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笔名

笔名是作者发表作品时,隐去真实姓名所署的别名。这种文学现象比较常见,鲁迅《花边文学序言》:“我本也可以就此搁笔,但为了赌气,却还是改些作法,换些笔名,托人抄写了去投稿。”巴金《沉默集序》:“但是我也用过别的笔名发表了几篇文章。”

百度词典:笔名【bǐ míng】

[pseudonym;pen name]作者发表作品时用的别名

1. 作者发表作品时所署的别名。

鲁迅《花边文学序言》:“我本也可以就此搁笔,但为了赌气,却还是改些作法,换些笔名,托人抄写了去投稿。”

苏禹:“笔名就像是我的一件战衣。”

巴金《沉默集序》:“但是我也用过别的笔名发表了几篇文章。”

冰心《晚晴集从“五四”到“四五”》:“但我终究是大学里的小学生,思想和文字方面都不成熟,我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就用了‘冰心’这个笔名。”

2. 指查检汉字时四角号码检字法所规定的笔形的名称。如:“亠”的笔名是“头”;“□”的笔名是“方”。

自创圣名:王晓芳

稀じ淡(《独恋珍心集》《浮华绝世》《梦纪》《我不会爱》《你我的多年后》的作者笔名)

中国明、清两代,小说为人轻视,不登大雅之堂,故有些章回小说的作者,顾及名誉,即使用笔名。例如明代长篇小说《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即是笔名,其真实姓名至今尚未考实。五四运动以后,阶级斗争日趋激烈,政治环境异常险恶,文章署以笔名日渐其多,尤其是针砭时弊、抨击黑暗 、具有强烈战斗性的杂文 ,为避免白色恐怖的迫害,使用笔名的现象更为普遍。周树人就曾使用过且介、鲁迅、何家干、仲度、白道、及锋等100多个不同的笔名。其他使用过几十、十几个笔名的作家也不在少数。有的作家,因为较经常地在主要作品上使用某一笔名 , 随着作品产生的广泛社会影响,其真实姓名反而程度不等地少为人知了。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夏衍、丁玲、艾青等都是笔名。他们的真实姓名沈德鸿、李尧棠、舒庆春、万家宝、沈端先、蒋冰之 、蒋海澄,就晓之者不多了。《中国现代文坛笔名录》收编了近7000个笔名。

同样用于自己创作、发表作品时的假名,但原因诸多。如因自己名字不够达到让自己满意的程度,因而换自己所喜爱的名字。也会与自己的个性、创作的体裁、自己的感情等原因挂钩。同时有些人也会将自己的性格、感情寄托在这个名字上,或将自己喜欢的字眼拼凑成一个名字。笔名现已与作品的名称同样重要,有时候只需要看一下笔名便可了解此人的性格、感情及他/她的作品的性质。

同时由于自身认识与外界都在不断变化,心理也有变化,因而笔名也经常替换。

如著名作家鲁迅原名周树人,一生所用笔名多达180余个。

笔名笔杆子发表文章时签署的别名。中国古代无笔名之说,但有表字、别号、室名之类,其性质用途与笔名颇有相通之处。尤其是古代文人的别号室名,如苏轼别号东坡居士,王守仁因筑室故乡余姚阳明洞,人称王阳明,于是 人就以苏东坡与王阳明行名于世,原名却反被世人生疏了。这种情况与现代作家因长期使用某一笔名,而原名反被世人淡忘是一样的。如鲁迅是周树人的笔名,巴金是李尧棠字芾甘的笔名,曹禺是万家宝的笔名,张恨水是张心远的笔名。


  现代文坛

中国现代文坛,极大多数作家都使用过笔名,有的多达数十个,有的 脆以笔名取代了原名。使用笔名的原因,总的说来,是为了便于撰文发稿;具体细说,约有下列数端:

避免麻烦

有利于发表自己的观点笔名是一种化名、代名,作者使用笔名,总有一些不愿披露真名的原因,为避免引起文字麻烦,特用笔名行世。此类笔名通常见于学术争鸣或 表自以为尚不成熟的文章。

