,鲍照的赋全是抒情小赋,思想内容与其诗歌是一致的。其次,鲍照仅存的书信《登大雷岸与妹书》名为书信,实为游记,是一篇描绘山水景物的骈体文。总体来看,鲍照骈体文的风格是同其诗歌相一致的,即是遒劲雄健,瑰丽奇峭,富有浪漫主义的特色。 [14]

在艺术风格上,鲍照的很多作品均以阔大的胸襟,宏伟的气魄,描绘广泛的社会现实,抒吐在高门世族压抑下寒士的生活情绪和美好理想,既有清新俊逸的一面,有不少一任淡远、飘逸之至的作品,也有秀丽绝伦、雕琢精工之作,但在复杂多样的风格中,其作品的主调还是遒劲强健、雄壮昂扬的风格,这种雄肆、奔放的风格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再配以鲍照作品丰富的现实题材和深刻的思想内容,使其创作显示出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高度有机的统一。 [13]

南北朝时期

南北朝虞炎:照(鲍照)所赋述,虽乏精典,而有超丽,爰命陪趋,备加研访,年代稍远,零落者多,今所存者,傥能半焉。(《鲍照集序》)

南北朝钟嵘:宋参军鲍照,其源出于二张,善制形状写物之词,得景阳之诡,含茂先之靡。骨节强于谢混,驱迈疾于颜延。总四家而擅美,跨两代而孤出。嗟其才秀人微,故取湮当代。然贵尚巧似,不避危仄,颇伤清雅之调。故言险俗者,多以附照。(《诗品》) [15]

南北朝萧子显:次则发声惊挺,操调险急,雕藻淫艳,倾炫心魂,亦犹五色之有红紫,八音之有郑卫,斯鲍照之遗烈也。(《南齐书文学传论》) [15]

隋唐时期

隋代王通:鲍照、江淹,古之狷者也,其文急以怨。(《中说事君篇》) [15]

唐代刘知几:至如鲍照,文宗学府,驰名海内,方之汉代,褒、朔之流。(《通史人物篇》) [15]

唐代杜甫:俊逸鲍参军。(《春日忆李白》) [16]

两宋时期

北宋陈师道:鲍照之诗,华而不弱。(《后山诗话》) [15]

南宋朱熹:鲍明远才健,其诗乃《选》之变体,李太白专学之。(《朱子语类》) [15]

南宋敖陶孙:鲍明远如饥鹰独出,奇娇无前。(《诗评》) [15]

南宋张戒:世徒见子美诗多粗俗,不知粗俗语在诗句中最难,非粗俗,乃高古之极也。自曹、刘死至今一千年,惟子美一人能之。中间鲍照有此作,然仅称俊快,未至高古。(《岁寒堂诗话》) [15]

南宋严羽:①元嘉体,宋年号。颜、鲍、谢诸公之诗。②颜不如鲍,鲍不如谢。文中子独取颜,非也。(《沧浪诗话》) [15]

元明时期

元代陈绎曾:六朝文气衰缓,唯刘越石、鲍明远有西汉气骨,李、杜筋取此。(《诗谱》) [15]

明代陆时雍:鲍照材力标举,凌厉当年,如五丁凿山,开人世之所未有。当其得意时,直前挥霍,目无坚壁矣。骏马轻貂,雕弓短剑,秋风落日,驰骋平冈,可以想此君意气所在。(《诗镜总论》) [17]

明代王夫之:①明远乐府,自是七言至极,顾于五言歌行,亦以七言手笔行之,句气迫,未免失五言风轨。但其谋篇不杂,若《门有车马》、《东武》、《结客》诸作,一气内含,自踞此体肠要,当从大段着眼,乃知其体度。若徒以光俊求之,则且去吴均不远矣。元嘉之末,雅俗沿革之际,未可以悦耳妄相推许也。②杜陵以“俊逸”题鲍,为乐府言尔。鲍五言恒得之深秀而失之重涩,初不欲以俊逸自居。……五言自著俊字不得。(《船山古诗评选》) [15]

