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辨伪

辨伪是指为古籍或内容进行鉴别辨认,以区别其真伪的一种研究方法。古籍辨伪工作包括两方面内容:①关于古籍文献名称、作者、著作年代真伪等的考辨;②关于书籍内容(如事实、论说真伪等)的考辨。前者和古籍版本学、目录学的关系较密切,后者则与校雠学及史学中的史料考辨工作相近。辨伪的根本目的并非要从古文献中剔除伪书,而是要弄清这些文献的真实著者、书名和著作内容、年代等,使人们能准确地了解其价值和正确利用。

中国的历史文献以及其它各类古籍中的书太多。所谓“伪书”是指有些古书虽然署有作者之名,但是却根本不是此书的真正作者,而是他人冒名伪造的古代文献;也可以说,凡作者姓名或著作年代不可靠的古代文献,均可称之为伪书。

明人胡应麟在《四部正讹》中作了统计;“余读秦汉诸古书,核其伪几十七焉”。这十分之七的比例虽然不茶精确、却也足以说明古书作伪的严重性。中国的伪书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出现甚早。清人龚自珍在《家塾策问二》中言:“伪书不独后世有之也,战国时人,依托三皇五帝矣,或依托周初矣,汉之俗儒,已依托孔门问答矣。”这些伪书的大批出现,混淆了史料的真实性,模糊了文献的真正价值。清末张之洞说得好:“一分真伪,而古书去其半。”(《轩语》)。研究的基础首先不稳固,往后的分析及结论就更不待说了。为此清人姚际恒把辨伪工作看成是“读书第一义也”。(《古今伪书考序》)。梁启超,曾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指出:“无论做哪门学问,总须以别伪求真为基本工作。因为所凭借的资料若属虚伪,则研究出来的结果当然也随而虚伪,研究的工作便算白费了。中国旧学,十有九是书本上学问,而中国伪书又极多,所以辨伪书为整理旧学里头很重要的一件事。”可见考辨古书、古史、古说的真伪,是从事国学研究的首要任务和第一步工作。中国对于伪书、伪史、伪说的考辨,有着悠久的历史。古代疑古思想的萌芽,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历代从事古书、古史、古说考辨的学者很多,而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在辨伪学方面作出过重要贡献。总结中国历代辨伪工作所取得的成绩和经验,研究历代辨伪学家的辨伪思想和方法,对于指导青年学子研究国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出自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今将重要之伪书,已定案、未定案、全部伪、部分伪、人名伪、书名伪等,分别总括列表如下。所录限于汉以前书,或托名汉以前书者;其术数、方技等书,虽托名汉以前者,亦不录其未定案者间附鄙见。

《古文尚书》及孔安国传。问题起自宋代,到清初完全解决,公认为魏王肃伪撰

《古文考经孔安国传》。伪撰人未定

《孔子家语》及《孔丛子》。乾隆中叶问题完全解决,公认为魏王肃伪撰

《阴符经》《六韬》。汉以后人伪撰

《鬻子》《关尹子》《子华子》《文子》《亢仓子》《冠子》《鬼谷子》《于陵子》《尉缭子》。各书著录《汉书艺文志》者已不可尽信,今本又非《汉志》之旧。大率晋至唐所陆续依托