是一种思想的交锋,真理的探求,论辩 双方总是各执一端,观点相左,但论辩者的人际关系却并不一定互相对立,有的可能是同学好友,有的是师生关系,上下级关系,有的在同一单位工作。如果使用本名展开论辩,就会碍于情面,或因其他原因,不敢放笔为文;但用笔名,则可直抒己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有的作者因为在报刊发表自己尚不成熟的观点,或为了有助于稿件的采用,也使用笔名。邓拓在《燕山夜话》中有这样一段话:“谁也不必讳言,有些人看文章的好坏,是以作者有没有名声和名声大小来做判断的,这使作者本人有时也很苦恼。署一个笔名就省去 种麻烦,说好说坏只看文章如何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常常遇见许多作者有些学习和研究的心得, 是还不很成熟,用他的本名写文章发表,似乎反而觉得不够郑重,用一个笔名发表就比较好。好处表现在两个方面。一则在作者方面,即不必考虑万一意见有错误而发生什么不良影响,又可以对自己发表的意见大胆负责。二则在 者方面,对于这种意见如果有不同的看法,更可以毫无顾忌地提出自己的见解,甚至于发表某些批评和商讨的文章。”

迫于环境,使用笔名以避嫌在现代文学史上,不少作家因为言论不自由,为了避免文祸,不得不经常使用笔名避嫌,这实际上是一种笔战艺术。

署名多变,活跃版面有的作者经常在同一家刊物或报纸上发表文章,有时甚至同时发表数篇文章,如果 是署同一个名字,今天某甲,明天还是某甲,前面某乙,后面又是某乙,读者就会觉得单调,而用笔名变换一下,版面就活跃多了。此种笔名,有的出于编辑之手,是编辑临时代拟的。不求闻达

故意隐姓埋名这话似乎说得有点奇怪,应稍加说明。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肥”。有的作者性格特别,他文章是要写的,但不想就此扬名,因而有意隐姓埋名,示人以不可测;也有的作者因视某些文章为雕虫小技,算不了什么名堂,但能换几块稿费还是好的 于是随便化上一个笔名,这是别一种形式的“不求闻达”。

作者使用笔名有着种种原因。总的说来,使用笔名的好处是隐身、灵活、便捷。

中国现代作家的笔名十分丰富多彩,如鲁迅、巴金、冰心女士、落华生、林语堂、老舍……。严谨作家的文字总是字斟名酌,反复琢磨推敲,以至于“吟稳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当他们在给自己命定一个笔名时,自然更要深思熟虑,独辟蹊径。探 一下作家的笔名艺术,不仅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作家的生平、思想与独特情趣,而且对丰富取名艺术也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通过作家的某类笔名,可以看到他们丰富复杂的思想性格和人生态度。许地山在1923年写过一篇著名的散文《落花生》,文章主要记述童年时,姐弟们 “收获节”晚上和父亲一起讨论花生品格的一段生活故事。在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讨论中,父亲经由概 花生的好处,引出了做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伟大、体面的人”的人生道理,启发孩子们要像落花生那样,质朴无华,埋头工作,有益人类。父亲的这番谈话,给少年许地山留下深刻印象,直接影响到他后来的人生志向,并长期以“落华生”(即落花生)作为自己的笔名。

曾在辛亥革命后佐助袁世凯行帝制的刘师培,早先却“左”得出奇,他字申叔,取笔名叫“激烈派第一人”,意思是宇宙之大,唯他最“左”,最革命。他在1907年流亡日本时,曾设计过一个实行极端平均主义的社会方案,他设想不仅土地、生产资料、产品和财富等统统公有,而且“人人衣食居处均一律”,穿一样的服装,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房子。但后来,这位最“激烈”的人却由“左”转向了右,竟然拥护起帝制来了。“激烈派第一人”,透过这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笔名,不正可以看到刘师培复杂性格的另一面吗?一些研究现代文学的人总爱对作家的笔名寻根究底,其实并非每一个作家的笔名都有什么微言大义,寄寓着什么深刻内涵。

例如“巴金”的来历就很平常。巴金,原名李尧棠,字芾甘。关于“巴金”这个笔名,他曾坦率地在文中写道:年轻时在法国,“我因身体不好,听从医生的劝告,又得到一位学哲学的安徽朋友的介绍,到玛伦河畔的小城沙多吉里去休养,顺便在沙城中学念法文。在这个地方我认识了几个中国朋友。有一个姓巴的北方朋友(巴恩波)跟我相处不到一个月,就到巴黎去了。第二年听说他在项热投水自杀。我和他不熟,但是他自杀的消息使我痛苦。我的笔名中的‘巴’字就因他而联想起来的。‘金’字是学哲学的安徽朋友替我想的,那个时候我译完克鲁泡特金的《伦理学》前半部不多久,这部书的英译本放在我的书桌上,他听见我要找个容易记住的字,便半开玩笑地说了‘金’。”于是,中国现代文坛就出现了“巴金”这个响亮的名字。