清初近代

清代陈祚明:鲍参军既怀雄浑之姿,复挟沉挚之情。其性沉挚,故即景命词,必钩深索异,不欲犹人;其姿雄浑,故抗音吐怀,每独成亮节,自得于己。乐府则弘响者多,古诗则幽寻者众。然弘响之中,或多拙率;幽寻之内,生涩病焉。二弊交呈,每伤气格。要须观过知仁,即瑕见美,则以虽拙率而不近,虽生涩而不凡,音节定遒,句调必健。少陵所诣,深悟于兹,固超俗之上篇,轶群之贵术也。所微嫌者,识解未深,寄托亦浅。感岁华之奄谢,悼遭逢之岑寂,惟此二柄,布在诸篇。纵古人托兴,率亦同然;而百首等情,乌睹殊解?无烦诠绎,莫足思。夫诗惟情与辞,情辞合而成声。鲍之雄浑在声,沉挚在辞,而于情反伤浅近;不及子山,乃以是故。然当其会心得意,含咀宫商,高揖机、云,远符操、植,则又非子山所能竞爽也。要之,自宋以后,此两家洵称人杰。鲍境异于庾,故情逊之;庾时后于鲍,故声逊之;不究此二家之蕴,即不知少陵取法何自。古今作者,沿诉有因,至于格调之殊,易地则合,固不可强加轩轾耳。(《采菽堂古诗选》) [15]

清代王士祯:钟嵘《诗品》,余少时深喜之今始知其谬不少。……中品之刘琨、郭璞、陶潜、鲍照、谢眺、江淹,下品之魏武,宜在上品。……至以陶潜出于应璩,郭璞出于潘岳,鲍照出于二张,尤陋矣,又不足深辩也。(《渔洋诗话》) [15]

清代何焯:①明远天才瞻丽,尤长于夸饰,故光焰腾于楮墨之表。②诗至明远,发露无余。李、杜、韩、白,皆由此也。(《义门读书记》) [15]

清代叶燮:①六朝诗家,惟陶潜、谢灵运、谢三人最杰出,可以鼎立。……左思、鲍照次之。思与照亦各开生面,余子不能望其肩项。②六朝诸名家,各有一长,俱非全璧。鲍照、庚信之诗,杜甫以“清新”、“俊逸”归之,似能出乎类者。究之,拘方以内,画于习气,而不能变通。然渐辟唐人之户牖,而启其手眼,不可谓庾不为之先也。(《原诗》) [15]

清代沈德潜:①鲍明远乐府,抗音吐怀,每成亮节。代东门行、代放歌行等篇,直欲前无古人。(《说诗语》) [15] ②五言古雕琢与谢公相似,自然处不及。(《古诗源卷十一》) [18]

清代张惠言:以情为里,以物为,雕云风,琢削支鄂,其怀永而不可忘也,坌乎其气,煊乎其华,则谢庄、鲍昭之为也。江淹为最贤,其源出于屈平《九歌》,其掩抑沉怨,泠泠轻轻,其纵脱浮宕而归大常。鲍昭、江淹,其体则非也,其意则是也。(《七十家赋钞序》) [15]

清代刘熙载:①明远长句,慷慨任气,磊落使才,在当时不可无一,不能无二。②“孤蓬自振,惊沙坐飞”,此鲍明远赋句也。若移以评明远之诗,颇复相似。③张景阳诗开鲍明远。明远遒警绝人,然练不伤气,必推景阳独步。(《艺概诗概》) [15] [19]

清代魏源:嗣后阮籍、傅玄、鲍明远、陶渊明、江文通、陈子昂、李太白、韩昌黎,皆以比兴为乐府、琴操,上规正始,视中唐以下,纯乎赋体者,固古今升降之殊哉!(《诗比兴笺序》) [15]

清代钱振伦:原夫南朝作手,江、鲍并称。大率参军集如万仞峭壁,独绝人踪;醴陵集如上界琪花,别成奇采。上方汉、魏,则浑灏不及,而涂辙易明;下比陈、隋,则繁缛未开,而风格较峻。子莫执中,若斯而已。(《江鲍二家文钞序》) [15]

近代王运:明远诗气急色浓,务追奇险,其品度卑矣,然自成格调,亦无流骋无归,无识者乃以为风韵出颜、谢之上,是不知翰林之骛,而以为丹山之凤也。……鲍诗只是多琢句,精选词,王布景,故格不得高。其劲气才足除冗弱耳。(《八代诗选》) [15]

近代吴汝纶:①明远乐府最高,他诗多规摹大谢,不为绝诣。《昭明》多录乐府,慎取他体,鉴裁自精。②鲍诗有生峭一种,下开东野、山谷。(《鲍参军集选》) [15]

近代李详:太冲三都之后,士衡、安仁渐趋今轨。明远、文通,起而振之,足称劲敌。(《与孙隘堪书》) [15]