《老子》的河上公注。晋以后人伪撰

陆贾《新语》,贾谊《新书》。晋以后人伪撰

《周礼》。此书问题最大,从初出现到今日二千年,争论不决。据现在趋势,则不认为周公制作者居多。大概此趋势愈往后愈明了。应认为汉刘歆杂采战国政书附以己意伪撰

《孝经》。春秋时无“经”之名,大约汉人所撰,托诸孔子、曾子

《晏子春秋》。大约西汉人伪撰

《列子》。此问题发生不久,但多数学者已渐渐公认为晋张湛所伪撰

《吴子》《司马法》。大约西汉人伪撰

《毛诗序》。此亦宋以来宿题。撰人名氏拟议蜂起。今多数学者渐认为后汉卫宏撰,与孔子、子夏、毛公无涉

《尚书百篇序》。是否伏生、孔安国时已有,何人所作,完全未决

《古本竹书纪年》及《穆天子传》。古本《纪年》之伪,不待言。但有人谓晋太康汲郡发冢事根本靠不住。如此则此两书纯属晋人伪撰。但我颇信其真

《逸周书》。有人指为伪,但清儒信为真者居多。我虽不认为周初书,但谓非汉以后人撰,其中或有一部分附益则不可知

《申子》《尸子》《慎子》《尹文子》《公孙龙子》。此五书已佚,今存者或不全,或由近人辑出,原书是否本人所作,抑秦汉以后人依托,问题未决

《老子》中“夫佳兵者不祥”一节。无旧注,是知后人加入

《墨子》中《亲士》《修身》《所染》三篇。后人采儒家言掩饰其书

《庄子》《外篇》《杂篇》之一部分。《内篇》为庄生自作,无同题;《外篇》则后人伪续者甚多;《杂篇》亦间有

《韩非子》中《初见秦篇》。由《战国策》混入

《史记》中记昭、宣、元、成以后之文句。褚少孙至刘歆等多人续入

《楚辞》中之屈原《大招》。汉人摹仿《招魂》而作

《今文尚书》二十八篇中之《虞夏书》。二十八篇为孔子时所有,盖无疑。但《虞夏书》是否为虞夏时书,则大有问题,恐是周初或春秋时人所依托

《左传》中释经语。今文学家不承认《左氏》为解释《春秋》之书,谓此部分皆汉人伪托

《论语》二十五篇中后五篇。有人谓汉张禹所窜乱

《史记》中一部分。有人谓刘歆窜改

《荀子》《韩非子》之各一部分。有人谓后人误编

《礼记》及《大戴礼记》之一部分。有人指为汉人伪撰。然两书本题“七十子后学者所记”,其范围包及汉儒,有汉人作不能谓为作伪

《易彖传》《象传》《系辞》《文言》《说卦》《序卦》《杂卦》。相传为孔子作。有人攻其非。但原并未题为孔子作,不得遂为后人依托孔子

《仪礼》。相传为周公作,亦后人臆推。大抵应为西周末、春秋初之作

《尔雅》《小尔雅》。后人指为周公作,纯属臆推。大抵为西汉人最集训诂之书

《管子》《商君书》。《汉书艺文志》题为管仲、商鞅作,乃汉人误推。大抵属战国末年法冢者流所编集

《孙子》十三篇。旧题孙武作,不可信。当是孙膑或战国末年人书

《尚书大传》。旧题伏生作,是否未定,总是西汉经生所著

《山海经》。或言大禹作,伯益作,当然不可信。大约是汉代相传一部古书

各种纬书。自《易乾凿度》以下二十余种,汉儒或指为孔子作,当然不可信,大约是战国末年传下来古代神话书

《周髀算经》。相传周公或商高作,当然不可信。大约是周末或汉初相传古算书

《素问》《难经》。相传黄帝、秦越人作,当然不可信。大约是秦汉间的医书

《越绝书》。旧题子贡作。据原书末篇叙词用隐语自著其名,已知作者为会稽袁康,后汉人

以上各书之真伪及年代,或属前代留下来的宿题,或属清儒发生的新题。清儒经三百年多少人研究讨论的结果,已经解决的十之三四,尚未解决的十之六七。但解决问题固然是学术上一种成绩,提出问题也算一种成绩。清儒在这部分所做的工作也算可观了。

伪书的数量与种类如此繁多,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这要从造伪的主观动机来分析。古人作伪,可分有意与无意两种。

有意者,情况又有多种:

一是为托古。在封建社会里,按照一般人的心里特点,多尊古而残近、厚古而薄今,因此道术之土,一巳忧虑己作不能取重于当时,便引古人以为重。例如《易》托名伏羌,《本草》托名神农,《礼》托名周公等,便是此意。

二是为邀赏。历代战乱之后、统治者为恢复文化,常常悬赏以求书,重金之下,免不了有些投机取巧者借机行欺以牟利。比如汉朝张霸伪造《古文尚书》,隋朝刘悠伪造《连山》、《归藏》等,就属此类。

三是为争胜。在学术论争中,名齐才等之人多嫉恨与仇视对方,当独侍口舌不能胜人时,便有人或造作伪书,或窜改古书,以此来拉古人之大旗作自己的虎皮,于气势上压倒对方。比如魏晋间王肃为在学术上取胜于经学大师郑玄,便伪作《孔子家语》等书,以证明己说与孔子后人相合,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四是为焙名。一些无真才实学之徒,为了能扬名天下,亦通过伪造古书,达到露才扬己的目的。比如明代藏书家丰坊,为显示自己藏书之丰、伪造出《子贡易传》、《子夏诗传》、《晋史乘》、《楚杌》等书、但因其诗学功底不厚,终被众人所戳穿。