巴金还有一个笔名叫“余一”,余一合写就是“金”。由“余一”又产生了余三、余五、余七等笔名,根据“巴金”的谐音又衍化出“比金”,这些笔名都是非常普通的。

夏衍也署用过一些十分平常的笔名,但其来历却颇风趣。40年代初,夏衍在香港《华商报》任职,有一天,他偶然见到这样一副对联:“凤游云海,鱼跃江天”,以为写得不错。正巧他给《华商报》撰稿需要化用一些笔名,于是顺手牵羊,一下子产生了四个谐音笔名:冯由、浑海、余约、姜添。浑海有时也直接写为云海,余约又衍化出余伯约。当时的《华商报》副刊首篇署名文章几乎全是这些笔名。

有一类笔名是作家寄寓乡情乡思的产物,如郭沫苦之“沫若”,但这还要转一个弯,读者才能明白。有些作家干脆就用故乡地名取作笔名。如陈望道系浙江义乌人,他有一个笔名叫“一个义乌人”。又如章太炎之“余杭先生”,蔡元培之“会稽山人”,巴人之“剡川野客”(巴人系浙江奉化人,奉化有剡溪)。

五四时期,冰心首创用性别取作笔名,自称“冰心女士”。后起摹仿者层出不穷,著名的有黄英称“庐隐女士”,冯沅君称“淦女士”,谢冰莹称“冰莹女士”,石汝璧称“评梅女士”,张近芬称“CF女士”。说来有趣,冰心还有一个笔名叫“男士”。

大概是雅兴所致吧,有些男性作家就用“女士”作笔名,如赵景深取作露明女士、爱丝女士,张若谷取“刘舞心女士”,端木蕻良也有一个女性笔名,叫“红良女史”。柳亚子在给《女子世界》写稿时曾署松陵女子潘小璜,周作人刊发在《女子世界》上的文章则署名为“萍云女士”、“碧罗女士”。

周作人的笔名很多,他在《我的笔名》一文中说:因为鲁迅用“孤孟”为号,他就用“起孟”为号。1909年春夏之间,章太炎给他们写信,称为“豫哉启明兄”,于是周作人从此就以“启明”为名,并衍化出岂明、难明、开明、恺明等笔名。

现代文坛还有不少用外文写的笔名,有的是作家名号译音的缩写,也有的别有含义。如鲁迅的RS,茅盾的MD,朱自清的PS,郑振铎的CT,陈独秀的CC生,冯乃超的NC等。有的笔名是外文的读音汉写,如郭沫若的笔名“爱牟”,系英语“I”(我)的读音,“麦克昂”是“maker”(作者)的读音。

作家的笔名形形色色,不拘一格,有不少笔名是在文字结构或读音上做文章,独辟新径,耐人寻味。有的是依据原名谐音取作笔名,如徐茂荣(原名)徐懋庸,严文锦严文井,陈光美陈荒煤,何其芳和其放、何启放,叶鼎彝丁易,吴组缃吴祖湘、吴祖襄,童天鉴田间,吴席儒吴奚如。有的是将原名省略字,如萧秉乾萧乾,吴春晗吴晗,孙怀谦孙谦,何孝达何达。

有的将原名颠倒,然后谐音。如刘绶松,笔名宋漱流,即刘绶松之颠倒“松绶刘”的谐音。文淑阳是杨述的笔名,翻过去就是阳淑文(杨述之文)。

也有的是用拆字法衍化出笔名,如曹禺原名万家宝,将姓氏“万”拆为“草”(谐音为曹)与“禺”两部分,化出“曹禺”。安危原名王寄云,将“王”姓拆为两半,衍化出另一个笔名“于一”,又有“于恋一”。绀弩姓聂,有三个耳字,于是化出笔名耳耶(仍是三个耳)。由耳耶又谐音为二鸦。他在香港出版的一本杂文集叫《二鸦杂文》。

作家笔名来历

1.鲁迅(周树人)

1918年4月,他发表了《狂人日记》,在这上面他用了鲁迅这笔名。他是这样解释自己的笔名的:一、母亲姓鲁;二、周鲁是同姓之国;三、取愚鲁而迅速的意思。

2.巴金(李尧棠)

巴金在法国留学时,有一个姓巴的同学自杀了,他为了怀念他就以“巴”作姓。他的一位朋友还为他取了一个容易记住的名字叫“金”,于是“巴金”这笔名就诞生了,他在《灭亡》一书上就用了此名。

3.曹禺(万家宝)

曹禺取自本姓万的繁体“万”,拆开便是草禺,草字不取,取曹,故名曹禺。

4.冰心(谢婉莹)