近代夏敬观:宋以后乐府,音调渐变,用七言、杂言尤甚。鲍照《拟行路难》,其机杼出自陈琳《饮马长城窟》,至其变句句协韵为隔句协韵,非复“柏梁体”也。谢庄《怀园引》、《山夜忧》,沈约《八咏》等诗,尤注重音节,开初唐四杰之派。唐人七言古诗,又变其音节。而隔句协韵,实始于鲍。吴均、费昶之《行路难》,萧子显之《燕歌行》,则又排偶而换韵矣。是时文辞,受此影响颇甚。其为乐府,能稍存汉、魏之骨者,惟鲍照一人矣。(《八代诗评》) [15]

“留一犁”

相传,在南北朝时期,某年春季备耕期间,一位姓宛的农民发现,他家那块稻田里不知什么时候葬了一棺新坟。他虽然觉得奇怪,却不动声色地接纳了它,在耕田时还为它多留了一犁土,且让“留一犁”成了宛家的“祖训”,让宛家人一代一代地善待这个无名之坟。隋朝开科举前,宛家原本世代务农。但到了隋朝开科举后,这个农民的孙子辈中却出了个在省城会考中名例榜首的大秀才。据传,宛秀才在省城会考期间,每逢遇到疑难问题时,总有一个人在他后面指点他,可是当他田头时却发现什么人也没有。在指点声音出现时,宛秀才再三追问后得知指点他的是“刘一雷”,因为宛家对其有恩而暗中指点宛秀才。宛家人千思百想后想到“留一犁”的“祖训上,认为是“留一犁”在暗中相助宛秀才,于是宛家人重修此坟以表感谢,后从墓中的随葬竹简中得知墓主是鲍照。 [20] [21]

母亲:孝建三年(456年)仍在世,余不详。

妹妹:鲍令晖,有才思,善文学,先鲍照而亡。

妻子:姓氏不详,先鲍照而亡。 [7]

鲍照的集子有南齐永明年间虞炎奉文惠太子萧长懋之命所编十卷本。现存《鲍照集》以《四部丛刊》影印明毛斧季校本《鲍氏集》为较早,明代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本《鲍参军集》最为流行。 [22]

鲍照集子的注释,始于清末的钱振伦,成书六卷,未刊行;近代黄节在此基础上著《鲍参军诗注》,有人民出版社本;近现代钱仲联作《鲍参军集注》(附《鲍照年表》,有古典文学出版社本); [23] 现代丁福林、丛玲玲有《鲍照集校注》(有中华书局2012年版) [24]

对于鲍照的诗文作品,收入《鲍参军集注》(钱仲联增补、集说、校)中的计有赋十篇、表六篇、疏四篇、启九篇、书信一封、颂文两篇、铭文四篇、散文一篇、乐府四十四题(一组算一题)、诗八十五题(一组算一题)、联句诗三题。 [25]

对于鲍照的籍贯,有上党和东海两种说法,对于各自地理位置又各自有两种说法:对于上党,一说是徐州淮阳郡上党县(今江苏宿迁县),一说并州上党郡(今山西长子县);对于东海,一说是治所在郯县(今山东郯城)的东海郡,一说是治所在连口(今江苏涟水县)的东海郡。

盐城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丁福林经过考证后认为:鲍照祖籍本是并州上党(今山西长子县),故虞炎在《鲍照集序》中称鲍照“本上党人”;东汉时,其先辈移家东海(今山东郯城),因鲍照又为东海人。 [3]

对于鲍照的出生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曹道衡据鲍照的诗文考证,认为鲍照可能生于京口(今江苏镇江市)。 [6]

根据虞炎《鲍照集序》,鲍照享年五十余,则鲍照生年在义熙四年(408年)至义熙十二年(416年)之间。对于鲍照生年,学界因而有义熙六年(410年)说(见陆侃如和冯沅君所著《中国诗史》等)、义熙八年(412年)说(见北大中文系所编《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等)、义熙十年(414年)说(钱仲联等)、义熙十一年(415年)说(见余冠英选注《汉魏六朝诗选》等)、义熙十二年(416年)说(丁福林等)等。其中,义熙六年说、义熙八年说和义熙十一年说并未申说理由;据丁福林考证,义熙十年说的理由并不充分。同时,丁福林经过论证先后得出“鲍照初仕地点在荆州而非江州”、“鲍照解褐为临川王国侍郎在元嘉十二年”、“鲍照初离家赴荆州之时间在元嘉十二年”、“鲍照离家赴荆求仕时二十岁”等结论,并由这些结论得出“鲍照生年在晋安帝义熙十二年”的最终结论。 [26]