五是为评善。在统治阶级内部的派系斗争中,以及个人之间的战斗中*讨建士大大你争我斗,势同水火,为了毁谤对方,他们住行广借以伪造书籍为武器,达到不可吉人的目的。例如唐代牛、李竞争时.李德褂门 人撰写出一部女周秦行纪》v却题为午僧儒所探,以此来还对方。

六是掠人之美。见他人才华胜于自己,便不惜采取剽窃行为,据为已若。此如王鸿绪的《明文稿》,便是抄袭万斯向的著作。

以止六种均属作者有意作伪。

非有意作伪的情况又包括如下几种:

一、该书因作者不详而被误题或妄题,例如《孝经》;

二、该书因分辨不清历代的注释,而将其一起混入正文,例如《庄子》;

三、该书因后人续写部分不祥而与原作相混淆,《史记》;

四、该书因后人编辑之误,而被掺入他人作品,例如《李太白集》。

有意作伪,动机很恶劣,非辨别不可;无意作伪,虽无歹意,但客观上混淆了是非,亦同样需要严格考订。为此,辨伪工作异常地艰巨而复杂。

辨伪方法有很多种,最早作出系统总结的是胡应麟,他在《四部正讹》中提出了八种方法: “一、核之《七略》,以观其源;二、核之群志,以观其绪;三、核之并世之言,以观其称;四、核之异世之言,以观其述;五、核之文,以观其体;六、核之事,以观其时;七、核之撰者,以观其;八、核之传者,以观其人。这是胡应麟对前人及他自己辨伪经验的总结,概括得非常精要。

梁启超根据自己的治史以验,提出了十二种方法:

①其书前代从未著录或绝无人征引而忽然出现者,十有九皆伪。如明人所刻古逸书忽有《三坟记》、晋史《乘》、楚史《杌》等书,此类书既不见诸史志著录,亦未闻汉以后人征引,十之八九为伪造。

②其书虽前代有著录,然久经散佚,今忽有一异本突出,篇数及内容等与旧本完全不同者,十有九皆伪。如缪荃孙藏明钞本《慎子》,篇数、内容与旧读本全异,盖为伪作。

③其书不问有无旧本,但今本来历不明者,即不可轻信。如晋人梅颐所献《伪古文尚书孔安国传》,魏晋间人张湛自编自注之《列子》等书,皆为伪造之作。

④其书流传之绪,从他方面可以考见,而因以证明今本题某人旧撰为不确者。如今所称《神农本草》,《汉书艺文志》无其目,知刘向时决未有此书,殆可断言其伪造。

⑤真书原本,经前人称引,确有佐证,而今本与之歧异者则今本必伪。例如《古本竹书纪年》有夏启杀伯益,商太甲杀伊尹等事,又其书不及夏以前事。而今本记伯益、伊尹等文,全与彼相反,其年代又托始于黄帝,故知非汲冢之旧也。

⑥其书题某人撰,而书中所载事迹在本人后者,则其书或全伪或部分伪。如《管子》、《商君子》,《汉志》皆著录,题管仲、商鞅撰。然两书又各记有管、商死后之人名与事迹。故知两书决非管、商自撰,有为后人所窜乱者。

⑦其书虽真,然一部分经后人窜乱之迹既确凿有据,则对于其书之全体须慎加鉴别。例如司马迁在《史记》《自序》中明言“迄麟止”,而今本不惟有太初天汉以后事,且有宣成以后事,此中必有为后人窜乱者。

⑧书中所言确与事实相反者,则其书必伪。例如今《道藏》中有刘向撰《列仙传》,书中尽言诸仙荒诞之事,决非刘向本人所撰。

⑨两书同载一事绝对矛盾者,则必有一伪或两俱伪。例如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战国纵横家书》关于苏秦事迹的记载与《史记苏秦列传》的记述在时间和事迹上都有矛盾。可见《苏秦列传》史料,必须重加鉴别审理。

⑩各时代之文体,盖有天然界划,多读书者自能知之。故后人作伪之书,有不必从字句求枝叶之反证,但一望文体即能断其伪者。例如东晋后出《古文尚书》,比诸今文之《周诰》、《殷盘》,截然殊体,故知决非三代以上之文。


相关文章推荐:
古籍 | 古籍版本学 | 校雠学 | distinguish | 胡应麟 | 四部正讹 | 姚际恒 | 胡应麟 | 四部正讹 | 胡应麟 |
相关词汇词典