冰心小时候她就接触中国古典文字,特别喜欢唐诗。她对唐代诗人王昌龄作的《芙蓉楼送辛渐》一诗特别欣赏,其中的“一片冰心在玉壶”尤为喜爱。为了表明她不与黑社会同流合污,她就取“冰心”为笔名。

5.高尔基(阿列克赛彼什希柯夫)

“高尔基”在俄文中有“痛苦”的意思,哪他又为何取这个名字呢?原来他从小父母双亡,读了两年书就开始在社会上谋生了,遭受了很多的人间苦难,为了纪念自己的经历,所以取了“高尔基”这个笔名。

6.张恨水(张心远)

“恨水”一名是他17岁那年,在苏州第一次投稿时取的笔名,是从南唐后主李煜《相见欢》词“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东去”中截取出来的。张恨水幼年酷爱词章,读了李后主这首词,想到人生有限,不能让光阴如流水一样白白流逝,就取了这个笔名。

7.朱自清(朱自华)

1917年,20岁的朱自清“感于家庭经济情况不好,为了惕励自己不随流俗合污,改名自清。“自清”两字出自《楚辞卜居》:“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意思是廉洁正直使自己保持清白。

8.戴望舒(戴朝宗)

笔名“望舒”取自屈原《离骚》:“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望舒即神话中驱月驾车的神,后来成为月的代称。月在古诗词中可作为爱情的象征,月光的朦胧与戴望舒诗歌的朦胧婉曲是相合的,笔名暗示了诗人的诗歌内容和诗风。

9.老舍(舒庆春)

老舍拆自本姓“舒”,其字“舍予”亦拆自姓氏。

10.金庸(查良镛)

金庸是拆最后一个镛字而来的。

11.刘白羽(刘玉瓒)

“白羽”的笔名出自唐代卢纶《塞下曲》诗:“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这首诗描述的是《史记李将军列传》中记载的李广射虎的传说,“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诗中的“白羽”不是柔软的鹅毛,而是箭镞之羽,这个笔名寄寓了作家以历史名将为楷模,征战疆场,报效祖国的鸿鹄之志。后来,刘白羽还用“石棱中”为笔名发表杂文,也源出于此。

12.琼瑶(陈)

琼瑶出自《诗经卫风木瓜》:“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是一首甜美的爱情诗,笔名正是琼瑶言情作家身份的绝好体现。

■附二:十一位名作家的笔名由来

鲁迅好友许寿裳曾于1920年底,当面向鲁迅问过“鲁迅”这一笔名的寓意。鲁迅的答复是:一、母亲姓鲁;二、周鲁是同姓之国;三、取愚鲁而迅速之意。

1927年8月,茅盾遭蒋介石政府通缉,不能用真名发表作品,在完成《幻灭》的写作后,署名“矛盾”投寄《小说月报》。取“矛盾”这个名字,是因为看到了生活中和思想上的很多矛盾。代理《小说月报》编务的叶圣陶先生觉得“矛盾”二字一看便是假名,怕引起政府注意惹出麻烦,便在“矛”字上加了一个草头。

“巴金”这一笔名和无政府主义毫无关系。巴老曾在《谈〈灭亡〉》一文中,介绍过这一笔名的来历:“巴”来之于一个叫“巴恩波”的同学,巴老曾因他投水自杀而十分痛苦;“金”是一位学哲学的安徽朋友帮忙取的。巴老当时想要找个容易记住的字,这位同学便半开玩笑地说了个“金”字。

“曹禺”是由万家宝的“万”字分解而来的。“万”的繁体字是“”,上面是“艹”,下面是“禺”。因“艹”字不像个姓,作家便按照谐音选了个“曹”字。

“徐志摩”这一名字,是由他父亲取的。原来诗人在“抓周”时,家里来了一个志恢和尚,在诗人头上抚摩一圈,然后说:“此儿将来必成大器。”这话正合徐父的心意,于是便让儿子又名“志摩”志恢和尚摩过头顶。

取“秦牧”为名,意在抨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推翻“秦”即国民党政权,建设田园牧歌式的和平生活。

萧红和萧军是一对情侣,当时他们曾和鲁迅通信,并分别用了“萧红”和“萧军”作笔名。两个笔名连在一起是“小小红军”的意思,表现了他们对革命的向往。

张恨水自1914年起便用这一笔名,取自李后主的诗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有勉励自己抓紧时间、珍惜生命的意思。