记载鲍照生平的史籍主要有《南史卷十三列传第三》 [27] 、《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四》 [28] 、虞炎《鲍照集序》、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鲍参军集题辞》和《四库全书总目鲍参军集注提要》等。 [29]

鲍照墓在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城外西池西岸,原墓已毁,现存冢墓是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黄梅县知县俞昌烈所重修的,封土高2米,底径2米余,有碑石一块,上刻“南朝宋参篝鲍公照明远之墓”等字。 [20]

明远台位于肥东县县城北梁园镇西南角,旧址约1050平方米,四周有水圩。民国初年,明远台被毁。抗日战争时期,合肥县肥东办事处于旧址建中山纪念堂,不久即倒塌。解放前夕,此处仍有数块明远台碑石。解放后,梁园区公所建房于旧址,《方舆胜览》称“鲍照尝读书于此”。

据清嘉庆《合肥县志》载,北宋张持正于庐州任官时,访知慎县有鲍照读书处,就其地建亭,取名“俊逸亭”(一说鲍照墓墓前曾建有“俊逸亭” [30] )。因杜甫《春日忆李白》诗中有称赞鲍照诗的诗句“俊逸鲍参军”,故名。清代蔡邦燮在旧址上设塾授徒,重修此亭,而取鲍照之字而更名为“明远台”。清代光绪年间兵部尚书彭玉麟(谥刚直),幼年也曾在明远台读书。1985年12月20日,在明远台旧址掘得一座残碑,尚可辨认的碑文有“……余乡彭刚直少时曾读书于此”,下刻碑文撰书者:“清朝吉林省长、翰林院编修、长沙郭宗熙”。 [31]


相关文章推荐:
南朝宋 | 颜延之 | 谢灵运 | 元嘉三大家 | 元嘉 | 刘义庆 | 刘义季 | | 刘骏 | 大明 | 刘子顼 | 泰始 | 刘子顼 | | 萧子显 | 张戒 | 刘师培 | 钟优民 | 义熙 | 元嘉 | 拟行路难十八首 | 登大雷岸与妹书 | 鲍令晖 | 秋日示休上人 | 答休上人 | 登庐山 | 登庐山望石门 | 从登香炉峰 | 刘劭 | 还都道中三首 | 刘烨 | 王僧绰 | 从拜陵登京岘 | 蒜山被始兴王命作 | 代白舞歌辞四首 | 代放歌行 | 采菱歌七首 | 芜城赋 | 日落望江赠荀丞 | 荀赤松 | 代门有车马客行 | 学陶彭泽体 | 刘骏 | 中兴歌十首 | 孝建 | 荀万秋 | 月下登楼连句 | 柳元景 | 侍宴覆舟山二首 | 大明 | 代陈思王京洛篇 | 代白头吟 | 大明 | 吴兴黄浦亭庾中郎别 | 代陆平原君子有所思行 | 游思赋 | 登黄鹤矶 | 刘子业 | | 泰始 | 刘子勋 | 泰始 | 诗经 | 丁福保 | 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 | 徒诗 | 幽兰五首 | 中兴歌十首 | 虞炎 | 钟嵘 | 诗品 | 萧子显 | 南齐书 | 王通 | 中说 | 刘知几 | 通史 | 杜甫 | 春日忆李白 | 陈师道 | 后山诗话 | 朱熹 | 朱子语类 | 敖陶孙 | 张戒 | 岁寒堂诗话 | 严羽 | 沧浪诗话 | 陈绎曾 | 诗谱 | 陆时雍 | 诗镜总论 | 王夫之 | 陈祚明 | 采菽堂古诗选 | 王士祯 | 渔洋诗话 | 何焯 | 义门读书记 | 叶燮 | 原诗 | 沈德潜 | 古诗源 | 张惠言 | 刘熙载 | 艺概 | 魏源 | 钱振伦 | 王运 | 吴汝纶 | 李详 | 夏敬观 | 孝建 | 鲍令晖 | 钱振伦 | 鲍参军集注 | 丁福林 | 虞炎 | 曹道衡 | 南史 | 宋书 | 张溥 | 汉魏六朝百三家集 | 彭玉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