1930年高仕自美回国,国家满目疮痍,他为此痛心疾首。改名高士其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志向:“扔掉人旁不做官,扔掉金旁不要钱!”“高士其”后来成了他的正式用名。

十、杨沫自小喜爱茉莉花,她曾跟三妹白杨商量,两人按排行分别取名杨君茉、杨君莉。后据谐音写成“杨君默”,又舍“君”字写成“杨默”。但她总觉得“默”字和自己的爽朗性格不合,再据谐音改为“杨沫”,意思是愿做革命海洋中的细细飞沫。

十一、严文井是湖北人,普通话里前鼻音的“锦”和后鼻音的“井”,用他的家乡话读起来没有分别,“严文锦”常被读成“严文井”,他的一批文友索性删繁就简写成“严文井”。后来他本人也接受了这个带有家乡色彩的名字。


相关文章推荐:
作者 | 发表 | 作品 | 真实 | 姓名 | 别名 | 文学现象 | 常见 | 鲁迅 | 花边文学 | 序言 | 搁笔 | 赌气 | 作法 | 托人 | 抄写 | 投稿 | 巴金 | 但是 | 发表 | 文章 | 笔名 | 作者 | 作品 | 别名 | 鲁迅 | 别名 | 百度词典 | 笔名 | 发表 | 别名 | 鲁迅 | 花边文学 | 赌气 | 投稿 | 苏禹 | 笔名 | 巴金 | 晚晴集 | 汉字 | 四角号码检字法 | 梦纪 | 我不会爱 | 中国 | 不登大雅之堂 | 金瓶梅 | 兰陵笑笑生 | 五四运动 | 针砭时弊 | 周树人 | 白道 | 知了 | 茅盾 | 巴金 | 老舍 | 曹禺 | 夏衍 | 丁玲 | 艾青 | 沈德鸿 | 李尧棠 | 舒庆春 | 万家宝 | 沈端先 | 蒋海澄 | 创作 | 发表 | 假名 | 感情 | 鲁迅 | 周树人 | 笔杆子 | 签署 | 别号 | 苏轼 | 王守仁 | 故乡 | 余姚 | 王阳明 | 苏东坡 | 鲁迅 | 周树人 | 巴金 | 李尧棠 | 芾甘 | 曹禺 | 万家宝 | 张恨水 | 文坛 | 撰文 | 行世 | 成熟 | 文章 | 邓拓 | 燕山夜话 | 文章 | 鲁迅 | 巴金 | 落华生 | 林语堂 | 老舍 | 独辟蹊径 | 人生态度 | 许地山 | 落花生 | 质朴无华 | 袁世凯 | 刘师培 | 巴金 | 李尧棠 | 芾甘 | 沙城中学 | 我的笔名 | 巴金 | 故乡 | 陈望道 | 章太炎 | 蔡元培 | 奉化 | 庐隐 | 冯沅君 | 谢冰莹 | 赵景深 | 张若谷 | 端木蕻良 | 柳亚子 | 松陵女子 | 周作人 | 鲁迅 | 茅盾 | 郑振铎 | 陈独秀 | 冯乃超 | 郭沫若 | 徐懋庸 | 严文井 | 陈光美 | 陈荒煤 | 何其芳 | 丁易 | 吴祖襄 | 童天鉴 | 吴席儒 | 吴奚如 | 萧乾 | 吴春晗 | 吴晗 | 孙怀谦 | 孙谦 | 何孝达 | 何达 | 刘绶松 | 宋漱流 | 杨述 | 拆字法 | 曹禺 | 万家宝 | 鲁迅 | 周树人 | 狂人日记 | 周鲁 | 巴金 | 李尧棠 | 曹禺 | 万家宝 | 谢婉莹 | 王昌龄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高尔基 | 柯夫 | 张恨水 | 南唐后主 | 李煜 | 胭脂泪 | 李后主 | 朱自清 | 朱自华 | 戴望舒 | 屈原 | 望舒 | 古诗词 | 老舍 | 舒庆春 | 金庸 | 查良镛 | 刘白羽 | 白羽 | 卢纶 | 石棱 | 李广射虎 | 鸿鹄之志 | 琼瑶 | | 诗经卫风木瓜 | 鲁迅 | 许寿裳 | 茅盾 | 蒋介石 | 小说月报 | 叶圣陶 | 巴金 | 曹禺 | 万家宝 | 徐志摩 | 秦牧 | 萧红 | 萧军 | 鲁迅 | 张恨水 | 李后主 | 满目疮痍 | 痛心疾首 | 高士其 | 杨沫 | 严文井 | 前鼻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